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收回目光,我在心里对自己鄙夷了起来,人家穿什么衣服关我什么事,堂而皇之去评价人家的着装也是很不礼貌的事。

  在心里腹诽了下,我平定心绪,继续往前走,宾客们手头全拿着鲜花和作恶用的屑纸,纷纷朝新郎新娘丢去,我也受到不少波及,头发上,身上都沾满了好多花瓣和红色喜纸。

  yi路走着,就yi路收着众人的祝福和恶作剧的纸屑,我发现我被打量的次数居然多过丽华他们,偶尔经过他们身边时,宾客纷纷交头接耳,不知说了什么,但看我的眼神越发奇怪了。心里有些不安,这些人也真是的,怎么有那么多的好奇心呢?我与成亦城离婚都yi年多了。

  终于走到了尽头,主婚人是双方的父母,证婚人是tin的顶头上司成亦城夫妇,后者的目光掠过丽华他们,不动声色地盯着我,我低头,心头有些紧张,气氛yi时变得怪异起来。

  感觉他们盯我的目光,又两道是灼热的,有两道却是复杂的,及幽怨的,心里只觉好笑,拜托,别再盯着我好不好?今天我又不是主角。

  还有这成亦城也忒奇怪,以前可是从来不正眼瞧我yi眼,现在却总把目光似有似无地扫向我,害得我总有芒刺在背的感觉。

  掌声结束了,这时,成亦城上台讲话了,“各位嘉宾c女士们c先生们c新郎c新娘,中午好,今天,我受新郎新娘双方的重托,担任何丽华小姐与白应澜先生结婚的证婚人;能为这对珠联璧合c佳偶天成的新人作证婚人,我感到十分荣幸。”然后,他顿了下,看了台下新娘新郎yi眼,又继续说:“在这神圣而又庄严的婚礼仪式上,我将和在座的各位共同见证这对新人的婚礼。我衷心希望,何丽华小姐与白应澜先生相知c相爱c相守在yi起。让我们yi起祝福他们,白首偕老,永浴爱河!”

  和大多数证婚人的说辞差不多,但能流畅地说出来,不结巴,不打嗑,自然而yi气呵成,也得有些勇气与本事,作证婚人,成亦城的表现还算不错。大家的掌声纷纷送给这欢喜冤家,婚礼仪式过后,伴郎伴娘终得解放,我忙冲向洗手间,不yi会儿,便陆陆续续有人进来方便,隔着门板,我听到几个女人八卦的声音。

  “你们发现了吗?那个伴娘就是咱们院长的前妻呢。”

  才刚站起身子立马又蹲下来,我倒要听听,这些会怎生说我的八卦。

  “早就发现啦,我以前还参加过他们的婚礼,郎才女貌,想不到居然还会离婚。”

  “你们在说什么呢?谁是院长前妻来着?”

  “你才进医院的,估计不知道。但我可是知道得yi清二楚,院长前妻挺漂亮的,气质也不错没想到院长居然会和她离婚。yi直都觉不可思议,尤其是把旅柳云云和她yi比,完全没法子比嘛,真不知道院长是什么眼光。”

  “可不是。嘿,你还别说,你发现没?刚才院长可没少看那梁冬儿,不知你发现没”

  “早就看到啦,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哩。”

  我蹲在厕所里,被她们这么yi八卦,想出去都不好意思了。只能继续蹲着,听她们的八卦了。

  “真的好漂亮哦,那身旗袍穿在身上真的好靓,改天我也去订yi件旗袍试试。”

  “得了吧,就你这身材。不过我真的好羡慕人家,听说连孩子都生了,身材还是那么的好。我敢打赌,在场那些猪哥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可不是,连咱们院长都猛盯着人家,估计后悔了。”

  唉,流言可畏呀!

  “真搞不明白,那柳云云有什么好的,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干扁的身材,yi点气质也无。你们看到她今天穿的衣服吗?”

  “看到啦,穿的倒不是便宜货,只可惜不会搭配,穿得死气沉沉的。人那么瘦,偏穿那么厚的鞋子,更让我好笑的是,穿着名贵的裙子,偏拧着个塑料袋,真是笑死人了。”

  脚都快蹲麻了,我在心里哀叹,拜托,别在这里说人家的不是了,快点儿离开吧。

  那柳云云再怎么让你们取笑,人家院长夫人的位置仍是不会变。而你们只会落得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名声。

  见她们越说越起劲,我是越蹲越觉得双腿酸麻不已,不得已,捂着嘴巴闷咳几声。

  她们立马禁了声,我以为她们会立刻离开的,但没想到过了会儿,又有人说话了,“不过,那柳云云也是有优点的,听说很会持家,又贤惠又能打理家务,我想院长应该是被这些优点打动了。”

  “估计是这样的。那梁冬儿美虽美,不过我听说奢侈成性,又虚荣,还虚伪,院长yi向主张简单生活,估计是受不了她的穷奢极欲,所以才和她离婚吧。”

  我听得哭笑不得,这些人转变的未免太快了吧?

  “对呀,我也曾看过报纸,好像媒体也是怎么说的。看样子那梁冬儿被下堂也是她咎由自取。”

  “情理之中的事嘛,人家长得美嘛,十个有九个美人哪个不奢侈,哪个不虚荣?不然就辜负了父母给她的美貌了。”

  “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声音渐渐远去,我站起身,揉着发麻的双腿,苦笑不已,早知会受到这些八卦的荼毒,说什么我都要在她们说之前就走人的。

  等腿上的麻痹感过后,我这才走出洗手间,恰巧遇上从隔壁洗手间出来的成亦城。

  双方都有些意外,我冲他急促地笑了笑,然后低头走人。

  但他却拦住我,“等等”

  我讶然地望着他,“有事么?”

  “呃yi对不起”

  再yi次奇怪了,他干嘛yi来就向我道歉?

  他yi向没什么表情的面上浮现复杂与难以启齿的神色,“刚才,那些人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那些人?哪些人啊?

  有yi瞬间转不过弯来,过了会才想起刚才在里面大说我不是的几个女人,原来他也听到了么?哦,这也难怪,男女卫生间只隔了yi道墙而已。那几个女人以为厕所里没人,便放心八卦,估计他也给听到了。

  我笑着说:“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们要那样说,我又有什么法子?”

  他脸上的愧意越发浓了,双眼定定地瞅着我,“对不起,当初对你有所误会其实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女人。”

  “哦?那,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呢?”好奇心来了,以前在他眼里,我就是yi虚荣虚伪还拜金的女人,怎么短短yi年多的时间又对我改变看法了呢?

  他嘴巴张了张,迟疑了会,仍是说了出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你,总之,你是很优秀很独特yi”

  前边响来yi阵脚步声,我马上打断他的话:“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yi步。改天再聊。”然后冲他笑了笑,急匆匆地离开了。

  走廊拐角处出现yi男性身影,原来是今天的伴郎,nase,他yi见到我便双眼yi亮,说:“梁小姐,原来你在这呀,新娘子正四处找你呢。”

  “谢谢,我马上就过去。”我冲他礼貌地笑了笑,没空欣赏他眼里的惊艳,我知道我今天打扮得很漂亮,但可不愿抢了丽华的风采,等会儿yi定得换下这身衣服。

  丽华找我不外乎是问我那么多青年才俊,有没有中意的。若有的话,她让她的男人给我做媒。

  我摇摇头,抱了灿灿亲了yi会,今天的灿灿很乖,逢人就笑,已属除了yi对新人外最受宠的小明星了。当然,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身份,不可避免地来看看热闹,都在揣测孩子长得谁像。

  丽华偷偷让我把揣测带回去,不要让成亦城看到了,我问为什么。

  她撇撇唇,偷偷指了柳云云,“你没看到吗?好多客人都爱逗灿灿,那女人面上挂不住了呗。”

  我望了过去,果真发现柳云云脸色不大好看,却又强撑着笑脸,那笑容看起来又僵硬又难看,自己老公个前妻的孩子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与注视,她确实会很火大。但为了成太太这个身份,不得不强颜欢笑,故作大方。但我想,她心里肯定恨得要死吧。

  还是听了丽华的话,让朱阿姨把灿灿带走。

  其实我有些同情柳云云,她yi个无权无势的小平民嫁进豪门,受到的责难与被人拿着显微镜挑毛病可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再加上她又不是作上流贵妇的料,穿衣打扮总受人病诟,更是让人疏远,相信她心里也不好过吧。

  中午吃饭时,成亦城因为是证婚人,所以他和柳云云和信任的父母坐到了主桌,我身为伴娘,得全场陪同新郎新娘敬酒,经过其中yi桌时,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不由多看了几眼,这几位便是在卫生间里说我和柳云云八卦的女士吧。

  她们冲我友好地笑了笑,我也回以yi笑,算了,没必要与她们计较,她们的话也被成亦城听到了,只是不知道成亦城会不会假借工作之名给她们小鞋穿?

  所有客人都敬完酒了,最后又回到主桌,yi对新人恭敬地朝双方父母敬了酒后,又朝成亦城敬酒,成亦城起身,与他们碰杯,说了些客套话后,拿起酒杯yi口饮完,却被柳云云制止住,“你今天喝的酒够多了,不要再喝了。”

  成亦城仍是没什么表情,但看柳云云的眼神却带了些许的不耐,他拨开她放在自己手腕处地手,淡淡地道:“这杯酒是新郎官和新娘子亲自敬的,哪有不喝的道理?”说着yi口饮尽。

  柳云云被他当场拒绝,脸色有些委屈,却没说什么,扫了我yi眼,又随着众人重新坐了下来。

  成亦城脸色微红,但眼神倒还清晰,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装作没看到,低头从他身边经过。

  晚上这yi顿没有人再顾忌了,用酒把新郎官灌得东倒西歪,新娘子倒没有被多少为难,但身为伴郎的nase和伴娘的我则惨了,也被灌了好多酒,我是女人,因为又要喂奶,用水果酒换了酒精浓度比较烈的yi,虽然不怎么醉人,但也灌得饱饱的,走起路来都可以听到肚子里地叮咚声。

  道了成亦海这yi桌,挺纳闷这小子为何没有与成亦城坐yi桌,但见他居然朝我举起酒杯,心里可恨死他了,这死人,难道没看出来我已经喝得那么饱了么,居然还趁人之危。

  他撇开我怨恨的目光,也和其他人yi起瞎起哄。

  我恨死他了,这个烂人,以后再也不理他了。

  感觉头晕晕沉沉的,我拍拍变得不大灵光的脑袋,该不会我也喝醉了吧?这是说这水果酒不容易醉人的么?怎么眼前的人影开始模糊了呢?

  从卫生间出来,沫沫扶着我,恨恨地道:“梁姐,你都醉成这样了,那姓成的居然还逼着你喝,等会我们替你报仇,哼哼”

  我抓住她的手臂,支撑着快站不稳的身子,努力睁大眼道:“那你要怎么报复回去?”

  “那还不简单,拿酒灌他呗。”

  “也,也好!yi定要帮我报这个仇。”yi想到成亦海也与其他人同流合污yi起灌我酒,就忍不住咬牙切齿,恨不得亲自操刀上阵把酒灌进他嘴里。

  又走了几步,真的不行了,脑袋越来越晕了,朱阿姨上前扶着我,“怎么醉成这样啊,等下灿灿怎么吃奶?”

  对啊,灿灿还要吃奶呢,我都醉成这样,还要怎么喂他?那些人真是yi点素质都没uyiu,yi点也不替孩子考虑。中国人就是这样,不管别人是否能够喝,能否喝,都死活劝酒,真是,是唉,越发恨成亦海了,这个混蛋,居然如此欺负我。

  “冬儿,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好吗?”

  虽然脑袋晕沉的厉害,但意识还是有的,“这里是酒店,得先订房间”

  “我去订房间,然后扶你去房间休息,你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回去了。”

  “哦,好,那就麻烦你照顾灿灿了。”真的太感激朱阿姨了,对我真是好。

  被扶进酒店房间后,潜意思里还想着带着妆睡觉对肌肤损害很,又挣扎着洗了脸,身边没有卸妆用的工具,只得胡乱地用水冲了脸,感觉脸部清爽了不少,这才放心地倒在床上便睡,在意识还未消散的那yi刹那,我还满庆幸我酒品还不错,没有发酒疯,也没有大吐特吐。只是不知沫沫他们有没有替我报仇,把成亦海也灌醉?

  想到成亦海灌我酒的画面,便又yi阵无法抑制的愤怒,那个该死的混小子,等我清醒后,yi定找他算账去yi

  不知谁了多久,我被尿意涨醒了,起身进入卫生间,发现卫生间的门打不开,有些着急,这是怎么回事?打开灯瞧了瞧,不禁鼻子都气歪了。卫生间的门居然贴着张便条,写着“卫生间无法用,请去走廊外边右角的卫生间。”

  该死的,还五星级酒店呢,居然会有这种低级错误发生,太不像话了,既然卫生间无法使用,就不能对外开放嘛,酒店那么多房间,我就不信全爆满了。哼,明天yi定投诉他们去。

  忿忿不平地打开房门,去了外边的公共卫生间,回来时,yi间yi间地找着门牌号,找到了我入住的32号房,推门而入,上了床,继续睡。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好似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似的。

  应该是我多虑了吧,这可是五星级饭店,治安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翻了身,蓦地鼻间闻到yi股香香甜甜的味道,很好闻,很舒服,不由吸了吸鼻子,然后睡衣便来了,伸了个懒腰,舒服地再翻了身,甜甜进入梦乡。

  上半夜睡得很沉,几乎没做过梦,想不到下半夜居然开始做梦了,梦到与人zuyi爱,呵,以前也曾偶尔做过这类春梦,但都没有这次如此的逼真。感觉对方把我紧紧压制着,yi个翻身就把我压在身下,然后双唇朝我压来。

  他压得我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了,想挣扎,但对方的力气更大了,挣扎了半天没什么收获,只得作罢,算了,不就是做梦嘛,继续做下去吧。

  感觉衣服被扯开了,露出大片肌肤,对方的嘴唇胡乱地与我的双唇缠绵,火热急促地气息喷在脸上,“唔”他吻得好深,舌头在我嘴里乱搅,仿佛要把我拆解入腹,我快透不过气来了。偏他整个人都压在我身上,使我动弹不得。

  这个重量,对我来说事重了点,但还算能承受,我试着移了移身子,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与他唇舌纠缠。

  渐渐地,随着对方在我身上的动作加剧,体内的兴奋感也日渐强烈,尤其他捧着我的蓓蕾用力吸允,不若灿灿吸奶的动作,他吸得很用力,yi边吸yi边舔,感觉||乳|汁都被他吸去了,哎,他还是小孩子么?怎么吃起奶了?不若灿灿吸奶的动作,他边吸边舔||乳|尖传来颤悠悠的快感直抵四肢百骸,这个动作很se情,却又不愿让他停下来。

  离婚这么久了,因为要照顾灿灿及忙工作,倒没想过那方面的,但没想过不代表拒绝做,我并不讨厌他的吻,也不讨厌他的动作,虽然粗鲁了点,激烈了点,但还在承受范围以内。

  感觉他的动作有些生涩,又有些粗鲁,但我喜欢这样的爱抚,这样的力度。

  他的动作算不得温柔,可我却感受到许久不曾有过的欢愉,以前也与成亦城例行公事过,但却从来比不上这次的猛烈与撼动人心的轻颤,随着他的横冲直撞,我平静了许久的新湖,亦被激出了火花来。

  没想到这次的春梦会是如此的逼真,如此的欢愉。以前与成亦城zuyi爱时,因为他对我的冷淡及疏离,每次zuyi爱,都会压抑着心底的,每次做完爱,总觉不大如意,也不尽兴。

  但这次不同,只不过是yi场梦而已,我放开了白天作淑女的束缚,放开了良家妇女应有的矜持,我回搂着对方,开始凭借着最原始的本能回吻他,与他的舌头嬉戏,与他的双唇纠缠,随着他的动作加剧,双腿情不自禁地缠着他的腰,好让他进入得更深,更猛。

  像是最后yi顿晚餐,我们都拼尽了力气释放出最原始的,双方像不知餍足的野兽,肢体交缠,永无止境,不知做了多久,我只知道大家都是汗流浃背,混杂着汗水与的滛靡,最终,我筋疲力竭后,沉沉睡去。

  睡意朦胧间,偶尔睁过眼,只觉天亮了,外边走廊上开始有走动的声音,但我仍是不愿起来,继续睡着。

  感觉双腿间又腻滑的的湿度,想起了昨晚yi整夜的春梦,忍不住脸红心跳,真是太激烈了,太逼真了,腿间的湿腻感提醒着我,确实因为做春梦而高嘲了,并且还不止yi次,有些羞赧,幸好是我yi个人睡。

  头有些晕沉沉的,宿醉的感觉还未消失,我翻了个身,继续睡。

  蓦地,我睁眼,觉得被子底下的身躯有些不对劲,忙伸手摸了摸,哦,老天,我居然全身裸的,难道说,昨晚的春梦让我情不自禁地把衣服都脱掉了?

  若真是这样,我更是忍不住庆幸,幸好是我yi个人睡,没有别人,不然肯定会被笑死的。

  起身,手忙脚乱地收拾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在穿衣服时,我又觉得不对劲了,怎么身子有些酸痛?还有,还有,这胸前的红红的痕迹是什么?

  下了床,来到梳妆台前,当镜中出现yi个头发凌乱,神色苍白的女人时,忍不住失声尖叫,这真是我吗?头发乱的像鸡窝不说,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双唇又红又肿,仿佛被啃过似的,脖子处也有好多好多红红的痕迹,拉开衣服,胸口处也有同样的痕迹,还有腰侧,有着被掐过的印子,这是怎么回事?只是yi场春梦而已,怎么在身上留下这么多的印记?

  心里闪过某些画面,太快了,yi时捉摸不住。

  昨晚我记得是朱阿姨替 我订的房,当时还保持着清醒的意思,是20楼32号房,我没记错的。

  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我吓了yi大跳,以为是饭店的服务员,心想,这酒店的服务越来越不尽人意了,怎么未经客人许可就私自闯入房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