第四百三十一章 次贷危机(1/2)

加入书签

  李健熙以-亿66万美元的代价摆脱了困扰的案件,而且还重新出山,继续执掌三星集团。不过,李健熙所面临的麻烦并没全部解决,李孟熙父子,尤其是李在贤依旧在外面上窜下跳,用一些招术继续恶心李健熙。

  通过媒体,李在贤先是找枪手评击政府方面对于李健熙刑期的赦免,指出以捐款交换刑期,这在民主国家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既然李健熙认罪,那就必须老老实实地在牢里坐完刑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出了一大笔钱就被特赦出去,这样的话法律尊严合在?国民平等何在?

  不过,这种声音刚刚出没多久,李在贤就接到了总统先生让人递的话,叫他立即闭嘴,不允许再出现诸如此类的斥问。对于总统先生这个老色鬼,李在贤虽说内心极其不满,可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无奈停止了在这方面的论

  可李在贤也不是吃白饭的,既然不能评击政府,那么他立即就把矛头针对了李健熙本人和三星集团,拉了一帮人叫嚣着李健熙作为三星集团的董事长在没有召开董事会,和通过全体股东的同意下就擅自拿三星集团的钱对政府捐助,这已经明显违反了公司法,侵犯了众多股东和股民的利益。

  对于李在贤的这个指责,三星集团立即回应,表示这笔钱的捐助不仅仅是捐助,同样也是三星集团的一笔投资,因为在214年的冬季奥运会项目上,三星集团已经取得了政府授权,也就是说三星集团将成为这届冬季奥运会的组委会成员之一,按照公司法对商业投资的定义,三星集团在操作上无可非议。

  接着,李在贤斥问,无论李健熙和三星集团如何辩解,捐助就是捐助,投资就是投资,哪里有把捐助变为投资的道理和说法?何况,谁都无法保证韩国是否能够取得214年冬季奥运会的举办权,假如拿不到举办权的话,三星集团又如何保证投资获利呢?从这点看,李健熙和三星集团方面分明是狡辩,试图用偷换概念的意图来糊弄大家。

  随后,三星集团又拿出了和政府所签署的针对214年冬季奥运会组委会筹办的合作协议,以表示三星集团在这方面的正确性和并没违法违规。同时,三星集团还斥问那些鸡蛋里挑骨头的家伙,为什么不能把眼光放的远点,从国家和民族的大层次看待这个问题。难道,作为一家有责任心的国际著名公司,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做点事就要受到这样的指责?

  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闹得尤其热闹。而同时,李在贤也正式向汉城地方法院递交了起诉书,要求李健熙父子归还他们父子在三星集团所拥有的股权、分红等等。这件事刚一被外界知晓,顿时就引起巨大关注,整个韩国几乎全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搬着小板凳乐呵呵地坐看三星李家这场豪门恩怨。

  在韩国上演着一场大戏,吸引了整个韩国的国民,而在这时候,美国也上演了一场更大的戏,和韩国相比,这场戏可就大得许多了,因为它几乎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甚至给今后世界经济带来了巨大变化。

  早在去年的时候,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连续17次提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从l%提高到了。2利率的大幅度攀升极大加重了购房者的还贷负担,而且从前年起,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了下滑和降温的迹象,随着房价的下跌,抵押和融资受到了巨大影响,导致许多贷款者已经无法如期偿还债务。

  今年7月份,市场就有明显的迹象,金融市场开始出现剧烈动荡。而到b月份的时候,一个为后人熟知的名词终究如同惊雷一般出现,美国的次贷危机终于开始了。

  先受到冲击的是一些从事次级抵押贷款的放贷机构,包括一些金融公司和基金,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房地产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房利美在7月份就因影响出现了巨额亏损,其亏损额高达700亿美元。而房地美的亏损也极其巨大,初步估计大致在400多亿美元,而且由于次贷原因这个亏损额还在继续增加。

  b月份的时候,几大基金公司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依旧无法挽回败局,无奈要求政府出手相助,在美联储和美国证券交易会的帮助下,暂时稳定了股票市场,可谁知道这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的现象,真正的危机依旧存在。

  等到b月底时,股票市场开始大跌,苦苦支持的几大基金公司再也顶不住了,先是房利美宣告破产,由美国财政部宣布托管。接着,亏损额稍小的房地美在政府拨款20亿美元多支持了些日子也步房利美后尘宣布破产。

  紧接着,传出了房地美的高管,副总裁兼席财务官在其住处的地下室自杀的事件。这更是火上加油,随着次贷导致的金融危机,如同一头怪兽开始席卷金融市场,接着又以极其惊人的速度蔓延到了欧洲、亚洲等地区。

  前后短短48小时的时间,世界各地央行为这个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紧急调动了共计36亿美元进行救火,可其效果依旧显微。随着时间的推移,次贷危机对金融破坏越来越大,已经被人称为2世纪3年代大萧条以来的最严重的一次金融危机。而且这次金融危机虽然是从次贷机构开始,但随着展,已经蔓延到了实业机构,对实体经济也产

  生了巨大冲击,就连大洋彼岸的中国市场,也受到了巨大影响。

  次贷危机一开始,周利文就严密注视着它的展,并且把一系列命令连续不断地对旗下各企业、金融机构下达。由于周利文提前的预料,他的企业,包括美国一号国家银行和投行在一年多前就逐渐退出了次贷市场,转而进行其它投资,所以和其它银行、金融机构、基金相比,周利文的损失是最小的。

  当然,这一场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是周利文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的,因为它就连实体经济也受到了巨大影响。周利文的产业,包括他的核心产业or公司,在这场次贷危机中同样受到了打击,只不过由于周利文的准备工作和防备做的出色,除了整体销售下降外,其经营状况还算良好。

  至于在金融机构,周利文除让投行进行了一部分针对性的操作外,其余的动作并不多。或许有人会说,在金融体系出现危机,整个股市大跌的况下,同样是赚钱的好时机,你只要拿大笔资金卖空不就得了?这样一来不仅能减少损失,还能大捞一笔。

  其实,说这样话的人只是一知半解的门外汉。从理论上来说这种操作是可行的,但假如你操作过分完全就是在找死。试想,在全球都在救市的况下,你一家金融机构居然拿出几十甚至上百亿美元,用着十倍甚至二十倍的金融杠杆在大肆卖空,这不等于是和全世界作对么?

  这种况,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的,周利文如果敢这么于,那么第二天就有联邦调查局、财政部、税务局等各方面的人直接找他去喝咖啡。甚至,当这种事在外界一披露,那么周利文更是成了地球公敌,死无葬生之地了。

  除了适当的,不越过红线的小范围操作,周利文根本不可能铤而走险,除非他活腻味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维持其产业机构的稳定,增强抵抗力,以度过难关。

  “我们损失了多少?”在美国一号国家银行的新总部大楼,周利文坐在大卫的办公室里,虽然他面前放着一杯桃丽丝小姐亲手煮的咖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