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难道,你不愿意?”

  我慢吞吞地说:“干嘛忽然要结婚?”

  他想了想,说:“我年纪不小了,再来,我觉得你挺适合我的。”他微笑,“不管是品味,还是谈吐,我觉得你好像是替我量身打造的妻子人选,不骄不躁,脾气不算坏,长得不算差,处世为人都还过得去,最重要的yi点,你带得出场面。”

  yi个女人,被yi个男人称斤论两评价是否适合当妻子,听在耳里,是有点儿过分,但,若对象是眼前这个男人,倒不那么生气。

  “没想到,你眼里的我还会有这么高的评价。”我笑,“我该感到荣幸吗?”

  “没那个必要。”他也跟着笑,“你本来就很优秀,这是毋庸置疑的。说句心里话,若你嫁给我,也不算高攀。我并不那么看中门当户对,亦不是古板之人。”

  呵,这句话由yi个花花公子嘴里说出来,还真有些变味。不过,他也没必要说谎,姑且相信他说的是心里话吧。

  “承蒙你看的起我。可是,你要考虑清楚,我有过yi次婚姻,还有yi个儿子。就算嫁给你,我也不可能舍弃我的儿子。”

  “凭我的能力,难道还养不起yi个孩子吗?”

  我收起散漫的笑容,yi脸严肃:“你是来真的?”

  他面色不悦,“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说不通。”

  “什么说不通?”

  我沉默了下,昨晚偶然听到他的电话内容,好像他有结婚的对象,但是对方不领情,所以他才yi时心灰意冷找我凑合的吧?

  推翻先前于浅乐是他梦中情人的想法,于浅乐来年纪在那摆着,二来,她并不完全符合聂辰所谓的梦中情人的特征,这么yi来,聂辰的梦中情人,应该另有其人。

  那会是谁呢?

  他轻拍我的脸,“在想什么呢?泽华么入神。”

  我回过神来,慢吞吞地道:“我想你身边女人那么多,为何独独选中我?”顿了下,又问:“还有,你当真明白结婚的定义?”对于yi个花花公子来说,我想,他肯定不会弄明白的。

  结婚可不只是大家生活在yi起,配偶栏里写上另yi个人的大名就可以了,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进入围城,得对另yi半负责,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

  他瞪我yi眼,面色不悦至极,“别把我想得yi无是处好不好?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花心。”在我无聊翻白眼并带指控的目光下,又喏喏地解释,“我承认,先前,我是花心了点,但,但那都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我双手抱胸,四处张望了下,说:“肚子有些饿了,我先去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就此别过吧。”我去青岛,他去河南。

  他急了,下了床,拦在我面前,“你仍是不肯相信我?我说过,我并不若你想象中的那样”

  我叹气,“你没必要向我解释那么多的。你觉得我适合做你的妻子,可是,我却觉得你不适合做我的丈夫。”

  他皱眉,“为什么?”

  我不答。

  他说:“我长得难看?”

  那倒不是。实际上,他长得挺耐看的。

  “我没能力养活你?”

  也不是,他够有钱了。

  “还是,我不够有诚意?”

  诚意这东东,安在普通男人身上,那就是没诚意,但安在花花公子兼富二代身上,能提出结婚的话,也算是有诚意了。

  “既然如此,那为何还觉得我不适合你?”他逼问,然后又想到什么,嗤笑,“别告诉我,你对我没感觉,或是你不爱我,你心里有别人什么的。我告诉你,我没你们女人那么阳春白雪。”

  阳春白雪?有这么形容吗?

  是的,他说的很正确,感觉c爱情之类的玩意,只适合恋爱,若要进入婚姻,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了。有人说,婚姻是凑合着过的,适合就好。

  “聂辰,你相信爱情吗?”我问他。

  他沉默了下,摇头,“我没恋爱过。不过,我相信有爱情的存在,但,爱情并不代表yi切。尤其是婚姻。”

  他说的倒也有些真理。

  “怎样,考虑好没?”

  “考虑什么?”

  “嫁给我。”他说,“我们结婚。”

  我歪头,“我还是搞不明白,那么多名门闺秀你不娶,为何偏偏瞧上我?”不是我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实在是以他的身家背景,我完全只有靠边站的份。

  他白我yi眼,语气似有不甘,“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傻眼,他这是哪门子的回答?

  他拔拔头发,语气不耐,“不要再犹豫了,yi句话,嫁还是不嫁,表个态吧。”完全yi副你愿买我就愿卖的拽样。

  他这种态度,我敢嫁吗?

  “让我考虑yi下”我不是矜持,也不是故意吊他胃口,而是为了不损他的面子。他主动向我求婚,虚荣心得到空前满足。

  但,不再是二十岁的纯真小姑娘了,人家三两句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就把心掏出来献给对方。

  以我现在二十七岁的高龄,在当今三十岁才走进婚姻殿堂的女性来说,我还算年轻,还吊在青春的尾巴上,还没有到“人神共愤”的地步,还有空间选择的余地与资本。

  我也不会轻易把自己的下半生轻易交付到另yi个男人手中。

  尤其这个男人看起来yi点都不安全,只会用下半身思考。

  其实再臭屁yi点,我也和那些大龄剩女yi个心思,宁缺毋滥。说好听些,是有个性,说不好听些,就是挑剔,好高。

  聂辰看我yi会儿,面色有些无奈,不过倒也没多说什么,“那好吧,我让你考虑。暂时不要避孕了。若怀上,咱们就结婚。”

  晚爱第二卷b可爱桃子11yi15

  “那,万yi没怀上呢?”

  他耸耸肩,“那就证明咱们真的没有缘分。”

  我摇头,“话不是这么说,这中奖与否与缘分不能混为yi谈。我不反对奉子成婚,但,你这种态度,我不喜欢。”

  “对我来讲,都yi样。我是诚心要娶你的,不是敷衍了事,也不算是奉子成婚。或许你觉得我花心滥情,觉得我不能带给你幸福。可是婚姻都需要大家共同来经营,不试试,又怎知我不会是新好男人呢?”

  我啐他,“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他嘿嘿yi笑,伸手捋了额前凌乱的刘海,“怎样,考虑清楚没?”

  “好吧,我答应你的提议,这次不避孕。怀上了,就结婚。但若没有中奖,就当yi场笑话吧。”想通了,就赌yi回吧,赌输了大不了再度被下堂,凭借聂家的财力,相信也不会亏待我的。

  赌赢了,那就再好不过了。聂辰说的对,婚姻呀,爱情并不是占主角,婚姻也是需要凑合的,不知我和他,是否能凑合在yi起。

  他定定看我yi眼,唇角悠弯,“成交。”

  我也跟着笑,摸摸肚皮,心里暗自笑了。

  自从与聂辰有了“约定”过后,他完全yi副我是他的所有物自居,处处替我决定拿主意,我去济南他也要跟着去,说顺便联络yi下感情。

  我问他不是要去河南么,他说,“反正也不差yi两天。”然后不由分说,揽着我的肩膀,“走吧,不去火车站了,麻烦,直接打车吧。”

  我倒没有意见,反正有人出钱,我省掉yi笔车钱,何乐而不为?

  见到灿灿后,我才发觉想念他想的紧,小家伙才yi岁半,可以走路,可以说简单的话,乖起来让人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但调皮起来也是没天没地,父亲站在我身前,整整告了大半个小时的状,灿灿打坏了他珍爱的茶具,做了坏事还对他笑。灿灿把好不容易晾干的花生掀翻了,是故意的,因为他yi边甜甜地叫他老爷,然后yi边掀簸箕。还有,灿灿总是喜欢四处捣乱,把家里搞得yi片狼藉,他还喜欢爬桌子,爬柜子,给他玩具他不玩,偏要玩他的烟斗我yi边听,yi边故意板着脸教训他,小家伙腻在我怀里,yi脸可爱纯真相,哪里还舍得打他,忍不住戳他的额头,笑骂道:“小坏蛋,怎么这么顽皮?”

  父亲添油加醋地说了yi通,yi旁的邻居阿姨也跟着告状,细数灿灿在她家的丰功伟绩,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然后,我把聂辰介绍给父亲。

  “您好,伯父,我是聂辰,新加坡人士,是冬儿的男朋友”后面自动省略yi切外交辞令兼千篇yi律马屁奉承话。

  父亲上上下下打量他,没有发表意见,不过,不知是不是我眼睛出问题了,总觉得两个男人相互盯着对方,好似双眼有激出少许的火花来。

  有些后悔没有事先通知父亲yi声就把聂辰带来,我清清喉咙,说,“爸,时间不早了,家里有什么菜?要不要我再去买点回来?”

  父亲收回打量聂辰的目光,对我摆摆手,“知道你今天回来,所以我什么都没有买。你想吃什么自己去买吧。顺便替我和聂先生买些下酒菜回来,咱们今晚好好喝yi杯。”

  父亲以前当过市长,当官的最会打官腔,我也摸不准他与聂辰喝酒是真心还是假意,给了聂辰yi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后,我带着灿灿买菜去。

  买菜回来后,便见他们二人坐在客厅里,谈笑风生的,好不愉快。父亲笑声爽朗,聂辰笑得含蓄,表现得张弛有度,文质彬彬,就算拿放大镜也挑不着毛病。

  只是,只是

  我看着这yi老yi少,完全搞不清状况了。

  聂辰左yi句伯父,右yi句伯父,yi翻甜言蜜语马屁话拍得顺溜,使人不觉刺耳,反而飘飘然被他不动声色奉承得找不着北。

  而父亲,表现得宠辱不惊,但那眉毛快要飞舞起来,想必被拍得舒坦吧。

  我简单做了两菜yi汤,然后再买了几瓶冰冻过的青岛啤酒,看着聂辰左yi句伯父长右yi句伯父短地叫着,而父亲也从善如流地与他把酒言欢,就熟悉的像真的认识多年似的,谈天说地,好不欢快。

  父亲身为山东人,又在官场上混了些年,酒量不可小瞧,聂辰经常应酬,酒量也不差,两瓶啤酒下肚,倒也面不红气不喘,我知道男人吃起酒来,就很少再吃饭了,反倒是菜吃得猛,幸好我买了卤猪头肉,卤牛肉,卤猪耳朵,及花生子儿,摆了五个碟子,相信够他们下酒了。

  本来准备等他们吃晚饭收拾后就去睡觉,但,我洗了澡,再给灿灿洗澡,又给他讲会儿故事哄他睡觉,又看了会儿电视 ,直把连续剧看完了,他们仍在不停地吃,不停地喝,便索性不再管他们了,自个儿睡觉去了。

  第二天醒来,我在客厅里看到打地铺的父亲,只差没惊讶得掉下巴了。

  而父亲不远处,还横着聂辰,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父亲和聂辰,身上仍是昨天的衣服,估计昨晚都喝高了,澡都没洗就睡觉去了。

  聂辰在客厅打地铺这还说得过去,因为父亲的屋子只是普通的民房,中间客厅,两边卧房。家里只有两张床,原本只有yi张的,后来我的回来,才临时安了yi张的。凭借着父亲山东人的热情好客,理应yi并挤yi张床的,但,聂辰打的却是地铺。

  聂辰在客厅里,我有点儿意外,但还不算太吃惊,最让我难以置信的是,父亲居然也横躺在客厅里,并且挨在我卧室门口。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感觉有点儿诡异。

  父亲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人,yi向吃面食吃惯了,口味倒好搞定,给他准备了豆浆加陕西肉夹馍。我本人却是受母亲的影响,偏爱清淡型的,yi碗豆浆和六个小笼包子,聂辰吃得和我yi样,只是比我多了四个包子。灿灿吃牛奶,两个小笼包子,外加两个鸡蛋煎饼,除了灿灿的鸡蛋煎饼外,其余的都是在外边买来的,不需自己动手,倒也方便。

  yi张四方桌,三个大人,再加上灿灿,我就算神经再大条,也觉得父亲和聂辰不大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们仍是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看不出隔阂,也看不出任何间隙,只是,不知我是不是错觉,总觉聂辰的脸色不大好看,笑容有些勉强。

  趁聂辰低头喝豆浆时,我偷偷打眼色给父亲。

  父亲冲我挤眉弄眼的,我不明所以,直到聂辰去厕所,我问父亲,对聂辰感观如何,父亲竖起大拇指,夸道,“不错,谈吐得宜,有名家风范,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冬儿,我来问你,他身份应该非同寻常吧。”

  我笑了起来,赞他观察力敏锐。聂辰虽然出生富贵,但也挺低调的,他身上的衣服,还是在旅游途中买的纪念版,八十元yi件,他身上佩戴的名表,项链什么的名贵东西都收起来了,全身上下找不出名牌的影儿,父亲也能看出来,不愧是当过多年官的。

  受到我的恭维,父亲有些得意,不过马上又话锋yi转,“这小子,是个做大事的料,不过,当丈夫,可就有点欠火候了。”

  我心里yi跳,父亲看出什么门道了?

  父亲把头偏向我,小声地说,“昨晚你看我们表面谈得投机,其实我吃了好多软钉子。”然后yi脸忿忿不平。

  我惊讶地捂唇,父亲哼了声,“那臭小子,我拐弯抹角问了他十句,他就只回答yi句,他倒好,趁我不注意就把我的话套得七七八八了。哼,太狡猾了,做丈夫你会吃亏的。”

  我低头,忍着笑,父亲今年也有六十岁了,身子健朗,只是,居然开始有着小孩子的心性了,当着小辈的面“哼”,感觉挺好笑的。

  父亲又歪歪嘴,左顾右看的,厕所离客厅还有yi段距离,但他却像说别人坏话生怕人家听到似的,压低了声音道:“昨晚和他yi并喝酒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机响了好多次。”

  我愕然,聂辰手机响又能代表什么?

  父亲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呀,看似聪明,怎么那么笨。你想想,yi个大男人,又正值招蜂引蝶的年龄,自身条件又那么好,长得也不差,身边岂会没有女人?那种时候居然还打电话来,公事c家庭占yi小半,剩下的,肯定就是他那些红粉知己了。”

  我愕然地望着父亲,对他的敬仰,如滔滔黄河之水,绵延不绝。

  估计我的表情很明显,父亲yi半得意,yi半忿恨,“那小子总是按着不接,你猜猜呀,这里头,水深着呢。”

  我深以为然地点头,确实水挺深的就是了。

  我问父亲,昨晚与聂辰喝酒喝到什么时候,得知是十二点,那个时候,还有电话打进来,而聂辰却只按不接,确实有问题。

  还有

  “那小子,咱家里就两张床,你和灿灿睡了yi张,还剩下yi张。我邀他和我yi起睡,你猜,他怎么回答?”

  我用眼神询问,他哼了哼,yi副被占去便宜的忿恨模样,“那死小子居然说和你yi块儿睡。你说说,你说说,八字都没yi撇,就在准岳父面前大言不惭想占你便宜。这像话吗?”

  我呆住,先还没想明白,但过了好yi会儿,才转过味儿来。

  原来,父亲是把聂辰当作准女婿看待的,所以才会有之后的试探之类的,但是,聂辰表现得好是好,却太激进了,丝毫不知,按中国人的规矩,第yi次去准岳父家,不但要交代祖宗十八代,还要表现出十二万分的诚意,并且,在准岳父面前,必须中规中矩。他连续犯了三个错误,保守又做了半辈子官的父亲当然不会对他有好感了。当官的嘛,尤其有点儿分位的官,最看重的就是礼节。

  不过倒也佩服父亲,表面上对他有成见了,面上仍是谈笑风生,若是我,决对做不来。

  忽然想到yi个很重要的问题,“昨晚你怎么打地铺了?”

  父亲又是yi脸愤然,“还不是怕那小子趁我睡着后摸进房里。你也真是的,都是孩子他妈了,怎么还那么没防心。”

  我傻笑而过,在心里却无比佩服老爸的英明。不过对聂辰也是给予了十二万分的同情。你没错错,错就错在,没有探清敌情我这爸呀,以前可是当过官滴。

  聂辰只宿了yi个晚上,到了下午便要去河南。他要我yi块儿去,本来我不想去的,他却说,要我去见yi个人。就是管理聂氏公司在中国区域的执行片区总裁楚恨忧。

  他说楚恨忧和我长得很像,把我带过去,让她瞧瞧。

  我想了想,也想见识yi下,这个于浅乐的姨母是何方神圣。更何况,河南也有不少名胜风景,反正有人陪同,当免费脚夫兼经济大使,不去白不去。

  父亲倒是没反对,只是吧嗒着他的大烟斗,吞云吐雾地对我说:“去吧,去吧,把灿灿也带去。趁着年轻,多多走动也好。”

  但,在无人时,又悄悄对我说:“多长个心眼,尤其得多注意他的电话。”yi副“我就是男人哪会不明白男人的德行”的模样。

  我点头,表示明白。在转过背去,忽然掩唇爆笑起来。

  去河南也是乘坐出租车,灿灿并不怕生,非要缠着聂辰陪他玩,陪他讲故事。可怜的聂辰,在女人堆里无往不胜,在小孩子面前却连连吃哑巴亏。数度以求救的目光望向我,我装着没看到,自己乐得轻松,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哪能总是麻烦人家帮忙带,大多数时间,仍是我带在身边的。为怕这小子坐车上不安分,我临时给他买了玩具转移他的注意力。

  坐车时间长了也无聊的,便聊天来打发时间。

  我问聂辰,昨晚怎么打地铺睡觉,想不到,同样yi个问题,却有两种回答。

  “我不习惯和人yi起挤。”他回答得轻描淡写。

  “哦?”我拉长了声音。

  他轻咳yi声,避开我的目光,说:“昨晚,你爸表现得yi团和气,其实防我可防得严。”

  我挑眉,原来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