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临时董事会(1/2)

加入书签

  一件轰动三星集团内部的时间以极快的速度从总部向三星各企业扩散,当天上午,警方突然传唤三星集团会长李在贤,指控他同原三星集团副总裁李在铬车祸死亡一案有关。

  虽然,李在贤的律师在第一时间赶到,对于警方的这种传唤提出质疑,但在警方的坚持下,李在贤依旧去警察局喝了半天咖啡,直到当天晚上才回到家中。

  等到第二的时候,李在贤回到三星总部,虽然见到他的人和往常一样毕恭毕敬地向他鞠躬行礼问候,可在这些人的眼神中,李在贤总感觉他们是在嘲笑和猜疑自己,仿佛就在看一个罪犯一般的那样目光,令李在贤心中愤怒万分。

  到了办公室,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李在贤气得把心爱的花瓶都给砸了。昨天被警察带走的一幕似乎就在眼前,李在贤觉得自己受到了无比的羞辱,而同时,在他内心深处又有着恐慌,因为他自己很清楚,虽然警察现在没有拿出确凿证据来证明他和车祸事件有关,可实际上这个案子的确是他所做下的,而且他还是整个过程的策划者。

  想到这,李在贤有些坐立不安,他很想打电话去找金信义,警告他必须守口如瓶,什么情况都不能透露。可这个电话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始终都不敢打,李在贤不是傻瓜,他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在这情况下任何通讯工具都是不安全的,而且他也不可能亲自出马和金信义见面,这样的话必然会引起警方的怀疑。

  思来想去,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什么都不做,等着这件事彻底过去。可这样也不是万全之策,要知道警方能够传唤自己,那么作为死者的父亲,自己的对手李建熙难道会袖手旁观么?

  在这时候,李建熙的影子在李在贤的脑海中浮现,想到李建熙的手段和能力,李在贤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同时,他又想到了周利文,在他看来,警方出手很可能是这两个家伙针对自己的行动。

  一阵后悔和无力感涌上心头,假如当初没和周利文闹翻,双方保持合作的话那么现在的局面就完全不同了。假如自己当初不是头脑发热,制造了车祸的话,那么现在也不会有这种麻烦找上门来。假如……一切都是假如,但这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李在贤身为三星集团的会长、总裁,还同时兼任ci集团的会长,可以说从商界地位来看,他几乎是韩国第一人了。

  三星集团,包括ci集团,拥有着数十万的员工,如果加上相关企业和产业的人员,这个数字恐怕还要大。从理论上,这些人都可以说是李在贤的下属,他随时随地一个电话就可以找来几百上千人为自己办事。可现在倒好,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警方的注视下,这个时候李在贤只感觉自己如同孤家寡人一般被抛弃了。

  独自一人不知道呆了多少时间,猛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李在贤楞了愣,看着电话没有马上去接,而是猜测着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因为进办公室之前,李在贤就交代过,无论是谁都不允许打搅他,包括电话也是如此。所以就算是有找他的电话应该也是由秘书代接,而不会直接接进来。可是现在电话响了,表示这个电话不简单。

  大约一分钟时间,李在贤这才迟疑地接起了电话,当他听到电话那边说是董事会秘书的声音时,心里暗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生气,正要破口骂对方几句,董秘接下来的一句话令李在贤呆住了。

  “你说什么?”李在贤有些不信自己的耳朵,大声反问道。

  “有几位股东递交了召开临时董事会的要求,今天下午将在集团总部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

  “我是会长谁让你们擅自决定的?什么临时董事会,给我取消掉”李在贤冲着电话那边大声说道。

  “对不起,根据董事会的章程,在持有股份比例的股东要求下召开临时董事会是正当的,作为董事会秘书我无权拒绝,包括您也是一样。另外我善意地提醒您,如果您不参加这个临时董事会的话,或许会对您不利。”董秘公事公办地说道,不过最后的一句还是放缓了语气。

  李在贤气得全身都在发抖,理智告诉他董秘是不会骗他的,按照董事会的章程的确是有这么一条。可是现在,这个临时董事会的突然冒出来,让李在贤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所谓宴无好宴,不用说这一定是李建熙出的招。

  李在贤能判断是李建熙出招也不奇怪,虽然李建熙之前被他们父子挤出了三星集团,可按照股份的比例来看,李建熙依旧是三星最大的股东。也只有李建熙再联合几个大股东才有可能达到召开临时董事会的要求,如果换成别人根本就没这个能力。

  从心理来讲,李在贤是根本就不想参加这个所谓的临时董事会,但他也知道自己如果不去的话,就等于告诉大家他怕了李建熙了。何况,万一自己不在,李建熙借着董事会弄出些什么结果,这不是莫名其妙吃大亏么?所以思来想去,李在贤还是决定参加。

  下午时分,李在贤算着时间掐着点进入了董事会的会议室,当他到来,已经入坐的董事会成员都下意识地望向李在贤,众人的目光都带着一丝复杂的东西,李在贤非常清楚这些家伙是怎么想或者说是怎么看自己的,他丝毫不在意,依旧和往常一般走到了他所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开会吧。”李在贤入坐后对董秘说道,摆出一副会长的派头。

  可是董秘并没有宣布临时董事会的开始,反而轻声告诉他还有一位董事会重要成员没到。

  “呵呵,不会是我那位叔叔吧?听说他的身体不好,直到现在还住在医院里,也许是病情有了反复今天来不了了

  其实,在进门的时候,李在贤就留意了李建熙的位置,位置上是空的。故意说开会也是他存心的,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显示自己的存在。听到董秘提醒自己李建熙还没到,李在贤顿时露出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尖酸刻薄地讲道。

  下面的董事会成员们有些人依旧是之前的表情,仿佛对于李在贤的话根本不在意,而有些人却露出了有些气愤的神色,因为无论如何李建熙总是李在贤的叔叔,而且也是三星的大功臣。李在贤这话明显就是告诉大家,他在骂李建熙是个老不死的,希望他早点见上帝一般。哪里有侄儿这么咒自己叔叔的?就算之间有矛盾对于长辈也不能如此啊

  甚至,这时候有些人还联想到了车祸事件,他们觉得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李在贤对于自己亲叔叔都这样,那么做出那种事来也是有很大可能的。这时候,望向李在贤的目光中所含的意味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李老先生的身体的确无法参加会议,不过他来不来都没关系,只要有我在就行了。”正在这时候,一个有些生硬的韩语从门口响起,众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那边,只见一个年轻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你怎么……?”见到来人,前一刻还稳坐在位置上的李在贤猛然就跳了起来,他瞪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来人,手指着对方嘴巴张得老大。

  “怎么?李大会长不会不认识老朋友吧?”对方笑眯眯地冲李在贤点点头,接着径直走到了那唯一空着的位置上,随后坐下。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