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诛仙台(1/2)

加入书签

  三日后,星湛在牢中迎娶容曦上神!

  也正是这一天,星湛要在诛仙台上被剥去仙魄,堕入轮回道,历劫一世!

  没有花车相送,没有喜娘跟随,容曦褪下了白衣,换上了新娘的红色嫁衣,她一步一步的,从十方莲花境走到了牢狱之门,十里香风吹过,令人惋惜不已!

  容曦上神,本应该以最美的姿态,嫁给最好的男人,可是,如今,她和星湛上神终于修成正果,却是这样的结局。

  星湛本也以为容曦只是说说而已,可不曾想,当容曦身着嫁衣走进地牢的时候,星湛的眼圈红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容曦,你真傻......”

  隔着栅栏,星湛哽咽的对容曦说着,而容曦依旧是淡淡地一笑,“你我相识两生,如今接结下三世之缘,不求可白头偕老,但求心中所愿!”

  “容曦,若有来生,定不相负!”

  前来押人的神兵走了过来,朝着容曦颔首行礼,“容曦上神,时辰到了,小的们要押着星湛上神前往诛仙台了,还请上神行个方便!”

  容曦往旁边站了站,但目光却丝毫没从星湛的身上挪开,牢门之锁落下,星湛从里面被压了出来,容曦就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伸手握住了他带着手镣的手,她朝着星湛笑了笑!就这般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缓慢的脚步,前往诛仙台!

  王啸就站在路的两侧,目不转睛的瞅着花容容,心里却像是一锅打翻的沸水,烫的心疼!

  容曦她何时受过这样的罪,他想要上前去,却被惜无制止住了,“随容曦去吧!这个结果,你心疼,星湛更是心疼,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他俩的劫,谁都躲不过!”

  诛仙台上阴云密布,星湛就被绑在了柱子之上,神兵走上前去,想要劝说容曦离开,“上神,行刑就要开始了,您还是站在安全的地方吧?”

  容曦侧目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冷冷的说道:“即便是神帝来了,我也是站在这里!”

  神兵被噎得哑口无言,神界都知道,容曦上神一向是说一不二,她说要站在这里,那她就不会挪开!可她站在这,会耽误行刑的!

  而且,神帝也交代了,容曦很有可能会将星湛劫走,一定要严加防范!

  “还请上神体谅.......”神兵再次请求!

  这一次,就连站在外面的神帝也对容曦说道:“容曦,你回来吧!朕说过,星湛只需历劫一世,便可再回神界!”

  容曦转身,直直的盯着神帝,满目怨恨的看着他!神帝被她瞧得有些心虚,底气就有些不足了,轻咳了两声,不再去追究容曦究竟应该站在哪里!

  所以,容曦就一直站在星湛的身边,结界布起,外面所有的都已经隔绝了,这方结界之中,只剩下了容曦,星湛和刽子手!

  神帝已经放弃了,他想,如果容曦真的劫走了星湛,那他绝对不会再派兵前去追杀他们!如果真的是这样,神帝愿意,放他们远走高飞!

  “时辰到......”

  监刑官的声音响起,容曦的身子猛然一颤,眼瞅着刽子手离星湛越来越近,容曦想要挡在星湛的前面,星湛却朝着她笑了笑,“容曦,不要!”

  刽子手倒也懂得,今天这诛仙台上,无论是这个受刑的,还是这个观刑的,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所以,他先朝着星湛鞠了一躬,“上神,多有得罪,还望赎罪!”

  星湛朝着他点了点头,此时容曦站在一旁,紧紧的握着拳头,眼圈红着,心脏像是要炸开一般,疼的难受!

  刽子手把斧子向上抛去,口中念着咒语,斧子挥舞着,散出了冷冷的青光,将星湛罩于其中,对于星湛来说,每一道青光,都割在他身上,痛不欲生!

  他紧紧的咬着牙,不愿溢出半点疼痛,他不愿看着容曦担心!

  一道白光从星湛的体内窜出,容曦知道,这是星湛的仙魄,一旦仙魄抽离,星湛就只是凡人一个了!

  从上古之时,到如今,多少年弹指过去,即便是星湛他盗取《复生咒》有罪,可历劫一世就已经是惩罚了,为何偏要抽取他的仙魄?

  想到这里,容曦终于按捺不住了,她挥手,祭出玄舞绫,将星湛的仙魄一揽而收入玄舞绫中,她的这个动作,让结界外面的众神都愣住了!

  但谁都没有出手,也没有制止容曦!

  在众神都以为容曦会即刻将星湛救走的时候,容曦却把玄舞绫朝着神帝抛了过去,神帝不知她是何用意,但还是伸手接住了玄舞绫!

  容曦却在青光散去之后,扑上去,抱住了已经站不稳的星湛!

  她抬袖拭去星湛额头上的汗水,轻声对她说道:“我在这陪你!”

  星湛此时仙魄已被抽去,诛仙台的阴冷让他止不住的打颤,容曦就紧紧的抱着他,说道:“星湛,不论是诛仙台,还是地狱,我都陪着你,你说好不好?”

  星湛伸手想要阻止她,他听懂了容曦的意思,她这是要和他一起跳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