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优秀的男人。

  他脸色猛地变了,变得怒气冲冲,“你这没良心的女人,我对你掏心挖肺,你却不当yi回事。”

  他的怒气太明显了,以至于我有种确实说错了话得错觉,我忙缩了缩身子,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别这么生气嘛?你明明知道我们在yi起是不可能的。还是多保持点理智好。”

  他瞪我,我尽量保持平静,不被他的怒气影响,但,很困难,他的怒气是那么明显,叹口气,这个死脑筋的男人,怎么那么固执,单纯的做床伴不好吗?没有约束,没有法律的束缚,不谈情说爱,只上床zuyi爱,多好,没有感情的负担,我不必为了所谓的爱情而委曲求全,他也不必为爱情埋单,浪费金钱,还浪费时间,yi举多得的好事儿呀!

  若他真的不愿结婚,相信成家父母也不可能强迫他结婚吧,据我所知,成家父母对两个儿子,yi向采取的都是放牛吃草的原则,如果他死活不愿娶妻,他们应该也不会强迫他的。

  听完我的分析,他的脸色更黑了,这让我再也不敢说话了。

  他瞪我,瞪了半晌后,估计是瞪累了,忽然仰天长叹yi声,然后附下身,恶狠狠地吻了我,好半天才放开我,“床伴就床伴吧,这可是你说的。”然后,他起身,冲我诡异yi笑。

  成亦海临走时的笑容太过诡异了,使得我心中不安起来,不知道他忽如其来的变化又代表了什么阴谋诡计。

  成亦海前脚刚走,丽华就打电话进来,说接到yi个大单,虽然赚的钱不是很多,但总归是yi笔大单,利润也挺可观的,要我快去店里帮忙。

  我奇怪了,问丽华是哪家公司的。这么大手笔地订花。

  丽华说:“不大清楚,是个男的,好像是某间私立医院吧。”

  花店并不是只有我yi个插花师,但就目前来说,我的主要收入来源都是靠花店,为了年底的分红着想,仍是为五斗米折腰了。

  梳洗了yi番,穿了件紫色长袖针织衫加白色小西装式样的小外套,下身深蓝色带皱褶直筒小喇叭式样的牛仔裤,黑色高跟鞋,不算太休闲但也不算很正式的着装,不出挑,但也找不出毛病,带着明朗的妆容更能显现出专业水平。

  在镜子前转了yi圈,很清爽,又不失柔媚,只是感觉脖子处有些空,又从首饰盒里挑了首饰,选来选去,最终仍是选中了这款铂金镶钻项链,这是成亦海昨晚送我的礼物,本来推辞了不要的,但他却生气地说:“不要就算了,你自己扔掉吧。”看着他生气的脸孔,我也觉得这是人家yi片心意,拒绝确实不大好,于是便收进了首饰盒。昨晚没有细看,此刻才发现,还真的漂亮,设计简单却又大方,是低调中的奢华,与翻领的针织衫相形得益。

  这次确实是笔大单,三十束“问候鲜花”,三十束“探望病人”,七十束“领导送花”,五架“会议桌花”,三百束“节日问候”,每份花束都会写不同的姓名,不同的祝福之语,工作起来是有些难度,但,看在量大的份上,铁定得拿下这个大单。

  只是,花店开张以来,不是接过这么大的胆子,但,yi下子来这么yi大笔订单,感觉好像有故意为之的嫌疑,并且对方指明要花店的插花师亲自上门讨论细节,我是花店的首席插花师,而佳玲则只是半路出家的,功力还不够,势必我得亲自前去。问丽华是哪家公司要这么多鲜花,丽华白我yi眼:“刚才在电话里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是yi间私立医院订的。”

  我又问是哪间私立医院,“鸿光!”

  我愣了愣,居然是前夫成亦城的医院,那么,花会是他订的么?

  丽华说:“不必猜啦,就是你那前夫订的。”然后暧昧兮兮地小声说道:“我听路媛说,我不在店子里的时候,那姓成的也曾来找过你。我还听说,姓成的看你的眼睛都直了,该不会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j情?”

  我白她yi眼,这个就爱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

  “你当我饥不择食呀?找yi个有妇之夫发生j情。”真是的,就算想j情也不可能与成亦城吧。

  丽华忙讨饶,“抱歉,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该不会是姓成的又想吃你这颗回头草吧?”

  我皱眉,想到成亦城那天在车上对我的宣言,心里yi阵烦闷,叹口气道:“可不可以让佳玲做这个单子?”

  丽华白我yi眼:“佳玲还正在学习阶段,哪能和你这个正牌的相比。更何况,这么大的单子,我敢让她接吗?”

  我沉默着,这么说来,成亦城在私底下找不到接近我的借口,便打定主意想借工作之便接近我,那么,接下来,他又会做些什么呢?

  甩甩头,不愿把他想得太过龌龊,毕竟同在yi个屋檐下相处了那么多年,他除了冷心冷情外,人品倒还过得去,应该不会做出那种出格的是吧?

  和丽华yi道分析了成亦城接下来会有的表现与动作,丽华说得头头是道:“我估计他是想借工作之便和你多点相处时间,然后再yi步yi步的蚕吞鲸食。或者,他可以再恶劣点,在工作上故意找你的麻烦,好让你不得不继续与他打交道,再来,可以想得更为无耻yi点,你yi踏入他的办公室,他就把你吃干抹净”

  我白她yi眼,前两个可能性倒还有可能发生,但后边yi个,应该不至于吧。

  但,我料错了。有些事情,有些人,明明不会发生的,也不可能发生的,偏偏让我遇到了。

  丽华这个乌鸦嘴,还真被她说中了,我以为成亦城的为人,他或许会借着工作之便接近我,然后再逐步蚕吞鲸食,或是恶劣点,工作上故意找我的麻烦,好让我不得不继续与他打交道这两种可能性应该很有可能发生但偏偏,被我立马抛下的第三种可能性,却被他施行的彻底,并且快c狠c准!

  事情是这样的,当我顶着palyind插花师的身份前去成亦城的办公室时,他的秘书很好奇地打量了我,然后请我去他的办公室等候。再然后,我见到了成亦城,数日没见,他瘦了些,眼睛里的血丝浓郁,他因为是院长身份又身兼脑科主任,经常yi站在手术台上就是几个小时或是十多个小时甚至更久,眼里出现血丝那是再正常不过的,所以,我没往心里想去,只觉得他看上去很疲惫而已。

  可是,如此疲倦的他却双目喷火地瞪着我,那摸样,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似的。

  我不明就里地看着他喷火的眸子,非常不解他的怒火来自于哪里。

  第72章

  秘书出去后,我的腹稿在肚子里打了yi圈后,清清喉咙,我说:“呃亦城,关于贵医院向我们花店下的订单yi事,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向你多作沟通yi下”

  他说:“这些小事,自有公关部的人负责。”

  心下了然,果然他是提着羊头卖狗肉。我说:“既然如此,我应该去找公关部的人。那为何非要我来找你?”

  “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来吗?”

  我摇头。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心里才忐忑呀。

  他来到我身前,我好像闻到了有股酒味,不会吧,他居然还喝醉?身为医生,居然上班时间喝酒,虽然他是院长,但也不能如此“以身作则”吧?

  他瞪着我,目光带着审问:“昨晚,亦海去了你那。”

  他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的陈述句。

  脑袋轰的yi声炸开了,他,他知道成亦海去了我那,那,他是否也知道他在我那里过夜?

  “你怎么知道?”我呆呆地问。

  “别问我这个问题,因为很蠢。”他顿了顿,说:“本来我也打算去你那的。”

  “”我再度呆了呆,不知怎么反应了。

  “可是,亦海先我yi步。”他盯着我,语气是诡异到极点的平静,“我在你楼下呆了整整yi夜,你知道我那时是什么感觉吗?”

  “”我无言地望着他,难道说,他眼里的血丝并不是因动手术造成的?

  他没有我预期的大吼大叫,仍是平静地问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居然和亦海搞到yi起!”他望着我,脸色变得狰狞,“你拒绝我,却接受亦海,你是在报复我么?”

  报复?“这个罪名是不是太大了点?”我忍不住说,“我从来没有要报复你的意思。”

  “可是,你却和亦海上床。”

  “这又能代表什么?他未婚,我未嫁,为什么不可以上床?”我反问,“还有,我和你已经离婚了,已经没任何关系了,你难道不觉得你管得未免太多了?”

  “你”小学时总觉得怒发冲冠这个成语实在太夸张了,哪有人愤怒到头发根根竖起把帽子都冲掉了,但,此刻yi看成亦城的摸样,好像有那么yi回事了,虽然他的头发很短,和成亦海yi样都剪的平头,虽然没有戴帽子,但因为愤怒而头发根根发怵乱颤,也够吓人了。

  他真的很生气,我想再谈下去也没必要了,于是便说:“看来现在不是谈话的时候,我改天再来。”

  来不及转身,只觉眼前yi黑,肩膀已被捉住,然后被yi股外力生生扯进沙发里,来不及感受到疼痛,我已被成亦城死死压在沙发上了。他沉重的喘息呼在我脸上,我本能地推拒,“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他把捉住我的双手,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yi边扒我的衣服,yi边恨恨地道:“该死的你,居然和亦海上床。”

  这人疯了!

  我yi边从他手上抢救衣服,yi边说:“你真是莫名其妙,你凭什么管我,我们都已离婚了。”

  “闭嘴!”他恶狠狠地低吼:“不许再提离婚二字。”

  他的表情完全像是恶霸c流氓,不顾我的挣扎,双手撕扯我的衣服,我又气又怒,尖叫不已:”你干什么?放开我。”

  “会放开你的,但不是现在。”他冲我邪恶yi笑,yi向清冷没什么表情的俊脸带着狰狞。

  然后,他继续与我的衣服抗争,我的小西服扣子被他扯破了,里边的针织衫也被他撩得老高,露出粉红bra,他动作粗鲁地扯开,露出半边浑圆,然后他低头,yi口攫住,我倒吸口气,脑子糊成yi片了,怎么会这样,他怎能这样对我?

  “成亦城,住手,你放开我。”我愤怒至极,双手捶他,可他像打不痛似的,继续吻我那里,又啃又咬的,痛楚从||乳|尖传来,我又怒又羞,大吼:“混账,你居然敢这样对我?”

  他压着我,因为激烈的动作使得双颊胀得通红,他恶狠狠地瞪着我,喘着粗气,捏着我的下巴,让我不得不迎视他的眼,“你是故意报复我的吧?居然和亦海上床。”

  “我说过,我从来没想过要报复你。还有,我和你已经离婚了,你无权再干涉我的私事。”

  他脸色狰狞,额上青筋毕露,低吼:“我说过,不许再提离婚二字,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吗?”

  “我们本来就已经yi啊,你做什么?”发现他开始解我的裤子,我忙慌乱挣扎着。可惜,他只需腾出yi只手就把我的双手固定得死死的,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的牛仔裤褪至膝盖处,然后再隔着深色内裤触摸我的私密处,我倒吸口气,这个动作好se情,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做过的。

  “亦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他的目光从我的私|处移开,望着我的眼,忽然冰凉yi笑:“你拒绝了我,却接受了亦海,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说:“这是我和亦海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是与我无关,可是,谁要我重新爱上你呢?”他冲我低吼,“昨晚看到你和亦海在yi起,yi想到你们在床上做那种事,我就忍不住想掐死你”

  不知他是不是在说玩笑话,我吓得身子yi缩,生怕他果真在愤怒之中掐死我。

  他看出我的害怕,忽然笑了起来,轻拍我的脸:“傻瓜,我怎会舍得掐你呢?不过,对你的惩罚是铁定免不了的。”

  “你,你要干什么?”我惊恐地望着他忽然变得平静的脸。

  “亦海yi直对我们说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并且非她不娶,想不到,那个人就是你。”

  “yi”我yi时无言。

  “以前我还纳闷,为什么亦海总是针对你,现在我就算想明白了,讨厌的背后,其实就是最深的爱。”他抚摸我的脸,轻喃:“冬儿,你确实有令人无条件爱上的资本,亦海是真的爱上你了,你呢,要嫁给他吗?”

  “我yi yiyi我从没想过这些”

  他忽然笑了起来,“这么说来,你并没有爱上他?”

  “yi”我再yi次被问住了,这个问题还从未想过。所以不知该如何回答。

  第73章

  “不管你有没有爱上他,反正,我也不会再放手了。冬儿,我要你重新做我的女人,我们复婚。”

  “不yi这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墓以,他的目光忽然目光盯在我的胸前。原文

  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原来他正盯着我的脖子上的项链。

  “新买的项链?”他拿在手里,把玩着。

  “是。”我回答的有些心虚,也有些后悔,我怎么这么大意,把昨晚亦海送的项链戴在身上。

  他面无表情,看我yi眼,“是亦海送的吧?”

  我yi阵愕然,他怎么知道?

  他苦笑,“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

  我看着他,应该是误打误撞猜到的吧。这款项链亦海可是在美国买回来的,他应该不会知道的。

  “昨天亦海回来吃饭的时候,把外套放到沙发上,我拿在手里,从他口袋里掉出yi个首饰盒子。我打开看过,款式和你戴的yi模yi样。”他说,语气无波无绪,只是在陈述事实般,又说,“我还开玩笑的问他,要送给哪个幸运的小姐。他yi脸紧张的yi把抢过,说是要送给女朋友。”他顿了下,忽然露出苦笑,“当时我还以为他真的开窍了,还替他高兴吃过午饭爸妈留他吃晚饭他都不肯,说要出去会朋友,我和爸妈都在猜想他是不是去见女朋友,还特地要我跟在他后边”说到这里,他盯着我,目光复杂,“想不到,他居然来到你的住处。你知道当时我是什么感觉吗?”

  我不语,我又不是他,怎么知道他有想些什么?

  “我呆在你楼下整夜,脑子里混乱的不得了,yi会儿想冲上去把他抓住痛打yi顿,yi会儿又想把你给掐死可是,我什么都无法做,只能眼睁睁的枯坐在车子里,脑海里想着会令我发疯的画面。”

  望着他眼睛下方的青影,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亦城yi”我清清喉咙,“我知道你无法接受我和亦海yi在yi起。可是,你应该明白,我们已无任何关系了。我和任何人在yi起,都不需经过你的同意。”

  他又盯着我,目光凶狠,低吼:“该死,我说过不许再提离婚二字!”他开始脱我仅剩的内裤,我忙拼命挣扎,不让他更进yi步。我已经与亦海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坚决不能再与他发生关系了。

  yi来世俗的道德鞭笞着我,我做不到同时和两兄弟上床而面不改色。二来与亦城已离婚,他已娶妻,若发生了关系,那岂不成了他们夫妻间的第三者?我yi向清清白白的身份,若是冠上可耻的小三儿身份,不肖别人痛骂,我自己都会受不了的。最后,这事若是被媒体被成家知道了,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下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阻止他疯狂的行为,我的死命挣扎终于起到了点作用,他没能再继续下去了,但,很快,他又重新压在我身上,他人高马大,占据着男人天然的优势,瘦弱的我哪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箍制道动弹不得。

  针织衫被撩得老高,内衣早已分了家,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他yi手把我的手双压在头顶,yi只手扯掉我下半身仅剩的遮掩,我趁他脱我内裤的时候,飞起给他yi脚,正中他的胸膛,趁他身子后仰松开时,我立马滚到yi边往门口冲去,可惜,手才刚接触到门把又被他捉住了,我尖叫,他却用唇堵住我,我唔了几声,张嘴便咬他,他吃痛,飞快地放开我的唇,但,很快,他又重新低头,攫住我的双唇。双手忙伸进我的衣服里,揉捏着我的胸部。

  他的动作真的yi点也不温柔,我的拼命挣扎也换不来他的停止,最终,我又被他压在沙发里,眼看他要成功地攻破最后堡垒,我再也顾不得面子问题,放声高呼:“救命救命”

  他用嘴堵住我的双唇,我恶狠狠地咬他,他扯着带血丝的唇冲我邪恶yi笑:“你叫吧,最好把所有人都叫过来,看咱们的表演。”

  “你yi yiyi”这个混球,他怎能这样?

  “你知为知道我们若是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那就叫j情,会被人人喊打的。”

  “j情?”他细细回味着,忽然咧嘴yi笑:“我还巴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咱们的j情。”这样,你就逃不掉了。”

  我气得快晕厥,yi边挣扎yi边怒吼:“混蛋,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结了婚?”

  他神色yi黯,但马上又说:“我会和云云离婚的,然后,咱们复婚。”

  我冷笑:“你凭什么认为你想复婚我就得重新嫁给你?”他以为他是谁呀?有几个臭钱就很了不起么?

  他神色yi变:“你不愿嫁给我?”

  我扬眉,“成亦城,你有让我非得重新嫁给你的理由和优势吗?”

  他滞住,半晌无话,后来又恶狠狠地瞪着我,“不管你同不同意,我是不会再放开你的。”

  他开始吻我,不顾我的挣扎和痛骂,yi路往下吻,最后来到胸前的两颗蓓蕾,吮c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