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思拿出来作挡箭牌。去啦,去啦,你要是不答应,以后我铁定给你小鞋穿。”

  我苦笑不得,最终怕了她的威胁,端了酒杯向bisyin敬酒去了。

  bisyin果真是好酒量,在他的好酒量面前,则衬托我们几个女人的没用,才三杯酒下肚,我就醉得东倒西歪了。这可不是yi般的红酒葡萄酒什么的,可是真枪实弹的人头马,唉,喝高了,身子飘乎乎的,头重脚轻,不禁埋怨起丽华,这个人来疯,出的什么馊主意嘛,别人没整到,反而把自己整得东倒西歪。

  不知睡了多久,但震动颠簸的感觉让我渐渐清醒了。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车子的副驾驶室里,坐椅被放平,身上搭了件西装外套。

  “冬儿,醒了?”yi个熟悉的男声响在耳边。

  我转头,发现居然是成亦城,吓得不轻,忙呼地做起身子,瞪着他。

  “你,我怎么会在你车上?”

  他yi边开车yi边回答:“你喝醉了。”

  “我当然知道我喝醉了,我只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在你车子里。”

  “我正在用餐是,接到tin打来的电话,说你们全都喝醉了,要我开车去支援他yi下。等我赶到现场,发现好多人都醉了。你也醉得不省人事,我不放心你,所以”

  他不再往下说了,我也明白了个大概,正想说声谢的,忽然发现车子驶的方向与我的住处南辕北辙,又忍不住质问:“那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看我yi眼,“我也不知道。”

  “你”我气极,这是什么回答。

  “真的,见你醉成这样,我反而不想那么快送你回家了。只想多看你几眼。”

  “”我不知该说什么了,他把话说得如此露骨,我想骂他,多年来的教养又让我骂不出口。最后想了想,只得说,:“我可以自己回去了,你让我下车吧。”

  他果真把车停到路边,我松了口气,比起成亦海,他是要绅士多了。不像成亦海,就yi野蛮人。

  正待扭开门,但他却抓住我的手,不让我直来,我不满地瞪他:“你这是做什么?”

  “冬儿,我们谈谈。”

  “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不去看他的脸,冷冷地道。

  “冬儿,别这样。”他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开,目光盯着我,“这些日子以来,我已经完全想明白了。以前的我,真是猪头的可以。yi直沉浸在被你设计的愤怒中,从没有正视过自己的心。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最爱的人,依然是你。”

  对于他的真心话,我心里是感动的。可,感动过后,又是丝丝无耐浸入心田,我叹口气,道:“现在再来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苦笑:“是啊,现在向你告白是好像有点晚。你不肯原谅我,云云也不愿与我离婚。我真是猪头的可以,明明再是简单不过的事,却被我弄得如此复杂。”

  我低头,没有说话,任心头的复杂在胸口蔓延。

  “冬儿,”他又重新握着我的左手,“我们真的不能再回到从前么?”

  我摇头,悲伤浸袭满身满心,那是遗憾与叹息。我掰开他的手,淡淡地道:“亦城,试着忘掉过去吧。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再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他语气黯然,“那,你肯原谅我么?”

  我笑了笑,望着他,他的半边面部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只觉从天神色散发出浓浓的暮色,丝丝缕缕地朝我袭来。感受到他的黯然,我说,“也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你又没对我做过深仇大恨的事来。”感情的事,谁说得准呢?当初他要与我离婚,只是不爱我而已,难道他的不爱我,我也得怪罪在他头上?

  他对我的回答似是不大满意,又自言自语地下达结论:“看样子,你确实还在恨我。”

  我很想翻白眼很想对他说,“我干嘛要恨你?恨你的同时也在惩罚我自己,我何必这么傻。”面上却说,“我说过,你也没有对我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我没必要恨你的。”

  “可是,你却不肯再给我yi次机会了。”

  我笑,“干嘛非要执着于彼此?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如果,我非要再回到从前呢?”他朝我靠来,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威胁与压迫感让我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不可能了。”

  “为什么不可能?”

  “首先,你会伤害到你的妻子,她是无辜的。再来,我不想再回到从前。”

  “那我也告诉你,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补偿云云,对你,我也是誓在心得。”

  我叹气:“何苦呢?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是yi样的呀。”

  “我不要做朋友。”他双手捧着我的脸,“冬儿,我要和你做夫妻,做yi辈子的夫妻。你先不忙拒绝我,多为灿灿想yi下吧,他那么小,你忍心给他yi个破碎的家?”

  这个恶棍,居然把灿灿也扯进来,我推开他,冷冷地道:“我们之间的事,不要把灿灿扯进来。我早就说过了,你想尽父亲的责任,我不会拒绝。若你不愿认他,我也不勉强。若你借着灿灿而要胁我,那么你大错特错。”

  “我并不是借灿灿要胁你,我只是请你替灿灿想yi下。如果我们yi家三口”

  我打断他的话:“就是我们离了婚,你仍是可以尽你父亲的义务。灿灿也不会因为我们离婚就不认你。这个你大可放心。”

  他急了,“冬儿,难道你真的没有想过与我复合吗?”

  “想过。”

  “那”他满脸喜色。

  我望着他,“我们之间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什么?”

  “好不容易逃离成家,我不会笨得又自投罗网。”

  “你,什么意思?”他声音突变。

  我耸耸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当初你并不是自愿嫁给我的?”

  “”我什么都没说,应该不犯规吧?更何况,约束我逼我发毒誓,又逼我立下契约书的成老太爷已死。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也是被我爷爷逼迫?”他的声音变得颤抖。

  “亦城,你不要再问了,好吗?”我哀哀地望着他,“事情都已过去了,爷爷都已经去了,再过问这些已没必要了。”

  “可是”

  “没有可是了。我说过,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你现在唯yi能做的就是好好善待你的妻子。”

  他没再说话,只是神色忧伤地望着我。

  他的眸子太过哀伤,我反而有些于心不忍了,把头别向yi边,我说:“我走了,再见。”

  “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自己回去。你快回去陪你的妻子吧。”我挤出笑容,下了车。顺手招了辆出租车。

  在上车的那yi刹那,他又叫住我,“冬儿”

  我回头,望着探出车窗的他,也不过两尺宽的距离,中间却隔着无形的鸿沟,无法再跨越yi步。

  千丝万缕的心绪,千般述说,万般无奈,都化作yi声无声的叹息。

  我挤出笑容,“再见。”

  丽华坐镇花店后,我以为自己的日子会轻松不少,身为店长兼会计的沫沫却因为度蜜月而打乱了yi切安排,这不,沫沫结婚后半个月,又曝出有喜了,并且孕吐严重,对花粉过敏,为了宝宝的健康着想,丽华只得让她回家好生安胎。而她的会计工作则落到我头上,我从未接触过会计这yi职业,根本就弄不明白电脑上那些数据是干什么用的,被沫沫临时恶补了几天,仍是找不到章法,望着沫沫抓狂的面孔,我干笑几声,看来,术业有专攻啊!不是做会计的料,怎么学都学不会。

  因为花店规模还不算很大,沫沫说她的工作轻松,就是处理c审核财务单据及相关资料负责花店日常运营的记账c报税c核销和退税,只要熟练使用金蝶软件,会手工账目就可以了。我听得yi个头两个大,干脆请会计师公会帮忙做账得了,但丽华却瞪我:“别丢人现眼啦,你有几千万几亿万的钱给人家统计?”

  我垮下双肩,花店营业额不算高,但每月经由会计的手,也有几百万的资金流向 ,我真的无法胜任的。最终丽华无奈,只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仍是由沫沫做账,只是把办公地点搬到楼上去,而卧作她的助手,说是助手,还不就是负责跑跑腿,与税务所的人打交道,每月底拿着账单找到客户公司结账。

  跑腿虽然累了点,但绝对比做账来得轻松多了,我欣然同意,但,还没得意太久,就遇上yi大难题了。

  花店好多客户订的花并不是付现钱,都是月底拿着账单去找他们yi次性结清。大多数的帐都结算清楚了,只是这写着“华丰聂辰”几个字却让我愁了。

  聂辰也算是我们花店的老主顾了,并且还是大户,几乎都是每月月底结账的,但必须由会计拿着清单找聂辰签字,然后再拿了聂辰亲笔签名的账单叫对方公司的财务经理结算。我问过沫沫,她称聂辰的帐是单做得,之所以要单做,yi来聂辰订的花有部分是为公事,所以要上交公司报销,也就是请聂辰签了字后,再拿着聂辰亲笔签名的账单去找对方会计。但又有yi部分是他私底下订制的,而这yi部分帐得他自己掏腰包,通常都是以支票或转账形式直接打到花店账户里的。

  弄明白这些清单来源后,我只觉yi个头两个大,yi想到又要与那家伙打交道,心里就不痛快到极点。我让丽华去,丽华却瞪我yi眼:“少推给我,又不是龙潭虎|岤,那姓聂辰的会把你吃了不成?”

  聂辰是不会吃了我,可是,我和他天生就是八字带冲,他看我总带着负面评价,我又何尝不是。

  可偏偏两个相互讨厌的人,却总因这样那样的理由碰到yi起,还真令人抓狂。

  硬着头皮再度踏入聂辰的公司,中国人有句话叫借债的人是祖宗,而讨债的人却是孙子,我此刻就是这种心思,拿着账单,心里直发怵,我生怕姓聂的又公私不分地赖账,或是找理由推脱,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办?

  前台小姐记性不错的,yi见到我便招呼我,问我是不是又来找聂总。

  她的语气很随和,但她的那个“又”字却让我不舒服了。

  “小姐,你好,我代表playirld花店,向贵公司的聂总核对账单。”我扬了扬手中的清单,微笑道:“聂总yi直都在我们花店订花,每个月月底结yi次,我来时请他亲自签字,我好拿到财务室报账。”

  她看了看,说:“哦,我明白了。只是,以前来的好像不是梁小姐吧?”

  我说:“是的,会计因身体原因,无法来结账,所以我才临时顶替了她的工作。”

  前台很好说话,很快就放我进去了。

  但,聂辰的秘书却不那么好说话了。

  仍是以前那位张秘书,依然不给我好脸色,就算得知我的来意后,反而不屑地嘀咕yi声:“顶替?我看不止这么简单吧?”

  我当然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也不想节外生枝,便装作没听到。只是催促她帮忙通报yi下,她却冷冷地借口聂总很忙,估计没有时间见我。

  我深吸口气,告诫自己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我对她说:“麻烦张小姐进去通报yi下吧。”

  张秘书语气不悦极了,声音也稍稍拔高,“我说了总裁现在很忙,恐怕没空见你”

  “你不通报yi声,你又怎么知道他不会见我?难道说,没经过张小姐的首肯,我今天就无法见到聂总?”

  她被我烦得没法子,最终只得拨通了内线电话,声音冰冷冷地道:“总裁,playirld花店的梁小姐有事找您”过了会,她冷冷地对我说:“总裁请你进去。”

  来找聂辰也有三次了,但今天却是第yi次踏入他的办公室,办公室不是很宽,但布置的非常豪华,黑与灰的基调,显得专业又冷硬。yi如他本人。

  我先与他打招呼,“聂总,您好。这是贵公司向我们花店订购的鲜花数目,这后边是账目清单,请核对yi下再签字。”

  聂辰接过单子,却没有看,而是yi脸兴味地瞅着我,“梁小姐还真是能者多劳,先前是插花师,后来是杂志社经理,再来是送花小妹,现在又成了会计。接下来,我非常期待,梁小姐又会以什么身份出现在我面前。”

  我当然听得出他是在讽刺我总是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来接近他,心里不是不愤怒的,但那又有什么办法?老天总要这么安排,我yi己之力根本无法扭转局面,被他误会也只能认了,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我装着没有听出他对我的讽刺,微笑着说:“是啊,真的满巧合的。聂总不也yi样,每次出现在我面前的聂总,总会有不同的身份,先前是林云宣的男朋友,再来是clniese小姐的男朋友,后来又是我同学张爱华的男朋友。不知下次出现在我面前的聂总,又会以何种身份?”

  他轻笑yi声,眸子里的兴味不减,“真看不出来,梁小姐还真是伶牙俐齿得厉害。”

  “过奖。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对了,不是听说聂总很忙吗?怎么还有空与我闲磕牙?”

  “谁说我忙来着?”他双手撑在桌面上,抵着下巴瞅着我。

  我挑眉,故作不解:“刚才张秘书说聂总忙得不可开交,死活不让我进来打扰聂总。我还以为聂总真忙到连签字的时间都没有了。”

  他挑眉:“张秘书是这样对你说的?”

  我笑道:“我只能说,张秘书是个很尽职的好秘书。”

  他没有说话,只是冲我笑了笑,开始看手上的账单,大致扫了下,签上自己的大名,递给我,我伸手去接,他却收回了手。

  “问yi个问题。”

  我收回伸出去的手,“聂总请讲。”

  “上次充当送花小妹,这次又充当会计,不知下次梁小姐又会充当什么职务?”

  我很想磨牙,又生生忍住,道:“我想不会再有下次了。”

  “哦?”他拉长了声音,表明了不信。

  我笑道:“花店会计因身体原因,估计未来yi年之内我都得顶替她外出结账的工作。接下来每个月月底,我都会来拜访聂总yi次的。”

  “是吗?那位会计身体不爽的还真是时候。”也不知他究竟说的是褒还是贬,把账单给我,我接过,又说了些客套话后,便又去找对方公司的会计。

  聂辰的会计是yi名年约四十多岁地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地接过账单yi瞧,立马推给我,“抱歉,这个我无法替你结账。”

  我傻眼了,“什么意思?这上边可是有聂总的亲笔签名,为什么不能结账?”

  对方面无表情:“这个,你得再去问问聂总了。”

  我重新拿了账单,右下角确实是聂辰的亲笔签名,以前沫沫也对我说了,她都是请聂辰签了名后直接找财务室的会计结账就可以了。为什么沫沫非常顺利的事,到我手头,却又行不通?

  偏这会计不肯明说原因,又不肯结账,只说要我重新去找他们老总。

  瞪着他面无表情yi脸的傲慢,我气结,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又重返聂辰的办公室。张秘书见到我脸色更加难看,拦下我,“你找聂总又有什么事?”

  我懒得理他,直接掠过她敲了聂辰的办公室,不等对方应声便推门而入,但前yi刻还严肃yi脸公事公办的家伙,此刻却衣衫不整地搂着个大胸脯,二人正吻得浑然忘我,就连我进来也只是扫了眼,目光带着漫不经心的散漫,而他怀中的女人则yi脸怨恨地瞪着我,好似在怨我破坏了她的好事。

  看了不该看的事,我心里甭提有多恶心了,这个无耻至极又恶劣至极的家伙。

  “还有事么?梁小姐?”聂辰的声音带着散漫及淡漠,估计对我的忽然闯入也是不高兴吧。

  这时跟在我身后的张秘书道:“对不起,总裁,我没有拦住她”

  聂辰看向我:“梁小姐?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我别开脸,不去看会让我长针眼的画面,冷冷地道:“聂总,我持了你的亲笔签名的账单去财务室,可对方却不肯结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有这回事?”聂辰挑眉,“请把账单递给我看yi下。”

  我拿出账单,走到他的办公桌前,面无表情地递给他,他推开怀中衣衫半解的女人,轻拍她的脸,说:“乖,先在外边等我。嗯?”

  大胸脯嗔怨地瞪他yi眼,起身,理好衣服后,瞪我yi眼,这才yi摇yi摆地出了办公室。聂辰也理了衣服,接过账单yi看,说:“抱歉,是我的责任。”

  他重新拿起笔刷刷地写下自己的大名,重新递给我,笑道:“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让你多跑yi趟了。”

  我接过,看了他的签名,确实与刚才的签名不同,不光字迹,先前的聂辰两个字分开写的,而刚才却是yi笔带在yi起,难道说,签名也要分笔迹?

  我说:“这次应该不会再让我白跑yi趟吧?”

  他笑了起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雪白却又阴森,“不会的,相信我。”

  我将信将疑地勘他yi眼,好吧,估计就信他yi回。

  果然,持了聂辰的二次签名,去了财务室,仍是先前那名会计,看了签名yi眼,很快就给结账了。

  终于把上个月的帐给结清了,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但,yi想到结个帐还能惹出这么多的事,直觉认为,我与这姓聂的还真是犯冲。

  回到花店,我把向聂辰要账的经历告诉丽华,丽华也是yi脸白痴样,不明就理。我又说给沫沫,沫沫回答:“很简单呀,持了账单直接去找聂辰,然后他核对账单后就签名,再拿来签名的账单去财务室直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