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晚爱

  作者:可爱桃子

  1 初为下堂妇

  “离婚?”不算大却布置温馨典雅的公寓客厅里,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坐在对面浅亚麻色编织坐垫沙发上的成亦城。

  成亦城面无表情地望着我,毫无温度的眸子,yi如以往的淡漠模样,“是的,离婚。”在我的惊愕与愤怒中顿了下,说:“我知道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很抱歉,这确实是事实,我要与你离婚。”

  我仍是处于震惊当中,yi时无法回过神来,所以只能圆瞪着眼,瞪着这个是否脑壳坏掉的男人。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忽然提出离婚?”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成亦城声音忽然变得冰冷,紧抿的唇角扯出yi抹讽笑,“就是因为你做的太好,所以我才不得不与你离婚。”

  “你什么意思?”聪明如我,哪会听不出他话里的讽刺之意,声音陡然拔高,yi种难以言谕的委屈在心底发酵。

  “抱歉,我知道你把成太太这个身份扮演的非常好,但,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yi直都不喜欢。”

  我深吸口气,努力找回仅存的理智,“既然如此,那当初你为何又要同意娶我?”

  成亦城冰冷的脸上立马愤懑起来,冷笑yi声,“你把我爷爷讨的那么好,我有那个权利拒绝么?”

  我愣了愣,“你以为爷爷强行要你娶我是我的主意?”

  “难道不是?”

  yi口气顿时堵在胸口,被人冤枉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可那种无从解释的委屈和郁闷让我胸口沉闷地疼痛着。

  我想对他解释,当初成老太爷之所以要他娶我的真正目的和用意但,在他冰冷且不屑的眸光下,双手轻轻抚摸着小腹,我忽然笑了。

  “好吧,我同意离婚。”我梁冬儿虽然向往豪门生活,但也是有我的娇傲。

  成亦城见我如此干脆,反而呆愣了下,迟疑地说:“你真的同意?”

  我挑眉,难道他还想要我yi哭二闹三上吊的求他不成?

  哼了哼,我淡淡地道:“你不是已经铁了心要离婚么?我会成全你的。”反正这世上唯yi能管住他的成老太爷都已经去世。

  2 初为下堂妇二

  离婚后,我迅速搬离了与成亦城共同生活的地方。

  与成亦城的离婚算的是前所未有的闪离了至少在整个上流圈子里决对如此。

  估计成亦城也不料我会如此痛快就答应离婚,可能对我生了些愧疚,又多给了我不少的钱。虽然在香港连间像样的房子都买不到,但我仍是满足了。成亦城虽说是豪门富少,但并未继承家业,能yi口气拿出这么多的钱也算是对的起我了。

  闪电离婚后,各自的朋友才得知了此事,纷纷来骂我脑袋短路,尤其是好友爱爱,简直要把我骂成臭头了。

  “你居然同意离婚?”布置清雅的咖啡厅里,玉爱爱yi脸气急败坏,那模样,简直比我还要愤怒。

  我轻轻点头,低头喝着柳澄汁。自从那天成亦城提出离婚后,我非常干脆地签了字。在分割财产方面,也没过多计较,不是我有傲骨,而是成亦城分给我的财产令我还比较满意。

  玉爱爱恨铁不成钢地道:“冬儿,我yi直以为你是聪明的,怎么这次却这么糊涂呢?你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呢?”

  我好笑地看着气得满脸通红的爱爱,“不然还能怎样?”

  她盯了我半晌,忽然迷惑地说:“你就这样被下了堂,心里不难受么?”

  “难受是肯定的,但还不至于寻死觅活。”这个世界虽然也有许多黑暗,但仍是美好居多,我犯不着为了这种小事与自己过不去。我yi向是看得开的人。

  “那该死的成亦城,眼睛都生到哪去了?你这么优秀的妻子,入得卧房,上得厅堂,进得厨房,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的,他居然还敢嫌弃你?”

  “还有,他为什么要忽然与你离婚?该不会,他被外边的狐狸精给迷住了?”

  我叹口气,“爱爱,我知道你是替我抱不平,但我拜托你,别再提他好不好?”莫名其妙被下了堂,再怎么看的开的人,心里都有yi个疙瘩的。

  “对不起。”玉爱爱满脸自责,“早知姓成的这么可恨,当初我就不应该纵容你嫁给他了。”

  我淡淡地笑,“不关你的事,反正我并未爱上他。”等爱上了对方才被下堂,那才叫真正的凄惨。

  “为什么说离就离,总要有个理由吧?”

  yi提起这个,我又忍不住磨牙。

  如果成亦城只是单纯的变了心,或是有了外遇要与我离婚,我也决不像其他妻子那样yi哭二闹三上吊的,决对决对成全他,但,真没想到,他居然把离婚的过错全推到我身上。

  他的理由是:“奢侈过度,yi天到晚只知打扮,却不知女人最重要的并不是外在美,而是内涵。典型的拜金虚荣花瓶女。”说这话的时候还yi脸不屑。

  当时我就愣住了,呆住了长这么大,还是第yi次被裸地骂为拜金女。

  我承认,我也和所有人yi样爱钱,但也没有爱到不择手段。我也虚荣,但都还在理解范围,花瓶女?真想拿鞋子抽他,本姑娘虽说没有硕士博士学历傍身,好歹也是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嫁给他后也没有坐享其成做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家庭主妇,也有工作的,他凭什么说我是花瓶?

  他骂我拜金虚荣我也认了,但这个花瓶女我是决对不接受的。

  当时我就发飙了,质问他:“我嫁给你两年来,用了你多少钱了?吃的穿的用的把你吃穷了,还是吃垮了,我也有工作,虽说没有你挣的多,但绝对上得了台面,你凭什么说我是花瓶女?”

  结婚两年来,我是第yi次如此的疾言厉色。他被我说的恼羞成怒,愠道:“是,你是没吃穷我,也没吃垮我。我们成家虽然有钱,但yi向提倡节俭。而你呢?嫁给我后就本性毕露,好端端的屋子被你弄得像暴发户yi样,看了就恶心。”

  我环视这间我亲手布置的屋子,是的,我承认,为了装修我们的婚房,我花了很大的心力,确实用了不少的钱,装饰方面的材料用的都是最好的,但这可是我精心布置的家,精装修高花费省下以后的麻烦,朋友都说我布置的高雅又有品位,非常舒适,可在他眼里却成了暴发户的体现,气的我差点晕过去。

  不过我没有晕,也在那时,我才骤然发现,眼前这个与我同床共枕两年的男人,是如此的陌生。

  他与我的价值观是如此的南辕北辙我主张精致品位生活,他力图简单,我所注重的坚持的外表形像,他则不屑yi顾。他不满于我为了出席某yi个社会场合的精装细扮,不屑于我招待朋友的高规格方式,更不认可我经常更换房间的摆设,觉得我虚荣浪费。

  我虚荣吗?

  扪心自问,里里外外检导了自己,得出yi个结论,我是有虚荣心,但还在接受范围内。

  可是,当他把他的外遇对像柳云去拿出来与我对比时,我哑然失笑,好吧,我承认,与他的柳云云相比,我简直就是拜金到天边去了。

  在柳去云面前,我完全是不战而败同意离婚,并以十二万分的速度搬了出来。

  与成亦城的离婚,在香港上流圈子里,也算是重大新闻了,离婚后的我被媒体数度马蚤扰,最后在我的不理不睬之下只能作罢,最后云烦柳去云去了。

  玉爱爱在听了我离婚的原因后,首先跳了起来,“现在我要恭喜你了。那种没品味的烂人,离了真是大快人心。”

  我苦笑,成亦城不是没品味,而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对我的第yi印像非常不好,所以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他都有意见。反观那个柳云云,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认为是最棒的,最完美的。

  3 初为下堂妇三

  尽管已经签了字,也已分割了财产,搬出成家,但周围的亲朋好友无不以“关心”地询问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婚?”

  确实,与成亦城谈不上恩爱,但结婚两年来,也从未起过冲突,甚至连架都没吵过yi回,说离就离,并且几乎是被扫地出门的狼狈,我比任何人还来得生气。

  于是,在签下字的那yi刻,越想越不甘心的我仍是问出了心头的疑惑,“能否告诉我,你之所以要离婚的理由?我是说,除了我拜金虚荣以外的理由。”

  成亦城抬眸瞅了我yi眼,没有作声。只是收拾起协议书,交给yi旁的律师。

  他的沉默让我自动找了个非常合乎常理的理由,“或许,是为了你的初恋女友?”

  “是的。”出乎我的意料,他居然毫不犹豫地承认了,“与你离婚后,我会娶她的。但你千万别以为她就是我们离婚的导火线。”

  “哦?”来了好奇心,我问:“这么说来,问题确实出在我身上喽?”

  “yi”

  “请你实话实说吧,我不会找你的女友算账的。”

  “与我相处了两年,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这个人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强迫。”在我愕然呆滞的眸光下,他没有再往下说。

  但yi直呆在yi旁没有作声的成亦城的弟弟成亦海却直截了当地对我道:“你真想知道原因?”

  我望着他,成亦海眼里裸的鄙夷我早已习以为常了,但,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好像成亦城与我离婚是我罪有应得似的。

  成亦海冷笑yi声,道:“不管你生的如何美貌,表现的再如何优秀,骨子里始终隐藏着虚荣拜金的恶心面貌。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以讨好我爷爷父母来达到嫁入豪门的目的并无可非厚。但你嫁的对像是我哥,以我哥那样的性格,是绝不能忍受的。”

  成亦海的声音充满了冰冷的不屑,像尖锥的利刃刺入我yi向还算坚强的心窝。

  沉默了下,不理会成亦海对自己露骨且不屑的神情,我问出了心中的最后yi个疑惑:“你们都认为,我嫁给你,是我讨好爷爷的结果?”

  “难道不是吗?”

  我咬着唇,嘴巴张了又张,望着成亦海对自己毫不掩饰的厌恶,及脑海中成亦城永远都yi副冰冷冷的棺材脸,最终yi个字都没说出口。

  这年头,不管社会如何进步,不管社会赋于女性多高的社会地位,yi旦与情感挂沟,不管谁对谁错,女人总是处于弱势且无耐的yi方。

  成亦城两年的婚姻中,梁冬儿自认无功但也决对无过,可是,在成家有些人眼里,她被下堂,,完全是咎由自取。

  “早就该离了,她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大嫂。”不知是不是媒体断章取义,还是成亦海真说过这样的话,总之,这句话被加粗加黑,上了社会新闻的头版。我梁冬儿的大名也在yi夜之间被家喻户晓,兼成为过街老鼠。

  成亦海讨厌我也不是yi天两天了,至今我都还未找到原因。对于媒体的采访询问,他的回答是“我就是讨厌她,无任何理由。”

  “太不像话了,这成亦海怎么可以这样?”玉爱爱气的把报纸撕的稀烂,气呼呼地问我:“那家伙真是莫名其妙,你又没得罪过他,他凭什么这样说你?太过分了,太可恶了。”

  我苦笑,把报纸丢到yi边,脑海里回想着在成家生活九年来的点点滴滴,自认没得罪过他,居然被他无理由地讨厌,也许,自我踏进成家的那yi刻,就已注定今天的局面了。

  4 后遗症

  离婚带来的后遗症还真的满多的。

  首先,以前与我保持良好关系的贵妇名媛yi见到我立马绕道走,有的还会冷潮热讽yi番。

  再来,我在杂志社的同事在知道我不再是上流社会的贵妇后,有的依然挺我,但有的对我冷淡外加幸灾乐祸。

  还有,新闻婚体也来插上yi脚,问的非常狗血c直接c还尖锐。

  “成太太,哦不,应该叫你梁小姐,你和成亦城离婚了,你分了多少赡养费?”

  “为什么这么快就离婚了?你和成亦城结婚两年,为什么说离就离?是什么原因造成你们离婚的?”

  “听说成亦城有了外遇才会和你离婚,是不是真的?”

  “成家可是豪门大户,就这样离婚,你会不会后悔?”

  “你和成亦城离婚,有什么样的心情?”

  “对于成家,你有什么想法?”

  “和成亦城离婚后,你就不再是上流社会的贵妇,巨大的落差,你有什么感想?”

  “”

  老天,yi个比yi个嘴巴恶毒,我都快招架不住了。

  最后,我只能伸手推开几乎挡住我视线的话筒,清咳yi声,众人以为我要说话,立马清静下来。

  我无可耐何地笑了yi下,“被你们这么yi闹,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你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不要编的太离谱。yik,可以放人了吧?”

  估计狗仔们不料我会这样回答,yi个个愣住了。

  我推开他们,准备离开,但他们又拦住了我,yi个女记者问我:“梁小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女记者开了先河,其他记者也跟着我问接下来的打算。

  打算?

  我歪着头想了想,说:“先消失yi阵子吧。”

  “哦,梁小姐是想找个地方治疗自己的伤口么?”问的还真不客气,这些烦人的狗仔。要不是有心理准备,也偶尔与他们打过交道,被这么yi问,还真想拿鞋子抽人。

  “治疗伤口倒不至于,我只是想”我顿了顿,周围yi片清静,我缓缓地说道:“等你们忘掉我后再出现在大家面前。”

  在他们短暂的沉默中,我快速推开挡在面前的人,急忙逃离。

  正式离婚后,我也速战速决地搬离与成亦城共同组建刚好入住两年的新房。

  静静地收拾自己的衣服,yi件yi件地,仔细又认真地折叠好,然后再放进行李箱中。

  挺舍不得的,这可是我花了不少精力与时间打造的小窝,如今,要离开了。

  这里的yi砖yi瓦,大到天花板上的吊灯,小到yi只碗,无不是我精挑细选,如今,我要离开这些宝贝了,好舍不得。

  忽然有些后悔,当初离婚时为什么不提出要房子呢?这间公寓市值可是三千多万,离成亦城给我的补偿多了好几倍,失算,真的失算!

  提着行李从卧室出来,脚边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对坐在客厅沙发上yi脸不耐的前夫道:“麻烦你帮我把行李搬到楼下,行吗?”我冲他淡淡地微笑。

  他望了我yi眼,起身,yi言不发地提起两大袋行李往楼下走去。

  我跟在他身后,走到玄关处,再度回首,环视布置温馨的客厅,眼睛忽然酸酸的,什么时候我也开始伤春悲秋了?

  出于绅士风度,成亦城亲自把行李放到楼下车子里,这辆桔红色甲壳虫是他作为离婚补偿赠予我的。

  “谢谢。”我冲他道声谢,尽管这男人做丈夫差劲了点,但该有的风度还是没有消失,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成亦城面无表情地说,上下打量了我,忽然皱起眉,似是不悦。

  我低头,打量今天的穿着,yi袭白色蕾丝吊带衫,下身七分翻边深色牛仔裤,脚上yi双桔黄|色夹脚低跟凉鞋,穿的可是分外简单,他又哪里看我不顺眼了?

  忽然有些嫉妒起那个柳云云了,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这男人的所有赞美,而我,不管怎样努力,都让他厌恶透顶。

  “等等”在我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后,他忽然叫住我。

  “离婚后,我们各自都会有自己的生活,该给的赡养费我会yi分不少的汇到你的户头里。但也请你不要再来马蚤扰我。不然”

  我挑眉,回头,静静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他沉默了会,才道:“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后果。”

  “放心,我不会那么不识相的。”我笑了笑。离婚后,每个月还会得到为数不少的赡养费,我是脑袋被门挤才会那么做。

  “希望如此。”

  在心里叹口气,仰头,望着这位已经升级为前夫的冷漠男子,“其实,我们才结婚两年,你不必给我赡养费的。”他还yi口气给了我yi笔为数可观的“下堂费”,稍稍打理yi下,也不愁以后的日子了。

  “我是那种吝啬的人吗?”他不悦了。

  呵,比起某些富豪为了离婚情愿打着天长地久的官司却不愿给前妻应得的赡养费,他其实还不错。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这男人也没那么可恨了。我们只是价值观不同而已。

  低头浅笑,再度仰首,眼里流动着盈盈笑意,“好吧,既然你要给,我也不勉强。保重!”离婚了,虽说得到了优沃不必再为生活奔波的钱,但总是被下堂的yi方,尊严和骄傲多少受了损害。

  尽管大方原谅了他,但并不代表我还会把前夫当成朋友我yi向没那个嗜好,要断,就断个干净。

  5 怀孕引发的风波

  离婚后的我并未因恢复单身而轻闲起来,反而变得更加忙碌。

  首先,我忙着看房,买房,然后装修房子。香港房价贵得惊人,以普通工薪族而言,想买yi套小户型的房子也要倾其三代人之力,但我并没有经济方面的担忧,看中了yi套七十p三室两厅并附带两个小阳台的公寓,房子格局c朝向都非常令我满意,虽然价格贵得离谱,但幸好我有个有钱的前夫,及生前对我还不错的成老太爷,yi次性付清了房款再加上装修后还略有剩余。

  望着房产证上梁冬儿三个字,我满意地笑了,对前夫的那么点儿恨意也烟消云散。

  房子正在装修,只能暂时寄住在朋友家,爱爱自告奋勇让我住进了她与段无邪的爱巢,并充当调解员的角色玉爱爱自始自终认为,我被无缘无故抛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