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嘏倘匆脖槐鹑舜辰戳恕?br />

  金黄|色的皮肤,穿着黑色泳裤,带着游泳蛙镜,就那样堂而皇之地朝我游来。

  我忙朝岸边游去,靠岸后,瞪着这个闯进我“地盘”的不速之客。

  他游到我对面,冒出脑袋,取下泳镜,冲我笑了起来,“嗨,小姐,又见面了。”他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金黄|色的肌肤有晶莹的水珠落下。

  原来是餐厅里那个白目加嚣张的科威特人,我皱起眉头,道:“先生,这是我的地盘,你越矩了”

  他挑眉,笑道:“大家yi起游嘛,yi个人游多孤单。”然后色迷迷的眸子裸地扫了我浮在水面上的胸部,眼里带着掠夺般得兽性。

  我厌恶无比地别开头,因为他是科威特男人,因为石油而致富,越发猖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把女人当成玩物的恶劣性质,我是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

  看到这个hans,我又忍不住想起来姐姐。

  姐姐夏儿为了凑够母亲的医疗费及我的读书费用,不惜进入王者夜总会,后来被yi中东富豪看重,就把她带走了。母亲的医药费有了着落,我也可以继续上学。

  那yi年,姐姐十九岁,我十四岁。

  不过后来我仍是得知了姐姐为了我们母女作出的牺牲,那个带走姐姐叫罗格的男人,并不是单纯的科威特富豪,而是手头沾满血腥的黑道头子。在得知这yi真相时,我不知哭了多少回。尤其在得知中东男人根本不把女人当成|人地习俗,更是替姐姐担心到连觉都睡不着。

  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把泪水往肚子里吞。也就在那时,我对中东男人有了深刻的了解,有了姐姐的前车之鉴,我无比痛恨这些中东男人。

  对于女人,他们是不会轻易冒犯的,除非是妻子,但他们把妻子当做私有品,用来满足和传宗接代,对妻子有绝对的所有权,包括限制人身自由。

  对于本国妇女,他们不会冒犯。但对于他国地女人,可就原形毕露了。如果出来自己的国家,更是肆无忌惮。眼前这男人就是最好的典型。

  “请问小姐芳名?”

  不知何时他已游到我身边,几乎靠到yi起了。

  “我不认识你。”我迅速爬上岸,不想与这家伙有任何纠葛。

  腰间被yi双大掌用力握住,然后我就被拉下水,被他抱了个满怀,“别急着走嘛,陪我聊聊天,可好?”

  “放开我。”他温热的气息吐在我脸上,只着泳衣的身体与他紧紧挨着,腿间私密处还与他的葧起的私|处紧紧相贴,也感受到他的怒涌,又羞又急,拼命挣扎,并厉声喝道:“放开我,混蛋。不许轻薄我。”

  他却紧紧抱着我不放,涎着脸道:“别这样嘛就,宝贝,让我好好疼你,我的床上功夫很棒地,你的好多同胞都喜欢喝我zuyi爱。”

  这个无耻之极的恶棍,大滛虫。

  我屈膝,狠狠往他的胯下顶去,他痛苦的闷哼yi声,忙放开我。yi得到自由,我忙往岸上爬,然后连滚带爬地冲进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仍是无法平息心头的恐惧,太可怕了,这些中东男人,真该下地狱去。

  问了服务员,得知那两个滛棍才入住饭店,听说已订了yi个星期,我立马回头收拾行李,yi刻都不敢多呆了。

  聂辰却不愿离开,说他还没玩够。

  我对他说:“这里也玩得差不多了,下yi站是去天涯海角,蜈支洲岛,你去还是不去?”

  聂辰想了想,扯了扯嘴唇,“也好,yi路上也有个伴。”然后用暧昧的目光看着我。

  我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脸稍稍红了下,很快便湮没不见了。

  办理退房手续时,我对服务员说:“本来我也想多呆几天的,但我隔壁住了个讨厌的色狼,居然在泳池里想非礼我,你们饭店可yi定要好好注意这个人。千万别让他把魔爪伸向其他游客。”

  从饭店出来,聂辰问我:“你被非礼了?”

  我没好气地道:“是啊,不过我也踹了他yi脚,那yi记可不轻,相信他今晚应该会安份不少。”

  聂辰笑了笑,“感同身受。”

  “最讨厌你们这些臭男人,为什么总爱做些禽兽才会做的事?”

  “哦?这么说来,我也是禽兽?”

  白他yi眼:“你不是禽兽。但你比禽兽还不如。”

  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yi手揽过我的肩,坏笑道:“那今晚,我可否对你做禽兽的事?”

  我揪他的腰侧yi把,“明知故问。”

  出了酒店,聂辰招了出租车后准备上车,被我拉住,我对司机说:“去大东海多少钱?”

  司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聂辰,说了个数字,我惊呼,“这么贵,你也太会敲竹杠了。”然后拉着聂辰说,“我们坐下yi辆。”

  聂辰皱眉,正待说话,那名司机操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道:“小姐,看样子你是行家,我就不瞒你了。你直接说个价吧。”

  我唇角倏弯说20元,不打表。司机说太低了,油钱都不够。我笑了笑,说:“从这里到大东海,也才几公里的路程而已。按三亚的出租车起步价,这个价还是较高的了。”

  司机见我如此行业,丧头丧气地道:“上车吧。”

  上了车后,聂辰问我:“你以前也来过这里?”

  我说没有。他问:“那你怎会如此了解出租车行情?”

  我笑了笑,挑眉反问:“先生,难道你出门之前,都不打听yi下吗?”

  他点点头,“原来如此,受教了。”

  行了yi段路后,司机操着不大标准的普通话问道:“两位,都快中午了,要不要找间饭馆吃饭?”

  聂辰说:“也好,找yi间有三亚特色的招聘饭馆”

  我忙揪他yi把,说:“不必了,我们自己去找餐馆。”

  聂辰望着我,我小声对他说:“不怕挨宰就尽管跟着去吧。”

  聂辰盯了我yi会,没再说什么。

  到了目的地,yi下车,便有好多人围了上来,这个说要吃饭么?价格很便宜,并且有专车接送之类的诱人的话,我都不理会,忙拉着聂辰yi家yi家地找餐馆。最后找了间看上去有档次,生意很好,靠海边的餐馆,点了当地最有名的文昌鸡c加积鸭c东山羊c和乐蟹,及对虾,海螺,即烫即吃,再yi边欣赏海景,好不惬意。

  我yi边吃,yi边传授聂辰观光三亚的许多“江湖规矩”,这里的出租车全都漫天要价,yi定得狠下心狠狠的砍。还有,不要去他们推荐的餐馆,因为他们会收回扣。另外,那些承诺吃饭便宜又包接送的餐馆也不要去,因为yi旦进去,百分之百挨宰,没得商量。最后,想要真正了解感受三亚这个城市,坐公交车和旅游大巴最好,经济又实惠,还能沿路欣赏美丽风光。

  聂辰静静地听,直笑我简直就是旅游达人。

  接下来数天,我们去了大东海,天涯海角,蜈支洲岛,期间还去了春园海鲜广场吃海鲜,吃得满肚子饱到不行。

  我和聂辰外表都不差,yi路走下来,倒也收到许多惊艳的目光,大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倒是聂辰,这男人长得不算好看,但贵在五官明朗,在不刻意放电时,周身有种慵懒而闲适的自在魅力,刻意放起电来,更加不得了,yi路上我接收到许多嫉妒的目光。不过,幸好这家伙在我面前还算给我面子,没有与别的女人眉来眼去。碰上上前搭讪的女人大多表现平淡,yi来,她们长得真不怎样,二来,身材那个难看,三来我问聂辰:“为什么不随她们的意?”我指着其中yi个身材较好面容也挺正的女人。

  他随意扫了眼,撇撇唇,“皮肤那么黑。”

  望着那女人健康如小麦色的肌肤,我无语了。

  又指着yi个皮肤看起来很白的女人,“那这个呢?”

  他淡淡扫过去,马上又把目光收回来,“我没有和自动粉墙机打交道的嗜好。”

  自动粉墙机?

  我指了指我的脸,“我脸上也涂了厚厚yi层。”

  他仔细瞅了瞅,说:“那不yi样。”

  “哪里不yi样?”我追问。

  他直接无视我,低头,继续吃着手头的椰子汁。

  晚爱第二卷b可爱桃子7yi10

  他直接无视我,低头,继续吃着手头的椰子汁。

  晚上,投了间看上去还不错的民宿,我特意选了间南北朝向的房间,聂辰把行李提了进来,问我:“前边还有那么多房间,为什么不要?”

  我yi边把洗浴用品拿出来,yi边说:“这里白天不会被太阳晒到。”

  “你怎么知道?”估计他也觉得自己问得有些白痴,立马改口:“但现在是晚上。”

  我说:“东西朝向的屋子白天暴晒时间久,到了晚上屋子里便会像火笼yi样。只有南北朝向的屋子不会被太阳晒到。你确定其他房间你进去睡得着?”

  “有空调,不是吗?”他指了指空调的位置。

  我打开窗户,“自然风吹着更舒服yi些。”空调吹久了对皮肤也不大好的,所以只要不太热,我都尽量不开空调。不是替店家节省钱,而是替自己的皮肤着想。

  “服了你,总是这么多讲究。”他咕哝着。

  我笑了笑:“若你喜欢吹空调,再让店家给你弄yi间吧。”因为确定了床伴的关系,所以接来来几天,都是订yi个房间的,倒也省了不少的钱,多了个生活包袱,也不知这家伙衣来伸手惯了,还是没有旅游经验,事事都要人操心。

  也才yi个星期的时间,这家伙就发了yi次高烧,拉了yi回肚子,胃痛过yi回,身上被不知名的虫子咬了无数包,再加上皮肤被太阳晒到脱皮红肿,若不是我提醒他,他大概还不知道手臂肩膀上那红肿脱皮的肌肤是被太阳晒的,还以为只是水土不服过敏而已。

  “算了,你说的也有道理。讲究吧。”他走到窗前,撩起上衣,露出半边腰身,四处打量了下,“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外边那么热,这屋子里也挺凉爽的。”

  我不答话,把浴衣拿出来,再找好明天要穿的衣服放到最上边,然后拿着浴衣去浴室洗澡。

  才刚打开水龙头,他也挤进来,我横他yi眼,“出去啦,我洗好后就给你洗。”

  他涎着笑,说要yi起洗。然后把门关上,便开始脱衣服。

  虽然与这家伙炒了几次饭,但仍是不大习惯在他面前赤身捰体,我也知道把他赶不出去,只得转过身脱衣服。

  哪知他却从背后抱住我,yi手揉捏我的胸前,带着些微刺激的胡茬子摩擦我的脸和脖子,轻咬我的耳朵,“咱们来个鸳鸯浴如何?”

  就知道这人满脑子se情思想,在床上表现得放浪形骸,不愧为花花公子,花样百出,总会被他三两下就挑出体内,随着他的节奏yi并飞舞在殿堂。每每忘掉白天偶尔的不愉快,这男人,称之为高手也不为过。

  想着今天早晨的床上运动,只觉全身yi阵发软,腿间立马闪现火辣辣的灼热感,半推半就地与他纠缠了下,随即把身子倒入他怀中,仰头,伸手揽着他的脖子,与他唇舌相缠。

  夜,即将开始。

  白天看风景,yi边拍照yi边打听当地风土人情,夜晚再整理资料。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不到十天的时间,已把三亚各处景点踏遍了,想念灿灿想得紧,把资料准备好,发到杂志社的邮箱后,便准备回老家接灿灿了。

  我问聂辰有什么安排,他摇头,说都差不多了。

  我说:“那接下来的行程你自己安排吧。我们就此别过。”

  他抬头,“你要去哪?”

  “回山东,我爸的老家。”

  “然后呢?你不准备再回香港么?”

  我摇头。

  他沉默了片刻,慢吞吞地道:“成亦海要结婚了,你不去瞧瞧?”

  我沉默了下,说:“没那个必要了。”

  忽然觉得窗外似火的阳光也不那么炙烈了,只是耀眼的令眼睛难受,酸酸楚楚的。伸手揉了揉,对上他如子夜般的眸子,勉强yi笑,“可能沙子进眼睛了。”

  蓦地,双手被他yi把拽住,然后我被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在我的惊呼声中,我看到他忽然阴鸷又狰狞的脸。

  “你,你这是做什么?”

  他没有说话,却面带凶光地瞪我,面上闪过数种神色,我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得了失心疯。

  半晌,他脸上又闪过颓丧,又把我不轻不重地丢在椅子上,头也不回地奔出去了。

  我揉揉被捉痛的双腕,又揉揉被撞到的腰及手肘,望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呆坐了片刻,起身收拾起行李来。

  我们投宿的是民宿,包住,但不包吃,不过房间附设有小厨房,当金色灿烂的夕阳笼罩整个天地时,我开始动手做饭,大都是在超市买来的地方特色,稍微加yi下工,就可以开动了。

  只是,聂辰出去了大半天,仍是没有回来,他的手机没带在身上,不过他yi个大男人,应该不会走丢就是了。yi个人吃了晚饭,再检查了下行李,把捎带回去给父亲灿灿的礼物也整理妥当,环视yi圈,觉得没什么遗漏了,这才上床睡觉。

  其实旅游虽然放松了心境,但身体真的很累,每天背着yi大包袱东窜西走,累得双腿打架,每每yi沾上床,就睡得昏天暗地。

  但,今晚我却失眠了。

  瞪着眼,望着头顶简陋的天花板,脑海里总会想到亦海与新娘子走进婚姻礼堂的情景,如魔靥般,怎么也挥不去。

  鬼使神差的,我拿出了手提,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三个字,很快便弹出许多信息来,果然是有关亦海的事迹,全是成氏制药的新闻及动态,成氏制药的股票又上涨了yi轮,执行长成亦海行事果决狠辣,用了雷霆手段,把公司二股东踢出董事局,并采用收购形式,大肆延揽外边的散股,有分析人士称,亦海估计是想进yi步回收经营大权,不愿被董事会多过干预。

  yi条条信息看下去,全是成氏制药最近大半年的动态,成氏制药最近扩张海外积极,几乎成了空中飞人。工作狂人与先前沉稳兼稳扎稳打的行事作风不符的是精进果断,及越发咄咄逼人的强势,引来各方侧目这些我都没多大兴趣观看。但我唯yi有兴趣的信息怎么也找不到。

  搜索了半天,总算找到成亦海与yi女人的亲密照片,但看日期,却是半年前的,却无乱如何也找不到我想要的信息,凭成家的势力,及成亦海的声望,若真要结婚,媒体肯定会报告的,得出两个结论,yi是聂辰骗我,二是成家还没有定下日子。

  盯着屏幕好半晌,脑子yi片混乱,理不清这是什么感觉,亦海要结婚,这是迟早的事,我难过什么劲?难道说,我还能去抢婚不成?

  自嘲地笑了起来,鬼使神差的,又在百度栏里搜了聂辰两个字,弹出的信息多不胜数,随意看了下,没什么好出挑的新闻,除了有关他的身世外,大都是他的花边绯闻,果然是花花公子呀。我真是脑袋被门撞了,居然与他在床上滚了起来。

  yi条条耸动的新闻并没让我有点击的,随意拉动鼠标,忽然被yi则新闻吸去了注意力,点击进去,原来是记者对他的访问,问他交往过那么多女人,为什么都以分手告终。

  这家伙居然回答说:“刚开始觉得清新可人,但发展到后来,就没感觉了。”

  我看了真够恶心的,你老兄就明说想尝新鲜不就得了,凭你的本事,你的身家,大家都会理解你的,何必弄个阳春白雪般的“没感觉”来打发记者。矫情也得分地点场合嘛。

  本想关闭网页的,但下边又扫到记者问他有没有理想中的梦中情人,他回答说有。

  我来了兴趣,便看了下去,原来这家伙的梦中情人居然是“必须要有头飘逸的长头发,不染,不烫,不上发胶,yi切保持自然形象。”仔细回想了他以前交往过的女友,呃,在我有限的记忆中,好像确实有几个有着那么yi头如瀑的长发的。

  “身材不高不矮,不能太瘦。脾气要温和,有气质,笑着有酒窝,嘴唇不要太厚,呃,还要皮肤白净。”难怪,他不喜欢那天向他搭讪最猛的小麦色美眉。

  然后记者又问他有没真人,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有,并且还说了yi长串,“她多才多艺,笑起来很好看,有可爱迷人的酒窝,yi对漂亮的柳叶眉,她有很漂亮的长发,可惜她总是讨厌我,不然摸起来的感觉yi定很好。还有,她长得不是最美的,但却是最有气质的,就算生起气来都是那么赏心悦目。最重要的是,她心态很好,脾气也很温和,宠辱不惊。”

  呵,原来这花花公子也有梦中情人,并且确有其人,被他暗恋的女人,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继续往下看,他的回答真接近现实了,他还说本来想与她表白的,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了。

  呵,可怜的男人,想不到这么个威风不可yi世的花花公子居然也有不如意的时候,挺解气的。

  不过,被这么yi个花花公子暗恋,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仔细回想与聂辰相处过的女性,排除出短头发的女人,然后再yiyi对比,鬼使神差的,居然会想到于浅乐。

  这个念头把我骇了yi跳,于浅乐都结婚十多年了,并且长子都十岁了,他还去暗恋人家,也有点说不过去吧。

  我也想到了昔日同学张爱华,她好像也有yi头漂亮的长发,只是,她的脾气可不是聂辰口中的温和及心态好。

  思来想去,仍是觉得于浅乐最有可靠。

  于浅乐有头飘逸的长发,并且确实讨厌他,只是,那么美丽的面孔居然会被说成长得不是最美。我想,若于浅乐长得还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