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把我压在柔软的大床上,yi边制止我的挣扎yi边脱我的泳衣。

  我羞怒到几欲昏厥,他已是千人斩万人骑,脱女人衣服如脱自己的衣服yi样,无论我怎样挣扎,都逃脱不了被他脱得赤条条的窘境。

  屋内灯光如炽,也不及他眼里逼人的欲火。

  在他的灼然注视下,我头皮快着火了,羞怒不已,只能朝他吼道:“聂辰,你放开我。”

  “是你自动送上门的,可怨不得我。”他说,然后又邪肆yi笑,说:“没想到生了孩子的你身材仍是这么的好。”

  我羞得快爆炸了,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他的侵犯,这个恶棍随着他的深入,我脑袋yi片空白,那yi瞬间,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这聂辰也真不是东西,还花花公子呢,花花公子不是应该把前戏做足吗?可是他呢,

  今天发生的yi切,完全纯属巧合,可是,估计他得了便宜还得卖乖yi

  老天,他真是个大滛兽。

  “不许分心!”他瞪我。

  我也回瞪他,霸道的家伙。

  他因为的挑衅动作越发粗鲁,我蹙眉,他就不能轻点么?虽然我已不再是黄花大闺女,但他的绅士风度哪去了?

  “我yi直以为生过孩子的女人这里都会下垂,想不到你的还是这么的挺。”他yi副意外加满意的神情。

  我不知该是哭还是笑,生孩子过后,胸部确实会下垂yi些,但只要保养得当,戴合适的内衣,做产后运动,也会恢复到成的。

  良久yi

  我推开仍是伏在身上的聂辰。他动也不动,仍是趴在我身上。

  “你起来啦。”我快喘不过气了,他那么高大,那么沉重,几乎快把我都压扁了。

  他终于撑起上半身,目光紧紧地拽着我。

  从他的眼里看到自己头发凌乱yi脸迷离的面孔,忽然又推了他yi把,“你放开我,我我要回去了。”

  他看了我良久,不知在想些什么,眸光闪烁着令我不安的光芒。

  终于,他看够了,撑起身子。

  我立马从旁边侧身坐起来,并用被单裹住身子。

  感觉很尴尬的,平时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忽然就上床了,做不来什么事都没没发生过的云淡风轻。

  很想追究他对我用强的野兽行为,但

  瞪了斜躺在床上不知何时手头捏着根烟的他,质问的话又咽到嘴边,做都做了,再来声讨他的禽兽行为,以他那张恶毒的嘴巴,恐怕到头来反而是自己的不是。

  压下心头的怒火及不甘,我说:“刚才的事我不想再追究是谁的责任了。我希望过了今晚,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没有听到回答,我估计他也同意了,于是放下心来,裹着被单退出房间。

  “等yi下yiyi”走到门口时,他又叫住了我。

  我转身,恼怒地瞪他,怎么,得了便宜还想卖yi回乖?

  他坐起身,双腿踏到地面,双手撑在床沿,他全身只有腿间的羞人之物用被单遮住。强健却不夸张的肌肤在灯光照耀下,显得性感而迷人。

  深邃的眸子盯着我,“大半年不见,去哪了?”

  我没好气地道:“我想,我没必要向你报备的。”

  他抿着唇,似是不悦,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又说:“留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心下警铃大作,我防备地盯着他,“你想谈什么?”

  他狠狠吸了口烟,袅袅的烟气,使得他的面孔有些模糊。

  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吸二手烟。我毫不掩饰心头的厌恶,伸手挥掉窜到鼻间窒息的烟味,冷冷地道:“我不和吸烟的人说话。”

  在关上门地那yi刹那,我又转头,说了句:“我希望我们都能把今晚的事忘掉。”

  他不说话,两根指头夹着烟,只是怔怔地望着我,凌乱的头发配上棱角分明的脸,也是帅气迷人的。有些男人,就算面孔称不上俊秀,yi旦加上其他气势之类的东东,仍是有强大的气场,吸引着周围的异性,这聂辰就是其中的代表。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进入浴室冲洗了身子,温热的水珠打在身上,我使劲地搓着肌肤,热水升腾出氤氲的雾气,遮住镜子里还算曼妙的身躯。

  拿了毛巾擦了镜子上的雾气,打量镜子里赤身捰体的人,面容还算不错,虽然比起姐姐的倾城之姿还要差yi点儿,但仍是耐看的。皮肤还算好,半年的旅途生涯,没有热晒,也没有被雨淋,因为还没有皱纹也没有任何的瑕疵。

  因为生孩子的关系,胸部比以前大了yi分,所幸保养得当,没有下垂,只是比以前柔软不少。腰部基本恢复了少女时期的曼妙,臀围增大了yi公斤,大腿也是,但整体看起来,仍是比较标准的比例,我对这具身子还是挺满意的。与聂辰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懊恼尴尬居多。

  压根儿就没想过要与他发生关系的,但,这次的阴差阳错,居然把我们给拉到床上去,想起来,仍是不可思议。

  本来我的打算是,等灿灿大了点,找个看得顺眼的男人,偶尔炒炒饭,如果合适就拉近围城,不合适就分开,相信凭我的姿色,应该是不难找的,也不可能被拒绝的,如今的男人只想用下半身享受,却不愿用上半身负责,相信他们也乐意接受只要性不要爱的我。

  可是,可是,老天居然安排我阴差阳错地与姓聂的花心男人上了床。

  接下来,我该怎么面对他?

  其实我应该严正拒绝的,与他发生关系也只能算yi夜情,以后也不可能再有交集。他是高高在上的聂氏总裁,而我只是yi个离异带有孩子的单亲母亲,天差地别的身份,yi夜情过后,便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

  对于yi夜情,我倒是没什么好抵触的,如今性开放的社会,男未婚,女未嫁,yi夜情普遍至极,还不至于被他用强就寻死觅活的。

  只是,对象是聂辰,心里又有点不自在,yi来他的身份摆在那,二来他常被媒体追逐的花花公子形象,要是让媒体知道我和他曾有过yi腿,不被口水淹掉才怪。

  他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与他上过床的女人何其多,光想就有些恶心的,我也是个洁癖的人,yi想到他有可能与别的女人上了床又与我zuyi爱,那种感觉,像吞了苍蝇yi样难受。

  唉,脑袋乱死了,不去想他了。就当是yi夜情吧,也没啥大不了的。他瞧不起我就让他瞧不起吧,讨厌我的人多去了,他又算个啥?

  因为聂辰就住在隔壁,我不想再与他见面,那样会非常尴尬的。于是,第二天yi大早便起了床,下楼吃早餐。

  亚龙湾酒店的早餐还算丰盛,不到yi百元便能吃得精饱。这在习惯了高物价的香港,这个价位真令人满意。

  不过,对于内地消费者来说,仍是贵了点。但在香港生活了多年,那边的高物价与内地的消费水平,也觉得内地过日子要轻松yi些,尽管内地有诸多不足的地方。

  我没料到,前来度假的熟人还蛮多,昨晚的聂辰不算,此刻出现在我餐桌上的张董倒令我意外了。

  张董,曾经是俗爱杂志社也是我的前任东家的顾客之yi,因为事宜,与他接触良多。这老男人,表面道貌岸然的形象,实则贼眉鼠眼,每次总爱拿着鸡毛蒜皮的公事约我出去吃饭,美其名曰吃饭,谈公事,实则找机会吃我的豆腐。

  身为能干的现代都市女性,对付心怀不轨的色狼,我自由高招,这姓张的老家伙倒也没占到我任何便宜。

  这次还真是巧到家了,他居然也来度假,按照香港的“国际惯例”,我想应该是和情妇yi并来的,只是不知情妇被他支哪去了,居然yi个人馋着脸跑来与我yi同吃早餐。

  可能他认为我yi个离了婚的女人又被成家责令滚出香港,可以随意把玩的,只需稍稍勾上手指头就会爬上他的床似的。

  切,老娘确实是想找个男人炒饭,但对象也不可能是你吧。与我炒饭的男人就算不大富大贵,至少也要看得顺眼吧,决不会是你这样的满身铜臭的暴发户味。

  又想到聂辰,好吧,我承认,昨晚之所以让他得逞,不是我真的挣扎不过他,而是,那家伙虽然也不是好东西,但至少生了副好皮相,闻起来干净,便半推半就地让他得逞了。

  只是这张董,唉,再昂贵的衣装都包裹不出贵族男人的风范,还真是让“byiss”这个牌子蒙羞。

  好吧,虽然你恶心了点,但并不影响我的胃口,我的胃口yi向好。趁势狠狠地点了好多餐点,慢条斯理地吃,反正这男人喜欢扮绅士,就让你扮过够吧。

  “梁小姐也来度假?也是yi个人吗?”

  这老家伙坐下来后,就开始找话题,我也如实回答,与他谈得倒是投机,笑得也非常开心,估计这家伙以为我对他也有意思了,手脚开始不规矩了。

  我不动声色地躲开他的手,见吃得差不多后,叫来侍者付账,想当然,他马上把钱付了。我与他客气了yi番,便让他当冤大头了。

  正想笑,忽然发现yi道视线灼热地盯着我,侧头,看到聂辰了。

  他yi身紫色短袖t恤衫加沙滩米休闲短裤,海南男人常穿的,但穿在他身上,仍是帅气。

  他坐在不远处的餐桌,冷眼盯着我,面无表情,只是唇角微勾,似在不屑我的做派。

  我眨眨眼,冲他轻轻yi笑,算是打招呼了。不再有不自然或是害羞的神色。

  想通了,我未婚,他未娶,大家抱到yi起滚床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他非要用有色眼光看待我,也没办法。

  人生苦短呀,如果总要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多累呀!

  聂辰并未作出回应,面无表情地移开眼,低头吃着早餐。

  好吧,既然人家不理我,我也就放心了。转头,对张董说:“我吃饱了,先上楼了。感谢张董请客。”

  张董马上起身,“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和梁小姐yi起上去吧。”

  他猴急的神色,我看在眼里,唇角微弯,笑道:“也好,那就yi起上去吧。”

  聂辰的餐桌在走道边缘,经过他身侧时,我感觉yi道冷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进入电梯后,恰巧电话在这时响了,我心里笑了起来,谢天谢地,这通电话还真来得及时。

  是父亲打来的,问我玩得开心不。

  我说yi点都不开心。他忙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握着话筒,愁眉苦脸道:“想不到这里也有地下赌场,我跑去赌了几把,把身上的钱都输光了。还欠了人家yi屁股债。”

  父亲大惊失色,忙问我欠了多少。

  我说了个数字,父亲倒吸口气,“那么多呀?冬儿,你怎么搞的,怎么跑去赌钱呢?这下可怎么办?我这里也没多少钱”

  我说,“爸,先别替我担心呀,幸好我遇上了张董。张董,可否借点钱给我周转,只要五百万。”后边yi句话是对张董说的。

  张董原先的笑脸有些呆滞,说:“这么点钱,我还不放在心上。只是,我手上也没有这么多现金,我叫我秘书给我打过来。我手机不在身上,我去拿我的手机。”

  看着张董急忙离去的背影,我唇边的笑容扩大,对父亲笑道:“好了啦,刚才逗你玩地啦。”

  气得他在电话里大骂我yi通,说这个玩笑yi点也不好玩。

  我向他解释了原因,yi想到张董脸上错愕又闪烁的神情,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于这些想占便宜的男人,严拒婉拒都不是好法子,yi旦涉及与钱财有关的立马变脸。相信以后张董是不会再打我的主意了。

  回到客房,又把打包好的行李拿了出来,昨晚yi时想不开,想等天亮就退房的,但现在我想通了,不就是yi夜情么?这个与喝白开水没啥区别的玩意又有什么好躲避的。

  刚才在餐厅见到聂辰,估计他对已吃到嘴的肉不会再肖想了。

  上午,阳光还不算炙烈,涂了高系度的spf30防晒霜又戴了遮阳帽,拧了yi个包包便yi个人步行去海边。

  早晨的阳光射在海面上,显得波光粼粼,浮光掠影,湛蓝的海水温柔地朝岸边涌来,又温柔地褪去,好些游人在岸边,赤着脚感受着浪花的抚摸。

  我也脱下鞋子,赤着脚走在沙滩上,细细的沙子带着温热,从脚底传遍身体每yi个角落,yi阵风吹来,凉爽透彻,隐约闻到咸湿的海水味,张开双臂,尽情舒张身子,无事yi身轻的感觉真好。

  听说海水很刺激皮肤和头发,到底是爱惜自己辛苦保养的肌肤,尽管那湛蓝的海水深深吸引着我投入她的怀抱,仍是生生忍住了。只赤着双腿在浅水区里游玩,拾贝壳,玩得差不多后,拿出相机开始拍照。

  拍了远处海天相接壮观景象后,又拍近处的自然风光,沙滩上的美丽倩影,玩游艇的帅气身姿,游人们的欢乐陶醉的笑脸,及远处豪华酒店的美丽布局,全都摄入了镜头下。

  美景真的太多了,快门不停地按。

  蓦地,yi个熟悉的身影迎入镜头,双眼忙离开相机,看到yi个只着泳裤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盯着我。

  是聂辰!

  尽管已打定主意把昨晚的事忘个yi干二净,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但见到他本人后,不自在的感觉又爬上心头。

  “嗨!”我挤出笑容,向他打招呼。

  他没有理会我,仍是用他那深沉的眸子盯着我。

  带着谴责与控诉的眸子盯着我,头顶阳光正烈,却无法溶化他眼底的冷意。

  呵,还真是好玩了。

  这男人在生气呢!

  纳闷c不解c好奇在心头交差闪过,最终化为尴尬的沉默。

  立了片刻,便觉阳光变得毒辣了,脸上也似有灼热感,不知是被晒的,还是被他注视造成的。

  我主动开口:“聂先生也来玩么?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yi步。”

  转身,才踏出不到两步,身后传来他的声音,“这么快就走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我驻足,转身,也不说话,只是挑眉看着他。

  他定定看着我,良久,却轻笑yi声,朝我走近。

  随着他的走近,我的心又止不住地跳动,这男人挺高的,今天没穿高跟鞋,站在他面前,忽然发觉我好娇小。尤其他眼神总是带着侵略性,生怕yi不小心就被他吞噬。

  随着他的走近,我的头也跟着向上仰,直到他立在我面前。

  我感觉太阳更加炙烈了,全身yi片难耐的燥热,稍稍后退yi步,我说:“不好意思,我很热,先回酒店了。”

  “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聂辰闲闲的声音响在身后。

  我没有回头,继续朝前走着。

  “该不会是邀请我去你的房间吧?”

  这个色胚!

  我转头,压下似要竖起的眉毛,挑衅地瞅着他:“不过是yi夜情而已,聂先生又何必紧揪着不放?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他眯眼,“yi夜情?”低头故作沉思了下,又笑道:“也对,男未婚,女未嫁,忽然滚到yi张床上,用yi夜情形容真是太贴切了。”

  “聂先生能这么认为,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聂先生?”他似有些不认可,“咱们都这么亲密了,还先生小姐的叫,岂不生分?”

  我反问:“不然咧?”

  他走近我,伸手,抚摸我的脸颊,似被灼到般,我后退yi步,低斥:“大庭广众之下,不要动手动脚。”

  他放声大笑,伸手把我揽到怀中,唇贴着耳朵,轻昵又暧昧地道:“和女朋友亲热,天经地义,哪个不识相的要跑来搅和?”

  我推开他,“谁是你女朋友?请别乱说。”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都是孤身yi人来度假,何不凑在yi起做个床友?这样路上也有个伴。”

  呵,这个色胚,亏他说得出口。

  “你的建议很不错。让我考虑yi下。”我挣脱他的怀抱。

  他又重新把我拉进怀中,笑道:“不必再考虑了。有yi句话,我放在心里很久了。今天总算觅得天时地利人和。”

  晚爱第二卷b可爱桃子4yi6

  他又重新把我拉进怀中,笑道:“不必再考虑了。有yi句话,我放在心里很久了。今天算是觅得天时地利人和。”他轻咬我的耳朵,在我耳边道:“我们交往吧。”

  止不住的讶异神色爬上眉间,我挑眉,笑容夸大:“是不是每个与你上过床的女人,都要求对方和你交往?”

  “不!相反的,先交往再上床我就没兴趣再继续下去了。但你不同,你是第yi个先上床却让我又有交往的。”

  “哦?那,我该感到荣幸吗?”

  “我想,说荣幸的人应该是我。”他伸手轻抚我的脸颊,“其实,我本来想对你说,要你嫁给我。”

  差点被口水呛到,我狠狠拍着胸口,咳得撕心裂肺,yi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他轻轻拍我的背,半是埋怨半是不悦,“我的话有那么恐怖吗?”

  我不说话,只是努力咽了口水,等喉咙处的瘙痒和疼痛感过后,才顺了口气,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忽然转性了?”居然脑残到要和我结婚。

  他知不知道结婚所代表着的涵义?

  他语气不悦,似是恼羞成怒,“你看我像是在说笑吗?”

  我仍是不可思议地盯着他,还在心里想,这家伙究竟是不是聂辰本人呀?还是,他发烧了?烧成脑残。

  他语气悻悻然的,似是恼羞成怒,“就知道会被你嘲笑。算了,当我没说过。”

  被他yi会儿风yi会儿雨的行径搞得莫名其妙,不过太阳越发炙烈了,虽说戴了遮阳帽,但手臂裸露的肌肤仍是有着火辣辣的烧灼感,我说:“那我回房间了,你慢慢玩吧。”

  他抓住我的双肩,“别走,我的话还没说完。”

  使劲力气掀开他的手,“你究竟还想说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