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独眼狱警(1/2)

加入书签

  几分钟后。

  任天一脚将一名犯人踢飞,砰了一声,犯人砸到一处犯人围堆的地上,此刻这处地方已经哼哼唧唧躺着十几人。

  “别打了,别打了!”

  “饶命啊!”

  “我们认输还不行吗?”

  犯人有气无力的求饶,如果再这样打下去,小命迟早要嗝屁。

  任天面无表情的望着眼前或坐或躺的十几名犯人,他刚才没有用全力,要是他使用全力的话,这些人一拳一个,而且还不带休息的。

  如果此刻点上一根香烟的话,再搭配冷酷的表情,应该蛮装逼。

  “说吧?”

  犯人不知道任天说的什么意思?

  一名贼眉鼠眼的犯人问道:“老大,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你们懂的!”任天道。

  犯人一脑袋懵逼,他们懂个毛线啊!

  任天看向鼻青脸肿的斧头道:“蛋疼,你知道什么意思?”

  想到任天踢他的那一脚,斧头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伸手急忙护住下档,“我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任天冷哼一声,虽然牢房有老犯人打新犯人立规矩,可是从林sr话里话外的意思,有人指使犯人想要打死自己,他冷眼扫视所有犯人,揉了揉手腕,轻声道:“如果你们再不说的话,那我接着打!”

  犯人们全身一颤,连连求饶道:“我们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啊!”

  “老大,我知道谁知道!”贼眉鼠眼的犯人站起身,他是最机灵的一个,别人都往前冲的时候,他躲在别人身后,虽然身上被任天踢了两脚,但没什么大碍,他指着斧头道:“是他,在老大你来牢房之前,他被狱警叫出去,而这牢房他是老大,我们都听他的,他叫我们打谁我们就大谁。”

  斧头气急道:“仓鼠,你找死!!”

  仓鼠急忙跑到任天身后,“老大,我什么都说了,你一定要保护我啊!”

  “放心吧,我这人还是明是非的。”

  任天扭了扭脖子,望向斧头和十几名犯人道:“休息也够了,是该运动运动了。”

  犯人们又是一个哆嗦,暗恨自己应该早点站出来指责斧头,突然,一名犯人向着斧头扑了过去,压在斧头身上,扭头看向任天道:“老大,我抓他!”

  “你奶奶的,敢背叛,是不是找死!!”斧头一拳打向那名犯人。

  其他犯人一瞧,相比任天来,斧头就弱很多了,急忙学习第一名犯人,都扑向斧头。

  任天愣愣的望着眼前一团乱的犯人们,这演的是无间道之犯人对对碰?

  没过一会儿,犯人们将斧头压在任天面前道:“老大,这人就是主谋!”

  这太尼玛的戏剧化了。

  任天干咳了一声,冷冷道:“说吧,你谁叫你报复我的!”

  其实任天心里也有一个猜测,他除了得罪过红龙会的人就没别人,而且红龙会是广江市最大的流氓势力,这么大的流氓势力如果没认识监狱里的几个人,任天还真不相信。

  斧头垂下头,今天实在太憋屈了,被人踢中两个蛋不说,还被自己的小弟抓住献给任天。

  “没错,是有人叫我打你,那人就是青山监狱的监狱长夏东河!”

  姓夏的?

  任天皱着眉头问道:“那人张什么模样?”

  这时,身后的仓鼠举手发言道:“我知道。夏东海,我们都叫他独眼龙,听说他右眼是被监狱里的一名犯人用筷子刺的。”

  独眼龙?

  任天不由想起刚来青山监狱时,在大门见到的那名独眼狱警,难道那人就是监狱长?

  “小子,你识相点就放了我,不然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