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前五十米远的周围,早已有身穿黑衣的龙门精英把守,yi个个身材魁梧,面色肃杀,yi看就知非善类,拒绝不相干的人进出。

  婚庆公司的人从未见过这么个阵仗,个个面色发怵,包括和我yi起来的小齐小王,及佳玲和路媛。

  对他们做了思想工作后,开始投入工作中,这次没有记者打扰,很快就布置好了,饭店门口十丈远的鲜花拱门,及两旁的迎宾鲜花,大堂用餐的餐桌,每个角落,都摆上漂亮的吉庆鲜花,大堂正中央在搭建主持台,周围也得以鲜花陪衬,上楼的楼梯口处,也以富贵牡丹作陪衬,看起来喜气洋洋,富贵逼人。

  布置得差不多后,乔yi鸣来了,身边居然还跟着成亦海,我挑眉看他yi看,他不是很忙吗?居然还有空出来溜达。

  他也看到了我,大步朝我走来,“我就知道你在这,所以特意赶过来,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我没好气地道,“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再说了,堂堂大老板,我哪请得起。”这家伙,也太肆无忌惮了吧?大刺刺地就跑来我面前,也不顾别人会怎样想。

  他搔搔头,“那是不是要准备回去了?”我点头,他又说,“那好,我们yi起回去,顺便去”

  “咳咳”yi阵轻咳声响来,打断成亦海的话。只见身着白色西服黑色西裤的乔yi鸣慢吞吞地朝我们走来,手里夹着根烟,帅气,优雅,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

  在他的目光下,我有些不好意思,看起来他老早就知道我和亦海的事了。

  亦海神色不变,大刺刺地说:“冬儿布置得还不错吧?”

  “嗯,很满意。”乔yi鸣点头。

  “那就快把帐结了,我们等下要去约会呢啊,你踩我做什么?”他后退yi步,yi边抹着皮鞋上的污迹,yi边抱怨我。

  我红着脸瞪他,这个不知羞的家伙,哪有叔嫂“偷情”还弄得人尽皆知的。

  乔yi鸣好笑地睨他yi眼,轻啐了声,“活该!”但面对我时,又是yi本正经了,给了我yi张支票,及yi张烫金请谏,“谢谢,这是酬劳。这是请谏,大家老朋友yi场,明天可得捧场。”

  我笑着接过,“那是自然,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亦海在yi旁喜滋滋地说,“既然明天你也要参加yi鸣的婚礼,那我带你去做个头发,顺便弄件礼服”

  我清跺脚,低叫:“你就少说两句不成吗?”当着乔yi鸣的面,他就不知道竭制么?

  不敢看乔yi鸣的神色,生怕他会质问我。

  不过他yi个字都没说,只是笑,弹了下手头的烟灰,又说:“最近亦城心情不是很好你们两个最好还是低调的好。”

  我挑眉,有些不大明白他的意思。

  亦海可就直接多了,皱着眉叫道:“你什么意思嘛?这是我和冬儿之间的事,你少插手。”

  “我才懒得插手你们的私事。”乔yi鸣淡淡地说,“你不听我的也没关系,不过到时候工作忽然加重了可别怪我。”

  “什么意思?”亦海皱眉,想到了什么,又有些不大明白。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乔yi鸣仍是淡淡的笑容,不再看他,只是看着我,“亦海这头倔驴,我也懒得说他了。不过对于你,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yi声,慢工出细活,急不得。”他已有所指,“操之过急与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风暴。”

  我点头,明白他的意思。

  亦海也听明白了,不过却挺不服气的,想反驳,被我瞪回去了。他闷闷地站到yi边,像被大人骂了的小孩子,委屈又无辜。

  我懒得理会他,真诚地向乔yi鸣说声谢谢。这乔yi鸣虽说阴狠毒辣,但挺有原则的就是了,只要不触他的逆鳞,平时候还是挺好说话的。

  正想再替他多说些好话,好让看官们对他改变看法,但下yi刻,就见他忽然脸色yi凛,冷下面孔,对某yi个地点厉声喝道:“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他的话刚落,就见身边的保镖立马行动,动作矫健地朝某yi处扑去,很快,只听到yi阵惨叫声响来,两个保镖拧着个瘦小的女人扔到了我们面前。

  我吓了yi大跳,这女人我也是有印象的,某周刊的著名狗仔,专挖名人的,无所不用其及,偷拍跟踪技术yi把罩,更厉害的还是在她笔下的八卦对象,编的神乎其神,狗血又有看头,先前我与成亦城离婚时,我也曾出现在她笔下,yi个可怜下堂妇,失去前夫的庇护就只能做些低下活儿维持生计,凄凉凄惨地受人脸色yi

  前阵子与聂辰的事儿也是她推波助澜把我弄得声名狼藉,当时虽然气愤,却又无可奈何,今天见她被乔yi鸣捉到现行,估计以乔yi鸣的脾气,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这女人见神色冷厉的乔yi鸣及身边数个面无表情的高头大马的保镖,早已吓得面无人色,我看到她揉着膝盖的动作,估计被摔得不轻吧。不过我却没说什么,站到yi旁想看乔yi鸣如何处置她。

  yi名保镖扯着她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扯起来,厉声喝道:“说,你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然后抢过她手上的相机,恭敬地递给乔yi鸣。

  成亦海说,“不就是记者嘛,算了,把底片没收了,让她滚蛋吧,犯得着动真格的吗?”

  乔yi鸣看了看,把相机递给他,似笑非笑的,“看样子,我这个准新郎官的风头还比不过你。”然后摸着下巴,对那女人笑道:“拍的挺多的,想必已经想好了八卦内容了。我猜猜看,叔嫂搞暧昧,呃,还不够耸动,应该是叔嫂偷情或叔嫂通j我说的没错吧?”

  那女记者低头,不作答,结结巴巴地道:“没,没有的事乔先生,我没有拍你,真的,我只拍了他们”然后指了我和成亦海。

  亦海气势汹汹地把相机砸得稀烂,瞪她,冷笑:“别以为没有惹到他就高枕无忧,告诉你,惹到我yi样没你的好果子吃。”然后扭头对乔yi鸣说,“丢给你处理吧,死残弄死都没关系,做得干净利落就成了。”

  我倒吸口气,来不及说话,只见那女人已哭天抢地求饶。

  亦海冷哼yi声,“敢写我,活得不耐烦了。先前把冬儿写得那样不堪,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胃口倒是越来越大。带下去。”

  保镖看了乔yi鸣yi看,后者冲他们使了个眼色,他们立马行动起来,把那女记者带到角落里去,我想阻止,但却被亦海阻止,“别求情,她把你写成那样,就得承受后果。”

  “可是,范不着yi”角落里传来yi阵拳打脚踢声,及yi阵阵惨叫,我于心不忍,往那边走去,却被亦海拦下,我叹口气,对乔yi鸣道:“放了她吧,虽然这人是很可恨,但受了教训,相信以后不会再乱写了。”

  乔yi鸣仍是斯斯文文地笑着,“她这已经是第二回了。”

  什么意思?我眼里冒着问号,过了会才明白他是不会再放过那女记者了,角落里传出的惨叫声越发高亢,听得我鸡皮疙瘩散了yi地。

  我承认,我没多少怜悯之心的,就算同情那女记者,但也不会为了她惹怒乔yi鸣,这男人看似和气,但说yi不二,我犯不着为了不相干的人开罪他。

  不敢对乔yi鸣发火,只能把气撒在亦海身上。离开了饭店,我就死劲揪他,他痛得大叫,“我替你出气,你干嘛还揪我。”

  我恨声道:“有你这样出气的吗?你也太心狠了。”他揉着脸,不以为意,“若是不心狠,就起不到震慑作用了。”他说,“你别不相信,对付这种老油条,直接给他来个雷霆手段,比说教警告都管用。”

  我闷闷地说:“可是,我做不到你那种把人打得面目全非还面不改色。”

  “所以,你只适合做我的小女人。外边那些牛鬼蛇神就由我们男人来对付。”他把我搂到怀里,细细亲吻着。

  我推他,还有司机呢。

  这司机大叔倒也沉得住气,目不斜视,双手握着方向盘,仿佛没听到般。

  放下心来,但想到我和亦海那些事儿,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只有我还以为瞒得有多紧,想到乔yi鸣似笑非笑的神色,恨不得钻地缝了。

  又瞪了罪魁祸首yi眼,他却得意地笑了起来,“有什么好害羞的,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你再害羞也没用了。”

  “你还说,脸都丢到姥姥家了。”yi想到别人都在暗地里笑话我们叔嫂偷情,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太丢人现眼了。

  “和我在yi起很丢脸吗?”他声音闷闷的。

  我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哎,不知道该如何说了,连我自己都矛盾了,止不住内心的渴望想与他在yi起。可又怕世俗伦理。

  唉yiyi

  参加乔yi鸣的婚礼,我尽量撇开成家人,拿了准备好的礼物亲手递给新娘向以宁,顺便也把爱爱那yi份也递给她。

  第yi次与向以宁打了正面照应,化起妆来倒也是美人,双眼不大却有神,微厚的双唇,高挑的身段,yi身不驯的神情,与乔yi鸣站到yi起,倒也挺般配的,那围绕在周身凌厉骄傲的气势,并不输给乔yi鸣。

  接过礼物后的向以宁也在打量我,“你就是梁冬儿梁小姐?”

  我笑道:“是的。祝福你和yi鸣。”

  向以宁皱眉:“谢谢,只是,爱爱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真的离开了?”

  冬儿微微yi笑:“是的,外出散心去了。”

  “那,她真的与无邪分手了?”

  “这次应该是真的了。”

  向以宁恨恨地道:“那死女人也真是的,那姓段的本来就不是好鸟,分了也好,只是,就这样分手,也太便宜那二世祖了。”

  “咳,你这女人又在说我的坏话。”段无邪走过来了,我看着他臂弯中的女人,心中怫然,这男人还真不像样,才与爱爱分手,身边又挽了个女人,还有说有笑的模样,很想上前替爱爱打抱不平,但算了,我自己都是被男人休离的下堂妻,又有何资格去质问别人?

  但向以宁就不yi样了,瞪了他怀里的女人yi眼,问:“姓段得,爱爱呢?你真与她分手了?”

  段无邪耸耸肩,“又不是我提出分手的,你找我算账是不是找错了对象。”

  向以宁瞪他:“不找你我找谁去?你明明已经有了女朋友,还在外边乱搞,也难怪爱爱会与你分手。”

  段无邪轻哼:“什么乱搞?这也太难听了。男人嘛,身在江湖,也是身不由己,总也免不了逢场作戏。这能怪我吗?要怪就要怪她太小心眼了。”

  向以宁气得瞪眼,作势要打他,“你还说,自己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哪个男人像你这样,在外边胡来还想家里的女人不与你生气?当真以为还是封建时代?”

  段无邪拉着女友的手笑嘻嘻地退了yi步远,“我已经够开明了,我也不要求自己的女人非要进得厨房还要出得厅堂。我只是让她明白,男人在外边的事,女人最好是少管为妙,这不是徒增不痛快么?”

  向以宁气得险些晕倒,我忙劝住她,横了段无邪yi眼,这男人,真的没救了。也幸好爱爱早早把他踢了,不然以爱爱的脾气,不知还要受多少罪。

  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大都非富即贵,我这么个身份却显得格格不入,准备找个不会被注意的角落坐下,然后吃了饭就走人。

  但,我坐在这么偏僻的角落,还是有人注意到我,先是成夫人,拉着我的手,要和他们yi起吃饭,这样也热闹。

  我发现柳云云也来了,哪能抢她的风头,便婉拒了。

  成夫人不以为意,反而对身边的友人笑道:“冬儿就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好孩子,亦城那孩子,眼睛不知生哪去了。”然后她的友人也附和,看我的目光别具深意。

  第100章

  说起聂辰,我也见到他了。不过人家身份不同,坐的可是贵宾席,虽说在场的宾客全都是非富即贵,但仍是分三六九等,紧挨着主席台的是新郎官的近亲及走得近的亲朋好友,第二排则是身份显赫地位特殊的,再往外边的就是普通宾客了,不提也罢。

  我尽量避开成家人,成家和乔家走得极近,成亦城与乔yi鸣又隶属龙门,关系非同寻常,我在贵宾席位看到他了,他也看到我了,时不时把目光扫向我。我装作没看到他,又四处张望了下,成亦海估计帮忙去了,我的眼睛在大厅里扫射了几大圈也没见到人影。

  准备开饭时,我上了趟洗手间,洗手间里的八卦内容也挺丰富的,全是说新郎官的八卦事儿,不过也有提起我的,我很闷,和成亦城都离婚yi年多了,干嘛还不放过我?

  “那成亦城的前妻也来了,不知你们看到没?”

  “看到了,其实说老实话,看着真顺眼,也很舒服。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集优雅于yi身的女人,比真正的名媛还像名媛。”

  “你倒是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那梁冬儿生得再好看,再优雅,能和咱们比吗?”

  “你这么说她就有些过分了,我是真的看她顺眼的,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气质又好,真不知成亦城眼睛生哪去了。”

  “咳,男人的眼光,还真不敢恭维,这成亦城倒好,娶的女人虽然上不了台面,但总算清清白白吧,但这乔yi鸣就更令人奇怪了,放着千金名媛不娶,偏去娶yi个结过婚还带着拖油瓶的女人,这男人没救了。亏他长得人模人样。”

  “我也想不通呀,若那女人长得倾国倾城也就罢了,偏长得又普通,没身材没脸蛋的,真不明白这乔yi鸣眼睛生哪去了。”

  这时又有人进来,这些人便没再继续说下去了。

  终于清静后,我这才从里边出来。真巧,碰上了于浅乐。

  于浅乐yi见到我,双眼yi亮,立马热情地拉着我的手。我觉得她yi点都没有身为千金小姐的傲气,反而豪爽大方,对她很有好感,不自觉的,便与她攀谈起来。

  聊了会儿,她又拉着我要我与她同坐yi桌,我当然不肯,她身份摆在那,坐的可是贵宾席位,我这么个小虾鱼自抬身份与大人物坐yi起,估计会吃不下饭了。

  但于浅乐却不把我的拒绝当回事,强行拉着我的手往靠近主席台其中yi桌走去。

  “妈,这就是我向你提起过得,长得和怜儿相像的人,你来看看,像不像?”说着把我往yi个美妇人身边推去。

  yi桌子的人,全都好奇地望着我。

  美妇人有些年纪了,但脸上柔婉恬静的气质却让她丝毫不输年轻人。顶着与于浅乐九分相像的面孔打量我,忽然轻笑yi声,嗔怪地瞟了于浅乐yi眼,“还需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然后她和蔼地冲我笑了笑,“你就是冬儿吧,以前在成家见过你,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

  我笑着说:“当然记得,龙伯母您好,谢谢您还记得我。”

  “啊,老妈,你居然认识冬儿?”于浅乐惊叫,然后又问:“那老妈,你看看冬儿,是不是和怜儿很像?”

  龙伯母打量我,说:“是和怜儿相像。不过”她扫了于浅乐yi眼,“若怜儿没失踪,现在也和你yi般年纪。冬儿这么年轻,才二十来岁,不可能是她的。”

  于浅乐闷闷地道:“我知道她不可能是怜儿。可是,冬儿长得和怜儿真的好像”

  龙伯母笑了起来,“是很像,当初第yi次见到冬儿的时候,也误以为她就是怜儿。不过,大至上是很相像,但也有不同的地方。瞧,冬儿笑起来有酒窝,眉毛不像,嘴巴也不像”说道最后,她目光变得惊疑,再度上下打量我。

  我心里yi跳,不自觉地摸摸脸,笑问于浅乐:“怎么?我和你那个表姐真那么像?”

  于浅乐摇头,“第yi眼看起来很像,但仔细看,也有区别。对不对呀,老妈咦,老妈老妈”

  于浅乐的母亲回过神来,“哦”了声,说:“是啊,仔细看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这时候,聂辰端了酒杯往这桌走过来,冲龙伯母扬了扬手头的酒,笑道:“嗨,龙伯母,好久不见。”然后又与于浅乐打了招呼,目光瞟过我,很快又收回目光。

  龙伯母笑着与他找招呼,“是聂辰呀,只有你yi个人么?”

  没有细听聂辰说了些什么,因为于浅乐不知从哪里拖了个椅子过来,要我yi起坐着,我不愿,却扭不过她的坚持,不得已,我坐了下来,观察这yi桌的客人。清yi色的贵妇人,其实大家都是认得得,和成家走得近又是龙门首领夫人,有关夫人和她的两个妯娌,齐夫人和齐夫人的媳妇康允儿,于浅乐祖孙三代人,及另外两个我不认得的小姑娘。

  看聂辰与龙伯母说话的热络程度,估计关系匪浅,但我感觉得出,于浅乐对聂辰却有些不以为然,连聂辰向她打招呼她也装着没听到,低头教训自己的儿子,但我却听出有指桑骂槐的嫌疑,偷偷看了聂辰yi眼,只见他脸色如常,仿佛没听出来般,意味深长的眸子盯我yi眼后,又回到他的位子上坐着。

  我这才发现,他就坐在临近的yi桌,只需抬头就能看到我。

  在用餐时,龙伯母对我热络起来,前前后后问了我许多问题,问我老家是哪里的,父母在做什么,又问我今年多大了,几月份生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虽然我有些奇怪,不过仍是yiyi作答。

  期间,齐夫人的媳妇康允儿yi脸温婉地对我笑了笑,“许久不见,冬儿却是越活越精神。”

  我笑,这个以往与我走得较近的齐家大少奶奶神色有些憔悴,但却不掩其天生丽质,我说:“允儿,怎么没见到你的女儿?”

  她神色淡淡,“我带回娘家了。”

  我不再说话,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呀。

  吃过饭,告辞了于浅乐母女,准备向主人告辞,被告知新郎喝醉了,已休息去了,新娘子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