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托孤(1/2)

加入书签

  周利文知道李健熙要求继续的目的,不过周利文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先等了一等。

  仿佛清楚周利文在等什么,李健熙直截了当地告诉周利文,他很快就能恢复自由,等到那天来临,那么之前所达成的协议就将继续,至于周利文想要的东西他李健熙都会按照诺给他,而李健熙所需要的就是拿回三星,为儿子报仇。

  “老先生的身体……?”周利文迟疑地问了一句。按照他所知李健熙现在身体况很糟糕,虽然在他面前表现得精神似乎还不错的样子,可仅从他甚至无法下床的状态就能看出,李健熙的身体根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能支持着主要是心里的意念,一旦在执行计划中李健熙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之前计划的再好也是泡沫。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的身体虽然不如以前,但再活上几年还是没有问题的。”李健熙自嘲的笑笑,可见周利文的表依旧平静,他也知道像周利文这样的人在没有十足把握的况下是不会莽然出手的。何况,儿子死后,三星集团可以说完全被李在贤所掌握,虽然新任总统先生已经给自己传了话,可李健熙真正要获得自由也不可能这么快。按照韩国法律,还有新任总统接替的时间、程序来计算,起码还要二至三个月时间,这而且是最顺利的况,假如其中有些问题,这个时间或许还会延长些时日。

  周利文特意赶到韩国看望李健熙目的有好几个,可归总起来无非就三点。

  其一,以确定自己通过台联技股权交换的况。

  其二,以确认李健熙接下来的态度和身体况。

  其三,以确认自己和孙正义是否可以继续之后的计划,也就是当初所定下的计划是否还有成功的可能。

  现在,这三者周利文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最后一点周利文还是有些顾虑。按照他的判断,就算继续合作,那么之前的计划要完全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或许最多就只能成功一半罢了。

  李健熙不是李在铬,他没有李在铬那么好对付,这是让计划有阻碍的一部分,同样也是对付李在贤更好把握的一部分。

  李健熙不是李在铬,但他也没有李在铬健康的身体。

  当初周利文的计划是以李在铬为主,李健熙为辅。可现在形势已经全部颠倒过来了,李健熙这老家伙成了主角。和他对面,周利文根本就没十足的把握,就算换上孙正义估计也是这样。

  “这些还是等李老先生身体好些后再谈吧,何况李老先生现在还是……。”周利文模棱两可地说道,话语中似乎有些退缩。

  “呵呵,周董不必试探我。”李健熙淡淡地笑了笑:“有些事我也没必要解释,想来周董心里也清楚,出了这样大的事,无论作为父亲还是家族的家长,有些事还是必须要去做的。”

  周利文没有说话,但望向对方的目光中表示他的理解。

  李健熙看着周利文,很是诚恳道:“我知道周董对于李家的三星集团没有什么太多的渴求,因为周董是个明白人,在韩国这片土地上,无论是韩国的国民还是政府,都不会允许一个外来者掌握像三星集团这样庞大企业的命脉。不过周董这样想,但不代表别人也会这么想,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的,是不是有人盯上了我的企业?”

  听到这话,周利文顿时一惊,但他神并没有变化,只是心里有些纳闷。

  “也许周董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吧?”李健熙淡淡笑道:“我纵横商界几十年,虽然身陷困境,可在外面还是有几个朋友的。日本方面在韩国的影响力一直很大,而且在日的韩裔也不在少数,有些人想试图利用我们家族内斗的时候浑水摸鱼,这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换成是我,一样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周利文默然会儿,开口问:“那么李老先生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呵呵……。”李健熙笑笑,但他的笑容中带着一丝无奈:“假如是以前,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周董,这样的企图是不可能成功的,也许对方会获得一些东西,但想要掌握三星基本没这个可能。可是现在,我的犬子已经早我而去,而我又只是一个病床上的老人了,面对几方面的难题,就算我有精力也最多只解决其中之一,而想全部解决掉恐怕力不从心。”

  李健熙的话说的云罩雾绕,可周利文隐隐约约听明白了他话中的一些意思。他带着疑惑和不解的目光看着李健熙,似乎想让他把话说的更明白些。

  李健熙微微点头,开口道:“过些日子,我会立下遗嘱,遗嘱中会把我所有的财产和股份全部交给长孙继承。在这之前,我必须要解决长孙的监护人问题,虽然比较麻烦,但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算太难的事。”

  “怎么把话转到这了?”周利文听了纳闷,这李健熙不会是老糊涂了吧?这种遗嘱的事就算要谈也是找他的律师交代啊,怎么和自己讲了起来?

  李健熙继续道:“我已经老了,也许还能继续活上几年,可人一上年龄这生命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而且你也知道,我的长孙年龄太小,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娃娃,等他到有能力接过我手里的东

  西时,恐怕我也早就不在这个人世了。所以,在转变监护人和订立遗嘱的同时,我会成立一个执行委员会来代替我对继承人的代理工作。周董,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周利文哭笑不得,自己又不是对方的律师,这种事征求自己意见,李健熙根本就是问错人了。也许是他卧病时间久了,年龄大脑子糊涂了?周利文也不好开口拒绝,想了想后实事求是道:“对于韩国的法律我不是很熟悉,而且我也不是律师,但从我个人看来,李老先生的这种安排还是有些道理的。”

  “有些道理,呵呵,这已经足够了。”李健熙欣慰地笑笑:“法律的事自然有律师去处理,要不然花这么多钱养律师于什么。但这个执行委员会才是重中之重,必须要交给一个信得过的人处置,周董,你觉得这个执行委员会究竟怎么安排比较妥当?”

  周利文心中暗暗叫苦,李健熙居然继续问起了这个事,他怎么知道啊他周利文和三星李家又不熟,而且大家又不是什么朋友,按照现在的况来看也只不过是合作关系而已。难道这老家伙还真是脑子糊涂了?周利文目光向左右闪去,琢磨着是不是要按领喊医生和护士进来给他看看况?

  “周董?”见周利文没有马上回答,李健熙催问了一句。

  周利文苦笑道:“如果是我的话,一般对于这个执行委员会会以律师、亲属、朋友和经理人几个方面入手,这样做主要是考虑到各个方面的因素。比如律师是遗嘱和法律的执行者,同时也起到监督的作用。亲属就不用讲了,作为家族成员,毕竟血浓于水,家族在我们东方文化中还是占有重要地位的。朋友么,和家属的况有些类似,但又有着不同,他们之间可以进行相互的约束和牵制,以免造成执行委员会内部的意外况生。最后的经理人是作为执行人存在的,因为继承人年龄太小,在他没有到达法律的成人况下,由可靠的经理人作为代理执行人,这在许多基金会中都有这样的况。当然,这只不过是个人的看法,李老先生不要太多在意。”

  李健熙并没在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