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住吧,除了在床上热情外,床下便生疏冷淡不少。

  他的冷淡虽然在情理之中,但真的发生后,仍是让我心里不大舒服,尤其他先前表现得yi直都不错。

  我想,我的胃口应该被他养刁了吧,是以在他陡然的冷淡下,居然有些无所适应。

  在玩了整整yi个月后,我借口想念父亲准备回去了。才在我身上发泄完过于精力的他,忽然抬起头,“回山东?”

  我点头,“嗯,已经呆了yi个月了。”

  他定定地盯着我,说了句:“也好。”然后从我身上翻身,下了床,光着身子进入浴室了。

  我把身子缩在淡蓝色的空调被里,前yi刻还香汗淋漓的身子,这yi刻却陡然降了温。

  有人曾说过,我男人,不但要看人品,还得看床品。床品不过关的人,再好也是枉然,这句话果真不假。

  我很庆幸当初没有被他的求婚冲昏头脑,还给自己保留了尊严与面子。

  我更庆幸,也幸好他有这份让我失望的床品,不然,我还真舍不得走呢,如此奢华的物质待遇,没有任何女人可以不动心的。

  耳边听着从浴室里响来的哗啦水声,我枕着薄被,唇角浮起极浅的笑来。

  清晨醒来,聂辰早已不在床上。摸了摸身边早已冰凉的位置,我扬起淡淡的苦笑,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定好火车票,再打包好行李,时间已到中午大关,佣人端了可口的河南特色,我吃得那个饱,下午五点多的火车,准备吃过午饭就出发。

  聂辰没有回来吃午饭,我便亲自打电话给他,就算结束床伴的关系,但礼貌仍是要顾的吧。

  那头的他估计在忙吧,闻言只是淡淡地“嗯”了声,说了句:“等下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吧。”我说不用,自己打车很方便的。

  他没有强求,说:“也好,路上小心。”然后就挂了电话。

  望着电话里响起的盲音,我怔仲片刻,果然是聂氏作风呀,在床伴期间表现的yi个好字。yi旦不再有任何关系了,冷漠起来也够我竖起大拇指了。

  郑州到青岛的火车大约要15个小时左右,其实,有条件的话,还可以再花点钱做卧铺,但手头真的没多少银子了,典当首饰的钱已被花得七七八八,不能再只出不进,是得安下心来,好好地为将来作打算。

  父亲见我yi人回来,倒也没多问,仍是嗒吧着他的大烟斗,说:“要不,找个本地的男人安定下来不过,我想你在外边呆惯了,恐怕不习惯山东男人懒散又暴躁冲动的性子。要不”

  我打断父亲的话,本想对他说,还想去科威特yi趟,去看望姐姐。但,手头没多少钱了,去yi趟国外,花费甚大,以我现在的经济状态,可负担不起,又打消了这个念头,等事业有着落了,再有空去看望她。

  更何况,姐姐嫁的是地地道道的科威特男人,那里女人地位低下,若冒然前去,想必姐姐也不好做人的。

  每每提到姐姐,父亲便泪眼汪汪的,他说每提到姐姐,又会令他想到母亲。想到母亲后,他又会愧疚,那是对姐姐的愧疚。知道他对母亲和姐姐深深的爱意,为了不让他伤心,再也不敢提及。

  在内地呆了大半年时间,爱上了这里较浓郁的风土人情和迷人的风光景色。但,若想教育下yi代,却是不大适合的,尤其在香港呆惯了,更是觉得内地的教育泛滥可陈,医疗方面更是令人大感吃不消。

  左思右想,仍是想带灿灿去香港念书。yi来,我和灿灿都是香港户口,在内地读书要出高价,不划算不说,对孩子的教育也不利。二来,丽华打过电话给我,说柳云云经过人工授精的方式已成功怀孕,成家有了后,成氏夫妇的气也消了,已不再过问我了。三来,虽然不喜欢功利化的香港,但那里的法律和医疗却是比较健全的。在带有支气管炎的灿灿去医院看病排了大半天的队,却只花yi分钟的时间看病,又花大半天时间输液时,更是坚定了这种想法。

  yi个人回到香港,看望了丽华和花店里的员工,丽华怀孕五个月了,周身长胖了不少,但嗓门依然大,动作依然迅猛。沫沫仍是会计,孩子才生下来没多久,身材却恢复得差不多。毕竟年轻,恢复得确实不错。还有就是合理地做些运动。便很快就能瘦下来了。听丽华的意思便是:平时也没见她怎么运动,估计是在床上运动的。

  我失笑,这个荤素不忌的女人。

  丽华又拉拉杂杂与我说了yi大堆,以前是讲述花店的生意经,现在却yi心yi意围绕着肚子里那块肉,我看着她说得眉飞色舞,也着实替她高兴。

  花店经营得不错,照例的分红也是定期打在账户里的,我查了下,大致还算满意。房子被丽华租了出去,为怕房客不愿租,便咬牙答应了对方提出的yi口气签订的五年合同。

  丽华理直气壮地辩驳,“这能怪我吗?虽然房租是便宜了些,但总比退租再招租瞎折腾来的强吧?虽然五年租金是少了不少,但落得个轻松。更何况,房客来自上海的,人家把你的家当自己的孩子似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倒也是。便决定把房子继续留给房客,自己在租间房子。

  冒着碰运气的心情,又给爱爱打了电话,仍是无法接通,心头叹气,这女人,离开香港后,难道大家多年的情分也全都抛掉不成?

  带灿灿去医院打预防针时,遇到昔日的同学张爱华。

  去年因为聂辰的事,她对我生出间隙,恶意散播对我不利的谣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离了职。再后来,听说她匆匆嫁给了yi个来自广州的生意人,如今在家做起了衣食无忧的家庭主妇。

  打预防针是在医院三楼,楼层不高,便走楼梯,就这样,在二楼的妇产科楼梯处碰上 。

  因为先前与她不好的经历,不想为了她多做留恋,也只是淡淡扯了嘴唇,以示招呼。

  她脸上倒也是笑意盎然的,不过笑意并不达眼里,估计我和她之间的误会是不可能再解开了。

  就在我转身朝三楼走去,她叫住了我,“梁冬儿,你没和聂辰在yi起?”

  我回头,望着她挑衅的脸,叹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

  她咬了咬唇,神色有怨恨地瞪着我,“你不是离开香港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顿了下,她又笑了起来,“可惜聂辰却已离开香港了。你再回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望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淡淡地道:“听说你结婚了,恭喜。”

  “谢谢,聂辰早在两个月前就离开香港,听说要回新加坡继承家族事业了”

  我打断她的话,“孩子快五个月了吧,我建议你最好保持好心情,不要总是东想西想,也不要总是用怨恨不甘的眼神看待周围的yi切,这样对孩子成长也不利。”

  她被我yi番话堵得半天说不出来,只是圆睁着眼,瞪我。

  我却不愿再与她多做纠缠,淡淡抛下yi句“牛角尖会遗传的,你最好注意点。”

  我表现得很平淡,但心里却犹在想,结束了与聂辰的床伴关系,不知现在的他身边是否又换了新的女人!

  重新回到香港后的日子并未有多大变化,也并无波澜起伏的波折。我现在是生活在市井里的普通市民,上流社会里的繁花似锦早已与我无关。不过也经常从娱乐新闻里看到yi两则有关大富之家的八卦事儿,乔家的少奶奶向以宁生了个女儿,她的婆婆很不高兴,天天找向以宁的茬,向以宁也是不好欺负的主,总会反击回去,婆媳关系更是不大好。

  柳云云在怀孕三个月时,自然流产,伤心悲恸,连成夫人也是神色哀伤。但过了不久,听说又成功怀孕,仍是采用人工受孕,yi家子更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成亦城正式任职成氏医院董事长,兼龙门白龙首领身份,身份陡然暴涨数倍,虽然已婚身份异性缘仍是好得没话说。毕竟,这年头,已婚身份在金钱权势面前,真的已无法代表道德的。

  齐家得了个大胖孙子,却没有如外界那般瞎想,会换掉旧媳妇。如今,齐家的媳妇即未来齐家的女主人,仍是康允儿。外界传言,这场正室pk小三儿,是以温柔贤惠善良柔顺的康允儿胜出。那个先前上蹿下跳作威作福又威气凌人的小三儿却如焉了气的皮球,消失在公众视线中,激起了点浪花,却连个痕迹都没留下。

  康允儿最终仍是坐稳了齐家少夫人的宝座,听说经过这件事后,齐家对外宣布,康允儿将会是齐家未来的女主人,任何人都不得取代。连吃着碗里总会惦记着锅里的齐御风,也难得地收起了处处留情的花花肠子,变为被捋了牙的老虎,空有威名却没有威风。

  而最终打赢了婚姻保卫战的康允儿,仍是以优雅而端庄的形象示人,她的笑容温婉,大方,带着不可侵犯的大家范儿,笑容得体,却又露出些许疏淡来。

  龙雯和李晨澜的妹妹李晨吟认识公认的金童玉女,只是小两口都年纪轻,总会闹性子使脾气。有的说李晨吟娇气任性,常常令龙雯大发雷霆,又有的说龙雯性格乖张,嚣张跋扈,李晨吟时常被他气倒,众所纷纭,不过,这对恋爱多年却yi直跌跌撞撞走在yi起的恋人,倒也不敢有人去拆散。哪个女人敢冒着被整得倾家荡产的危险去抢李晨澜的妹妹的男人?又有那个男人敢去抢纵横黑白两道多年的龙门下yi任主人的女人?完全是活得不耐烦了。

  关季云和女装设计师沈诗捷的恩爱,是唯yi没有波折。听说他们没有红过脸,没有婆媳争执,也没有门户之见,自然而然yi见钟情再见倾心地走到yi起,至今育有yi个不到yi岁的娃娃,夫妻俩的日子只羡鸳鸯不羡仙。当然,这只是官方说法,人家具体怎样恩爱,我们这些外人无权过问。

  得意的人有,但失意的人大有人在。

  段无邪这厮仍是美女在抱,不过却总是被曝出与美女交恶,不是被美女泼咖啡,便是被美人甩耳光。

  齐御风出了轨虽然被康允儿原谅,但听说夫妻关系yi直不大好,尤其康允儿曾公开说过yi句话:“我之所以没有离婚,不是眷念齐夫人这个称号,也不是因为爱他。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女人,爱自己比爱男人更来得划算。”

  康允儿的话让我良久震惊,不愿猜测说这句话时,她是抱着怎样哀绝无望的心情,只觉她说得对极了,女人,不管什么时候,首先要爱的,仍是自己。

  摈弃心里淡淡的失落,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失落,只觉得,以前在心里极具好感的香港,忽然变得陌生起来,她不再温暖,不再动人,亦不再柔情似水,yi切的yi切,都变得陌生且无情起来。

  去曾经用过餐的餐馆用餐,点了熟悉的菜式,却如同嚼蜡,食之无味,原来,yi个人吃饭的滋味是如此的寂寞。

  去无人的海边枯坐了yi个下午,亦没有找到想象中的怀念,只觉得海风夹杂着咸湿的潮汐打在身上,冰凉又潮湿,从身体冷到心底。

  原来,冬天到了呀!

  既然回来了,想当然得去杂志社向头头报道。

  只是,才踏进办公室,便发现所有同事齐刷刷地望着我,眼里露出暧昧的笑来。

  我莫名其妙,低头看了自己yi身浅色yil装,没有出错的地方呀。

  我问她们为何这样看我,她们却但笑不语,齐声说没有。却又yi脸神神秘秘的上下打量我,然后啧啧有声,“不错嘛,有爱情的滋润就是不yi样。”

  爱情?那是啥东东?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只有这个解释了。这大半年来,都是各地旅游,哪里来的爱情呀!也没时间谈情说爱的,太奢侈了。

  她们又是yi脸神秘兮兮的笑,说没有搞错,说的就是我。

  我仍是大惑不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时候,总编ada出来了,威严的眸子四处扫射yi圈后,办公室立马回复清冷,她无比威严地对我说:“你回来了呀,进我的办公室再说吧。”

  进了她的办公室后,她三言两语就把我的工作安排好了,说旅游栏目已开发得差不多了,要我开始准备方面的事务。她说最近这几年来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好多杂志社已看到这yi蛋糕带来的巨大收入,纷纷去找各大电商网商寻求合作项目,女儿国也狠抓了几个规模较大的电商,带来了不菲的收入。这次听说某个国际大牌化妆品也正式启动电子商务,听说声势弄得很浩大,网络媒体,传统报业,电子平台,微博等站外sns整合营销,还未开业,就已经造势成功。各大杂志社也看到了这yi浓郁商机,若对这间化妆品公司进行深刻报告yi番,肯定会带来滚滚财源。尤其对方的负责人听说还是年轻有为的帅哥yi枚。并且单身,身价以亿计算,标准的钻石王老五。

  ada胃口还挺大,不但要详细报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还想把此人作杂志社下yi期的封面,这个任务就交给我,yi,想方设法让对方在我们杂志社上打;二,绞尽脑汁采访对方,然后写成yi篇名人访谈,最好偏感情方面的多yi些主要是有八卦的地方就会有人气,女人嘛,都爱八卦的;三,再拍yi张帅帅的照片,作为杂志社下yi期的封面图片这是吸引女性顾客的购买的最佳利器之yi。这任务说难不难,但说容易,也不容易。因为除了女儿国外,还有其他杂志社也想抢夺这块蛋糕呢。

  我先前的东家俗和爱也是我的竞争对手之yi。

  ada给我下达的任务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成功了,该我的奖金不会少我yi分,若失败了,她作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吞了吞口水,正想推辞,她又yi脸狗腿地对我说:“杂志社那么多能人干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独独选你吗?”

  我翻翻白眼,“因为我好欺负呗。”

  “我怎敢欺负你呢?打死我都不敢欺负你的。对了,上次的三亚旅行,有没有意外的收获呀?”yi脸暧昧兼三姑六婆形象。

  我说:“有呀,我记得这期杂志社刊登了我的作品吧,稿费你还没算给我呢。”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有没有其他意外的收获,比方说,帅哥呀,yi夜情”

  我脑海里立马浮现聂辰邪恶的面孔,脸忍不住发烫,“你问这个干什么?三八!”

  “那,就是有咯,哈哈yi怎样,聂辰身材不错吧?床上功夫不错吧?”

  我先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下yi刻又觉不对劲了,“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三亚发生的事?”她不会这么神通广大到连聂辰与我上床都知道吧?

  只见她双手捧脸,露出滛荡无比的笑来,“我可没那么神通广大,我是猜的。”

  “猜的?”

  “对!你忘了,当初我干嘛要你去三亚?还不是受人之托。”

  越来越糊涂了,“谁?”其实脑海里已经有了接近现实的答案了,只是,我却鸵鸟地不愿相信,那yi次的三亚之行,全是聂辰安排的。

  虽然ada嘴里的最终答案确实如我猜测那般,我去三亚,包括与聂辰碰到yi起,全是他事先就安排好的桥段,但我仍是不敢相信,聂辰为了与我上床,居然会作出那么多安排,这男人,真的太可怕了。

  难道说,下半身那点享受,真的可以不择手段吗?

  好吧,我承认,完美的ing爱确实令人如痴如醉,但,他为了享受那五秒钟的快感,居然弄出那么大的阵仗,还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幸好我们已经分开了,幸好,幸好!

  但,ada下yi句话却又让我差点跳了起来,“虽然在商言商,yi切公事公办,不过熟人好办事,相信你和聂辰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你去采访他,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现在,我不知是该骂她的老谋深算,还是该佩服聂辰的老神在在,原来,在河南他之所以不留我,是笃定我还会主动去找他?

  还有半个月时间杂志社就要推出新刊了,而我却仍是原地踏步,就是鼓不起勇气鼓不起锐气去找聂辰,拿着手机的手指头,就算拨了那个从未打过的号码,仍是不敢按下通话键。

  心里那个恨呀,真的恨不得把那个算计我的人抓来痛打yi顿。该死的ada,居然就那么点出息,被聂辰yi个电眼就把我给出卖了。还有那该死的聂辰,也真不是东西,为了下半身享受,居然不动声色就布了那么久的局,按ada的理解就是,我是该感到荣幸的。

  去他荣幸,我只感到愤怒!愤怒到想杀人。

  adayi催再催,然后终于爆发了,抓着手头长长的戒尺,先是威胁,见我无动于衷,立马又变成泪眼汪汪的刘备转世,羞也不羞。

  不过,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上司都向你示弱了,身为下属,你还能怎的?明知这只是人家要你乖乖就范的伎俩,仍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接下任务。

  这就叫“能者多劳”!唉!

  终于拨通了聂辰的手机,幸好不是他本人,是另yi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听说是聂辰在大陆的临时助理,说聂辰仍在河南处理公务,估计短期内还不会返港,我yi方面松口气,另yi方面又愁了,是该等他来香港再去找他,还是直接杀去河南找他?

  就在左右摇摆不定时,又迎来灿灿接种疫苗的时候。

  香港虽然地方狭小,但不同世界的人,偶然遇到机会仍是少之又少。我生存在市井之间,为工作为生存为未来努力,穿梭与超市工作地点及幼儿园间,实在是少有机会与前夫见面的。

  再yi次带灿灿去就近的医院打预防针,当这个出入有好车接送吃穿自有专人服侍的天之骄子出现在我前方时,我着实震惊了yi把。

  没有再去成氏旗下的任何yi间医院,我yi直都在这间健康中心打预防针,想不到,天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