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温吞吞的,怎么生存呀?”然后抛了个媚眼给我,“我说的对吗?冬儿。”

  三双眸子同时望向我,其中yi双是莫测高深的。

  我无耐yi笑,意有所指地望向某个让我极为不舒服地男人,“对,这年头脾气温吞的还真是吃亏。”如同我本人。因为没什么脾气,被欺负了也找不到还击的方式。

  聂如风无耐yi笑,对于浅乐说:“你啊就是鬼精灵yi个。对了,你妈,最近好吗?”

  “好哇,只是和我爸去环游世界了,聂叔叔如果再早yi步就能见到他们了。”

  聂如风笑了笑,又问:“你大姨,最近好吗?”

  于浅乐皱眉,“她在大陆,已经好久没见到过她了。对了,大姨不是替聂叔叔管理大陆公司吗?”

  聂如风点头,“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前了。好过公务都交给聂辰。我和你大姨,已有近十年没见过面了。”

  于浅乐惊呼yi声:“那大姨岂不可怜?”得到聂辰的侧目及聂如风微变的神色,觉得说错了话,吐吐舌,忙转移话题。

  聂如风也没过多不悦神色,只是神色有些抑郁,与于浅乐说了会儿话便离开了。这人也挺有风度的,并不会因为权势傍身就不屑理会我们这种小人物,反而还冲我和颜悦色地笑了笑,“梁小姐,我先走yi趟,后会有期。”

  我点头,微微笑道:“再见。”

  聂辰冲于浅乐点点头,以示招呼,后者却不屑地把头别向yi边。他不以为意,又看向我,我也不愿看到他,把目光看向别处。

  感觉他的眸光在我脸上停留许久,知道他离去,我才偷偷松口气,这个恶心死人的家伙,真的不想再见到他的。

  聂如风父子走后,于浅乐马上恢复了嬉皮笑脸,亮晶晶地瞅着我,“刚才我发现,你和聂辰之间挺有互动的。”

  我yi脸惊恐:“得了,你别让我吃不下饭好不好?”

  她仔细观察我,目光炯炯的,我被她近乎犀利的眸光盯得不自在,忙低头,说:“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她双手撑着下巴,说:“我发现,聂叔叔和我妈当年的遗憾会不会发生在你和聂辰身上。”

  我听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呀?

  “当年,我老爸和聂叔叔,同时喜欢上了我妈。我爸爸的喜欢方式直接采取主动,不让我妈有退却的机会。而聂叔叔,却反其道行之,yi方面,成天和我大姨腻在yi起,高调宣布他们看似甜蜜的恋情。另yi方面,却又总是出现在我妈面前,总找些有的没有的理由给我妈难堪,经常挖苦她,故意误会她,曲解她yi最终,我妈被他伤透了心,转而死心塌地投入我爸的怀抱。聂叔叔见状又跑去向我妈告白,我妈早已伤透了心,根本就不愿再给他机会。聂叔叔伤心之余,就凑合着和大姨在yi起了。我大姨对他yi往情深,死心塌地,可是他却始终不肯给她名分,对她若即若离,害得和我妈关系本来就不好的大姨更是憎恨我妈虽说后来又发生了些事,她们姐妹俩又和好了,但存在心里的疙瘩总是有的。再加上,大姨的女儿,也就是我先前向你提过的怜儿,她和我yi向玩得好。又yi次去旅游,她不小心失足跌下悬崖,消防队搜索了好多天都没有搜到她的尸体,大姨完全崩溃了。虽然她没有明着怪我,可这些年来,我yi直觉得愧疚。”

  说到这时,她看着我,“你和怜儿长得真像,面部轮廓,耳朵,鼻子,眼睛都好像。只除了眉毛,你的是标准的柳叶眉,而怜儿是斜飞入鬓的剑眉,看起来很英气咦,我怎么觉得你的额头和嘴巴也好熟悉还像某yi个人”然后她yi脸迷惑地盯着我的眉毛。

  我摸摸额头,又摸摸脸,笑道:“我以前的眉毛生得不怎么好,很粗,所以后来我去纹了眉。就是你现在所看到的柳叶眉。”

  他摇头,yi脸严肃,“不,我说的不是眉毛,而是你的嘴巴,你居然有酒窝”

  我摸摸唇边的酒窝,笑容扩大:“这又有什么号稀奇的。有酒窝的人那么多。”

  她面上却没有yi丁点笑容,仍是直直地盯着我,“你笑起来的模样也好熟悉。虽说这世上长得相像的何其多,可是,未免太巧合了吧?你不但和我大姨长得像,和怜儿长得像,更让我吃惊的是,你和聂辰的父亲也长得有点挂相。”

  我失笑:“你的观察力还真强。”其实不肖她说,我心里也yi直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个聂如风,我百分之百保证,我和他是第yi次见面。可不知为何,觉得他身上有股熟悉感。可是,我明明以前没有见到过他。

  于浅乐yi脸沉思,自言自语地道:“说不定,你们真有什么关系呢。”

  我心中yi动,想到当初成老太爷递给我的dna,平静了多年的心潮再yi次起了波澜。

  不过于浅乐属于急性子人,不yi会儿又转变话题,又扯到聂辰身上了。

  “说到这人,虽说不是聂叔叔亲生的,但却是yi样的德行,年轻时花心滥情,不可yi世。把女人当低等动物看待。我咒这死小子迟早得到报应。”

  我不吱声,看看时间,已是快到上班时间了。我说:“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得去上班了。周六再联系,可以吗?”

  “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呀!”她不肯放我离去,问我,“对于这姓聂的,你有什么看法?”

  我说:“还能有什么看法?我和他早已结下不共戴天之仇。”想到前阵子被他平白侮辱不打紧,还差点影响了生意。以至于没有花店的分红,害得我只能辛苦工作维持生计。就气不打yi处来。若杀人不犯法,早就拿西瓜刀去把他砍成八大块了。

  我的切齿痛恨没能引起于浅乐的共鸣,她只是惊呼yi声,“这么凄惨?”然后贼贼地笑了起来,“所谓没有恨哪来的爱呢,我估计那家伙是故意针对你的。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而已。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我翻翻白眼,说了句:“敬谢不敏。”我从来不是那种把我推下悬崖再给我条绳子就不计前嫌的人。我yi向是小心眼的,爱记仇的,虽然平时不怎么表现出来,但yi旦发生了,就休想我再回头。

  成亦城是yi例,聂辰同样没商量就算他确实如于浅乐所说,是因为想引起我注意的表现,我也决不会接受这种会让我心情压抑到想跳楼的表现方式。

  告别于浅乐,我直接进入杂志社。

  杂志社位于第八楼,很吉利的数字,但是,今天却yi点都不吉利。

  进入电梯后,才发现电梯里还有yi个男人,当看清他的面容后,彻底愣住了,想到先前他的恶形恶状及总爱自以为是强加给我许多我想象不到的罪名时,寒意从脚底升起。

  他也yi副很很意外的模样,看我的眼神yi

  “嗨,又见面了。”他先打招呼。

  虽然此刻他的语气很正常,眼神也很正常,但yi想到他先前的“作恶多端”及流言的可畏,我是真的怕了他。

  估计他又会说些我故意引他的注意,对他心怀不轨之类的言辞,我也懒得再解释了,装作没看到他,专心致志看着闪动的楼层数字。

  “当”的yi声,到了第八楼,我正待举足,他却抓住我的手,声音散漫,“老朋友相见,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太说不过去了吧?”

  我甩开他的手,冷冷地道:“我可没那个福分与聂总交朋友。”他眼里又是似笑非笑地神色,我心里窝火又无耐,这贼老天,是嫌我的遭遇还不够凄惨么?居然又找这么yi个男人恶心我。

  “火气这么大,还在记恨我取消花店订单的事?”他声音依旧散漫,但那神情却可恶至极,yi副自以为很了解的模样。

  我斜他yi眼:“不止。”

  取消花店订单倒不会引起我太大的愤恨,但他千不该万不该那样对外朝我做人身攻击。害我几乎成了过街老鼠。虽说事情过去yi个月之久,但负面影响也不会立马消失,更别提他在张爱华面前故意与我搞暧昧,害得我被张爱华误会,又被传出不好听地流言,对他更是恨不得啃他的骨头,揭他的皮。没踹他两脚泄恨已算我好修养,居然还敢来招惹我。

  再yi次痛恨怎么运气那么背,每次都会与他不期而遇,若是公众场合那也就罢了,偏每次都是私人场合,四下无人,也难怪他会想歪,这家伙也有想歪的资本,谁叫他顶着超级二世祖的光环,而我却是yi无权无势的小白领?

  香港写字楼老贵,为了节省成本,老总撇开了昂贵的黄金繁华地段,改选九龙城较便宜的写字楼,虽然这里离黄金地段差yi个档次,但比较清静,挤电梯也不再拥挤。虽说11个人挤50平米的地盘有点拥挤,但香港寸土寸金,写字楼租金居全球最贵,为了节省成本,也只能屈就了。

  刚开始还挺佩服老总,租下这里的写字楼价格忒是比别人便宜不少,把省下的费用全换成真枪实弹的高档次饮品,对于老总的良苦用心还挺感动的。但现在看来,因为这姓聂的家伙出入这里,就大大降低了我对老总的崇拜。

  “什么叫不止?”他挑眉问,“我还有其他地方惹到你了?”

  直接无视他。

  只是才走了没两步,他又叫住我,“冒昧问yi个,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我停下脚步,反问:“我在这里也有办公地点,怎么,你不知道吗?”

  我惊讶极了,他的公司不是在中环写字楼么?那个地段好,租金贵到离谱说出去可以长yi截嘴巴的写字楼。先前听杂志社的同事说a室住着yi个帅哥,并且身份不同凡响,只是他很忙,不容易碰到。想不到,就是这个家伙。

  我挤出淡淡的笑意,说:“抱歉,我这人就是孤陋寡闻,对于不相干的人,很少去关注的。”我看到他黑了yi半的脸,有种解恨的感觉。

  “不好意思,上班时间到了,我得赶去上班了。”

  他跟在我身边,“你在这里上班?哪间公司?”

  我不答,目不斜视,高跟鞋在地面上敲出规律而清脆的声音,该死,平时从电梯道办公地点只有yi分多钟时间,怎么这次走了半天仍是没有到达?

  我进入俗和爱办公室,他也跟了上来,拦住我的去路,“想不到你居然在这里上班。”

  我冷冷地道:“是啊,托聂总的福,让我过上真正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涯。”以前在女儿国上班,因为是资深员工,有特权,可以不必每天去杂志社报告的。偶尔请个事假,上班时间打打混也不会被上头说什么,所以很是轻松,但这次不同了,有了经济压力,再加上是新进员工,yi切都得按杂志社的规章制度来。

  他挑眉,“你没在花店帮忙?”

  我恨不得踹他两脚,他还有脸问这个?

  “为了不影响花店的生意,我这个人品有问题的人哪里还敢去呢?”

  见他仍是堵在我身前,于是便推他yi把,“这是杂志社工作的地点,不欢迎闲杂人等进入。所以请你立即离开。”

  他却抓住我的手臂,“等yi下,我还有话要问你”

  我甩开他的手,yi脸厌恶,“别动手动脚的,恶心。”

  他紧抿了唇,yi言不发地盯着我,神色阴鸷。

  我瞪他yi眼,转身进去。

  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同事们陆续回归,同事小艾见我yi脸抑郁,便问我:“怎么了,谁惹到你了?”

  我回过神,说:“没呢!”

  她yi脸不信,“少来,瞧你yi脸大便样。说吧,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

  我问她,“这层楼的其他老板,你见到过吗?”

  “这层楼就我们杂志社和华丰大陆办事处。那个老板偶尔见到过,是个帅哥呢,只可惜人家不常在这里。”她yi脸惋惜,“不然的话,我肯定会豁出去倒追他的。”

  我眼睛yi亮,原来姓聂的并不是常往这里跑,谢天谢地。

  小艾又狐疑地望着哦:“怎么了,你见着他了?”

  我点头,为什么以前没有人告诉过我,姓聂的他在这楼办公呢?

  “那,有没有发生化学反应?”我见小艾脸上出现嫉妒神色,不禁感到好笑,这个只看外表却不知人心险恶的小丫头。

  到了下午三点以后,有十到十五分钟的小休,同事们大多喜欢相互八卦yi下来放松心情。聊着聊着,又聊到了时下最热闹的话题,某某富豪的婚变,及某某明星的私生活事儿,谈得津津有味的。女人的八卦都是天马行空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yi会儿,又聊到了成亦城身上。

  小艾问我:“冬儿,你和成亦城做过两年的夫妻,你对他是什么样的评价?”

  这时候所有人地目光都齐刷刷地望向我,我没想到安静的喝柠檬水也会受到波及。好yi会儿才道:“都离婚这么久了,我对他没什么好说的。”

  她们对我的回答不甚满意,继续追问我当初成亦城提出离婚心里是不是特别憎恨柳云云。

  我想了想,说:“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吧。但真的不是特别憎恨她。只是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居然败给了她。”

  “那,你心里还爱着他吗?不然,又怎么会执意生下他的孩子呢?”

  我苦笑,“这个孩子来的很意外,我也是始料末及的。不过,我执意生下他,并不是因为爱他,而是想有自己的骨肉,如此而已。”见她们仍是yi脸兴致勃勃打算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有些怕了她们,不禁把求救的目光投向ada。

  ada意会,大声说:“好了啦,别再问了。这是人家冬儿的私事,你们瞎问些什么呀?”

  ada挺有威信的,她的话yi出口,果然众们不再追问我和成亦城的事儿,正待松口气,忽然手机响了,是朱阿姨打来的,她的电话里声音焦急,“冬儿,你的前婆婆来看望灿灿了。”

  我“哦”了声,说:“她是灿灿的奶奶,来看望自己的孙子也无可厚非,你可别再像对待亦城yi样对待人家。要好生招呼,明白吗?”

  “我知道,把她侍候的像祖宗似的。可是,她看起来很喜欢灿灿,还说要带灿灿回成家小住,冬儿,你的意思呢?”

  我心头yi跳,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灿灿越来越是可爱聪明,终于引起了成家双亲的注意了。他们喜欢灿灿倒无可厚非,但我就怕他们会仗着权势与我抢夺灿灿的监护权。

  我对朱阿姨说,让她先稳住成夫人,我立马回来。

  等我十万火急赶回去时,早已不见了灿灿的影子,朱阿姨yi脸歉疚地对我说:“灿灿的奶奶看起来好说话,可是语气却不容置疑,太强势了,我,我没法子拒绝她yi”

  我深吸口气,我的前婆婆能纵横成家三十多年,把偌大成家管理得妥妥当当,毫无二心,把有钱又有作为的丈夫管理得妥顺又服帖,不是没有两刷子的,区区yi个保姆,哪是她的对手。

  只是,她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把灿灿接走,真的太过分了。

  朱阿姨建议我立即去成家,把灿灿要回来。

  去成家?我也正有此意,可是,最近成亦城与柳云云闹离婚闹得沸沸扬扬,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去成家,不是给记者们找话题么?

  想了下,决定先打电话谈yi下成夫人的口风再说。

  可是,离开成家后,就把有关成家的yi切联系都删掉了,思来想去,又打了成亦海的电话,可是,接电话的却是他的秘书,说是他在开yi个很重要的会议,谢绝yi切电话影响。

  不得已,又硬着头皮打给成亦城。

  “冬儿,是你吗?”电话里成亦城声音很是意外,问得小心翼翼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今天你妈趁我不在的时候来看灿灿,也没通知我yi声就把灿灿带走了。”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来意。

  他惊讶:“我妈把灿灿带走了?”顿了下,又说:“冬儿,我妈并没有恶意的,她只是单纯的想见见孙子而已。”

  我忍下心头地怒气,说:“你能保证她只是单纯的想见孙子那么简单吗?”

  他沉默了下,“冬儿,你yi个人带灿灿那么辛苦,多yi个人分担,岂不更轻松?”

  我冷笑:“那我从怀孕到生灿灿的时候,怎么没有人来分担我的辛苦?”

  他不语,只是说着对不起。

  我又说:“把你妈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吧,我亲自与她说。”

  他说:“我妈也只是单纯的想和灿灿多相处yi下,你不要担心,最多明天就会给你送来。”

  “是么?”我不信,“你能保证吗?”

  “我保证。我明天就把他送到你身边。”

  “算了,非常时期,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么?难道你就那么讨厌我?”他声音低迷。

  我说:“讨厌倒不至于。但你现在正和老婆离婚,还闹得沸沸扬扬的,我可不想被搅和进去。”

  “冬儿,你应该知道我离婚的原因yi”

  “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离婚,总之,都不管我的事。好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忙,不说了,再见。”

  成夫人的电话也没要到,唯今之计,就只有去成家yi趟了。

  打了车yi路飞奔朝成家驶去。

  按了门铃,等了好yi会儿,才听到传声器里传来声音,我深吸口气,直接说明来意,对方沉默了下,说:“对不起,梁小姐,太太下午出去了,就yi直没有回来。”

  我又惊又怒,这成夫人她究竟有何目的?当真要抢回灿灿的监护权?

  我忍着怒气,问:“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太太的事,我们不好过问。我也不清楚的。”

  我快抓狂了,掏出手机拼命地拨打成亦城的手机。

  手机接通了后,我再也忍不住对他yi阵狂吼:“成亦城,你妈这是什么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