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何愁没有笋子。

  晚上亦海有打电话来,“冬儿,大哥离不成婚了。大嫂她,昨晚上自杀,差yi点就没命了。”

  我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经知道了。”所以,成夫人以这个作借口,要我离亦海远yi点当然,她只是说暂时。因为离不成婚的亦城心里也很痛苦,若让他看到我和亦海出双入对,肯定会更加痛不欲生。

  成夫人很有谈话技巧,说话艺术非常完美,yi句请我体谅她这个做母亲的,给我扣yi个高帽子,然后再向我提出要求,拿出yi副不得不舍弃灿灿的心痛表情,yi边威逼,另yi边又给我个甜枣子吃,我想不从她都没法子了。

  “冬儿,我知道这样要求你有点过分,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我同意你嫁给亦海,亦城肯定会痛不欲生,以后你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同处yi个屋檐下,想要和平共处,恐怕是不可能的。就连现在,他们兄弟俩为了得到你,已在明争暗斗了,你也知道,他们以前感情有多好。”

  她的另yi层意思就是,我是让他们兄弟不和的罪魁祸首,为了让他们兄弟俩恢复以往的关系,我能滚多远就滚多远。

  若是不从,我以后休想再见到灿灿,说不定,我的工作不保,与我yi同创业的丽华也会受到波及,还有她的老公tin,说不定,我在香港也不可能再呆的下去了。

  “我听说,你换了间杂志社,呵呵,冬儿还真是时代女性的典范,自力更生,令我佩服。”她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那间杂志社效益yi直比不上女儿国,不过亦城的堂兄觉得挺有发展潜力,还准备并购呢,被你成叔叔阻止了,说你在里边上班,不可造次。”

  成家的堂兄成亦明,在传播界已有yi席之地,若想收购区区yi间年营业额不到yi亿元的小小杂志社,那是轻而易举的。

  “我听说你和朋友合伙开了间花店,效益也不错,恭喜你呀,就是有头脑。”她话锋yi转,又说,“只是,我听说你们抢了‘yi花yi木’不少生意,对方的老板数度想以恶劣竞争形式挤兑你们,你们可要小心些。”

  “yi花yi木”是规模比较大的花店,老板和成家没有亲戚关系,但,想要拜倒yi间年营业额不到五千万的花店,对于成家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

  “你朋友的老公叫什么来着?是tin吧,挺能干的yi个年轻人,不过我却听到有些不好的传闻,好像他收受了病人红包,差点就捅到卫生署去”

  寒意从脚底升起,她为了逼迫我,居然连不相干的人都拉进去了,未免太狠了吧?

  她仿佛没看到我的目光,继续惋惜地说,“你也知道,廉政公署对医生管理严格,若收受红包罪名属实,等待他的,将会是吊销医师执照,终身不能再行医,对于yi个刻苦多年终于熬到主治医生的人来说,这个打击有多大yi”

  医生收受红包,在香港很少,几乎从未发生过,香港对于这方面的律法很严厉,从没有漏洞可钻,大多数医生还是规规矩矩行医,很少像大陆那样,花样百出。但,就算如此,若碰上有心人,恐怕也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全身如至冰窖,为了逼我就范,她是准备把我身边的人yi网打尽么?未免做得太绝!

  我说:“阿姨,tin是个很优秀的医生,要是亦城失去了他,肯定是他的损失yi”

  她淡淡地道:“我知道他是个优秀的人才,但,再优秀的人才都比不上我两个儿子的幸福,及我成家永远渴求的兄弟和睦。冬儿,你是聪明人,你懂得的。”

  她都说到这个份上来了,我要是再不识相,也就只有拿鸡蛋碰石头了。

  也在这个时候,我才看清了我的前婆婆有多厉害,多冷酷,多果决!

  我这么点都行,在她面前,完全就是小儿科。

  她yi来就掐住了我的命门,我想法抗都力不从心,只有乖乖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亦海说:“大哥短时间内离不成婚了。”

  我淡淡“嗯”了声,这样也好,离不成婚的成亦城与yi个yi提离婚就会闹自杀的老婆继续在yi起,相信对成亦城来说,也是个煎熬。不知成夫人为了儿子摆脱痛苦,又会怎样对付柳云云。

  “冬儿,我妈找我谈过话了,她说她不是老古板,虽然咱们走到yi起,会有许多波折,但她尊重我的决定。”亦海语气变得兴奋,“只是,我妈说,最近大哥心情很难受,要我们不要太刺激他了,短时间内分开yi阵子,等大哥的事过去后,她再想办法开导他。冬儿,你说,我妈是不是很开明?”

  我好想笑,但无论如何都笑不出声,“她是这么对你说的么?”

  “是这么说的。但是”他顿了顿,“但是我并不相信我妈会那么好说话。”

  我迟疑了下,说:“呃,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他苦笑yi声:“她表现太好了,太大度了。”

  我呆了呆,不知该说什么,但心里却稍稍有了点安慰,他没有被他那精明的母亲糊弄过去。

  “冬儿,我妈没为难你吧?”

  我沉默着,在心里想着,究竟要不要告诉他真正内幕,他却开口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我深吸口气,“亦海,你妈,她没有为难我。”

  成夫人确实没有为难我,她只是表明她的立场,为了两个儿子的幸福会作出手段而已。

  “你总是这样,受了委屈也不肯说出来。”他语气闷闷的。

  我叹口气,说:“慢慢来,这事儿吧急不得。”

  “我妈究竟与你说了什么?冬儿,你快告诉我压。”亦海声音急了。

  我想了想,想到成夫人的威胁,唇边浮起冰冷的凉笑。

  “冬儿,你为什么不说话?”那头亦海声音着急了,也惶恐了。

  我深吸口气,淡淡地道:“我在想,柳云云闹自杀,有没有生命危险?”

  亦海叹口气:“抢救及时,已无大碍。但也吓坏了大家,我哥他,yi直守在她床边,很自责,很内疚。我妈也有些动怒”

  动怒?是气成亦城找了这么个动不动就爱闹自杀的老婆,还是柳云云这么不顾爱惜自己的生命?

  亦海又期期艾艾地说:“冬儿,我哥现在估计也离不成婚了。但我妈却说,为了顾及大哥的心情,要咱们的事缓缓再说。”

  我想,这成夫人在亦海面前,肯定会这么说的。但在成亦城面前。估计又是另yi个说辞了。

  不过倒也挺佩服这成夫人的,在儿子面前,永远是慈母模样,就算她在背地里作出棒打鸳鸯吃人不吐骨头的事来,恐怕在她的两个儿子眼里,她仍是难得的模范慈母。

  “虽然我也知道这只是我妈的缓兵之计。但,这个时候,我却是无能为力。”他语气沮丧,“冬儿,对不起。对付我妈,我不能拿出商场上那yi套。为了不让我妈对你生出间隙,我短时间内不会与你见面了。”

  我笑了笑,夸奖他,“谢谢你为我着想。”这小子还不算太笨,知道改弦易辙,单yi的执着无济于事,横冲直撞也毫无胜算。唯有改变策略。

  只是不知他又会以什么方法来让成夫人退后yi步?

  第二天晚上,成夫人才把灿灿带回来。

  她仍是温和的神色,但却比昨天又多了份冷冽与高贵来。

  今天的成夫人确实高贵,貂毛大意黑色铅笔裤,翘着二郎腿露出的驼色高跟鞋,小巧,玲珑,却又有着尖锐的鞋尖。lv经典款式提包随意放在身边,盘得yi丝不苟的头发用簪子绾着,精致的钻石耳环及项链散发出幽幽华光,双手交叉放在腿上,露出两颗小巧戒指,再加上唇角得体而冷淡的笑意,无不显示其高人yi等的优势来。

  “亦海那孩子,对你还真是死心塌地。”她叹息地说,神色却冷漠。盯着我的眸子带着刻骨的冷意,这种感觉,就好比自己战战兢兢克己奉公而别人偷j躲懒却仍是拿yi样的薪水而生出的不忿。亦或是,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却为了别的女人对自己疏远而产生的嫉恨与不平。

  我觉得,有必要说些什么。

  可是,又找不到话来说。

  “冬儿,你这么聪明,从小受礼仪教导,怎么还做出这种让戳脊梁骨的事来?”

  我低头,“阿姨,我理解您的心情。当初,我也和您yi样,觉得叔嫂在yi起不会有好结局,也不可能会受到祝福。可是”

  “可是什么?”

  我叹口气,无耐地望着她,yi脸无奈:“亦海他太死心眼了。我长这么大,从未见过他那么痴心的男人。我说实话,我是真的被他感动了yi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接受他的,可是,当yi个男人对你死心塌地甚至处处为你着想,只要是人,都会受感动的,对于亦海,我是情不自禁yi”

  成夫人脸色变了数变,最终冷笑yi声:“好yi个情不自禁”

  晚爱b可爱桃子110yi114

  “阿姨,”我打断她,说,“我知道你无法忍受我和亦海在yi起。我很抱歉,让你这么生气。可是,请你明白,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之人。我会远离他的。”

  得不到尊重和祝福的爱情,我是不会再去碰的就算会心痛,会无助,会在夜里哭泣。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她神色稍微缓和了下,“不知你看了最近的报纸没有,御风和允儿那孩子你都认得,如今也正闹着离婚呢。”然后,叹了口气,yi脸不忿的模样。

  她嘴里的御风是龙门的火龙,首领之yi齐御风,三年前与康氏千金康允儿喜结连理,并还生有yi女。康允儿是标准的千金小姐,虽然算不上名门贵族,但自幼被教导的极好,温柔婉约,既贤惠,又落落大方,嫁入齐家整整三年,侍奉公婆,善待小姑,操持家务,进得卧房,下得厨房,上得厅堂,端得贤惠有度,齐家公婆对她也是夸赞有加,从未红过yi次脸。只是这齐御风真不是东西,有这么贤惠妻子还念念不忘初恋女友。

  以前我还未与成亦城离婚时,与康允儿时常走动,也算是少数谈得来地好友,她也是少数贵妇里没有对我落井下石反而安慰我的人。我原以为凭她不俗的家世,理应在婆家抬首挺胸,但实则不是。丈夫对她不冷不热,外边小三儿横行无忌。刚开始齐家公婆还力挺媳妇,说儿子的不是来。

  可自从那小三儿怀了孕后,越发嚣张,听说检查出来是男孩儿,yi向八风不动的齐家公婆开始不管不问了。康允儿yi人孤军奋战,偏那小三儿仗着肚中龙种大行逼宫,若不问鼎正室宝座便打掉孩子,惹得齐御风左右为难。

  康允儿是齐家公婆最是得意的媳妇,齐氏夫妇既不脑残,也不蠢笨,相反还聪明的很,哪会有着外头的野狐狸兴风作浪,yi直力挺儿媳妇。但,那小三儿肚子里的孩子除外。

  但他们越是这样,姓齐的臭男人越是觉得康允儿面目可憎,康允儿在yi翻痛定思痛后,最终决定成全齐御风和他的初恋,自动让贤。什么赡养费yi概不要,唯yi的条件便是女儿。

  这姓齐的真不是东西,既得了便宜还卖乖,死活拖着不肯离婚,最终却又扭不过初恋女友的yi哭二闹三上吊,极为“痛心不忍”地与结发妻子离了婚,却又妄想要女儿的监护权,最后闹得不可开交,媒体都被惊动了。

  齐御风与康允儿的事最近也闹得,为了争夺女儿的监护权,弄得天下皆知,乐坏了媒体,却气坏了齐康两家。

  成夫人不会无缘无故提及别人家的私事儿,我仔细想了想,惊出了yi身冷汗,他这是在敲山震虎呀!

  康允儿离婚的唯yi条件是女儿跟随她,但齐氏夫妇也是极好面子的,yi向注重血统的纯正,就算孙女也不会轻易让人从齐家带走,改成别的姓。是以,给了康允儿非常优越的条件,却非要争得孙女的监护权。这成夫人是借着齐氏夫妇的作法来告诫我,大户人家,对血缘最是看重,人家区区女儿都要誓争到底,更何况灿灿yi个根正苗红的男孩儿。

  终于想到了成夫人的最终目的,我倒吸口凉气,在心里盘算着,若成家真要争夺灿灿的监护权,凭成夫人的本事,我先前还算自得的胜算,完全是不堪yi击了。

  成夫人又说话了,“冬儿,我确实很喜欢灿灿。也时刻想着要灿灿回到成家。”

  我定定地望着她,没有搭腔,等着她的下文。

  她说:“不过,我也是做母亲的人,哪会不明白母子离别的痛苦?所以,我不会与你抢孩子的。”

  我垂脸,心头电转,她当然不会主动与我抢孩子的监护权,对于她来说,孙子是讨人欢喜,也很重要,但儿子才是她身上掉下的肉。为了儿子,她就得舍弃孙子才是谁叫她的两个儿子对我那么上心呢?

  果然,她下yi句就是她提出的条件了。

  “你yi向聪明,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可以舍弃灿灿的监护权,但,你也得向我保证,从今以后,不再与亦城亦海他们来往。”

  果真被我猜中啊,心头冷笑,好yi个慈母呀。

  与成亦城断绝来往,也是不可能的,他是灿灿的父亲。

  与亦海想到亦海,心头又是yi阵钻心的疼痛,是我辜负了他。在他和孩子间,我最终自私地选择了孩子。不知他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恨我。

  成夫人离开后,我抱着灿灿,泪水yi股脑儿地落下来,朱阿姨手足无措,忙安慰我,却又找不到章法,但看得出来,她对亦海仍是抱着希望的。

  她说亦海对我是绝对认真的,他yi定会想办法和我在yi起的,要我不必担心。现在要做得就是马上通知亦海,要他来想办法。

  我抬头,问了她yi句,“得不到祝福的婚姻,你认为能走多远?”

  她立马蔫气了,喏喏地不再吱声。

  我垂首,拭了脸上的泪水,吸吸鼻子,我不能哭的,我连哭的权利都没有的。也是我活该,明知与亦海不会有未来,偏还妄想能有奇迹发生。活该被成夫人如此侮辱。

  成夫人也够厉害了,不带脏字地把我损得yi无是处。打蛇打七寸,她yi来就捏住我的罩门,让我连反抗的力气都生不出,只能乖乖地被她牵着鼻子走。

  朱阿姨见我接连几天都提不起劲来,建议我出去走走,顺便给灿灿买些衣服,灿灿都yi岁了,又逢春节,是得添些衣服了。

  很凑巧,在买童装时,居然遇到yi位故人。成老太爷在世时的御用律师。当初我和成亦城结婚也是他着手办理的,成老太爷死后的遗嘱也是他经手的,这人yi向严肃,并且正直不阿,所以印象也挺深刻的。

  王律师yi见到我也挺吃惊的,“梁呃,成太太”

  我微笑着纠正:“请叫我的名字,王律师。我已经和亦城离婚了。”

  “离婚了?”王律师有些意外,不过还不算太多吃惊,“你们真的离婚了?”

  我点头。

  他又皱眉问:“什么时候的事?”

  “呃,去年三月。”

  他再度皱眉,又问:“是亦城提出的?还是”

  “当然是他。”当初成老太爷要我与成亦城结婚,他全程跟办,也深知里边的内容。不管出于何目的,我都不得主动提出离婚,当然,如果是成亦城则就例外。

  他“哦”了声,“这样啊,那也算是遵守诺言了。”

  我淡淡yi笑,心情微凉。

  这时候被朱阿姨抱着的灿灿却扭着要我抱,我抱过他,在他脸上亲了yi口,嗔怪地指了他的额头,轻斥:“小皮蛋yi个,婆婆抱不是yi样吗?”

  “呃,呃梁小姐,这,这孩子是,是你的吗?”王律师又开口了,盯着灿灿的脸儿,目光惊疑不定。

  我搂进了灿灿,对他笑了笑,说:“是啊,小名叫灿灿,马上就yi岁了。”

  “你又结婚了?”

  我讶异地望着他,过了会儿才明白指的是什么,于是又笑了起来:“不,我现在单身。”

  “那,孩子的父亲yi”

  我明白他想说什么,笑着打断他的话:“王律师,我记得你已经退休了,听说已移居美国定居。成家的事应该不在你过问的范围内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当初我受成老太爷的嘱托”他顿了顿,yi下子变得冷然:“当初你是白纸黑字答应了老太爷提出的要求,虽然是不合理,但若你违背了”

  我打断他的话,淡淡地道:“我有没有违背老太爷的要求,我说了你就能信么?你应该去问成亦城更好。”

  “是吗?”他盯着我,目光变得锐利,“那好,我这就去亦城。若确实是他主动提出离婚,那你应有的权益我不会徇私。若你违背了协议,可休怪我不客气。”他又盯了灿灿yi眼,目光古怪。

  望着王律师离去的背影,我心里yi阵阵苦涩,好不容易扭转的心情又被破坏了,唉

  朱阿姨上前问我:“冬儿,这人是谁?怎么这么霸道?难道只允许姓成的提出离婚,你才能获得自由么?太不像话了。”

  我没说话,叹口气,估计再过不久,又有yi场硬仗要打了。

  年关将近,花店生意好得不像话,丽华天天打电话来催我,要我去店里帮忙,想到成夫人的警告,我推脱没有去。有好些客户指名要我服务我都拒绝了。不愿为了我的事,连累丽华。

  不知就里的丽华大骂我脑子进水了,放着好好的生意不顾,偏躲在家里装死。

  沫沫也打来电话,说聂辰又来了,下了最后逐客令,若得不到最好的服务,别想他再与花店合作。

  沫沫语气带着乞求,“梁姐,我知道聂辰那人很混蛋,可是,看在他抱着金元宝的份上,就委屈yi次吧。”

  做生意的人,没有人会把钱往外推的。只是,对于聂辰,我是真的被他打击到骨子里了,yi想到先前他的恶形恶状,就恨不得把他踹得远远的。

  但,沫沫说得对,人家捧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