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土政策(1/2)

加入书签

  第2章:土政策

  张光明不想看,因为他懒得看那个花狗一眼。这时候菜地的边上,也响起一个跟鸭子在叫似的声音,不用看,就知道是村支书兼村委主任花狗,大家都习惯称他为村长了。这家伙一来,不少撩起背心擦汗的女人,都赶紧将衣服放下,他的眼睛毒着呢。

  花狗的旁边,还站着那个嘴巴特别大的妇女主任,这两人经常夜里到甘蔗里,要不就是到山边的树林里头,全村人谁不知道。

  花狗的声音一起,点了几位女人的名字,那是要她们到镇卫生院检查,谁要是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那就准备修理屋顶。

  张光明一听就小声骂,他们家的屋顶就有一个地方是修补过的。听说当年生他妹妹的时候,因为头一胎是男孩,间隔期要五年才能生第二胎,结果爸妈可能不注意,又怀上了。花狗要他妈流产她还跑,结果本身就破的屋顶,被捅破了一个大窟窿。

  这家伙全村人最恨,村里那些干部也都跑到外面打工,就他和妇女主任管理着整个村子,捅屋顶都是这两人动手。整个碧水村没有一间新房子,倒有不少家的屋顶有一块地方是新的。

  日头一毒起来,菜地里还没干完活的人已经很少了,张光明总算搞完,他还要到桂泉叔公那里,替妈拿药。村里又没有医生,不过桂泉叔公的青草药,治疗一些平常的病,比真正的医生开的药还好。

  张光明先跳进清澈的水沟里,夏天的时,劳作得浑身全是汗,跳进清凉的水沟里就是一种幸福。“哗哗哗”!溅起来马上就让好几个女人大叫,她们也都蹲在水里,那个也是最为狂野女人之一的吴雪花,还被呛了一口。

  快跑,不跑等会准得被女人们抓住,然后往水里按。张光明赶紧笑着往水沟上冲,浑身还是湿的,往桂泉叔公的屋子跑了。

  这桂泉叔公究竟姓什么,村里却没有人知道,反正他就只有自己一人。村里任何人都叫他叔公,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也一样,因为这位老人小时候,就叫他叔公,听说他的辈份特别高。

  张光明还没进屋就大声喊,一条老得不成样子的大黄狗立刻冲了出来,朝着他又是竖耳朵又是摆尾巴,亲热得不得了。桂泉叔公也是腰板笔直地走了出来,瞧他样貌清瘦,下巴一丛长达胸口的花白胡子,梳理得也是整整齐齐。

  “哈哈哈,光明,干完活了?来,几天前我教你的那几手功夫,比划比划,让我看看。”老人说完,往院子里的石凳子坐。

  “嘿嘿,叔公,我没空,给我妈拿点药,她肚子不舒服。”张光明才不想比划呢,他还想到山上找些什么东西,到县城坑几个钱。

  老人也是“嘿嘿”地笑,看着张光明就摇头,手往里屋一伸说:“你自己拿。”

  走到放着青草药丸的大竹篮里,拿了几颗药丸就走。张光明知道,不管是肚子不舒服,还是上吐下泻,吃两颗就好,绝对不复发。

  突然,张光明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又转身走到放药丸的竹篮边,拿了一张旧报纸,抓了不少药丸,他有打算了。

  “嘿嘿,叔公,这药丸,我拿到县城买点钱,要不你老是只给我们村里人,也没多大的作用,咱是农民,有农民的好品德!”娘的,张光明说得那是声情并茂。

  “嗯,可以,不过不要随便乱开价。”桂泉叔公又在笑,他说的也对,有用的东西,就要让大家分享。反正这青草药丸,要多少有多少,碧水村别的没有,青草药随便一抓就一大把。

  走了,张光明扛起锄头,又拍了一下老黄狗的脑袋。桂泉叔公看着他的背影又在笑,这小伙子挺可爱,没事就教他几手功夫,再教他怎样给人医治伤科啥的,没别的,有个传人吧。

  张光明要想老躲在村子里种菜才怪,反正这年代,真正能赚钱的,不是坑就是蒙,你要是老实老实给人家打工,那就打一辈子吧。坑也得坑有钱人的,要是坑穷人的,一是心里不好意思,二嘛,也坑不了几个钱。

  看着手里的青草药丸,张光明得意地笑,这可不是坑了,这是真正的好东西。不过说真的,他到县城坑了好几回,比种田种菜好得多,最起码他能抽起一包六块钱的红包双喜。虽然一包可以抽三天,但要是老老实实种菜,那就抽那些一包两块多的假烟。

  桂泉叔公也说过,这个村里,每到一个朝代,就会出一个能人,只不过现在能人是谁,全村都穷得连裤子屁股还打着补丁,到那里找能人哪?

  “妈,药在这,我上山了。”张光明一进屋,锄头往墙角一靠,药丸往桌子放,转身就想走。

  “喂,你屁股被火烧了,吃点东西,别饿晕了。”妈口气是很不雅,但目光却露出慈爱,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一饿肚子,就会流虚汗还会晕,妈当然担心了。

  张光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没事,山上有蜂芽!”

  到山上采东西,那是张光明的赚钱门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