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呢。

  看着成亦海仍是没长多少肉的脸,我决定今早做丰盛的早餐,虽然yi顿饭无法起到什么作用。

  我在厨房里忙活,坐到yi半时,他从背后抱住我,用下巴摩挲我的脸,说:“在做什么?”

  我推了推他,这个不知收敛的家伙,朱阿姨还在屋子里呢。

  “做早餐呀。你先去梳洗yi下,早餐马上就好了。”

  “你做早餐给我吃?”

  “嗯。我很少下厨的,等下不管好不好吃,你都得负责吃完。”然后威胁性的扬了扬手头的菜刀,“明白吗?”

  他故作怕怕地缩缩身子,“明白,我的女王。”

  我推他,“快去梳洗吧,马上就可以开饭了。”看着他下巴处的青茬,我说,“我衣柜里有剃须刀,去把胡子刮了。”

  他双眼yi亮,“是替我买的吗?”

  我白他yi眼,“臭美吧你,我替灿灿买来放在那的。”

  把做好的早餐端到餐桌,朱阿姨笑呵呵的,yi边抱着灿灿,yi边帮忙摆弄碗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今早感觉她的话还挺多的,yi会儿说:“冬儿手艺还真不是盖的,比我做的还要好吃。可惜呀,我没福分,很少吃到冬儿亲手做的菜。”

  “哇,这油炸鱼好好吃,只是做起来好麻烦,冬儿,你yi向不喜欢太过繁琐的菜,怎么今天这么有闲心?”

  “这薏米粥熬得好浓好稠,要些时候吧?冬儿,你肯定起得特别早吧?”她望着我,说,“你yi向爱惜自己的肌肤,从不晚睡,也不太早起来的。但却能做出这么多丰盛的菜,肯定起得很早。”

  成亦海yi边吃yi边看着我,眼睛晶亮亮的。

  我白了朱阿姨yi眼,示意她吃自己的。

  成亦海吃的很多,我那小巧的煮粥锅煮出的整锅粥几乎全被他吃进肚子里了,油炸鱼再淋上特制的油锅爆炒青辣椒粒蒜米生姜粒汁,今天做菜挺有感觉的,味道不错,连素炒的海带也挺下饭的,蒸嫩蛋加炒肉末也吃得精光,yi盘素炒茄子除了几粒花椒在盘子里,也所剩无几了。

  吃完早餐,我认为yi个大男人吃再多的稀饭都不经饱,便又拿了在超市买的馒头递给他,他接过,大口吃了起来。

  临出门时,他吻了我yi下,说:“真希望天天吃你的早餐。”

  我微微yi笑:“别想了,我只是心血来潮才会做的。”

  他笑道:“真希望你能天天心血来潮。”

  成亦海离开后,我开始收拾厨房,幸好今天是周末,可以在家休息个够。前些阵子因为花店前所未有的危机,好些天没有好生打理门面了,趁着圣诞节放假,彻底地洗了个头,yi边敷了面膜yi边做瑜伽。瑜伽有半个月没练习了,感觉身体没以前那般柔软了。做了半个钟头才渐渐有了感觉。

  朱阿姨把灿灿放到豪华特制的婴儿学步车里,再把客厅的沙发移到角落去,腾了yi处空地做灿灿的地盘,小家伙在学步车里呼啸着跑来跑去。yi个人也玩得不亦乐乎。

  朱阿姨出去买菜了,我yi边看灿灿,yi边练瑜伽,宁静悠扬的音乐在室内流泻而出,难得的悠闲时间。

  但,这份难得的悠闲,却在成亦城的到来而打破。

  临近中午时分,忽然想吃可乐鸡翅,朱阿姨不会做,我只得自己亲自操作。朱阿姨给灿灿收拾屋子,而灿灿则yi个人玩玩具,这时,门铃响了。

  成亦城提了yi大袋物品,仗着给灿灿送圣诞礼物为由,大摇大摆地登门造访。

  自从上次他把我堵在车子里差点强行要了我后,我对他更是上了两道防备的锁。明知他来的目的不简单,却不得不让他进门。

  果然,早已有准备的他很快就堵住了朱阿姨的嘴,yi大袋新鲜的肉圆让她收回不悦的脸色。忽然发现,这男人也挺爱贿赂人的。只是,他怎么知道朱阿姨爱吃肉圆?

  我知道他有话要对我说,但此刻我正在做饭,菜快烧好了,让他在客厅等我yi会儿。

  他却没有在客厅落座,而是来到厨房门口,问我:“可否留我吃顿午餐?”

  “吃多了山珍海味,偶尔换种口味也不错。”他说,“其实,我大多时候吃的都和你做的差不多的。”

  我“哦”了声,瞟他yi眼,心想,朱阿姨也在家里,他应该不会当着朱阿姨的面对我用强吧?于是就说:“那好吧,你先去客厅坐会儿,菜马上就做好了。”

  他却没有出去,仍是倚在门口盯着我做菜,见赶不走他,只得作罢,把他当隐形人,把可乐鸡翅做好后,简单收拾了厨房,把菜端上餐桌,准备开动。

  难得地,成亦城也来帮忙摆筷,朱阿姨拿了人家的手短,不再摆脸色了,但肢体上的语言仍是看得出她对成亦城有诸多不满。

  yi边吃饭,我yi边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他却不说话,只是扒着饭,说我做的菜很好吃,很有食欲。

  我没说话,倒是朱阿姨却开口了,“成先生也是有老婆的人了,难道没吃过老婆做的菜吗?”

  成亦城沉默了会儿,淡淡扫了朱阿姨yi眼,朱阿姨脸色讪讪的,低下头去吃菜。

  不愿把关系弄得太僵,我开口,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他目光炯炯地盯着我,“你的花店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我说:“已经暂时渡过危机了,谢谢关心。”

  “是亦海暗地里帮你的吧?”

  我迟疑了下,点头,“原来你都知道了。”我还以为这事儿不会有别人知道呢。

  他脸色不是很好看,“你情愿让亦海帮忙,也不愿来找我。难道我就这么令你痛恨?”

  我偏头,说:“你这个指控好像重了点。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再来找你,岂不惹人嫌疑?”

  “找我就有嫌疑,难道找亦海就不会么?”他反问,语气开始咄咄逼人,“冬儿,你明知道你和亦海不会有好结果的,为什么还孤注yi掷接近他?你究竟存什么心思?”

  这时只听到yi阵重响,忙看向朱阿姨。

  只见朱阿姨重新稳住手头的碗,说:“不好意思,碗没拿稳。”

  我收回目光,吞下因成亦城的指责而烦躁的心情,闷着声扒饭。忽然有些后悔,不应该留他下来吃饭的。真是的,怎么就那么猪脑袋呢?就是容易心软。

  成亦城又开口:“冬儿,我”

  “啊”朱阿姨大叫yi声,说,“成先生,我发现你吃得好少,我再给你盛点饭。”然后二话不说拿起饭勺舀了yi大勺盖进他的碗里。

  盯着碗里yi大坨饭,成亦城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平静,扒了口饭,又说,“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那样说的。可是,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

  “冬儿,灿灿开始学走路了。”朱阿姨不合时宜的声音又插了进来。

  偷偷瞟了成亦城黑了yi半的脸,我在心里偷笑,问朱阿姨,“开始走路了?”

  “对呀,yi个人能挨着墙走了,嘿,你不知道,这小子还挺厉害的,没有靠的地方,就用爬的,小屁屁yi扭yi扭的,动作可快了。”

  孩子的每yi步成长,做母亲的斗室开心的,闻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吗?我怎么没发现?”

  “你成天忙工作嘛。”她埋怨我,“你也真是的,生活压力这么大,该节约的地方就得节约。还像以前那样,凡是有人进家门就招呼人家吃饭。也不相信,如今生活成本那么高。”

  虽然她说得很自然,非常自然,但只要不是笨蛋,哪会听不出她话里的另yi层意思,虽说她是替我打圆场,但也觉得她有些过于了,要是我被人这样讽刺,肯定脸都没地方放了。

  成亦城确实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镇定功夫倒真不是盖的,闻言只是看了朱阿姨yi眼,后者低头默默扒饭。

  成亦城望向我,说:“最近生活压力大吗?”

  我说:“还好,最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虽说现在手头是有些紧,但考杂志社的薪水及培训班的收入,还过得去。再加上以前也小有积蓄,日子还不难过。

  “我不是每个月都有给你钱吗?还有,灿灿的抚养费yi”他停了下,又说,“是不是灿灿的钱不够用?”

  我正想回答,朱阿姨却抢先道,“冬儿yi直都把她的工资卡交给我的。我每个月去取钱都是冬儿的薪水,至于你给的抚养费什么的,我可是从来没有看到过。”

  成亦城望着我,“你没动用那笔钱?”

  我低头,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变得轻描淡写,“还记得当初咱们签下的切结书么?”

  半天没有听到他的回复,不由抬头,刚好发现他来不及收回的复杂目光。

  过了会,他才低低地说,“看样子,你早在离婚时就已打定主意和我撇清所有关系了。”

  我耸肩,“不然呢?你会允许我生下孩子吗?”

  朱阿姨忽然瞪大眼望着我,然后又看了成亦城,惊叫:“什么?你还不让冬儿”

  我yi个眼神扫过去,说:“朱阿姨,等下我想午睡yi会儿,等下可否麻烦你带灿灿出去玩玩?”

  朱阿姨偷偷看我yi眼,应了下来。

  “冬儿”成亦城开口,脸色有些难看,看着我,欲言又止的。

  我淡淡地道:“吃饭吧,才都快凉了。”

  他拿着乌木筷子木然地坐着,也不夹菜,也不扒饭,就那样怔怔地看着我。

  yi顿饭因这个前夫在场,吃得相当冷清,也相当无味,连肖想了许久的可乐鸡翅都没味道了。

  草草吃过饭,我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朱阿姨准备洗碗,我要她带灿灿下楼去玩yi会儿,朱阿姨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我淡淡地看着她,淡淡地说:“我和亦城有些事要单独谈谈。”

  朱阿姨倒也是个察言观色的主,知道我在生气,没有说二话,便带着灿灿下楼了。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成亦城,我对他说:“以后要来我这里,也请你带上你老婆吧。不然,孤男寡女的,很容易生出闲话。”

  他反问:“那亦海呢?他在你家过夜就不会被传出闲话?”

  我冷下脸,“那不yi样。”

  “亦海是我弟弟,你曾经的小叔子,叔嫂通你认为,叔嫂在yi起的可能性又多大?”他语气变得咄咄逼人。

  我不悦了,反问:“我知道我和亦海不会有未来。那你呢,和你就有未来吗?”

  他先是滞住,过了会儿才道:“我知道我以前很混账,可是,不能看在灿灿的份上,再给我yi次机会?”

  我说:“亦城,不要总是拿灿灿来说事好不好?你可以忘掉以前的事,但我不能。”

  他再次滞住,好半晌才哑着声音道:“真的yi点机会都不肯再给了吗?”

  我点头,把玩着纯棉衣角,淡淡地道:“是的。这样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好。”

  “冬儿,”他看着我,语气沉重,“不要这样,好吗?不管你和亦海发展到什么程度,但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你们不会有将来的。为什么你还执迷不悟呢?灿灿这么小,看在他的份上,为什么就不能再给我yi次机会?”

  我望着他,“我先前就对你说过了,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从签字离婚的那yi刻,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知道,我以前深深伤害了你”

  “你没有伤害我。”我打断他的话,“我承认,当初离婚时,因为你那些离婚的理由真的让我很受伤,不过,都过去那么久了,灿灿也都那么大了,我已经恢复过来了。你不必因为和我离婚就感到愧疚。我之所以不想再和你继续下去的原因不是因为你和我离婚,而是你在离婚之前就和别的女人乱搞,这是对我的很不尊重,你明白吗?”

  他望着我,yi时哑然。

  我望着他,继续说,“当初你曾对我说过,你爱的人是柳云云,你压根儿就不爱我。所以不顾已婚身份,也不顾及我的感受就和她公然在yi起。这是对我的yi大侮辱。可是现在,你又对我说,你不爱她,你爱上了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

  他没有辩解,只是yi脸歉然地望着我,“我知道我以前深深伤害了你,光yi句道歉也无法令你释怀。我现在才明白你当时的感受冬儿,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就不能再给我yi次机会?”

  第96章

  我莞尔yi笑,“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你又何必再耿耿于怀呢?”

  “真的?你肯原谅我?”他清冷的脸上出现激动,“那,你能不能重新再给我yi次机会?”

  我满脸无奈,“亦城,做不成夫妻,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他脸上的笑容隐去,“你只想和我做朋友?”

  我点头,做朋友是最安全的了。

  他低语,“可是,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怎么办?”他望着我,语气肃然,“冬儿,我们可以再做yi次夫妻吗?yi生yi世的夫妻。”

  我摇头,“何必再执着于彼此,那是不可能了。”忽然想到他在离婚前与离婚后的巨大差别,忍不住问,“你太太是你亲自挑选的,为什么又对她不满意?”顿了顿,又觉得这样问话带有攻击行为,又说,“我并不是针对你太太,只是觉得很奇怪,当初就是因为我的爱慕虚荣令你无法忍受才和我离婚的,为何现在又”

  他先是沉默着,过了会后缓缓道,“云云并没有做错,你也没有任何错,错的是我。”

  我也不插话,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他再度沉默了会,才道:“当初,因为我对你先入为主的观念,总是觉得你奢侈过度,而那时候的云云,她很节俭也不知是不是鬼迷了心窍,总爱拿她和你yi比。那时候的我,总是看你的缺点。所以想也不想就把心得天秤给了云云后来,和云云结婚后,我才渐渐发觉,我和她并不是很适合。她的节俭是值得赞扬的。可是,不分场合的节省却让我头痛”他看我yi眼,忽然苦笑yi声,“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这样说她的,毕竟她没有错,只是不适合我而已。你能想象出,当我带着客户到家中,向客人介绍女主人时,还没介绍完,女主人就跑到厨房忙活的场景吗?”

  我有yi瞬间的错愕,想象中那种场景好像,是有点那个yi

  他再度苦笑,说:“当我的客户或是朋友来家中小坐,女主人拿着纸杯泡茶,并且还是劣质的茶水,你觉得那是什么概念?”

  我再度错愕。若是yi般家庭,用纸杯泡茶也无可非厚,可是成亦城不同,再怎么节省,也要顾忌着场合,估计着身份,以成亦城的身份,不说要泡多顶级的茶水,至少也要拿得出场面才是。

  他叹口气:“我和云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也不想过多说她的不是,毕竟当初没有人逼我娶她。”他顿了顿,说:“在初次认识她时,把她的节俭看作是你从未有过的优点。可是,婚后我才发现,我心中的简单生活与她的节省根本不是同yi个概念,然后,矛盾就发生了。”

  可以想象,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在yi起,矛盾肯定是不可避免的。成亦城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主张的简单生活并不是纯粹的节约。而是不带任何繁琐的礼仪与刻意的讲究。

  而柳云云,她出生普通家庭。因为我的“奢侈”给了成亦城反感,所以看到yi个很节省的女人出现,便惊为天人,觉得她带式他心目中的完美老婆人选。可真正相处时才发现,柳云云的节俭是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她只沉浸在当家庭主妇的节约快乐中,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不但要做yi个成功的家庭主妇,还得做yi个带得出场面的贵妇。前者,她做得很好,但却没有得到好的效果,反而适得其反。后者,她更是连边都沾不上。其实贵妇人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主要还得有天赋与心态。

  不愿对柳云云过多谴责的,成亦城说得对,在婚姻里,她并没有错,她错的是嫁给了身份不同寻常的成亦城,以她的那套持家术,在成家,是完全行不通的。她唯yi的错,就是明知嫁了个不同寻常的男人,却不知不愿不想不肯改变自己。

  我也理解成亦城的苦恼了,娶了个自以为不虚荣不奢侈的妻子,却没料到这个节省的妻子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舒坦,却只给他惹出许多笑话,让他在朋友客户面前抬不起头来。

  不过,我仍是有些钦佩他的。若唤作其他男人,在外人面前出了大糗丢了面子,肯定会发生家暴的。但他没有,也没有过多指责柳云云,反而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对他稍微改观,他也不是那种总爱把错误推给别人的男人。

  想到这里,我冲他笑了笑,“我理解你的感受。但也请你明白,除此之外,我们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为什么?”

  我再度笑了下,“因为,我不爱你。”

  他眸子急剧收缩,好半晌才道:“那以前呢?”

  我想了想,以前爱过他吗?

  “以前也不爱。”

  “是吗?”他yi脸平静,却又反问:“那你为何不立即回答?”他紧盯着我,想从我脸上找到蛛丝马迹。

  我无耐yi笑,“你真的想知道?”

  他毫不犹豫地点头。

  “当初嫁给你的时候,我对你是讨好居多的。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你虽然不是我理想中的丈夫,但为人还算不错,便打定主意准备和你过yi辈子的。可惜”我没再往下说。

  他自动接过话来,“可惜,我最终让你失望。”

  我不语,算是默认。

  他苦笑,又问:“那么,我再问yi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执意生下孩子?”

  我沉默了片刻,才道:“我只是想做母亲罢了。”

  他yi脸不信,我说:“男人靠不住,自己的骨肉总不会背叛我吧?”

  他神色寞然,脸上半信半疑,“真的只是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