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30章 :小农民经理(1/2)

加入书签

  第30章:小农民经理

  “不行,我得走,明天还有一车菜呢。”张光明几次想起来,都被翘着嘴巴,不愿意的杨春花抱紧。她前面一对村里最为豪放的,就在他的嘴边,要不用走,他当然不想走了。

  杨春花的目光,透出的是那种母性的温柔。真要他是她的男人,她就想抱紧他,睡上一整天,让他继续在她的身体上面粗野,让他一直就呆在她的身体里面。

  “走吧,我也得起来了。”杨春花的双手终于松开,身体呈着大字型,还看着张光明笑。

  “吱——!”张光明对着她一边的丰腴就亲了一口。杨春花“咯咯”笑着一个转身,双脚一屈,笑得很美的后面还在发抖。门一开,他有些小心地走了,她也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笑。

  身下的这张床,第一次跟另外的男人睡了一夜,杨春花笑了过后,脸又突然在发烧,毕竟是偷偷,激动过后,也有点心慌。11bsp;uaet

  载着菜的车开了,这次张光明也不用随车,几次就熟了,今天他不想到中平市,昨晚和杨春花躺床上小声商量,今天他就要找花狗,谈谈他们成立蔬菜合作社的事。

  花狗才没空呢,已经跑到镇里了,在山豹开的那个酒家里,跟牛得成和山豹在说话。昨晚他还在这家酒店里过夜,山豹心里在暗笑,昨晚她就叫了这酒家一个将近四十岁的女人跟他睡,这家伙一上午就老是打哈欠,眼圈还带黑。

  反正这花狗属于杂食性动物,你就是找个六十岁的,他也能折腾。现在山豹终于开了正题了:“怎样?在你们东边的山后。”

  这是开采稀土矿的事了,花狗挠了几下脑袋,小声说:“那要是让人知道了,怎办?”

  “切,你们村才多少人哪,我让几个人头上流血,谁还敢吭声?”山豹点上一根中华,说到砍人,立马两眼发光。

  花狗摇摇头:“不是,我是指上面。”

  “嗨,这你放心。”牛得成拍着花狗的肩膀,这条花狗他还不清楚,就怕丢掉了村支书,这家伙还老是往镇委书记和镇长那边跑,想混进镇里。

  花狗的手机还响,不过听了以后就说:“你跟他说不在。”然后挂断手机小声嘀咕:“这小子找事。”

  却不想话一说完,手机又响,刚才是他老婆打给他的,这回是张光明的声音了,这哥们大声就说:“狗叔,村委还是不是村委呀,整天就没人,我们有急事想找你。”

  “行了,等会我就去。”花狗又挂断手机。

  “是那个张光明吗?放心,这小子要是不怕死,老子让他一辈子残废。”山豹不但说,还拍着大肚子,他可不是说大话,就一个小小的张光明,他叫一个人就能将他揍趴下。

  牛得成看花狗要走的样子,又追问一句:“怎样了?”

  “好吧。”花狗终于答应了,不答应也不行,一个是牛得成,他姐夫还是副县长。

  一个是砍死人不眨一眼的山豹,他能不答应吗。站起来,看着裂开嘴巴笑的两人又说:“我回村看有什么事?”

  一到村委,花狗就瞪眼睛,还以为什么事呢,结果只有张光明和妇女主任。看妇女主任的脸色还挺欢,瞪着张光明的眼睛又转到她脸上,在想她是不是还想再让他检查身体了?

  还行,张光明还请了花狗一根红壳双喜,出口就是狗叔,虽然有打伤他肋骨的前科,但花狗还是接过香烟,不接也白不接。

  娘的,花狗听着张光明的话不是瞪眼睛而是翻白眼,这家伙说了他们要成立蔬菜合作社的事,还神气活现要他出证明。

  花狗当然不同意,他的意思很明白,要成立合作社也是村委的事,他着什么急。

  奇怪了,国家支持私人办企业,难道村民就不能自发组织合作社?张光明当然不愿意,很平静地说:“那行,我们自己成立,到时就别说你们不知道了。”

  “完了吗?我还有事。”花狗已经站起来,不过又得坐下,张光明这回抛出一个甜的,他竟然说要承包后山。这个可以商量,因为有钱。

  “你承包后山要干什么,种果树?”花狗这会才是一付村里一把手的样子,反倒还请了张光明香烟,这碧水村可从来没有过什么财政收入,看得出他的喉角在动,肚子饿了呗。

  “我只要那个女人汤,但不能只承包女人汤是不是,以后谁要洗澡就给钱,不过合同里,可得允许我开发。”张光明也因为要承包这个,刚才没跟花狗翻脸,为什么成立合作社还要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