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云梅(1/2)

加入书签

  “又喝这么多?”

  临到清晨,姚亮才醉熏熏地回到家中。去年的时候,姚亮结婚了,他的妻子是一位画家。说是画家其实并没什么名气,因为她只从美术学院刚毕业没两年,而且学的又是西方油画。

  像这样学艺术的学生,想要出头是非常难的。尤其是画家这个职业,外人瞧起来似乎比较高大上,但如果你不出名的话,这一辈子也就是个穷画家而已。能够签一家小画廊,每月卖出去一到两幅小画,赚个几千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在新闻中经常报道的某某画家作品拍卖了多少多少万,这几乎是极少部分,而绝大多数学画者最终不是改行就是放弃自己爱好,能够坚持的很少很少。

  姚亮的妻子就属于绝大多数人之一,毕业之后最初也是怀着以画养画的理想梦想成为一个画家,可残酷的现实几乎打破了她的梦想,直到她遇见姚亮为止。

  要说漂亮,她妻子并不漂亮,放在人群中也就是属于中等的那类,但在艺术熏陶下,她的气质很不错,而且想法也比较单纯,没有外面那些物质女孩的庸俗和势利。说起他们结婚,倒是一个巧合,姚亮年龄也不小了,虽然在事业中算得上顺利,以3出头的岁数就成了沪海银行这样银行机构的副总行长。但在家人看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为了他的婚姻大事催得紧,一直在他耳边唠叨着让他早点成家。

  为了完成早点抱孙子的梦想,父母最终给他选择了“相亲”。本来,姚亮是根本不想去相亲的,在他看来这种认识的方式实在是有些落伍了,而且大家面对面地介绍各自况,把婚姻当成买卖一般商谈是一件非常不合适的事。

  不过,父母的意愿让姚亮无法推辞,就这样硬着头皮去见了对方一面。而这位比姚亮小了近八岁,叫云梅的女子就是他后来的妻子。

  说起来也算是缘分,他们见面虽然都是双方父母的安排,可见面后并没和普通相亲对象一样聊收入、家庭什么的话题。也许从一开始大家都没把相亲当一回事吧,所以只是以朋友的态度进行接触。

  可谁想到,等深聊后,无论是云梅还是姚亮,都现大家非常投缘,在许多话题都很说得来。甚至在告别的时候,姚亮还提议第二天一起去看画展什么的,云梅也没一般女子的那种扭扭捏捏,很是爽快地答应下来。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人水到渠成,很是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结婚之后,姚亮的婚姻很是美满,至于云梅依旧在家中作画,以完成她成为画家的理想。但和婚前不同,姚亮的经济条件还是很好的,别的不说,就算他之前跟着周利文买房子的那些投资,足够养云梅一辈子了。轻松的生活,自然也带来了温馨美满的婚姻,而且云梅的性格和生活态度也让姚亮尤其满意,两人的感非常不错。

  听到楼下的动静,一直呆在画室中的云梅放下了手中的画笔,当她下楼瞧见姚亮带着一身酒气摇摇晃晃的时候,心痛得忍不住责怪了一句。

  “你还没睡?”姚亮明显是喝多了,连路都快走不动了,被云梅扶在沙躺下,他大着舌头醉眼朦胧地看着妻子问。

  “你倒知道我还没睡?”云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前些时候当她得知姚亮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出国的时候她很高兴,因为她打算夫妻两人一起好好放松些日子,开着车去远处转上几天,写写生,看看风景什么的。谁想到,姚亮这些天虽然不出国公于,但每天几乎被在国外的时候还忙,一大早就不见人影,直到深夜才回来,而且还经常喝成这样。要知道姚亮在国外的时候每天晚上定时和云梅通电话呢,小夫妻经常会在电话里聊上半小时。可现在他在国内,反而说话的时候比在国外还少,这让云梅很不高兴。

  “对不住,让你等我……。”姚亮有些愧疚地说道,抬抬手似乎想摸摸妻子的长,可他喝得实在是太醉了,连抬手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如此吃力。

  轻叹了一声,云梅心中一软,说道:“别动,你先躺会,我给你拿条毛巾。”

  “嗯……。”姚亮嘴里嘀咕道,冲着云梅笑了笑。

  帮他把鞋子脱掉,再拿了个靠枕放在他的脑袋下,让姚亮睡的更舒服些。云梅接着就去了厨房,弄了条热毛巾,然后又煮了点醒酒汤。等全部弄完,出来一看姚亮已经睡着了,像个孩子一样咋吧着嘴躺在沙上睡得正香。

  给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