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鸿光医院,也是我最初生灿灿的医院,与大多数香港市民yi样,看大病重病就去公立医院,看小病就去私立医院挂门诊,因为私立医院方便,快捷,服务周到。

  值班的门诊儿科老师看起来很年轻,漫不经心地替我孩子作了检查,说:“你还没挂号,先去挂号。”

  我有些生气,事情轻重缓急,孩子都烧成这样了,他还坚持着这些无聊陈规,当真是掉钱眼里了。还有,香港的医生都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怎么还会被我遇到如此极品的医生?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他不怕被投诉么?

  但此时此刻,生再多的气也是没用,我让他先给孩子看诊,我去挂号。他却不同意,死活坚持必须先挂号他才给孩子看病。

  我又气又无耐,抱着孩子下楼去交了600元得挂号费,因为夜间挂号费比白天的要贵yi倍,但我已没那个心情去计较了。

  缴了费回来后,他这才慢条斯理地给孩子开单子,我问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却显得不耐烦的模样,反而还说:“你问那么多干嘛?赶紧缴了费去抓药吧。”

  我心头来火了,很想质问他:“我花了那么高的挂号费和诊疗费,你就是这种态度对待病人吗?”

  这是私立医院,私立医院费用高,但态度很好,这是业内公认的,可这医生怎么这种态度?

  那医生见我来气了,并不惧怕我,反而还冷笑yi声:“若你觉得我服务不好,你大可去公立医院呀,那里的费用可便宜多了。”

  “你”

  他见我气得瞪眼,更乐了,指了指门口:“去啊,我给你马上退款。”

  如果我手头有刀,我肯定毫不犹豫地捅他几刀,实在太可气了。但是灿灿已经不能再耽误了,我恨恨瞪他yi眼,抱着孩子急匆匆地去缴费。

  在等抓药的当,我又气又怨又委屈,抓药的药剂师也yi副慢吞吞爱理不理的模样,终于忍无可忍拨通了乘用车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通,是成亦城的声音,我胸口聚积的怒火全化作愤怒的委屈,我冲电话吼了起来:“成亦城,你当的什么院长,你究竟是怎么管理医院的,居然出现了医生中的败类,我告诉你,我要投诉。”

  成亦城在电话里的声音也是惊慌失措的,“冬儿,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灿灿生病了。发高烧,已经超出39度了,可是你这医院里的医生却不当yi回事。成亦城,我告诉你,要是灿灿耽误了最佳医治时间,我会恨你yi辈子的。”

  “灿灿生病了?”成亦城马上说:“冬儿,你别着急,我马上就来。”

  估计是那抓药的见到我亲自给成亦城打电话,心慌了,加快了抓药的速度,还帮我抱孩子,亲自领了我去门诊病房,说要我安心等待,护士马上就来。

  私立医院确实服务周到快捷,果然过了会,护士来了,态度非常友好地给灿灿打了针,又询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药剂师也在yi旁忙上忙下的,yi会儿端茶yi会儿倒水的,yi会儿问灿灿多大了,yi会儿又问灿灿生了什么病,前后差别真的太大了。不得不感叹有关系就是好。

  成亦城来的很快,前后不到半个小时,估计是才从被窝里爬起来,头发凌乱,衣服都没穿整齐,yi见到我便大步奔来,“冬儿,灿灿怎么样了?”

  打了yi针后,灿灿退了些烧,心里稍稍放了下心来,但在医院里受到的待遇依然令我愤怒不已。我冷冷地盯着他,质问:“我记得鸿光医院是私人医院,什么时候变成公立医院了?”

  “什么意思?”他皱眉。

  我冷笑:“我花了比公立医院贵十倍的挂号费,五倍的诊疗费,却得到了在公立医院还不如的待遇。成亦城,你身为院长,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受到这种待遇,更何况是别人?”

  他脸色变得难看极了,yi旁的护士则睁大了眼瞧我们。

  “这究竟是怎么yi回事?”

  “我想,你应该问你的值班医生应该更清楚些。”本来想把值班医生的恶形恶状说出来,但想了又想,仍是忍了下来。

  我倒要看看他这个院长会怎么处置。

  成亦城脸色又沉了几分,本来就冷性子的他脸色更加难看,立马对旁边的护士吩咐:“今晚谁值班?立刻让他来见我。”

  护士马上出去了,成亦城走到我身边,坐下,“灿灿怎么样了?退烧了吗?”

  我摸了摸他的额头,“才打了yi针,没刚才那么烫了。”

  他松口气:“那就好。你yi定累了吧,把孩子给我吧。我来抱。”

  我犹豫了下,便把孩子递给他,他接过,灿灿挣扎了下,他忙笨拙地轻拍他的背,灿灿很快又睡着了。他盯着孩子的脸,不知在想些什么。

  因为孩子的父亲就在身边,我yi直紧绷的神筋终于得到放松,只觉周身都好疲倦,尤其是手臂,刚才抱着灿灿又是缴费又是抓药的,现在yi放松下来,酸得要命。

  我揉手臂的动作被他看到,他问:“为什么不事先给我打电话?”

  我说:“当时没想到。”继续揉着手臂,真的好酸。

  “你yi直抱着灿灿?”

  我没好气地道:“是啊,你这医院设计的yi点都不合理。医生分工太细了,我yi个人抱着灿灿,缴了三次费,yi次挂号费,yi次诊疗费,yi次医疗费,每缴yi次费就上下楼跑来跑去,累得我快没气了。”

  他皱眉:“我们医院设有单独病房,根本不需自己缴费,自有医生和护士帮忙,你只需在病房里等待医生和护士的服务就成了。”

  我挑眉:“可是我根本就没享受到这种待遇,你那值班医生不但让我上下楼跑了四趟,还讽刺我,说我受不了他的服务态度,大可去公立医院,那里的费用便宜多了。”

  他脸色陡然yi变,“果真有此事?”

  我正待说话,那值班医生来了,yi见到成亦城,刚才的嚣张和冷漠与眼前的战战兢兢有着天壤之别。

  “院,院长,您找我?”他的目光迅速扫了我yi眼,又发现成亦城抱着灿灿,脸色猛地变了。

  成亦城冷着脸,只是冷冷盯着他,也不责怪他,说:“杨医师,我想,以你对待患者的态度,你已不再适合做医生了。”我偷偷咋舌,据我所知,香港对医生管理得很严格,公立医院直属医管局,而私立医院由卫生署管理,医生属于公务员编制,有可预期的丰厚退休金,受到廉政机构的监控,违者将受到停牌c取消退休金甚至追究刑事责任的处罚。在acac网站上,可以找到最近几年受到调查的医生,那是广大患者给予的评价。医生编入公务员,但受到的却是严格的监督,香港的医生对病人的关心,不仅依靠医者的职业道德,也是yi种需要,医生不好,病人便不来看病,说不定还会投诉他,使他不能晋升。

  总归yi句话,在香港当医生,很风光很体面,但绝对要与医术和职业道德挂钩,这里没有内地那yi套收受红包c收药品提成之类恶劣行为。可yi旦违背了职业道德,那将是非常严厉的惩罚。我在香港这么多年,遇到的医生态度大多很好,也很和蔼,态度认真,非常有敬业精神,唯独今天遇见了这么yi位极品。

  姓杨的医师听到成亦城的话后,立马惶恐地抬头,声音带着颤抖:“对不起,院长,我并不知道病人的真正身份”

  成亦城冷冷地打断他的话:“幸好今天你冷遇的只是我儿子。若碰上别的病人,我想我们医院就得关门大吉了。”他盯着他,语气冰冷,“收了病人高于公立医院十倍的钱,却只给公立医院那样的服务态度,甚至还更差。若是被病人投诉,我想,就算你兄长出面,我也不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姓杨的医生被说得站立难安,忙朝成亦城鞠躬,“对不起,院长,这也不能全怪我,我从来没见过这位小姐我以为,她只是yi般普通人而已而我们医院 yi向只替富人服务yi”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故意冷遇我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我不是富人呀。

  不过也难怪,yi般进私立医院的病人不是开着车就是前护后拥派头极大,而我却是yi个人带着孩子奔走,因为走得急,衣服也只是平常的t恤加休闲裤,头发也没梳过,只是胡乱扎成马尾,与那些富太太千金名媛还真是天差地别。也难怪会被当作平常普通人。

  不过,我挂的是门诊,又不是住院,还有,只要缴了钱,管我是不是普通人,他凭什么以这种态度对我?

  成亦城厉声道:“依你的意思是,富人你就尽心服务,普通人你就可以随意怠慢?”

  “我,我”

  “你不用解释了,你现在就下班吧”

  他脸色猛然yi变,结结巴巴地道:“可是,可是,我还要值班?”

  “你对待病人如此态度,简直就是侮辱了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你回去吧,至于你的医师执照,我得再考虑考虑了。”对方呆立片刻,还想说什么,被成亦城冰冷的神色骇住,肩膀立马垮了下来,垂头丧气地走出病房。

  成亦城转过头来,满脸歉意:“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下属管理不当,让你受委屈了。”

  看了那医生由嚣张转为斗败公鸡还挺解恨的,现在我的气已完全消了,医生被取消医师执照,无异是极大的打击,这yi辈子休想再从医了。尽管对他有些愧疚,不过为了其他患者的利益,取消执照也是明智之选。

  我摇摇头:“我受些委屈倒没什么,主要是灿灿,这么严重的高烧本来以为私立医院服务态度周到,医治及时所以我才特地让司机把我载到这里来,想不到yi”唉,香港的公立医院虽然费用很低,但只优先接待危症急症病人,发烧都只是小儿科,就算去了,也不知要排到什么时候才轮到医治。所以这也是私立医院门诊患者比公立医院多得原因。

  yi想到刚才急得六神无主可医生却不当yi回事反而还语出讽刺就气不打yi处来,yi想到万yi会引发的后果,担心害怕的泪水又不可抑制地溢了出来。

  成亦城忙腾出yi只手安慰我,“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是我不好。没有管理好属下。”

  他笨拙地替我拭眼泪,我经过yi阵发泄,心头好过多了,拿了纸巾拭了泪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居然把我拥到怀中,骇了yi跳,忙朝旁边移了又移。

  刚才做得太出格了,心里有事懊恼又是羞愧,恨不得捶自己几拳,他都已另结新欢了,不能再与他有任何瓜葛了,肢体上的接触都不行的。

  他拿出听诊器给灿灿听了下,又摸了摸他的腹部和手指头,说:“是消化不良造成的,灿灿属于比较严重的,积食太多,导致发烧,已属较严重,所幸医治及时,再吃些药便没事了。”然后他抬头,问我:“灿灿是不是拉过大便,呈糊状,夹杂有腐食味?”

  我点头。

  他吁口气:“那就是了积食过多造成的,吃些药就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晚爱b可爱桃子63yi69

  我松了口气,灿灿并未因为发烧就哭闹不休,但他精神萎靡无精打采却让我心疼极了,平常活泼可爱此刻病兮兮的模样让我有事心疼又是自责,灿灿这两天食欲yi向好,又讨人喜欢,丽华她们也喜欢得不得了,经常喂他零食,估计是吃多了造成的。所幸发现的早,幸好丽华提醒了灿灿有拉肚子迹象,不然不敢想象了。

  灿灿打了yi针,吃了药后,便睡着了,偶尔有惊厥症状,我轻拍他的背,估计这次积食真的很凶,成亦城说这是正常的,孩子积食太多,短时间内食欲会下降许多,建议我给他喂些易消化的食物,少喂些带荤和蛋白质的食物。

  我抱着灿灿,感觉他全身都是汗水,忙给他松了些衣服,成亦城说:“我让护士进来帮忙,你肯定也累了,你先休息yi下吧。我在旁边守着。”

  我摇头:“既然灿灿已经没事,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好了。”不想与他相处yi室,感觉有些尴尬。

  他看着我,说:“也好,我有开车,我送你们回去。”

  我犹豫了下,便答应了,实在不想再抱着孩子去打车了。

  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街上没什么人影,静悄悄的。车里的气氛有点沉闷,我想到他半夜三更被我吵醒,心里过意不去,歉然地对他说:“抱歉,半夜三更的把你吵起来。”

  他转头看我yi眼,复又盯着路面,“说什么呢,灿灿也是我的儿子,不是吗?”

  我低头。轻拍灿灿的背,心里矛盾不已,“不管如何,仍是很感谢你。半夜三更的把你叫起来,不知道你太太,会不会有意见?”

  他淡淡地道:“灿灿生病了,还要分半夜和白天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可是唉yi

  又是yi阵沉默,成亦城又开口:“对不起,医院里出了这种败类,是我管理不当,我真的很抱歉。”

  我摇头:“没事,你那样的处罚,已是非常严厉了。”在香港,医生必须具备良好的服务态度,不然被投诉了可就很难再翻身了,这也是不管公立还是私立,医生的服务态度都很不错的原因。今天遇到的这位医生估计就是极品中的yi员吧。

  刚才听成亦城的语气,好像那位医生是某位大人物介绍进来的,这些有后台的人就是爱仗着自己身份优越感做些令人病诟的事来。不过成亦城给予的处罚挺严重的就是了,也不知能否向对方交代。

  成亦城苦笑:“医院居然有这种医生,是我的失职。”

  我笑了笑,心里却无比苦涩,这就是关系,这就是权势,有钱决定yi切,也决定了地位,幸好灿灿时成亦城的儿子,若换做是其他人,真的不敢想象了。

  车子开到楼下,成亦城坚持要送灿灿上楼,我拒绝不了,只能迎接他进了屋子。把灿灿安顿好后,他应该离开的,可他却杵在这不肯走了。理由却又让我无法拒绝了。

  “相信你也很累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照顾灿灿。”

  我说灿灿已经退烧了,应该没事的。

  他摇头,“小孩子积食导致的发烧很容易反复的。我在这里照顾他,顺便观察他的病情。”

  看他说得头头是道,我也就不再坚持了,去拿了新的杯子和枕头替换了朱阿姨睡的床。我对他说若想睡觉可以躺下休息的。

  他点头,要我快去睡觉,不要累着了。

  我走到门口,又想到了什么,转头,问他:“我想,你还是打个电话回去向你太太交代yi下比较好。”

  他沉默了下,说:“你说的对,我这就打。”

  他掏出手机,开始拨号,没必要听他们讲话的内容,我回到自己的房间,yi沾上床便睡着了。

  虽然仍是想睡,但不放心灿灿,便强忍着睡意起身,打开灿灿的房间,成亦城正侧睡在床上,灿灿睡在他的小床上,睡得还挺熟的。轻轻上前替他盖好小被子。我的动作很轻,仍是把成亦城给惊醒了,他睁着有些血丝的眼盯着我,“时间还早,你怎么不多睡yi会儿?”

  “我不放心灿灿。”

  “后来又发了yi次烧,不过已经没事了。”成亦城起身,理了理身上皱皱巴巴的衣服,我有些过意不去,说:“不好意思,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

  “冬儿,你别这样好吗?灿灿也是我的孩子。”他顿了顿,又说:“其实说起来,是我对不住他,yi直以来都没尽到过父亲的责任。”

  我摇头,“这不关你的事,当初是我执意要生下孩子的。理应由我承担yi切责任。”

  他皱眉:“为什么你总爱把事情分得这么清楚?当初的事,我也有不对。我不应该干涉你做母亲的权利。”他还想说什么,但他身上的手机响了,他接过,语气冷酷,“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他望着我,“医院里还有事,我先过去了。灿灿有什么问题尽管打我的电话。”

  我送他到门口中,在出门的那yi刹那,又回头望了我yi眼,欲言又止的,不过,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低地说了句:“我走了。”

  “嗯开车小心点。”

  早餐吃得很简单,yi杯鲜榨的豆浆加热后再放些糖,外加两块全麦馒头,中午准备吃红枣薏米粥,便提前把米泡了,把大枣也洗净了。再替灿灿冲泡了易消化的胡萝卜米粉,这时,门铃响了。

  当看到来人时,很是惊讶,成亦城的母亲和老婆也来了。

  成夫人首先开口:“冬儿,我听云云说,灿灿生病了,特地来看看。”

  我望着柳云云,她带着腼腆的笑,说:“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听说灿灿生病了,特意来看看。并替他炖了清淡的南瓜粥,希望他能喜欢。”然后她把手头的蓝色保温桶递给我。

  我接过,笑道:“谢谢。让你费心了。”

  她笑道:“没事,不管怎么说,灿灿总是成亦城的亲生骨肉,关心yi下也是正常的。”

  “不过是小毛病而已,已经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人家是yi片好心,自己的老公半夜三更来前妻家里照顾孩子,她没有大吵大闹,反而yi大早就来表示关心,并特意炖了粥,不管她出于何种目的,于公于私,我都应该感谢的。

  这时成夫人也开口了:“冬儿,灿灿没事吧?”

  “好多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我让她们进屋,并准备泡茶,但被成夫人阻止了,“我听说灿灿生病了,心里放心不下,所以特地来看看,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然后yi双精明的眼四处张望。柳云云也是如此,不大的眸子好像在找什么似的,四处观望着。

  我心里好笑,我这屋子明说三室两厅,实则挺狭小的,客厅放了yi组沙发后,便没有多余的杂物了,yi来房子面积确实很小,二来不大喜堆积太多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