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1/2)

加入书签

  殿内,再次阅过信函上的内容后,南宫宣一如前几日那般将手中的信纸往案桌上重重地一拍,目光深沉幽邃。

  已经八天了,竟然还是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消息,她当真从这世上离奇地消失了不**?

  哼!带她出宫的人将她藏起来了是吗?好!很好!就算掘地三尺,他也要将她找出来!再将胆敢掳走他皇后的人碎尸万段!

  闭上双眸,**地呼吸了几次,待平复**腔**的起伏之后,南宫宣蓦地睁开了眼,眸中的**森冷冽已经淡去了大半,只剩下尊者的冷漠与凛冽。

  “来人,把东西收拾**净!”

  声音传开,候在殿外的人即使再不想**犹如冰天雪地般的大殿,磨蹭了那么几秒钟后,还是只能**着头皮走进了殿中,战战巍巍地收拾着地上的碎片。

  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来,抬首偷偷地看了一眼,在看清来人后,正在收拾碎片的两个**太监**一抖,然后迅速垂下了头,收拾碎片的动作比刚才明显利索了那么一些些。

  毫无温度地看着疾步而来,手中似乎还端着什么东西的冯保,南宫宣微微眯起了眸子。

  “启禀皇上,**才按照皇上的吩咐带人在冷宫的周围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结果找到了这个。”说着,冯保将手中的托盘恭敬地呈到了南宫宣的眼前,神情异常严谨。

  看着托盘里**兮兮的类似**装的东西,南宫宣挑了挑眉,“这是什么?”

  “回皇上的话,这应该是皇后娘娘的衣物。”

  南宫宣一怔,一丝诧异从脸上闪过之后,他慌忙拾起那件**了污泥的衣物看了看,眉宇紧蹙。“你在哪里找到的?你确定这是皇后的衣物?”

  冯保回道:“**才是在冷宫外的东墙角找到的,**才怕自己认错,还特意向陶冉确认了一番,她也记得,这分明是皇后娘娘曾经当做**公主照顾的衣物。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两件原本被扎起来的衣物竟然被**了。**才觉得事有蹊跷,就将这两件衣物拿了过来。”

  “东墙角……”呢喃了一遍,有什么信息从南宫宣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快到让他抓不着那是什么。眼神一暗,他迅即站起身来,“带朕过去看看。”

  “是,皇上。”不敢多做耽搁,冯保当即带着南宫宣赶到了发现衣物的现场,而在现场的附近,众多**卫和宫**太监还在来**回地寻找着,想找到除了衣物之外其他属于皇后的东西。

  见南宫宣到来,守在原地的陶冉屈膝行礼。“见过皇上。”

  南宫宣一挥手:“免了。”

  “皇上,就是这里。”走近**圃,冯保指着一株万年青一丝不苟地说:“**才就是在这株万年青的后面发现娘娘的衣物的,因为位置有些隐蔽,第一日搜寻时,那些**卫便没能发现。”

  扫了扫冯保所指的那株万年青,抬首将周围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相较于刚开始听到消息时的一丝丝**动,此时的南宫宣早已平静,心里多的,是深思和清明。

  倘若他没有记错,这堵墙的外面应该是树林,无人居住。而这东墙,算是整座皇宫最为偏僻的地方,除了**卫偶尔巡逻至此,平时,大抵是没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的。

  细细算来,这里离冷宫真的是很近,仅仅只是隔了几堵墙而已。

  那晚带她离开的人如果想要尽量避免与宫里的**卫发生冲突,从这里xx而入,再径直赶往冷宫,无疑是最近的路。这么简单的问题,之前他怎么就没有想过?只要找到了逃跑路径,总能发现些蛛丝马迹的。

  思及此,南宫宣蓦地转身,一脸严肃地说:“冯保,去把魅影叫来,让他带上几个追踪的好手。”

  “是。”待说完,冯保立即转身离去,而南宫宣,则是目光**流连于冷宫和万年青以及高墙之间,神情冷峻,目光锐利。

  冷宫、衣物、东墙,这三者到底有什么联系?衣物为何会被拆散?又为何被扔在了角落?离开时,她到底是昏xx着还是清醒着?

  那日,他赶到时,被褥是打开着的,**单也有皱痕,显然头一晚她的确有xx过。

  此外,房间里的东西摆放整齐,没有****的痕迹,于是,便能完全断定,她离开时,没有**。

  想到此,南宫宣蹙了蹙眉。的确,是能说明她没有**,但是,也只能说明她没有**,并不能说明她是醒着离开的,还是在熟xx的情况下被带走的。

  如果当时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