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这算威胁吗(1/2)

加入书签

  “不,总会有办法的豪门罪媳。百度搜索,”贱死不救摇摇头,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挑战,贱死不救平静的表面下那颗心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庶女太平。“她一定会醒过来的。”从来没有什么能难倒他,这次也一样。

  上官晨沉默,俯身轻轻地将她抱起来,凝眸看着近在咫尺的清丽容颜,虽然知道她只是睡着了,但那紧闭的双眸依然让他很是不舍。

  贱死不救的动作十分利落,比夜渊快了很多。

  很快,玉姬与族长都相继醒来。他们醒来的一刹那跟贱死不救一样,眼神都空洞得让人不禁害怕。幸好,都很快恢复了清明,然后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经过夜渊的解释,他们似乎回想起什么,脸上皆掠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上官晨与夜渊也没追问,毕竟这些都是人家心底的秘密。只是淡淡地提醒大家一句,万事小心。

  贱死不救走到静真面前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犹豫,咬咬牙还是将静真的外衣解开。似乎想起了什么,贱死不救回首看着夜渊他们,“不要看!”虽然静真是不拘小节的江湖女子,但贱死不救还是不允许她的闺誉有一点的损失。

  夜渊玩世不恭地调笑道:“我说小jianren,敢情你是看上人家静真了?啧啧啧,你这办法还真是教人无处可逃呀。看来静真这朵###要插在你这堆牛粪上了。”

  贱死不救仅是凉凉地扫了他一眼,平静的声音里却含着浓浓的威胁:“你可以继续的,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他不是放大话,或者武功他略逊夜渊,但说起下毒什么的,夜渊远远不如他!

  夜渊闻言挑挑眉,竟也没继续嘲笑贱死不救,仿佛贱死不救真的戳中他的死穴一般。

  上官晨冷冷地对夜渊说道:“你的日子果然是太逍遥了!”

  夜渊侧首瞥了上官晨一下,“哎呦,你怎么和小jianren一样都威胁起我来了呢?那啥,我一不高兴,就会忘记什么时候该走什么路。你们确定让本公子我不高兴吗?”

  “闭嘴!”上官晨与贱死不救异口同声地道。

  一旁看戏的玉姬,很不给面子地扑哧笑了出来,招来了夜渊的白眼。

  “都回过身去!”贱死不救没有耐性继续跟他们蘑菇。

  夜渊虽然邪里邪气,但为人还算正派。听到贱死不救这么说,表面上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很快地转身了。而上官晨他眼中本来就只有一个花容容,对于别的女人他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狱界囚。

  静真的死穴在腋下,为了保险起见,贱死不救只能将她衣服解开,拉至腋下。即使目不斜视,难免还是会看到不该看的,所以贱死不救才那么坚持他们回身。如果静真一定要他负责,他是愿意的!

  贱死不救飞快地将银针刺入她腋下的死穴,很快又取出来,在静真醒过来之前,帮她衣服全部拉上来整理好。过了一会儿,静真幽幽转醒。第一看看到的就是在她身边蹲着的贱死不救,小脸微微染上红晕,马上坐起身来。

  “身子没什么大碍吧?”贱死不救低声问道。

  “还好!”静真的声音更小,不好意思的垂下头。

  “嗯,很好。”贱死不救马上站起来,走到上官晨身边。如今只剩下花容容一个人还在沉睡中,而且是最棘手的。

  “我说小jianren呀,你好歹跟人家说一下你刚才做了什么吧?难道你毁了人家姑娘的清誉还想不负责吗?”夜渊好死不死,专挑事来说。

  “我会跟她解释。如今最重要的是将她救醒!”贱死不救头也不回,淡淡地道。

  静真狐疑地看了他们一眼,却没人继续再说这个话题。

  上官晨盯着花容容安静的脸庞,她安静得就像永远不会醒来那样。

  贱死不救一开始尝试用针灸,却发现毫无用处。花容容别说醒,就连动一下的迹象也没有,他只好放弃。然而,贱死不救忽然发现,花容容竟没有死穴,这一点让贱死不救惊诧不已。但凡是人,身上总会有一两处大穴是致命的,可花容容就像是完美体一样,找不到一点破绽。这点之前他就有所察觉,却没料到是这样。

  “怎么了?”上官晨敏锐地捕捉到贱死不救的异样,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贱死不救摇摇头,“没,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她身上竟然没有死穴!难道你一直都没发现?”

  闻言,上官晨愣了一下,“她没有死穴?”

  “没有!”

  “那岂不是成神了?只有神才没有死穴!”夜渊也奇怪。

  “那如何是好?”一直插不上话的族长,焦急地问道。他们在禁忌之源那么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