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仍是不满足。”成亦城指责我,目光森冷。

  我挑眉,“我不满足什么?我只不过想要yi个孩子而已。”

  成亦城冷笑:“是的,身为女人,你的要求真的yi点也不过份。可是,你执意要生前夫的孩子就有点过分了。yi意孤行不顾阻拦生下有成家血统的后代更是居心叵测。”

  成亦海附和:“何止居心叵测,我看你根本就是yi”

  “呃,打扰yi下,请问这位先生需要喝点什么?”yi个怯生生的女声从旁边插了进来。

  成亦城努力压下眉头,望着成亦海面前的咖啡,隐忍的面上闪过yi丝讶异,“有没有茶?麻烦来yi盅君山银针。”

  服务员离开后,yi阵短暂的沉默过后,由我开口,淡淡地望着眼前的二人,我说:“我知道你们对我成见很深,我再过多的解释也无济于事。对于我执意要生下孩子,我也有我的理由和坚持。亦城,今天我来找你,只是想把话说清楚,并不是要你负责任或是要胁你什么的。”再度呷了口果汁,任清甜的味道滑过舌尖,再流入胃里,酸甜的味道刚好压下胃里的不适,说话也轻松起来,“这个孩子只是我yi个人的,姓氏也会跟着我姓,我自己养他成|人,不会用你们成家yi分yi毫。”

  成亦城皱着眉,沉思。

  成亦海狠狠灌了口咖啡,鼓着腮帮子咽下肚后,才冷笑yi声:“是的,你是很有骨气,可以不用成家yi分yi毫的钱。但如果每个女人都有你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些律师可能有yi半以上失业。因为,他们最赚钱的就是替别人打财产争夺案。”

  我苦笑yi声,但却不愿再作过多解释,“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想的。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这个。”从fendi皮包里拿出yi张纸,摊到桌面上,“签字吧,这样总可以放心了吧。”

  成亦城接过,大至扫了眼,眉头再度拧了起来。

  成亦海忙凑过去,也跟着讶异起来。

  兄弟二人握着这张薄薄的纸,看的非常仔细,就连服务员端了他最爱的热气腾腾的茶递到面前也毫无知觉。

  “你这是什么意思?”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的成亦城望着我,脸上有着除了冷漠外难得yi见的惊讶。似是不明白我会如此做。

  我轻轻yi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想要个孩子,而你们生怕我会夹孩子以令诸候似的,所以,我才想了yi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成亦城呆滞的说不出话来,瞪着手上那张薄薄的纸,仿佛要把它瞪穿似的。

  成亦海闻言冷笑yi声,“不错,你写的协议看上去对双方都很有利,但是,这并不影响因血缘方面的继承权。”

  “亦海说的不错,就算咱们双方都签了字,但在法律面前,仍是不堪yi击。”成亦城回过神来,目光冰冷地望着我。

  我yi脸无耐,“既然如此,你们先去找乔yi城询问yi下吧。”乔yi城是成家的法律顾问。

  他们互望yi眼,看来,只有先去找律师咨询yi下才是。

  “好了,今天就谈到这,等你咨询了律师后再来找我吧。我的手机号码yi”我把手机号码写在yi张纸上,递给他后,只付了自己的柳澄汁的钱,不再看他们yi眼,劲自离开。

  9成亦海yi

  过了两天,成亦城打来电话,说不再管我的事。至于孩子,他会每个月按期给他抚养费,直至成年,但警告我休想拿孩子为借口来破坏他和柳云云之间的感情。

  呵,他乍不说我会借着孩子的名义来分得他成家的财产呢?

  看样子,他对柳云云确实是非常重视了。

  这男人,虽说冷漠了点,但还不失为yi个负责任的男人。对他稍微有些改观,我笑道:“抚养费你爱给就给,我不勉强的,更不会向你要。请放yi百二十个心,我不会借孩子的名义破坏你和柳小姐的感情。”我是那种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小人么?虽然我也不是大度之人,但成|人之美的心还是有的。

  “最好如此!”

  成亦城倒是负起了当父亲的责任,但成亦海就不同了,堵在我必经的路上大骂我心机叵测,yi肚子诡计,就算大哥上当了,他也决不上当。

  我任他骂,从容从他身边走过。

  “你别走!”他抓着我的胳膊。

  我奋力甩开他的手,但没成功,只得怒道:“你放手!”

  “怎么,被我说中了心事,就想yi走了之?”

  “随你怎么想。”我气极,不愿与他多说半句废话,冷冷盯着他的眸子,“你放还是不放?”

  他瞪我!

  我也冷冷回敬他。

  最终,他脸上闪过某些莫名情绪,狠狠甩开我的手。

  我向旁踉跄了几步,yi个趔趄撞上旁边的路灯电杆,额头似乎撞到了,我闷哼yi声,捂着被撞的晕晕的头轻轻揉了起来。

  “喂,你,你怎么啦?”肩膀被人紧紧握住,我蹙眉,想推开他,但从额头传来的疼痛和晕眩感却又力不从心。

  “很严重吗?”抚着额头的手被他拉开,然后是yi阵惊叫,“啊,都肿起来了。”

  不等我反应,身子腾空,我已被打横抱了起来。

  我惊叫,顾不得疼痛,手脚并用地挣扎,并捶打他,“成亦海,你放开我!”

  “你撞到头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这点小伤,不碍事的。”我拼了命地挣扎,可没忘记这可是大街上,虽不是主要交通干道,但来往的行人和车辆也满多的,他又是成家的二少,又是我的前任小叔子,我可不想再被传勾引小叔的难听流言。

  他被我挣扎得没法,只能放下我,我双脚着地,立马后退几大步,又不小心撞到了后边来不及闪躲的人,并踩到人家的脚。

  “对不起。”我忙道歉。

  “没事。”幸好对方不计较,弯腰抹了抹鞋子上的污迹,又继续走路。

  我抚着还有些疼痛的额头,狠狠剜了始作俑者,转身就走。

  “等等,”他又拉住我的手。

  我狠狠甩开他的手,叫道:“成亦海,你别老是来找我的麻烦好不好?我yi没得罪过你,二没惹到过你,为什么你总是要与我过不去?”

  他嘴巴张了张。

  我继续道:“是,我在你们成家白吃白住那么多年,你是有理由讨厌我的,可是,你也要明白,我在你们成家也付出了不少,你懂吗?你以为,寄人篱下c受人白眼的滋味好受吗?”

  他不说话,嘴巴再度张了又张。

  我又说:“为了报答你爷爷对我的养育之恩,我和他签了多少不平等条约,你又知道多少?你这混蛋。你离我远yi点,我不想再看到你。”

  转身,走了几步,又被他拉住,“你的伤”

  我甩开他的手,吼道:“不关你的事。”

  恶狠狠地瞪着他,他似是不料我会发这么大的火,有些怔忡,倒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在他眼里,倒映出怒气腾腾的自己,我心下yi惊,多年来练就的镇静功夫哪里去了,怎么被这家伙给破功了呢?

  深吸口气,我转身就走。

  他没再追来,但我感觉到有双视线yi直追着我。

  加快脚步,匆匆前进,拐了个弯,终于甩掉那双恼人的视线后,我才嘘了口气,轻轻揉着额头,好像真的肿起来了,摸着便钻心的疼痛。

  这个混蛋,以后看到他yi定得绕道走。

  从医院回来,已经过了中午,去买了菜,再在就近的小超市买了些米,yi袋米二十斤重,没做过重活的人提起来还有些吃力,本想让店家送货上门的,但店家不在,只有yi个小姑娘守铺子,不忍心让沉重的货压弯小姑娘还在发育的身子,便自个儿提着米回去。

  超市离住的地方不远,但也有些距离,尤其手头提着沉重的米,提了yi会便觉吃力,小腹处有坠胀感,虽然医生说yi切都好,仍是要注意不要提重物。

  看样子,这区区二十斤的米也算是重物了。

  只是,不管如何,还是得自己把米搬进屋子里,才刚住进来,对这里的人都还没熟悉,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帮忙。

  进入小区后,忽然有些后悔了。以前看中这里的房子,只是看中这里离市区近,并且绿化面积不错,但,现在又有点后悔了。

  从这里离电梯还有yi大段距离呢,早知道就不要买这么多米,随便称点儿应急后再让对方送货上门多好。

  休息了yi会,继续前进,但,没走两步,手上yi空,米被别人劫持去了。

  下意识地望向劫米之人,居然是成亦海。

  “怎么又是你?”不会又来找我的麻烦吧?

  成亦海面无表情,脸上带着令我看不懂的情绪,甩了甩手上的米袋子,说:“走吧,我替你送上去。”

  与他认识九年,这还是第yi次没有恶气恶气地与我说话,所以,我愣住了。

  而在我愣神的功夫里,他又把我另yi只手上的菜也给拧了过去。

  再度愕然,不解地望着他,居然没再对我凶神恶煞,或是冷言冷语他,他吃错药了?

  他停下脚步,声音不耐烦,“怎么站着不走了?”

  我回神,清了清喉咙,说:“不必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拿上去。”

  他瞟我yi眼,沉着声道:“走啦,罗嗦。”

  10 成亦海二

  因这太过愕然了,所以脑袋yi片混乱,没时间去思考,或是去拒绝,小跑步跟在了他后头。这才发现,才短短几天时间不见,他就变瘦了呢?

  见我跟上他,他放慢脚步,二三十斤重的东西在他手里仿佛没重量似的,再次让我感叹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你额上的伤,好了点没?”他开口。

  下意识地摸了摸还有些肿的额头,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因为把我撞了所以心怀愧疚,才主动帮我提东西的。

  “不碍事了。”

  “真的不碍事?”他停下脚步,看着我的额头。

  我点头,“这点儿小伤没啥大不了的,又不是娇小姐。”

  继续往前走,过了会,他又开口:“你在几楼?”

  “十二楼。”

  他不说话,又继续往前走。

  倒是我,心里却不平静了。试想,先前对你凶的人忽然对你好起来,你肯定会不习惯,心里也觉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逆向思维定律。

  进入电梯后,我按了楼层键,电梯速度不慢,不yi会儿便到了我住的楼层。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忽然想到yi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到底要不要让他进屋呢?

  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离过婚的女人同样如此。他又是我的前任小叔子,理应离他远远的

  正在分神的空档,他的声音又响来:“愣在这干嘛?”

  我回过神来,“把东西给我吧,谢谢你的帮忙。”伸手去拿他手上提的米和菜。

  他却没有给我,直接问我:“厨房在哪?”

  我脑袋当机了三秒钟,才用手指了指。

  他侧着身子从我旁边进入,我忙跟在他身后,看他把菜放在餐台上,再把米放到yi边。然后转过头来看我。

  我站在厨房门口,说:“谢谢你的帮忙。”

  他离开厨房,打量了我租住的房子,“这就是你租的房子?”四处转了圈,眉头皱了起来。

  这间房子面积不大,对我来说,yi个人住足够矣,但对于习惯了大房子的他来说,肯定是寒碜到不行。

  “这里太小了,你住的习惯?”他打量了yi圈后,转头问我。

  我微微yi笑,“还行吧,只有我yi个人住而已。”

  他忽然盯着我,仿佛失了神般。

  “你怎么啦?”我不明所以,伸手,迟疑地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他回过神来,估计有些不大好意思,脸都红了起来。

  他清咳yi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yi个小瓶子递给我,“这个拿着,外用的。对你额头上的伤应该有帮助。”

  我接过,绯色的瓶身,里边装着透明的液体,用小巧的尖头盖子盖住,扭开盖子,yi股清香味扑鼻而来。

  “谢谢。”虽然自认伤口没什么大碍,但他都送来了,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了,这可是成二少难得yi回的善心呢。

  “不必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呃今天上午的事,对不起!”他低了头。声音有些小。

  高傲又脾气超坏的少爷他都难得地向我道歉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见他没有要走的打算,便况:“也谢谢你替我送东西上来。呃yi还有其他事吗?”

  他沉默了片刻,说:“你yi个人住在这,安全吗?”

  我失笑,“我现在已不再是豪门贵妇,歹徒想打主意也不可能打到我身上吧?”

  他又四处看了看,这里摸摸,那里瞧瞧的,“沙发好旧,不知有多少细菌在里边,为什么不换掉?”不等我说话,又道:“窗户采光也不怎么好,屋子里那么暗,看不见还要点灯。还有,这地砖也是劣质的,yi点也不防滑,万yi摔倒了怎么办?”yi双鹰眼四处扫描着,最后又扫射到那yi扇防盗门,“门太老旧了,采用的质材也不是最好的,防得了君子,可防不了小人。还有,锁也该换了,不知是几百年前的老锁了。难道你不知道如今的歹徒都有着开锁绝技?”

  他瞪我,眼里带着火气,“你怎么yi点安全意识都没有?”yi副没见过这么笨的人的表情。

  我笑了笑,笑他的小题大作,“诚如你说,如今的歹徒都有绝傍身。这道门,只能防君子,但绝对防不了小人。我又何必里三层外三层的装些防盗措施来吸引歹徒呢?”顿了顿,又说:“再说了,这屋子里也没放什么值钱的东西。人家恐怕也还瞧不起呢。”如今的小偷,人家也很有格调了,只偷钱不偷物的。

  他被我驳得yi个字都说不出,只是瞪着我。忽然天外飞来yi句:“难道我哥没给你赡养费?”

  我奇怪地问:“这与赡养费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他语气不大好,“你住在这种鬼地方,别人还以为我们成家亏待你呢。”

  “”这也叫鬼地方?房龄不到十年,也有保安值勤,虽然屋子面积比起成家来说,只相当于yi间主卧房,但对于yi般普通的香港市民来说,可还不大买的起呢。

  “重新找个地方吧。我可不想我哥被人说亏待前妻呢。”

  原来,他是存的这种想法,也难为他了,好yi个兄弟情深!

  “我住在这里很好,也很方便。”见他又要张嘴,马上说:“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处呀,至少打扫起来不费神。”

  他睁大眼,“你还亲自打扫?”

  我失笑,这个超级二世祖,从小就养尊处优,估计连扫把都没摸过yi下。

  他忽然抓着我的手,“跟我走!”

  我讶异于他的举动,“你干嘛?”

  他转头,看着我,面色严肃,凝重,“你现在怀有身孕,没有人照顾,我不放心”顿了下,又说,“虽然你和我哥离婚了,但你肚子的孩子可是我们成家的第yi个长孙,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老天,他说的未免太搞笑了。

  我怀孕yi事被成家人知道后,成家人可是yi点表示都没有。成亦城都明确表态了,会每月给孩子抚养费,但也仅限于此。意思就是不稀罕我替他生孩子,他父母应该也如此吧。

  只有这家伙,神筋短路才会说出这样令人发笑的话。

  我甩开他的手,淡淡地道:“谢谢你的关心。我可以自已照顾自己。”

  “你这女人怎么那么爱呈强。”他不高兴了。

  “这不是呈强。”我说:“亦海,我很感激你刚才的帮忙,也谢谢你关心我。只是,我和亦城已经离婚了,我和成家就再也没任何关系了。你对我的关心,对我来说只是种负担。”

  他脸色微变,脸色愠怒,盯着我好yi会儿才轻哼:“谁关心你来着,少往自个脸上贴金。”他又四处看了看,脸色不大好看,语气不耐烦:“算了,是我自己多事,你爱住这种鬼地方就继续住下去吧。我还懒得管哩。”

  他把关门声弄的老响,我摇头苦笑,这小子,变脸的速度比娃娃还要快。

  11 柳云云

  与成亦城离婚后,就远离了那个上流圈子,以前熟识的朋友好多都没再联系,也不常见面了。毕竟,不再是yi个圈子里的人,再见面也只是徒增别人的笑柄对名利的眷念。

  不过,虽然不再看娱乐八卦报,但成家的近况倒是偶尔听起过。

  从爱爱嘴里得知成亦城不顾家人的反对,把柳云云接到我们曾经住过的公寓里,俨然成为那间公寓的新女主人。

  只是不知为何,以前与成亦海难得yi见的我,自从在外边租了间小套房后,倒是经常与他碰到。

  偶尔下楼买个生活必须品,就会碰到他,他也不理我,厌恶地扫我yi眼又离开了。

  去市场买菜,也会碰到他,yi身笔挺设计时尚的高级pyilyi休闲装,与这个尽是老人家c女性为主的地方,还真是格格不入,也更吸引人这小子虽然脾气臭,脸色也臭,但长相真的不俗。站在yi群婆婆妈妈中间,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所以,想不注意到他,也难。

  但,注意归注意,我可没忘记他厌恶我,我可不想自找晦气地与他打招呼,装作不认识他,绕道而过。

  有时,不想自己做饭,就在附近的餐厅解决,明明只是很普通的餐馆,也能只引他大少爷的光临,不得不好奇他的目的。

  但,他居然恶人先告状,跑来质问我,“为什么你总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好笑地望着他臭臭的俊脸,道:“我就住在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