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知唬了多少人。

  忽然心态平衡了,虽然不喜被无关紧要的人缠住,但不代表我会任人宰割。若非念在大家昔日同学的情谊,我早就把手头的果汁泼向罪魁祸首了。

  而引发yi系列事故的罪魁祸首聂辰,却yi手搅着张爱华的腰,享受着没人在抱的感觉。yi手握着个高脚杯,虽然这个动作很风流,很帅气,也显气势摄人,但,再养眼的画面都不及他隐藏在骨子里的邪恶。

  在场的大部分同学倒也挺可怜我这个离了婚又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见张爱华的目光处处带着炫耀估计他们也确实认为张爱华是故意向我炫耀吧。便立马站在我这边打圆场,然后,过了会,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气氛。

  忽然觉得没意思,参加这种应酬带着炫耀成分居多,反倒是失去了真正的庆祝味道。也忽然觉得自己好幼稚,明明不想来参加,偏还强迫自己来。

  不想再多呆了,平白惹了yi身腥,再昧着良心继续待下去,别人还以为我性子软,任人欺负呢。

  想当然,我提前退场又让张爱华不快了,觉得我是真的不给她面子,她死活要留下我。说等下还有好节目要上场呢,她也与聂辰商议过了,等下大家yi起去骑马。

  这个超级贵族云的那个倒镇的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但已无法吸引住我了,我婉拒了她的挽留,借口孩子还在家中,不放心。

  在临走时,我去了趟洗手间。

  进入洗手间yi会儿,我的两位同学也进来了,其中yi个对我说哦:“梁冬儿,刚才我感觉得出张爱华对你有敌意,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啊,刚开始都还好好的,为什么转眼间就成这样了?”

  我淡淡yi笑,暂且不提她们来问我的用意,只是说:“女人间的友谊,本来就很奇怪。难道你们不也这个认为吗?”

  二人沉默了下,然后不屑地道:“那是,本来和她也没什么联系的,偏忽然叫我们来参加她的生日,不就是向咱们秀她的幸福嘛。”

  “我看她那男朋友对她也不是特别伤心。我发现了,他yi直都在盯着你呢。梁冬儿,你老实说,你和这个聂辰,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好事发生?”

  我和聂辰能有什么好事发生?全是孽缘罢了。

  今天之所以来参加张爱华的生日,也并不完全是拗不过她的坚持,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用行动告诉聂辰,我是真的不屑他的。让他以后少来惹我。

  可是,事与愿违,他不但要来惹我,还惹得张爱华对我设了防,女人的嫉妒何其可怕,想着张爱华那不达眼的笑,只觉yi阵疲惫涌上心头。

  算了,承认吧,我是都不过姓聂的,以后还是绕着道走算了。报复的事儿就别提了。

  我对两位同学说,我和聂辰确实没有什么的。张爱华吃醋吃的有些多余。

  但她们却不相信,非要问出个名堂才肯放过我,我被逼无奈,只得说,“若真要说有什么关系的话,就是他曾经非礼过我,被我当众甩了yi巴掌然后就yi直记恨到现在了。”

  本来我也是心口胡诌的,但说完过后,却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姓聂的在女人堆里yi向无往不胜,却在我面前丢了面子又丢了里子,下不了台,便变着戏法儿整我了。这次给我安的人品有问题把我整的差点脱掉yi层皮。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这该死的姓聂的,你也够恶毒了。

  越想越气,这种气愤最终在走廊上碰到聂辰时,更是满肚子都是炸药。

  偏他还要来惹我,拦着我的去路。

  “让开!”我冷着脸,沉着声。

  他却不让,反而还挑眉取笑我,“这么快就要走?是不是怕我在爱华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

  “随你便吧。”我耸耸肩,毫不在意。反正张爱华已经与我生了间隙了,就算他不说,她也会想方设法得到她想知道的事。不差他的鸡婆。

  “你”他瞪着我,却无话了。

  我横他yi眼,从他身边走过。

  知道他以往的伎俩,我走了两步,又回头以冰冷的眸子盯着他,这家伙是空有贼心却没贼胆,在我冰冷的盯视下,讪讪地放下手。

  我轻蔑地冷笑yi声,原来这男人也就是欺软怕硬的主呀。

  早知如此,以前就强硬点,也不会凭空生出那么多风波了。

  晚爱b可爱桃子90yi95

  聂辰还想追来,我侧头冷眼斜他yi眼,目光凌厉,他在我冰冷的注视下,犹豫了下,最终没有追来。

  我转身,继续往前走,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却微勾了唇角。忽然想到yi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忽然有些后悔,若当初就冷面以对,相信不会有今天这种局面了。

  前边走廊尽头出现yi行人,我定眼yi瞧,是yi些身形高大的外国人,及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中间还有两名年轻女性,其中yi个我认得,是成亦海的秘书。yi行人气势如虹地迎面朝我走来,我忙朝侧边移了移,但yi双眼却好奇地打量着他们,这yi打量却让我看到了成亦海。

  六七个都是清yi色深色西装,他混在里边yi时还没认出来,等走近了才发现他本人,他也发现我了,有些惊讶,停下了脚步,“冬儿,你怎么在这?”说着就走到我面前。

  我理了理耳边的头发,打量他yi身笔挺的西装,这家伙穿起西装yi点都没有成亦城的斯文俊逸,反而带着原始的粗犷。不过挺有男人味的。我承认,自己真的变成色女yi个了。

  “冬儿?”成亦海再度唤了我yi声。

  我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这个时候居然还想入非非,真是够色的。

  “我yi个同学今天过生日,特意邀请了我,我现在正准备回去呢。”

  “你不是说你很忙吗?居然还有时间参加同学的生日。”

  我讶异地抬头,望着他炯炯的眸子,眨眨眼,他是在生气吗?

  “没办法,人家都邀请了。”其实我早已后悔了,早知道会与聂辰短兵相接,应该狠下心拒绝的。反正与张爱华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执行长”yi旁的秘书忍不住催促他,但yi双美目却似有似无地打量我,眼里带着沉思。

  成亦海匆匆对我说了句“稍等我yi下”,然后又折回去,朝yi群外国男人叽里呱啦说了几句,然后他的秘书与几个外商也叽里呱啦咕噜地说了句话,yi行人离开了。

  成亦海又朝我走来,yi只手撑在我前边的墙上,yi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又极具诱惑力,yi手勾起我的下巴,“小骗子,你有时间参加劳什子的同学生日,却不肯陪我,今晚你死定了。”

  我眨眨眼,望进他带着火气的眸子,无辜yi笑,“不会吧,就为了这点小事生气?值得吗?”

  他轻哼yi声:“值不值得,等下就知道了。”他看看时间,在我耳边轻声道:“今晚我去你那里。”

  我说,“可是,今晚我还有yi堂课。”

  “什么课?”

  “饿,钢琴班的培训课。”

  “你怎么比我还要忙?”他皱眉,有些不悦。

  我无耐地笑笑,“忙点好嘛,充实了生活。”还挣了钞票。

  他忽然点了我的鼻子,“真拿你没办法。唉,算了,我先过去了。总有yi天,等我真正空下来铁定好生收拾你。”yi边说着,还yi边轻捏我的脸。

  我笑了笑,推他,“快去吧,不要让客户就等了。”

  “反正都已经签约了,跑不了。”他忽然拨弄了我的头发,yi脸惊艳,“怎么把头发放下来了?”

  我理了理头发,笑问:“怎么?不好看吗?”

  “第yi次看到你披头散发的模样,真是风情极了,特别好看。”说着又拨弄了我的头发,脸上是陶醉的神情。

  我低低地笑了,原来爱爱没有说谎,当初她说我披散着头发自有当妖女的潜质,我还以为她只是说笑呢。当然,这句话由成亦海嘴里说出来,格外开心,我在他明前甩了甩头发,乌黑飘逸的秀发在空中划过yi道弧线,“那我以后yi直披着。”

  他却皱眉,“还是扎着吧。”

  “呃?”

  他缓缓摸着我的头发,“我可不想让别的男人见到这么美地你。”他低头在我耳边低喃,“你的美,只有我能看。”

  我低头,后退yi步,掩去忽然跳得飞快的心,却掩不住滚烫的脸。

  我推他,“快去啦,不要让客人久等了。”

  他笑了笑,走了两步,忽然又折了回来,在我来不及反应时忽然吻了我yi下,我惊讶极了,他却说:“忽然想吻你。”

  我轻笑,望着他的背影,伸手摸着刚才被他吻过的嘴唇,想象着他刚才如毛头孩子般得冲动,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来到楼梯处,忽然被玄关处蹦出来的人吓yi跳。

  是聂辰,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你堵在这里做什么?”这个时候他应该陪在张爱华身边,当她向友人炫耀的金龟。

  他yi脸阴鸷地盯着我,周身闪着莫名怒火。

  还真是莫名其妙呢,他又在生哪门子气呀?

  不想理会他,低头从他身边掠过,他却yi把抓住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放开!”我甩开他的手,揉了揉他触摸过的手腕,觉得这男人真的恶心透了,实在不愿把他想象得太过恶劣无耻的,但他这么做分明就是想引发我和张爱华的间隙。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得。”至始至终我都冷着脸。

  “还在记恨上次的事?”

  他指的是什么事?他做过的坏事多了去,yi件件yi桩桩,哪yi个不是令人发指?

  我轻哼:“幸好你还有自知之明。”见他仍是挡在面前,我冷下脸,“请让开,不要逼我更加讨厌你。”

  “你和成亦海”

  “不关你的事。”我飞快地说,不想再与他多谈,推开他,下了楼。

  幸好他没有再追上来,我松口气。又想到刚才亦海的动作,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伸手抚着yi头乌发,手感确实不错,触感滑腻,柔软顺直,泛着自然色泽的光芒,没有分叉,没有打结,自然柔滑,也不枉我花费那么多心力和银子打理。

  正当我想得出神时,yi个带着惊异的女声响在耳边。

  “怜儿?”

  我回头,对穿着精致的少妇淡淡yi笑,“这位太太,你认错人了。”其实眼前这位看起来养尊处优yi身贵气的女人我也是认得的,龙门的大小姐,杨氏企业董事长,雷风集团总裁夫人于浅乐,这个集三千宠爱于yi身的超级名媛,真真正正的豪门贵族,名门千金。

  平常时候她非常低调的,很少能目睹到她的尊容,十年前,随着成老太爷yi起参加过她的婚礼,因为她的身份,她的美貌,还有她独特的个性,我对她印象深刻。

  只是她早已不认得我,把我认作别人了。

  她目光惊愕,“对不起,我确实认错人了。”顿了顿,她又惊疑不定地打量我,“可是,你和怜儿长得真像,真的好像。”

  我笑了笑,其实以前也有人说过我与某个人长得像,好像那人我仔细回想了下,哦,我记起来了,好像就是于浅乐的母亲,龙门的总座夫人吧。

  于浅乐说:“真的不好意思,你们是长的像,但也并不是yi模yi样。是我认错人了。”

  我笑了笑,说了句“没事的”继续往大门走去。

  她又叫住我,“哎,这位小姐,可否冒昧问yi个问题。”

  我停下脚步,望着她礼貌爽朗的面孔,我说:“请说。”

  她望着我,脸上有着疑惑,及不确定,“呃yi请问小姐贵姓?”

  “我姓梁,梁冬儿。”

  “梁冬儿?呃,成亦城你认识吗?”

  我淡笑:“他是我前夫。”

  她也笑了起来,“怪不得,原来如此。”她说的话很奇怪呢。看到我的疑惑,她主动解释,“以前我妈就曾对我提起过,说成亦城的老婆长得和怜儿好像。呃,怜儿是我的表姐,比我大两个月,二十年前,我们结伴去游山,她失足掉落悬崖,至今都没有找到尸体。”她顿了下,语气失落,“我yi直认为她还活着,只是,却从来没有找到过她。”

  原来是这样。我点头,摸摸脸,问:“我和她长得真的像吗?”

  “大体上很像,身高,面部,不过,也有些不yi样的。”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呵,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确实挺多的就是了。

  当天晚上上完课后,yi出教室便看到成亦海像尊门神yi样立在我的必经道路上。

  “亦海,你怎么来了?非常意外,他不是很忙吗?”

  “公事忙完了吗?”

  他身上仍是笔挺西装,不过领带被扯得歪歪斜斜,看起来有种落拓不拘的感觉。也不过才yi下午加晚上三个小时的时间,下巴又冒出胡茬子了。

  “公事是永远不可能忙完的。”他上前,又拨弄了我的头发,语气有些不悦,“怎么又披着?不是叫你扎起来吗?”

  这个大男人主义严重的杀猪,我瞪他yi眼,“没有皮筋。”所以就只能披着了。不过忽然想到,好像包里有皮筋的,马上翻出皮包,嘿,找到了。是yi个翡翠树叶型夹子。

  他却阻止我挽头发的动作,在我的注视下,说,“还是别扎了,就这样好看。”说着把手插进我的头发,轻轻抚弄。

  这个动作很温厚,也很温馨,头皮带来淡淡的燥热,有种被抚摸被呵护的感觉。

  “以后在我面前,就把头发放下来吧。”他在我耳边轻声道。

  我眼里打着问号,他轻轻yi笑,再度拨弄我的头发,“就是因为看到你披头散发yi副妖精的模样,工作都不想做了,只想和你在yi起。”

  我笑,伸手戳他的额头,“感情是成二少精虫上脑了?”

  “你还好意思说,每次打你电话你不是说忙就是有事走不开,所以只能在这里亲自逮你了。”

  我莞尔yi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课?”

  “哼,我自有我的管道。”

  “是,朱阿姨就是你放在我身边的内j吧。”

  他摸摸鼻子,嘿嘿地笑了,却不回答,只是揽了我的肩往他的停车方向走去,“这能怪我吗?谁叫你总是躲得不见人影,所以只能让朱阿姨帮我盯着你了。”

  “我在工作嘛。”

  “说到这个,我忽然想到yi个问题。”他停下脚步,严肃地望着我,“我听朱阿姨说,你没去花店帮忙了。”

  “嗯。那里没什么事。”

  “听说你去杂志社上班?”

  “对呀,还是干老本行有成就感。”

  “但为何晚上又在这里上课?”

  “挺喜欢这份工作的。你忘了吗,我可是过了钢琴八级耶。不拿出来奉献yi下,岂不辜负你爷爷当初对我的培养?”我半开玩笑地说。

  他语气悻悻然的,“你别提我爷爷。yi想到他把你嫁给我哥,害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嫁给我哥,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我就恨他恨得牙痒痒的。”

  我捂唇笑了起来,“你呀,还真是小心眼yi个。其实,你爷爷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们的人。”

  他哼了哼,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紧紧搂着我,“幸好我哥又和你离婚了,让我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冬儿,你不知道,当初听到我哥说要与你离婚时,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呃,你不要骂我幸灾乐祸,请原谅我的私心。”说到最后,他的头快埋到脖子下去了。

  我失笑,这个不可yi世霸道如火却有时又像小孩子的男人,真是打又舍不得打,骂也舍不得骂了。

  戳他的额头,“你呀,还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他见我没怎么生气,松了口气,看着我也咧开嘴笑了。

  他这副傻样,令我再度笑开了,这些天因为聂辰带给我的郁闷和压抑得到了有效的解放。觉得姓聂的再可恶,毕竟他只是yi路人,就算他坏事做绝了也影响不到我的。

  想开了,不久是收入锐减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再努力工作便是。

  跟着成亦海去了停车场,香港是购物天堂,但道路却很狭窄,所以车辆很少,不是买不起车,而是停车费真的很贵,除了真的非常富有外,好多年薪百万的中产阶层都是坐出租车或巴士,实在是能买得起车,却养不起。停车费就会要去不少的开支。

  这里是比较集中的住宅区,挨着马路的是林立的商铺,车子并不怎么好停,跟在成亦海身后走了好大yi段路,才来到停车的地点。原来是纯住宅小区的地下停车场,这里的业主也真精明,看中了这条狭窄的街道无法停太多的车,便把小区里的地下停车位让出了部分。

  看了成亦海掏钱给小区管理员,足足八千元整,不由取笑他,“你们这些有钱人,还真是钱多到没地方去,开车yi公里,找停车的地方就要两公里了,还要出停车费,有意思么?”

  他看我yi眼,故作思考,“你说的还真有些道理。”

  “其实你可以叫你家的司机开车,把你送到目的地就行了。这样就可以免掉停车的麻烦了。”我给他很完美的建议。

  他想了想,“刚开始我也想这么做的。不过后来想了想,觉得让司机开车的话,我就少了yi项乐趣了。”

  “开车的乐趣?”

  “不是。”他打开后座的车门,作了个请的姿势,我上车后,他关上门,绕过另yi边进入后座,我正想说“你怎么也坐到后边来了”便见他冲我咧唇笑了起来,大手yi挥便把我抱进怀中,然后狠狠地吻我。

  我被他忽如其来的动作吓着了,忙挣扎着,“不要这样,等会回去再”

  “可是我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