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大结局上哪里才是尽头(1/2)

加入书签

  幻世主宰这个名字对于凤九歌几人而言很是陌生,不光是几个年轻人闻所未闻,就连自诩人灵界最长寿的玄龟兽皇都没听说过这样一个称呼,不过他到底见过这张脸。

  “呵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凤丫头的前世名叫辰凰,千年前我们见过面。你虽然是凤丫头的前世,但你二人心性品质却有着天差地别!凤九歌品行纯良,雍容大气,实乃不世女杰,至于辰凰你,我不否认你的实力同样强大,但对于一个人族修士来说,单单只是实力强大,是难以得到天下人的尊敬的!”

  “哈哈哈,我说你这老龟是不是岁数太大活的糊涂了?难道你忘了神魔大战时,率领人灵界人族诸强对抗魔君的人是我么?千年前我一人独抗两大魔君浴血奋战的时候,你们这些欺世盗名的家伙又躲在哪里?

  我拼尽全力舍弃一切,甚至战到最后一刻,与自己心爱的人同归于尽为了什么?为的不就是守护这个世界身处水深火热的众生的安定与幸福么?可到头来我却又得到了什么?数千年枯寂到极点的封印时光,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什么万人敬仰什么盖世英杰都不过是转瞬即逝的虚名,只有得到至尊的力量与不朽的生命,才是一个修士最终的归宿!”

  凤九歌闻言突然心下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悲怆与伤怀,曾经一度认为自己的前世是一个真正不让须眉的盖世女杰,而今一看,无非又是另一个剑辰,在他刚刚走到终点的那条路上循环往复。是**的极度膨胀,还是内心信仰的最终变节?

  “你是我的前世,我们共同拥有这一具身体,我只想知道,是什么让你摒弃了初心,那个曾经站在正义的领地捍卫和平的英杰去了哪里?“

  “哼,我可是比你多活了几千年,可以说现在的你便是年轻时候的我,不要以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这种方法对我会起到任何作用。我在栖梧剑中呆了几千年,总算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世间万物皆生灭轮回循环往复,一切的一切都将在最美好呈现的下一刻走向衰败与灭亡,唯一值得我追求的,便是亘古不变的永恒!”

  幻世主宰话音一落猛地仰头发出一阵尖锐的吼叫,周身气息更是宣泄一般疯狂咆哮涌动了起来。

  凤九歌看到她此刻已然迷失到无法阻止的地步,深知自己与她这一战不可避免,同样也开始做起了战斗准备。

  “凤丫头,此刻万不可与她动手!你刚刚激活凤凰真神血脉,神能未定根本无法持续长时间进行高强度对战!更何况她可是你的前世,你们都曾拥有过这幅躯体,眼下她虽为魂体状态,但却也能够一定程度上干扰你肉身的一些动作,万一她施展诡异手段强行进入你体内,闯入你的识海到时候你可就危险了!”

  凤九歌却是一脸淡然的对着玄龟轻笑了笑:“前辈,这是属于我的宿命一战,每一个寄命之体都注定有此一劫!若我功成,我便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凤九歌,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替代品,为图做嫁衣而活!我可以没有下一秒,但这一瞬我一定要为自己而活!!”

  此话一出,越童狗哥几人也都是心中一惊!长时间的相处他们都知道,凤九歌决定的事轻易是不会改变的,既然已经决心一战,她将不会给自己留下退路!

  凤九歌面色淡然的看向对面的自己:“这将是最为公平的一场战斗,我邀请你进入我的识海,胜者,将是这具身体永远的主人!即便我败了,还是希望你能找回真正的自己!不忘迷失自己的初心!”

  “主人!不可啊!!”

  越童与狗哥皆出言劝阻,这样做无异于凤九歌白白放弃了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可她仍旧选择这样做!或许只有这样,才让这场对决更加充斥着宿命的意味!

  “哼,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不会因此而对你有丝毫的手软,我会毫不留情的轰碎你的魂源,毁掉属于你的一切!”

  幻世主宰冷冽的语调传出,随即化作一道炙烈的流光一闪而没,消失在众人眼前。

  凤九歌也在这一刻盘膝于虚空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开始内视自己汪洋般的灵魂之海。

  幻世主宰此刻化作栖梧剑体的形态,转瞬便飘飞到了凤九歌的识海中央,与此同时凤九歌的魂源也有了变动,同样化作一道彩色流光分纷飞而起,自识海上空与对面那道栖梧剑影隔空对峙。

  两道光影再次转化为人形,看到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魂体出现在同一具身体的识海上空,两人心中皆升腾起一丝异样的心绪。

  “说实话,我从没想过这一世你能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达到如此成就,更是激活了传说中的凤凰血脉成就不死神体!自打千年前神魔灭世之战结束后,我便以自燃魂源的代价将自己的魂体封印在了栖梧剑中,就这样度过了暗无天日的数千年的岁月,我从未有一刻停止过努力,不断与栖梧剑魂相互吞噬争斗,终于彻底炼化了栖梧剑的剑魂,在某种意义上,让栖梧剑成了我的肉身!“

  “我本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吞噬炼化凤凰真血,然而我错了,直到栖梧剑体被破灭道神力轰碎的一刻我才明白,原来凤凰真血并非蕴藏在剑魂当中,而是早已与整个神剑融为一体,唯有让它彻底破碎,才能得到那一滴凤凰真血!幸而你做到了这一切!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让我饱受了数千年的自我煎熬,终于成就了我梦寐以求的不死之身!

  “呵,不死对于你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么?我想不明白,眼睁睁看着身边的爱人,亲人逐个死去,最终只剩下自己孤家寡人独对星空枯寂的守护,这就是你想要的?“

  “你懂得什么?!你品尝过眼睁睁看着爱人死在自己剑下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么?也罢,既然我们终究到了一决生死的一刻,我也不妨让你亲身感受一下那种痛苦,你就会明白,自己不够强大,没有力量挽救与守护心爱之人的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识海上空,幻世主宰突然双手合十,凭空释放出一道无比精纯的精神力,那像是一个建立在彼此灵魂之间的一个通往其他地域的特殊通道。凤九歌不做犹豫快步走进了其中,便觉思绪一阵剧烈的错乱翻腾,再次恢复清醒时,自己像是来到了一片人间炼狱…

  广袤无尽头的平原上尽是人族与魔族堆砌如山的尸骸,血水殷红了整片大地,到处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息。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空茫而无助的等待着什么。手中提着正在滴血的栖梧剑,满身血迹的自己游走在无尽骸骨之上,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最终一战!

  “你终究还是抛弃了我!辰凰。“

  仿佛整个天空各个方向都在空幽的回荡着这句话,凤九歌本能的仰头向天,却是看到一张巨大的俊朗的薄云般铺就在高天之上的面孔!轮廓分明的坚毅面庞,最令人注目的还是那双血红色的双眼!

  那是龙战天的面孔!只不过这一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数千年前的龙战天,上一世的龙战天,他不属于自己,属于上一世的辰凰!

  “收手吧,人灵界容不下魔族任何一个存在!除非我死在你的剑下,不然就会和这片大地上的魔族战斗到底!“

  “呵,是人灵界容不下我?还是你的心容不下我?”

  凤九歌突然感受到自己这颗心脏突然通彻骨髓绞叠莫名。

  “我心中的那个你已经死了,在灵犀离开这世界的那一刻,人灵界便在没有了属于你的名字,现在的你,是魔界的皇者,是我的敌人!”

  “哈哈哈哈…你终究是放不下当初的一切,我亦无话可说!当年我在你面前立下重誓!一定要让你亲眼看到我覆灭整个人灵界,今天便是我兑现诺言的时日!”

  龙战天的面孔突然在下一刻变得异常扭曲,与此同时,远空日光明耀的天际被一股莫名的恐怖力量逐渐掩埋,吞噬,伴随着失去光明的每一寸天空的堕落,对应着下方大地上每一股生命气息皆瞬间枯萎,这张令自己魂牵梦萦的面孔,仿佛瞬息间变成了吞噬一切的恶魔,疯狂的撕扯着人灵界众生的灵魂!

  “哈哈哈哈…就是这样!你会成为人灵界唯一幸存的生命,站在无尽骸骨面前无助的守望,直到你生命的枯萎!不要怪我,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辰凰面无表情的仰望着天际,目睹这个世界在顷刻间堕入漫无尽头的深渊。她知道,这是这个拥有龙战天面孔的男子对自己的惩罚!当那一种刻骨铭心的爱绚烂到极致,哪怕只有一次身不由己的抗拒,都将演变成整个世界淋漓尽致的落幕…

  这就是他表达自己爱的方式!哪里才是黑暗的尽头?

  第四百四十七章蝶舞现身

  正当凤九歌想要从这段精神烙印中寻找上一世更多过往的时候,幻世主宰突然撤回了灵魂烙印,两人又重新在凤九歌识海上空对峙了起来。

  “行了,你已经体会过我当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至于为什么会是那样的结局,我们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你不需要知道。”

  凤九歌闻言轻然一笑:“看来你终究还是放不下你心中所爱,既然拥有如此强烈的执念,何必还要去追逐永恒的生命?那样的你岂不是要永远活在痛苦与回忆的煎熬之中?难道这就是你对未来的全部渴望吗?”

  “不!有了这具肉身,我便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改变如今的龙战天,让他也恢复上一世的记忆!我相信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你错了!”

  凤九歌只冰冷的吐出三个字,随手一挥,同样打出一道精神烙印给幻世主宰,正是当日她与狗哥几人亲眼目睹龙战天带走灵犀女王的场景!

  “不!这怎么可能!灵犀怎么可能活过来?他又怎么会带灵犀走!”

  “没什么不可能的,龙战天突然间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实力,同时也对恢复了大部分过往的记忆,他已经意识到了灵犀的身份,但对我。。。亦或是对你,却并没有太多在感情上的回忆!当时我就在场,他虽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但从他的举止神态上,相信你也看得出,他现在最爱的是灵犀,不在是那个只爱我一个人的龙战天,更加不是你!”

  “够了!凤九歌,多说无益,而今你我皆是魂体状态,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在灵魂禁地中帮助我吞噬了那么多的上古强大魂体,而今我的灵魂强度已经远超半神强者的级别,即便你拥有荒之法则又能奈我何?“

  凤九歌再不做生息,只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经进入疯狂状态的幻世主宰。看得出她已经到了狗急跳墙的地步,随时都有可能做出连她自己都无法想像的举动!

  凤九歌不敢有丝毫犹豫,当即催动魂源中荒之灵种播散出法则之力,无尽神力弥漫向整个识海上空,朝着幻世主宰包裹而去。

  “哼,雕虫小技,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幻世主宰的真正实力!”

  话音一落,只见原本还只是她一个人站定的地方,竟忽然幻化出了几十个形态各异的魂体身影,凤九歌并不陌生,这些都是灵魂禁地中的上古盖世强者的魂体。

  理论上幻世主宰吞噬了这些人的魂体精华,无非只能壮大自身的灵魂强度,可也不知她施展了怎样的手段,竟能全然复制这些上古大能的魂体出现,并同时受她一人掌控!这对于凤九歌而言可就可怕到了极点!相当与她是一个能够召唤上古至尊的召唤师!!

  不过此刻的凤九歌已经感受不到恐惧,因为她已经全身心将自己沉浸在无边不及的荒之法则当中,像是个游历在无尽法则道迹当中的求知者,在漫无尽头的虚空内追本溯源,找寻属于荒之法则的极尽真义!

  说起来还是方才幻世主宰的那番话让凤九歌有了很深的触动,思来想去,自己即便获得了永恒,无法放弃心中对爱的执念,对天下的执念,拥有再悠长的生命不过是徒自折磨自己罢了。。。凤九歌正在从荒之法则的道迹长河中找寻属于自己的真正超然物外的信条!

  幻世主宰已然发动了攻击,几十个上古盖世强者的魂体呼啸冲来,与凤九歌身前缓缓留出的荒之法则发生最大强度的对抗,好在这些魂体并不能施展灵术,只能单纯的凭借自身魂体的力量轰击凤九歌的魂源,不过荒之法则源源不断的力量让它们根本无法突破这层桎梏。。。

  幻世主宰自己也并没有闲着,转而一味的轰击凤九歌的识海,让这里原本沉静的气息波动掀起万丈狂澜,以此来打破凤九歌心中的宁静。同时幻世主宰也意识到,凤九歌单纯依靠精神力催动荒之法则,对于她的魂源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当她的魂源被荒之法则耗尽的一瞬,体内的凤凰血脉便会令她涅槃重生,而那一刻便是唯一没有荒之法则庇佑的绝佳机会!幻世主宰正在翘首等待。。。

  此刻的凤九歌已然心灵空明,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对荒之法则的极尽探索中,并没有意识到幻世主宰的谋划,而与此同时,随着荒之法则消耗的魂力越发增强,她主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