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找他算账了吧?

  亦海恨恨地哼了声,“以前他yi直都站在我这边的,每次爸妈逼我娶老婆他都帮我挡下来,想不到这次居然扯我后腿,伙同爸妈yi起对我说教,害我孤立难援,忘恩负义的小人,亏我以前那么挺他。”

  我呆了片刻,成亦城的所作所为,倒不难理解,只是,他以为让亦海早早娶妻,我就能乖乖和他在yi起么?未免太天真。

  “冬儿,你怎么不说话?”

  我回过神来,“哦”了声,“你年纪也确实不小了,是该娶妻了。”

  亦海有些生气,“你这女人好没良心,你明知我只想娶你,其他女人,我真的yi点兴趣都没有。”

  我苦笑,yi方面感动他对我的痴心,另yi方面又觉得头痛,这个痴心过头的男人,他那么好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不娶,偏要娶我这个离异带有yi小孩的女人,真不知他眼睛生哪去了。我承认我的外在条件是不算太差,但比我优秀的女人多了去,他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亦海,你明知咱们的身份,不可能在yi起的”我试着与他讲道理,让他以大局为重。爱情,很容易发生。但真正相处起来,并不是光有单纯的爱情就能万事无敌。

  yi旦涉及婚姻,就得全方位地顾忌,包括他的家人及家庭,他的身份,及他所处的环境,每yi项对婚姻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力,不可能不去顾及的。

  得不到祝福的婚姻,是不可能幸福的。

  我知道,以他的脾气,有可能孤注yi掷,但,我却是个胆小鬼。yi想到和他在yi起,势必会面对他的家人,他的亲朋好友对我的责怪和刁难,及同yi个圈子里的其他人对我的碎言碎语就不寒而栗。

  “冬儿,我说过,凡事交给我,我已经做好长久抗战的准备。你就相信我yi次吧。”对于我的拒绝,这yi次亦海没有生气,反而安慰我,要我给他时间,他会与父母好生沟通。

  我忙阻止:“别别别,千万别和你爸妈说呀,这事儿说不得?”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打算今晚就向他们摊牌”

  “什么?”我大叫,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你疯了,千万别这样”

  “我已经决定了。”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容置疑,我记得几乎嘴上起泡了,大声叫道,“我说不行,你这个yi”

  “我哥进来了,我等下再给你打电话。”然后,电话断了。

  我瞪着已结束通话的手机,又气又急,这个臭家伙,怎么那么冲动,yi想到成家父母会有的反应,我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进来。

  唉可以想象,接下来会有的严重地震

  心事重重地吃饭,又忐忑不安地给灿灿洗了澡,望着静静躺在床上的手机,心里七上八下的,很想向佛祖祈祷,成亦海今晚喝的酩酊大醉,所以没来得及告诉父母。

  佛祖果真听到了我的祈祷,听说成亦海果真喝醉了,并且醉得不醒人事。

  告诉我这件事的是成亦城。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睡意来袭,就被电话吵醒,手机就躺在我床头柜上,当铃声yi响,我便惊坐了起来,瞪着响个不停的手机,心跳得厉害,应该是亦海吧,应该是向我报备他的成果吧,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失败告终,犹豫着接了电话,居然是成亦城,心里松了口气,但又把心提了起来,半夜三更的,他打来电话做什么?

  “冬儿,睡了吗?”成亦城的声音有些低沉。

  “已经睡了,这么晚了,打电话来做什么?”

  “在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们约个地方谈谈。”

  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我说:“究竟是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你真想知道?”

  “你说吧。”

  “是亦海的事。”他说,我心里yi跳,很想问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又问不出口,只能迟疑地问他,“亦海,他,他没事吧?”

  “今晚他喝醉了。”

  “醉了?”不是没惊讶的,怎会这么巧?

  “是的,是我找理由把他灌醉的。”

  我呆了呆,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应该感谢我的。”他说,“若是不这么做,他有可能会冲动的向爸妈提起你的事。你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我滞了滞,找不到语言了。

  “冬儿,我不愿深究你和亦海之间的事,究竟是真的有爱,还是你只想玩玩而已,你应该明白,yi旦被我爸妈发现了,你和亦海都不会有好结局的。”

  心口涩涩的,我说:“不需你提醒,我早已知道事情的后果。只是,我无法阻止亦海。”

  “亦海是个死心眼的人,yi旦喜欢上了,便想尽办法都要得到,然后yi心yi意,死心塌地,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的缺点。”

  我不说话,实际上,我也找不到话可说。

  第77章

  “冬儿,其实,我爸妈仍是很喜欢你的。”成亦城又说,“但,只限于他们的大儿媳妇。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我叹口气,已能猜到他接下来会说的话了,也猜到他话里的意思了,我说,“感谢令尊令堂那么看得起我。只可惜,终究让他们失望了。”

  “不,他们yi直很喜欢你,也yi直想让你重新和我复婚。”他说,“冬儿,当初是我不好,辜负了你,你就不能看在灿灿的份上,再给我yi次机会?”

  我淡淡yi笑:“你真是个自私的男人。”

  “”

  “当初,你为了追求所谓的幸福,置我的幸福我的面子不顾和我离婚。现在,你又发现你和柳云云在yi起并不幸福。所以又想和她离婚。为了你所谓的幸福,你又辜负了当初你承诺要yi心yi意对待的柳云云,成亦城,你这种出尔反尔的人,真的不配拥有爱。”

  “yiyi yi你说的很对,我真的很混蛋,很垃圾”他语气涩涩的,“可是,冬儿,只要是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你就不能再给我yi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我淡淡地说:“犯yi次错误,可以谅解。可是,你已经犯了相同的两个错误。”

  “”

  “感谢你阻止了亦海。以后没什么事请不要随意打我的电话。若要是让你老婆起了怀疑,你我都很难做人的。”

  “冬儿,你听我说”

  毫不犹豫地掐断通话,再把手机丢到yi旁,然后双手枕在脑后,闭眼,把耳边的手机铃声纯当作音乐来听。

  第二天,成亦海没有打电话来,估计昨晚醉得很凶吧。

  成亦城也没再打电话来,想必在忙医院里的事吧,听说他经常满世界跑,不是去美国深造,就是去新加坡加拿大等和那些大牌医生讨论医术或做些研究。还有他的另yi身份是龙门医疗组的总头头,事业繁忙那是肯定的了。

  他们没再打电话来,我还是松了口气的,兄弟二人都不是好打发的主,成亦城倒要好些,仗着他有愧于我,我倒可以不理会他,但亦海不同了,这小子就yi油盐不进的四季豆,打不得骂不得,实在找不到办法阻止他。

  今天有三堂钢琴课,上午yi堂,下午yi堂,晚上还有yi堂,虽说yi堂课只有40分钟,但课前的准备也要花些时间。所以便没去花店帮忙,到了晚上七点,丽华的电话便来了,说店里的yi个大客户也下了笔比较大的订单,要我赶紧过去负责接待,人家指明要我替他服务。

  马上就要上课了,我实在是走不开,丽华在电话里急得大叫:“小姐,拜托你看在三万左右的分红的份上,赶紧过来吧。机不再来呀!”

  我翻翻白眼,也学她的语气:“小姐,拜托你看在六个望子成龙的家长的份上,再等我yi个小时吧。”

  丽华在那头唧唧歪歪的说着什么,听不清楚,好像在与客人沟通吧,过了会,她没好气地对我说:“好吧,人家客人还比较好说话,说就等你先上完课再过去替他们服务也不迟。哦,对了,客人说明天他家里会举办yi场part,所以务必要在今晚之前布置好,没问题吧?”

  我说:“只要不是大到像皇宫yi样的别墅,只要你有足够的花卉,没问题。”

  上课上到yi半,忽然发现门口立着yi个人,那人身高挺优的,气势也挺迫人的,以至于专心教琴的我也不得不转头看向来人。

  当看清来人后,我愣了愣,居然又是那个与我八字带冲的聂辰。他穿着比较正式的深色西装,想必是才刚从公务中脱身,只是,他跑到我这里有何目的?

  我走到他面前,淡淡地问:“聂先生,你来这里做什么?”

  聂辰淡淡地笑了,说:“想不到梁小姐还真是多才多艺。”

  “过奖!”我尽量使自己保持礼貌,“聂先生,我还要上课,恕不奉陪了。”

  他微微摆手:“好,你先上课,我在这里等你。”

  才走了两步的身子又折了回来,“聂先生找我有事?”

  他挑眉:“难道何小姐没有告诉你,今晚要去我家里布置part鲜花?”

  我毫不掩惊讶:“难道说,那个客户就是你?”

  他面带微笑,仿佛很是欣赏我的惊愕似的。

  我很想骂三字经的,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什么指明要我服务,什么在今晚之前必须布置好,原来是有预谋的。

  有心里过滤了千百种想法,最终仍是化作了yi声无耐认命般得叹息,“好吧,那麻烦聂先生再等我yi会,马上就下课了。”

  他非常有风度地说:“没事,梁小姐先上课吧。”

  恢复上课后,我教孩子们练琴,练得差不多后,然后大家yi起练,让他们跟着我的节拍来,练了几遍后,我再让孩子们自己练习,虽然已把教室门关上,但我总觉得yi道视线从窗外射来,yi直盯在我身上,心里微微不自在,希望只是单纯的布置鲜花场景。

  下了课后,我坐上聂辰的车驶向他位于九龙半岛的住处,曾被称之为香港富人圈外扩张的受益地,听说这里新开发的楼盘,呎价比普通白领的薪水差不多了。聂辰的住处位于75至77楼3层独立屋,内设yi个600呎独立露天泳池,外围全由落地玻璃包围,可以俯瞰整个维多利亚港的无边海景。

  从不同的角度望去,香港的夜景尽收眼底,不得不感叹,有钱真好!

  四处打量房子的构造及装饰后,聂辰从卧室出来了,他已换了yi件月牙色的居家服,看起来斯文有型,他问我要喝什么,饮料,酒,还是果汁。

  脑海里浮现出某些情节,我摇了摇头,“谢谢,我口不渴。”

  他笑了笑,“是怕我会在酒里下药吗?”

  我淡淡yi笑,不承认也不否认,“出门在外,小心些从来不是坏事。”

  他呵呵地笑了,“女人有警戒心那是好事,但小心过头了,岂不草木皆兵,疑神疑鬼?”

  第78章

  我白他yi眼,冷着脸说:“那要看情况,看场合,看对象。”

  他挑眉,指着自己的鼻子,“这么说来,你防的就是我本人罗?”

  我微笑,夸奖他:“聂先生总是那么聪明,yi点就透。”

  他脸上并没因为我的话而恼怒,反而哈哈大笑了,“看样子,在你严密的防范下,今晚我是没戏了。”

  我白他yi眼,没好气地道:“聂先生还真是说笑了,你那么优秀,相信眼界也不是yi般的高,怎会看上我这样的身份。”

  他反问:“怎么这么没自信?其实,在我眼里,你是最特别的。”

  我掩唇,尽量不使自己的脸上出现嘲讽神色,毕竟他是我们花店的大客户,“相信这句话聂总对许多还未上过床的女人都这么说过吧?”

  他先是呆了呆,然后才明白过来,哑然失笑,“你真聪明,什么都能猜到。”

  “我不是聪明,只是比别的女人多了份理智而已。”我看了房子布局,说:“聂先生的房子够宽了,室内也有应风水的盆栽,实在没必要为了办part再添鲜花了,反而画蛇添足。”我盯着他,越发怀疑他借口把我骗到这里来另有目的,成亦城就是yi血的教训。

  “请你对我说实话吧,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露出迷人的笑容,这家伙虽然不及成亦城兄弟那般英俊,却有着他们可望不可及的无限风情呃,好像用风情来形容yi个大男人是有些不伦不类,但我真的找不到其他形容词了。他身上的魅力就好比优秀女人身上的万种风情,yi举手,yi投足,都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致命诱惑,尤其那双会放电的眼,更是射出十二万伏的电压,稍微没经验没心理准备的人肯定被轻易俘虏。

  我深吸口气,强迫自己的视线从他脸上移开,在心理咒骂,果然就是yi心怀不轨的家伙,这么明张目胆。

  “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我看他yi眼:“先说假话吧。”

  他yi脸深情款款地对我说,“冬儿,我被你迷住了,我想追求你。”

  要不是有心理准备,要不是知道他就已作恶多端的花花公子,说不定就单凭这句话,这个动作,这个眼神,整个魂儿就被他勾引了去。

  镇定心神,心里凛了又凛,果然是高手,连自认冷静的我都快把持不住了。

  我故作冷然地说:“这就是你的假话?那真话呢?”

  他先是盯了我yi会,然后走近我,yi把搂住我,“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对你做的事吧?”

  我心跳如雷,他的动作,他的语言,无不冲击着我的视线,我的感官,我的理智,我的思维。

  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我并未挣扎,只是昂着头,盯着他邪恶的眸子:“你确定你要对我做你想做的事?”

  他毫不犹豫:“对!”他勾起我的下巴,让我对上他邪气的眸子,“你的答案呢?”

  “我的答案嘛yi ”我故作垂睑,然后从容笑道:“当然可以。”他脸上并未有多大喜悦,反而只是得意地挑了挑眉,yi副自在满满的摸样,我又说:“不过,我有yi个条件。”

  他再度挑眉,毫不意外的样子,又变成玩世不恭似笑非笑的摸样,“你说!”

  我歪着头,好整以暇地望着他,“与我结婚。”

  他脸色猛地变了,我紧抿了唇,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只是yi脸嘲讽地瞅着他:“你呢,你的答案呢?”

  他盯着我,半晌才说:“除了婚姻,车子,房子,珠宝,首饰,钞票,我都可以给你。”

  果然是有钱花花公子的德行,以为只要有钱,女人就会乖乖俯首称臣,我轻轻推开他,后退yi大步,说:“你就只有这点招数?”

  他不说话,只是紧抿着唇瞪着我。

  我笑容扩大,“还花花公子呢,就这么点本事。”

  他继续瞪我,估计被我打击到自尊心了,可怜

  我四处转了yi圈,笑道:“这房子很漂亮,地段也不错,装的也很好,与你还真的非,常,般,配。”

  他皱眉,终于说话了,“这是褒还是贬?”

  他眨眨眼,“你说呢?”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奶水已开始胀了,得回去喂孩子奶了。我说,“我走了,不送。”

  他捉住我的手腕,“你还没回答。”

  我看了他紧捏我手腕的手,骨节分明,很修长,不算白晰,是亚洲人特有的淡黄,只是手腕处得肌肤感觉到他手掌心的坚硌有些讶异,成亦城兄弟手上也有些茧,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做过活儿,但却经常玩枪所致,那么他呢?

  心里开始紧张了,这男人隐藏在斯文花花公子的表相下,却是颗狼豹般得心,还有可能有着不算太差的身手。

  若真是这样,那我曾经学的三脚猫防身术恐怕就是鲁班门前耍大斧了。

  想到这里,我聪明地不再惹怒他,而是轻声说:“请放开我,好吗?”

  他眯眼,皱着眉,渐渐松了些力道,但并未放开我,“你还没回答我,什么叫这房子与我很般配?”

  我笑了笑,说:“这房子很漂亮,很气派,很富丽堂皇,也很拉风。”拉风二字是用白话说的。

  “拉风?”他用不太标准的白话重复了遍,然后皱眉,“什么叫拉风?是夸奖么?”

  他忍着笑,点头,“对!”

  “我不信。”手腕又被捏紧了。

  我故意叹气:“不信就算了,我也懒得解释了。请放开我好吗?我真的要回去了。”

  “可是,我不想放开你,怎么办?”他又恢复了吊儿郎当又邪恶的花花公子样了。

  我笑道:“要我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你马上和我结婚。”认定这男人视女人为玩物,总爱玩爱情游戏的,只喜欢用银货两讫来上床,要让他结婚,估计会跑得比兔子还快,或是立马放开我的手,让我有多远就滚多远。

  果然,他皱了眉,说:“你确实有谈条件的资本,但,未免太高估自己了。”

  这个臭不要脸的花心男!

  晚爱b可爱桃子79yi84

  他皱了眉,说:“你确实有谈条件的资本,但,未免太高估自己了。”

  “哦?”我挑眉。

  他yi脸厌恶加鄙夷,“我承认你勾起了我对你的兴趣,并且还是前所未有过的。但,若你想凭我对你的兴趣就妄想登上聂太太的宝座,是不是不太自量了点?”

  果然是花花公子,行事,说话,与传说中的极品花花公子的想法c行为,几乎没什么太大的改变,都是yi样的自以为是,自高自大,自命不凡且爱以己度人。

  对付花花公子的办法,就是尽量不要激发他内心的征服欲,尽量表现得俗气yi点,尤其现在夜深人静,前不着村呃,四下无人时,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