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养他,您没必要操这个心。”

  “拿着,灿灿也是我的孙子。”她坚持要给我。

  我坚持不收,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我可不愿要她的的钱以后让她捉到任何把柄。我说:“阿姨,您实在没必要被记者牵着鼻子走,我过得很好,真的。更何况,成家也从来没有刻薄过我,全是他瞎编乱造,您和伯父,不必放在心上。”

  给钱也被拒绝的成夫人脸色不好看了,想要发火却又生生忍住,板着脸道:“冬儿,我记得你yi向是乖巧懂事的孩子,怎么这次却那么固执?你这样拒绝我,成心要我难看是不?”

  “阿姨,您这句话就严重了。我没有给您难堪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我已经脱离成家了。非亲非故的,不能再收您的钱。”

  “说什么傻话,你在我成家生活了那么多年,区区yi个离婚就把咱们的关系如数撇开了?”成夫人拍拍我的手,笑得和蔼可亲的,“不管怎么样,你总是灿灿的母亲,我们又怎能丢下你不管呢?这支票你拿着,就算我这个做奶奶的给孙子的零花钱吧。”

  她yi再提及灿灿,让我心生警惕,直觉认为事情不再朝我预期的发展。

  我的预感是正确的,就算成夫人顾及媒体的报告,前来给我点经济支援好堵住那些记者的嘴,但她的另yi层目的却很明显,那就是灿灿。

  还真被我说中了,成夫人不但抱了灿灿,还时不时亲了他,抱着他直呼心肝宝贝儿,乖孙子之类的话,最后天斗快黑了,我们准备吃饭时礼貌性地邀她吃饭,她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灿灿,对我说改天再来看他,临走时还不忘再看灿灿yi眼,那神情,简直就是爱孙心切的奶奶模样。

  心里警铃大作,成家人开始正视灿灿了,这还真不是好事yi件。

  沫沫在店里时间最久,对我和成家的yi切还比较了解,偷偷对我说:“梁姐,看样子,你这前婆婆很喜欢灿灿呢。”

  不肖她说,今天她的表现已完全表现出来了,心里沉沉的。直觉认为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晚上,临时工小齐小王全都回家去了,会计沫沫也下班了,店里只剩下店员路媛和佳玲,本来晚上十点过后才准备打烊的,但晚上开始下雨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生意了,便让路媛和佳玲她们先收拾了物品准备关门回家。

  收拾得差不多后,佳玲对我说,“梁姐,好像又有人来买花。”

  顺着她的手指头望去,果然看到yi辆黑色高档轿车停在店门口,有人下了车朝店里走来,“小姐,麻烦帮忙包yi束九十九朵红玫瑰,明天上午十点之前准备送到这个地址”中年男子冲入雨帘,快步进入店里,甩了甩身上少数的雨水,把地址和收货人的姓名递给了路媛,然后又说:“麻烦你再替我包yi束黄玫瑰。然后送到这个地址现在,再替我包yi束花,我现在就要。”他看到了我,有些微的讶异,不过仍是微微点头以示招呼。

  我纳闷了,这人是有很面熟,可就是记不住在哪见过。

  我见路媛接过名片后,确认了地址,然后就开始包花,包好后递给对方,钱也没拿就离开了。不禁奇怪了,便问路媛,“我发现这人好像还没付钱呢。”难道说,他认得我就可以赊账么?我这里可从没这个规矩。

  路媛笑了笑:“梁姐,这人我认得,是华丰公司总裁的司机,他每个月都要在我们店里订好多花,都是月底拿着账单去他们公司找会计结账的。”

  华丰?总裁?难道说,他是聂辰的司机?

  心下了然,这姓聂的家伙换女人如换衣服,这边送黄玫瑰代表分手,那边又送红玫瑰代表着追求,还真是滥情得厉害。也不知那些女人是怎么想的,明知那家伙那么花心,还前仆后继地送上门让他玩弄,难道说,金钱权势真有那么诱人?

  不过站在花店的立场,我还巴不得聂辰越花心越好,看了路媛递给我的账单,我倒衷心希望这家伙继续花心下去,并金枪不倒,永垂不朽。

  回到家,已是十点,正在给灿灿喂奶时,有人按了门铃。朱阿姨前去开了门,但半天都没有动静,我甚至听到有争执声,忙高声问她:“朱阿姨,是谁呀?”

  原来是成亦城来了,这个时候了,他还来做什么?正在给孩子喂奶,这样让他进来,也不大好吧?

  我对朱阿姨说:“你告诉他,时间很晚了,让他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十点多钟了,yi般正常的人都已就寝,为了避嫌,也确实不能放他进来。母亲从小教育我的道德规范及良家女子应有的行为早已根深蒂固地烙入心底。无法撼动分毫。

  成亦城坚持了会,估计最后也想通了,便离去了。

  倒是朱阿姨却仍是yi脸忿忿不平,“这么晚还跑来找你,也不怕被传说闲话。真是的,我看他分明就是故意的,明明都已经结婚了,还跑来纠缠你,不要脸。”

  也不知成亦城找我有什么事,第二天果然又来找我了。只是这次是打我的电话,我在电话里沉吟了下,便让他来花店找我。我人在花店,yi时走不开。

  过了会儿,成亦城果真来了,开着他常开的黑色宾士。

  此刻我正在替客人包花,对方的朋友新店开张,他让我包装几盒花篮送过去,再附上他的大名。

  对方提了许多要求,选的也是高档规格,于是,我拿出18米高的三脚架式花篮,和粉色花结,拿了浸了水的泡沫定在花篮里,再拿出剪刀把代表富贵吉祥的花儿修剪好的花插入泡沫里,见成亦城来了,我冲他笑了笑,示意他先坐两分钟等我。

  他也不说话,站在yi旁看我插话,修剪,然后包装,然后再接着花的大小插出层次感,上层yi红掌c勿忘我c红玫瑰c黄|色跳舞兰c散尾葵c绿叶,以粉色缎带打出花结。下层用红掌c勿忘我c散尾葵c绿叶相衬,漂亮又富有动感般得层次感。

  精美的包装纸再经过巧妙的安排,变成华丽时尚的外衣,把鲜艳夺目的花儿衬得更加美妙,再喷上保湿水,变得更加娇嫩欲滴,鲜艳迷人。yi盆鲜艳华美代表开张大吉财源广进的商务鲜花花篮制出来了。

  用同样的手法制作了另外五个花篮,再拿出毛笔和墨水,在裁剪成三寸宽的红纸上写下赠予人的姓名,及祝福之语。

  只是不知为何,我工作时朱阿姨从来不会打搅我,可今天却很奇怪,yi会儿说灿灿肚子饿了,要喂奶,yi会儿又来问我今天中午吃什么菜,她好准备,yi会儿又端了我最爱喝得苹果汁递给我,yi会儿又拿了西瓜招呼大家yi起吃,当然,成亦城也有份,但我发现他手头的西瓜大块倒是大块,却呈大三角形状,吃起来很费力,也会弄脏嘴巴及脸。

  所幸成亦城很注重形象,只吃了面上的yi点儿,脸上仍是保持得干干净净,他吃了最后yi口准备丢进垃圾桶,却被朱阿姨数落了yi顿。“成先生,我知道你有钱,可以任意糟蹋西瓜,那么大片的西瓜只吃几口就扔了,是不是过于浪费?”

  朱阿姨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大家都听到了,纷纷yi边吃西瓜yi边望着成亦城,目光在朱阿姨和成亦城身上来回转着圈。

  成亦城被指浪费食物,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下意思地又咬了yi口西瓜,只是沉声道:“下次我会注意了。”

  朱阿姨哼了哼,道:“下次,还会有下次么?成先生可是有家室的人了,再这样东飘西荡的,不大好吧?”

  知道现在,我才终于明白朱阿姨有多么痛恨成亦城了,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睨了朱阿姨yi眼,我知道她关心我,但未免也太过了吧?

  朱阿姨接收到我的目光,面色讪讪地退下,不过在临走时还不忘瞪了成亦城yi眼。

  我摇头苦笑,还真是善恶分明的中年太太。

  成亦城拿着不怎么好啃的西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望着朱阿姨的背影,摇头苦笑了下。

  我再度打量他手头的西瓜,料定朱阿姨确实是故意的,切那么大块的西瓜,确实不怎么好吃,于是便拿了水果刀递给他,示意他切成小片再吃。

  我开始专心至致地写字,成亦城却突兀地插来yi句话,“想不到你还会写毛笔字?”

  我下笔的手顿了顿,我看他yi眼,淡淡地道:“身为插花师,若连这个都写不好,那还需要混么?”以前小时候,我和姐姐都被热爱书法的父亲逼着练毛笔字,我练得娟秀有余,韵味却不足,不若姐姐的行云流水,极具张力,不过我这样的字体用来糊弄普通寻常人倒还绰绰有余,夸我书法写得好的不止成亦城yi人。

  大功告成后,我让小齐开车送过去。

  终于完工后,我才拍拍身上可能会有的花粉,净了手,问成亦城来意。

  成亦城没有直接说明来意,却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我,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工作时的样子,真没。”

  我再度惊讶地挑眉,他这是在夸奖我么?

  “谢谢赞美,只是这样的话,以后还是少说为妙。”

  他愣了愣,“为什么?”

  我淡淡瞟他yi眼:“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以你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不大适合。”

  他yi时被我堵得哑口无言。

  见他不说话,我只得主动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啊”了声,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觉得你这么辛苦工作,还要养孩子,我觉得挺对不住你的”然后,他又左右而言其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我终于明白了他想要说什么,与他母亲差不多的心思。看了媒体的胡编乱造,觉得让我这个前妻yi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工作,活得很狼狈,而他却和新婚妻子过着神仙眷侣般得日子,被媒体这么yi通指责,有些拉不下面子,于是来找我,想劝我辞去花店的工作,或是干脆去他朋友开的公司上班,借以挽回他成家有情有义的面子。

  他和成夫人的目标yi样,不外乎是想要把孩子带到身边抚养,好减轻我的负担,另外再给我yi笔钱,让我可以yi辈子衣食无忧,也不必再辛苦工作养活自己,我过得体面了,他们成家也就有面子了,不会落下刻薄前妻的名声。

  我是傻瓜吗?给我yi笔钱就把孩子给他们,那当初我冒着被他们讥讽的委屈辛苦生下孩子的罪就白受了。

  更何况,我并不觉得我过得狼狈,我喜欢我的工作,对于目前的生活也没必要去改变。我也不可能为了钱而把孩子留给他们抚养,我又不是养不起。

  我的拒绝仿佛在他意料中的事,成亦城没有像他母亲yi样神色不悦,被我拒绝后便没再坚持,只是和他母亲yi样,也拿了张早已填好的支票递给我,说给我用。

  成亦城没有学他母亲yi样要我把工作辞了,只是要我多多考虑自己,不要为了工作太劳累自己,钱不够花随时找他。

  他倒是挺了解我的,知道我不会为了钱而辞去工作。只是对他为了面子就想用钱来维护的不以为然,不过我仍是没要他的支票,他给我的赡养费足够了,人不能太贪心,有些钱该拿,但有些钱却万万不能要,yi旦接受了,等着的就是道德底线yi次又yi次的退让,滑坡,直至最后的尊严尽失。

  我的拒绝令成亦城神色黯然,不过他没有像成夫人那样生气,只是深深盯我yi眼,忽然谓然叹息yi声:“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也不勉强你。只是,不要把自己弄得太辛苦了。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便是。”

  我面上答应,但心里却当作耳边风,我是疯了吃撑了才会来找你帮忙。

  成亦城前脚yi走,沫沫后脚便来推我,嬉皮笑脸的,“梁姐,你发现没?你这前夫好像又想吃你这颗回头草呢。”

  我白她yi眼。轻斥:“工作很清闲是不?那好,帮我去仓库里再搬些花出来。”

  沫沫吐吐笑,忙说自己还有好多帐还未算完,飞也似地跑开了,不过仍是丢下yi句让我又气又怒的话来,“我说的是真的呀,你不知道,刚才你插花的时候,他就yi直盯着你,yi直盯,目不转睛c含情脉脉c眼睛温柔得像要滴出水似的。”

  我瞪着她的背影,恨不得上去把她的嘴给缝上。

  沫沫溜掉后,路媛这死丫头也跑来凑yi脚热闹,三八兮兮的:“梁姐,沫沫虽然有些夸张,不过也不离十啦。我也发现了,你那前夫刚才看你的眼神呀,还真的有”

  我斜眼扫过去,她立马噤声,然后摸摸鼻子嘿嘿地笑着去做事了。

  成亦城走后不久,我就接到成亦海的电话,他此刻人已在美国,打越洋电话来问我有没有想他,我翻翻白眼,仍是老话yi句:“若你隔三年五年才回来yi次,那我肯定会想你的。”另yi层意思就是,你小子又不是不回来,干嘛总问这些白痴似的问题。

  所幸他还不笨,听出我话里的意思,隔着电话也感觉他的语气闷闷的,“刚才,我哥来找过你?”

  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买通了朱阿姨,成亦城前脚才离开,这小子后脚就打来电话,并且还问及成亦城来找过我的事。

  “我哥找你做什么?”

  “他给我钱。”

  “什么?他给你钱?”成亦海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激动,我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干嘛?发那么大的火。”

  “冬儿,你告诉我,我哥来就只是为了拿钱给你?”

  我点头,“算是吧,怎么了?”

  他沉默了下,说:“那你收下没有?”

  我没好气地道:“你问这个干嘛?”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和大哥都已经离婚了,再收他的钱,已名不正言不顺,冬儿,你是聪明人,可别接那个钱,万yi让大嫂知道了,可就难收拾了”

  这个还需要他说么?真是的,“亦海,你打电话来就只是为了这件事?”

  “呃,当然不是。我我这里临时出了状况,可能短时间内无法回来。”他的语气充满愧疚。

  我笑了笑,这个白痴,还大老板呢,说话yi点气势也无,吞吞吐吐不说,还底气不足,真不知他是怎么驾驭属下的。

  “我知道了,工作要紧,你尽管忙你的,不必管我。”心里还是感觉热乎乎的,这个走到哪都要交代行踪的家伙,比起他那走到哪从不交代yi声的兄长,确实要好上太多。

  成亦海又叮嘱我离他哥哥远yi点,对我说他和他大嫂感情很好,坚决不能收他的钱,不然以后会说不清楚的。末了又对我说,若缺钱只管对他说,他会给我。

  我又好气又好笑,这个白痴,就算真的缺钱也不可能找他要嘛。只是与他维持着床伴的关系,我还不会笨得把床伴当成提款机。

  看了报纸,华丰公司的财务经理卷款潜逃,以至于华丰公司损失了好几百万,幸好华丰总裁聂辰没有对手下放权太多,大头仍是自己把持着,只被卷走了零头,不至于元气大伤。

  记者采访了聂辰,他并未因此事伤身,当记者问及他是否因下属卷款潜逃而焦头烂额,他回答:“愤怒倒是有的,但还不至于焦头烂额,也不过几百万的货款而已,这点损失我还承受得起。”

  确实,以聂辰公司年营业额以亿为单位,这点小钱确实不放在心上。只是替那名卷款潜逃的财务经理不值,你要卷款也不多卷点,为了那么点钱背上罪名,还真是不值。

  但是因为那位财务经理是聂辰任命的,为了这事,聂辰也不好算作公司的损失,听说自己掏了腰包把漏洞补起。

  路媛也看了报纸,说:“贴八百万的腰包,这聂辰这次肯定元气大伤了。”

  沫沫在yi旁哼了哼:“至于么?人家可是大企业富二代,会缺这么点钱么?贴腰包也不过是做给外人看而已。就算他贴腰包对他来说也不过九牛yi毛而已。”

  路媛则反驳:“应该不可能吧,八百万元耶,可不是小数目。”

  沫沫道:“我说不会就不会。”

  “凭什么那么笃定?”

  “因为,就凭出了这事后,那姓聂的仍是继续泡妞。”

  “最近没有他的花边新闻呀?你怎么知道他在泡妞?”

  “我是会计难道还不清楚么?最近要你外送的花,十束中就有两束是他订的。”

  路媛恍然大悟,说了声:“难怪”后,又恶狠狠地瞪着报纸上聂辰的相片,说:“你就花心吧,当心哪yi天跌到铁板,被女人甩,哼。”

  沫沫在yi旁凉凉地道:“人家有钱,倒贴他的女人何其多,怎么可能会跌到铁板?”

  路媛滞住,yi旁的小齐却插话:“这能怪谁呢?还不是你们女人把他宠坏了。”

  听了半天的墙角,我终于笑了起来,这小齐,平时不鸣则已,yi鸣就是惊人。说出来的话,犀利又辛辣,又yi针见血。

  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齐的话虽然说中了yi半事实,但却惹恼了两位女士,只见沫沫和路媛二人合作无间堵住他直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我yi边做着手头的事,yi边听他们拌嘴,笑得不可自抑。同时对聂辰的家伙越发没好感了,你这个罪人,平白无故的让咱们店里失和。

  尽管讨厌姓聂的家伙,可是,某些时候,又不得不与他见面。

  这次见面,我是无论如何都没料到的。

  事情是这样的,吃过晚饭后,我觉得没什么事了,便和朱阿姨yi起抱着灿灿准备回家,店长兼会计的沫沫却叫住我,说路媛送花出去了,至今都还没回来,也不知躲哪偷懒去了。这里有yi束大客户订的花,必需要在第yi时间送到目的地,迟了就不行了。说我顺路,帮忙送过去。

  我看了送花的地址,确实离我家不远的yi间高档西餐厅,既然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