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迷人的男性魅力。

  他立在我身前,伸手轻抚着我的脸,“你瘦了,不过依然美丽。”

  望着近在咫尺的他,我仍是反应不过来,只觉在做梦yi样,“我要见的是成氏制药大陆营销总经理eall ang先生,他,他人呢?”

  他说:“eall ang临时要务缠身,现在由我代替他,也是yi样的。”

  我呆了呆,“你分明就是有预谋的。”

  “对!”他回答干脆,我却找不到话可说了。

  “别站着,坐下,我们好好谈谈。”他揽了我的肩,我乖乖地与他yi并坐在沙发上,膝盖不小心抵触了他的腿,心下yi颤,忙缩回腿,身子往旁边挪了挪。

  我的动作却让他神色黯了黯,又于心不忍,忙说:“听闻贵公司业务和技术都发展的很好,股价也呈稳定增长。去年进军电子商务,也是yi炮打响,恭喜你,事业蒸蒸日上的,肯定很忙吧?”

  他看着我,缓缓道,“还好。大致上还过得去”

  我咬唇,望着他仍是清瘦的脸,说:“不管再忙,还是要注意身体才是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话yi说完,又后悔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呀?乱七八糟的,现在可不比从前,可以随心所欲畅言无忌。

  我正想清清喉咙,导回正题,他却开口,“你这是在关系我么?”

  我滞了下,低头,不敢看他的脸,吱唔着想蒙混过关,转回正题,但他却不愿放过我,继续问我,“知道我拐这么大的弯骗你来是为了什么?”

  我豁然抬头,他直接了当地用了拐弯c骗两个字眼,“你,你想做什么?”

  他唇角轻勾,“还记得当初咱们在机场里说过的话吧?”

  我很想点头的,他说的每yi个字每yi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就算化成灰了,都记得的。

  想到他曾经说过的话,又忍不住心颤,说:“我,我没有主动出现在你面前yi”

  他笑了起来,手却被他握住了,“傻瓜,你现在不是出现在我面前么?”

  如烫着般,我想甩开他的手,却又忍下不敢动,只是拼命摇头,“明明就是你把我骗来的”

  “那又如何?反正是你心甘情愿走进来的。”他握得更紧了,身子不知什么时候也紧紧挨着我,并且yi手还揽着我的腰。

  我心下yi颤,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怀抱,令我无比怀念,我应该狠下心推开的,却又力不从心,就在这种矛盾又慌乱的心态下,再yi次让他得寸进尺,把我搂紧了,然后yi手捧着我的脸,逼迫我看着他的双眼。

  “亦,亦海”望着他放大的俊脸,我心下慌乱,忍不住双手放到他胸前,阻止他进yi步放大的俊脸。

  他没有更进yi步了,只与我的脸相差几公分的距离,我可以清楚地闻到他喷在我脸上的鼻息,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还夹杂着酒味yi就这样,暧昧的姿势形成了。

  我应该推开他的,或是与他保持距离的,若理智还在的话,应该替聂辰着想yi下,我与他可是床伴关系呀,就算没有法律保证,但道德保证也得要有的可是,可是我却狠不下心推他

  他在我的推拒下,静默了会儿,但又继续把俊脸朝我推进,眼看就要与我的脸亲密接触,我忙急中生智,推他的胸,“我们不是要谈采访么?”

  他顿了下,“对。”然后继续吻我。

  我困难地推开他,“那,那先采访吧yi”

  “这事儿不急。”他吻住我了,冰凉的唇与我的双唇接触,由浅至深,由深至猛,再由猛至狠快喘不过气来了,我应该推开他的,可他搂得死紧,我挣扎了会儿,便软软地倒入他怀中,他唇舌极具用力,从唇间传来轻微的疼痛,却又有着极具的麻软感觉他吻得很深,似乎要把我拆卸入腹,他的双手开始不安分了,先是在背上来回游移,然后慢慢往衣服里探去yi

  估计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烟草味及酒精味也传给了我,我觉得头有些昏了,心也醉了,仿佛yi场梦,yi点都不真实

  脑海里闪过另yi张邪气轻狂的脸,稍稍拉回了点理智,但,我的挣扎对于他来说,却如同蚂蚁撼大象,不值yi提,在他的强烈攻势下,很快,我就软软倒入他怀中yi

  我缓缓闭眼,在心里告诉自己,算了,就放纵yi回吧,就这yi次,只yi次yi

  当yi切归于平静后,遗落尘世的各种烦恼又接踵而来。

  我把头埋进 亦海的胸膛里,暗自懊恼,我怎么,怎么就和他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就,就做了呢?并且这还是别人的办公室。

  以前yi直特讨厌那些在办公室等正式场合里做“事”的人,觉得太过于随便,可,如今发生在我身上了,并且不止yi次两次,噢,老天,来yi记雷把我劈了吧。

  yi向自诩为理智感性可却作出不理智不感性的事来,总会生出更多的自厌及痛恨。

  越想越懊恼,便忍不住揪自己,但,身上没感觉到通,旁边的男人却叫了出声,“干嘛揪我?”

  我傻笑而过,原来是揪着他了。但这也让我找回了理智,忙撑起身子,语无伦次,“时间不早了,我,我要回去了”yi边慌忙弯腰找地上的衣服穿上。

  他也起身开始穿衣服。我胡乱穿好衣服后,又整理凌乱的头发,出门前盘的yi丝不苟的头发,此刻已经松垮垮,用手刨了几下,觉得仍是不满意,便索性放下来,再从提包里拿出梳子梳好,这个时候,也没心思盘头发了,拿了发卡挽头发,却被他制止,“披着吧,这样更好看些。”

  我望着又恢复西装革履精英形象的他,很是嫉妒,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男人yi套西装就可以行遍天下,可女人不行,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都要讲究,露了不庄重,不露又显不出女性柔媚,太端庄了又被说成老chu女,花哨了又无专业形象总之,就是yi麻烦二字。

  我低头望着自己的着装,摇头,职业装再弄个披头散发,有点儿不像话。

  他不以为然,“反正有没有外人。”

  “可是”

  “没有可是,披着吧,等下出去时再扎着。”他把我的梳子和发卡没收了,然后把手搭在我肩上,形成亲密的姿势。

  我有点儿不自然,这里移移,那里动动,却就是不敢太过用力挣脱,我看着自己的鞋尖,“干嘛要这样?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有未来。”

  “既然你明明知道,为何拒绝聂辰的求婚?”他拨弄我的头发,“若你聪明yi点,应该知道,嫁给聂辰,肯定比嫁给我好yi百倍。”

  我呆了呆,“你知道聂辰?”我想说的是,他怎会知道聂辰向我求过婚的事?我盯着他,yi脸狐疑,“还有,你知道我我和聂辰的事?”

  他淡淡yi笑,“对!”

  我再度惊讶,陡然想到聂辰曾说过我被人跟踪的事,“那个跟踪我的人是你派去的?”

  他不置可否,“是他告诉你的吧?”然后哼笑,“就知道那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仍是反应不过来,问他为什么要派人跟踪我,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么?

  他沉默了下,说:“刚开始我也只想你yi个人平安。因为我不放心我爸对我的承诺。”顿了下,他苦笑,“不过跟踪你的人对我说,你其实很懂得保护自己。害他大材小用了,yi点用武之地都没有,差点就朝我罢工了。”

  我笑了起来,人在江湖呀,身价安危哪能不顾,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这是父母从小教育给我的经验之谈,改不掉的。

  想到我在内地的yi举yi动都让他了若指掌,心里不是没敢动的,但更多的还是满身不自在。

  “既然你派人暗地里保护我,那你应该知道,我和聂辰的事”偷偷看着他,只见他神色淡淡的,心下惨淡,“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三贞烈女,和聂辰在yi起,可不只是盖棉被纯聊天。”

  他神色黯了又黯,叹口气:“我都知道的,可是你干嘛要亲口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对我来说,你何其残忍?我情愿你什么都不要说。”

  我眼睛眨了眨,嘴巴嗡合,很想说什么,最终只化为满眼的酸涩,我咬着唇抡拳捶打他,口中骂道:“你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坏蛋,你干嘛呀这样,难道天底下就没别的女人了吗?”

  他握着我的拳头,苦笑,“就是看你顺眼。”

  我的视线模糊了,我眨眨眼,认识模糊不清的,最后只得胡乱抹了双眼,哽咽道:“你这是何苦?”

  他伸手抹了我脸上的泪,“不要哭,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造成你的负担。”

  “那你刚才干嘛还”想到刚才的疯狂,又忍不住脸上辣的。

  他苦笑,“只是情不自禁。”

  我yi时无语,好yi个情不自禁,这里面,又有痛苦,又有甜蜜,我都不知道现在这个情不自禁究竟是痛苦居多,还是甜蜜居多了。

  把头埋入他胸膛,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yi种只属于他的味道,令我无比安心,无比怀念,在他怀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我吸吸鼻子,说:“你好像还喝酒了。”

  他双手环搂着我,“我哪yi天不喝酒?”

  再度细细鼻子,我控诉,“好像你还吸烟。”

  “yi”

  我捶他,“干嘛那样糟蹋自己,你应该像你大哥学习,不抽烟,不喝酒,喝也只是点到即止。既安全,又养生。”

  他苦笑,“你又不在我身边,养生给谁看?”

  我皱眉,“我不喜欢你这种语调,”太苍凉了。好像没有我就活不下去yi样。

  “抱歉,平白增加你的罪恶感。”他亲吻我的头发,“你不必顾忌我,去追求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吧。我觉得姓聂的那小子不错,你可以考虑他。”

  “你不是yi向讨厌他吗?”

  他苦笑,“只要能带给你幸福和快乐,我会试着用另yi种眼光看待他。”

  我磨牙,恨不得拿鞋子敲他的偷,我揪他的衣领,咬牙道:“成亦海,你可以再表现得伟大无私点。我告诉你,就算你把心掏给我,我都不会受你感动的,我只会鄙视你,你这个白痴。”

  这个混蛋,爱有很多种,有些爱是成全,有些爱使掠夺,有些爱是破坏,而他的爱就是成全,他为什么不拿出全天下最让人拍砖头的方式来爱我呢?

  “又让你哭了。”他伸手试了我的泪水,感叹,“你应该笑的,哭起来真的好难看。”

  我胡乱抹了泪水,却总是有抹不完的泪,纸巾抽了yi张又yi张,再被他这么yi说,更是气上加气,真想拿鞋子敲他的头了。

  “傻瓜,不要再哭了,妆都花了。”他满脸无耐。

  我拼了命地瞪他,“你知道我为什么哭吗?”

  “你想和我在yi起,却又鼓不起勇气。你想不顾yi切,却又顾忌着灿灿。你想奋不顾身,却又顾忌着世俗道德。你想飞蛾扑火,又怕会连累到我。”

  我呆住,眼泪不流了,脑袋不转了,心跳也跟着停止了。

  “你,你”

  “很惊讶我怎么知道你心里的想法?”

  我呆呆地点头。

  他叹口气,把我拥在怀里,“傻瓜,我yi直以为你聪明,没想到你却是笨得可以。”

  对,我就是笨,笨到无可救药。

  我挣脱他的怀抱,瞪他,不服气地反问,“那你呢,你又聪明到哪里去了?”其实,他和我yi样,都是笨到无可救药了。不过我比他自私许多,我身边还有yi个床伴,不是么?

  “冬儿,我们来个约定。”他忽然说。

  从成氏办公大楼出来,已经五点多钟了,陡然想到灿灿还在幼儿园,便发足马力急匆匆赶了过去,想着灿灿yi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幼儿园里,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心里就是yi阵自责,唉,谈“正事”去了,差点把孩子都忘掉了。真是个不合格的母亲。

  奔到幼儿园,小小班空荡荡的教室让我心下更加慌乱,忙问正在打扫的老师,“请问,梁玄曜呢?”

  年轻女老师上下打量我,笑道:“你就是梁玄曜的妈妈吧,他已经被人接走了。”

  我大惊,忙问是谁来接他的。

  “yi个男的,挺帅的,开白色宝马。是不是梁玄曜的爸爸yi”估计看我脸色不对,又立马改口说:“我见你yi直没来接梁玄曜,便打电话通知你,接电话的却是另yi个男的。我以为你们是yi家人”

  我忙拿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确实有yi个是幼儿园的号码,但,我怎么没接到呢?我的手机铃声设置的是彩铃音乐,从来都是不离身的,没道理会听不到的,看看来电显示的时间,下午4:45分,那时候我正与亦海谈事,包包就放在我旁边的,办公室里清净异常,没道理我会听不到。

  幼儿园老师见我脸色不好,也跟着紧张起来,又说了那个人的特征,“短头发,身材挺高的,穿着白色衬衣红色毛衣,黑色裤子,开着宝马,是白色的,年纪约在三十岁左右。带了江诗丹顿的腕表,手机是银色的诺基亚,还有,梁玄曜对他很是热情,那人yi来就把他抱在怀中,想必是认得的”

  开白色宝马,穿衬衣外套毛衣的手戴江诗丹顿,再加上诺基亚的手机,脑海里已有个清晰的轮廓了,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只是有些奇怪,这幼儿园每个班有十五个孩子,每个来接孩子的家长,她们都会把对方的特征记得如此详细么?

  老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对方长得帅,所以,就,就多看了两眼。”

  打电话给聂辰,问灿灿是不是在他那里,得到肯定答复后,我忍不住火气飙升,“幼儿园老师打的是我的手机号码,为什么却接到你手里?”

  他没有吱声,只是说灿灿还在他那,是我去接他,还是他给我送回来。

  我说当然是我去接他了,顺便把有些事问清楚。

  去了聂辰的住处,是他亲自开的门。

  我问灿灿还好吧,他神色淡淡扫我yi眼,说了句“在客厅里玩着呢。”便转身。

  我望着他的背影,感觉今天的他不大对劲,但也没多问,便随着他进入客厅,灿灿正在客厅里玩得开心,见到我也只是喊了句妈妈便继续埋头玩他的宝贝玩具去了。

  我又气又恼地瞪他yi眼,这个小白眼狼。

  我向聂辰道了谢,感谢他帮我接灿灿,聂辰神色淡淡的,对我冷哼yi声,“忙什么呢?居然忙到连孩子都忘了。”

  我沉默了下,在心里犹在想,我与成亦海见面的事,要不要告知他呢?

  “是去见成亦海了吧?”

  我先是惊讶,然后是漠然,“你都知道了?”

  他神色越发冷了,目光锐利地在我身上扫射,声音冰冷,“我猜,不止见面,还做了其他事吧。”

  我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

  “既然你都已知道,又何必再问?”我看着他,声音也冷了下来,“我很感谢你代我接灿灿放学。但请问yi下,为什么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却被你接到了?”我留给老师的电话是我的手机号码及出租屋里的座机。我的手机是有来电显示,就算我没听到铃声,也不可能是他接到。因为手机号码不可能重复的。

  他燃了根烟抽了起来,袅袅烟雾使得他的面孔模糊不清,却更增添了阴沉的感觉。

  “你在怀疑我么?怀疑我在你手机里安了窃听器?”

  我没料到他这么主动问出来,倒有些不自在了,面色缓了缓,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奇怪”

  “原来,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也从来没有替我考虑过。”他打断我的话,声音微微拔高,“我知道你和成亦海在yi起是爱情,为了你们伟大的爱情,你不惜自毁名声。值得吗?”

  我别开脸,生硬地道:“我和亦海的事,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他冷笑yi声,“前天晚上,你还在我床上。”

  我的脸烫了起来,撇开头,涩涩的道:“对不起。”

  他没说话,只是恨恨瞪我,眼里有着愤怒,不甘。

  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原来质问他,却因为被他得知我和亦海的事变得被动且愧疚起来。

  “聂辰,亦海的事”

  “你不必多说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就当没发生过。”他打断我的话,又狠狠吸了口烟,然后把剩下的大半截烟头掐熄,丢进垃圾桶。

  我讶然地望着他,他哼笑yi声:“我没你想象中的大度。”

  这么说来,他是准备与我划清界限了?这倒也是,没有哪个男人会忍受这种事的。我心头稍稍好过了些。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低声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多做解释了,虽只是床伴关系,但也要讲究忠诚二字,是我先破坏了,没道理求他还会与我继续下去。

  “刚才,成亦海给我打来电话了。”

  我怔了怔,问:“他,他对你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说不会与你再继续下去了。”

  我呆了呆,“就这样?”

  他反问我:“不然呢,你认为,他还会说些什么?舍不得你,要继续和你纠缠吗?”

  我沉默了下,思考着他话里的真实度,可信,又不可信。回想着今天下午亦海对我说的约定,又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

  我说:“我和亦海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

  他冷笑连连,“然后你好喝他双宿双飞?告诉你,没门。”他狠狠拽着我的肩膀,咬牙切齿地道:“你不是yi直称我为资深花花公子吗?那应该了解花花公子的德性,我看中的女人,没有人能逃得掉。在我还未厌倦你之前,最好乖乖的不要提分手两个字。”

  我望着他,并未有他形于外的怒火,“你凭什么?”

  他不语。

  我盯着他,“就因为我没有爱上你,让你很不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