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老太爷对我另眼相待,对我都挺好,在吃穿住行用方面都从未亏待过我。还花高价请老师教我学钢琴,练习上流社会女子都要涉及的插花c冲茶,交际舞之类的必修课。成家父母对我倒没有过多干涉。倒是成亦城兄弟,大的始终对我不冷不热,只是偶尔见到我,眼里会闪过某些不屑。

  成亦海就真接多了,每天不欺负不讥讽我就会浑身不舒服似的。

  我也知道他们瞧不起我,觉得我挺有心计的,把老太爷哄的团团转进而满足自己虚荣的内心。

  我也不想对他们解释太多,照样我行我素。老太爷每个星期都会给我零花钱,不多不少,如果单纯的作零花,绝对够用,但如果再加上购置衣服行头,还要穿的出世面,则就少多了。

  但我总能凭借这些钱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绝不输给学校里的其他千金名媛,为此,老太爷对我越发满意,但成家兄弟却是对我越发厌恶。

  替爱爱挑选衣服,也不能避免名牌情节,总是给她选牌子货,穿着舒适,并且要显身材,显自身气质。估计是心理作用吧,总觉得普通大众货穿在身上就是少了那么点味道。

  呵呵,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虚荣了,非品牌不买!也难怪成亦城会那样看待我了。

  爱爱很满意我给她挑选的衣服,感慨,说至今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像我这么有品味的女人居然被下了堂,那姓成的还真是眼睛长头背后去了。

  闻言,我只能笑笑,并不吱声。爱爱估计不会明白,在她眼里的有品味,在成亦城心里,则就是虚荣的表现。

  就像白玫瑰与红玫瑰,男人会与红玫瑰在yi起,但娶回家的女人却yi定是白玫瑰。

  为了当个适合的妻子,似乎,我应该做个清淅的白玫瑰!

  但,我只愿做自己的红玫瑰。

  15 风波平地起

  过了两天,爱爱又来找我,向我传达有关成家人的最新消息。

  听说成亦城与柳云云订婚了,元旦准备结婚。成家二老在yi番抗议无效后,渐渐地保持沉默。而身为成亦城未婚妻的柳云云则仍是照常上班,不过生活作息几乎被打乱,媒体记者对她好奇心实在太强了。与其说是好奇,还不如说是想挖空心思找她的缺点然后用放大镜放大以满足观众们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心理。

  而成亦城感情生活如意,事业也yi飞冲天,凭借着过硬的医术,已稳坐医院脑科主治医师的宝座,虽然还没多少过硬的资历,但因替某位政界要人做了开颅手术并获得成功后,名声大躁,从被人贬损的二世祖身份yi跃为人人夸赞的医学界的精英人物。

  说到这,爱爱又恨铁不成钢地揪我yi把:“你这个笨蛋呀,干嘛那么爽快就答应离婚?你知不知道,现在成亦城身家是多少?说出来吓你yi跳。你应该迟yi点答应离婚的。”

  我笑了笑,成亦城是成家长子,迟早都会继承成家的产业。这个我是知道的,如果等他接手成家产业再离婚,得到的赡养费可就不是这个数了。

  但,我不想这样做。yi来,成家人对我还算不错,没有苛待我,也没有虐待过我。二来,与成亦城两年来的相处,他也并未亏待过我。三来,成老太爷收养我,供我念书也花费不少。

  稍微有点感恩之心的人都不应该太过贪婪。

  其实,成亦城分给我的财产也不算少了,老太爷治家严谨,他们兄弟二人在还未继承家业前,全靠个人的努力奋斗。以前他们兄弟二人的零花钱加起来都还没有我的多。成亦城能把大部份财产留给我,也算是不错了,比起某些yi毛不拨的二世祖,又要好上太多。

  人不能贪心,太过贪心的下场就是不知足,不知足的后遗症就是只看得到眼面前的利益,却忽略了除了利益本身外。还有许多值得关注的东西,比方说,良心方现的精神与道德!

  玉爱爱又提及了成家二少,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真搞不明白那个人,那么大的人了,明明喝不得咖啡,偏还要学人家附风作雅,把自己吃得上吐下泻,连公司替他举办的迎接议式都没能参与。”

  我挑眉,问道:“哦?有多严重?”

  玉爱爱轻笑,“在医院挂了几天液才好转,人都瘦了yi圈呢,你不知道,刚开始那阵子啊,连走路都不稳了。”想到这个,她直觉不可思议,“真不知他脑子是进水了还是被车撞了,明明喝不得咖啡,偏还要跑去喝,活该。”

  我低头,过了会才轻轻道:“真是罪过。”

  玉爱爱奇怪地扫我yi眼:“罪过什么呀,是他自己活该。不过我听说他从来没对你有好脸色,这次算是他的服应,你应该高兴才是。而不是同情他。”

  我点头,“嗯,我很高兴,非常高兴。”高兴的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怀孕四个月后,孕吐基本消失,我开始陆续外出工作。

  除了替杂志社写稿外,还兼职负责大型花店对外掌握花艺用材c用品应用技能,掌握花艺设计的常见造型和环境布置,及了解插花艺术创作及鉴赏的审美特征。并手把手教导花店员工对插花的基本了解常识。

  这次花店老板何丽华接下了yi笔大单子,要替yi间新开张的旗舰店布置开幕仪式。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把yi堆各式各样的散花进行包装和搭配,然后应客户要求根据公司业务性质布置场景。

  这份工作起说来轻巧,其实做起来也够累人的。老板娘也体谅我怀孕的辛苦,只让我负责现场指导,但花店新招收的员工笨手笨脚的,我怕他们临时出状况,大多数时候仍是亲力亲为,九月底的天气不再炎热,但yi番劳碌下来,也热得够呛。

  指挥新手员工把最后yi盆花摆好后,我后退数步,准备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不料在后退时似乎踩到yi只脚。

  “噢,对不起。”我忙向对方道歉。

  对方是个穿着浓重华贵礼服的女性,面容娇好,身上的饰物衬得金光闪闪,后边还跟着两名提着大包小包纸袋的女孩,满头大汗的样子。yi看便知道这是要出席开幕仪式的嘉宾之yi。

  “走路不长眼吗?”对方脸色不大好看,低头瞪着金色高跟鞋上的鞋印,满脸不悦。

  她身后的女孩赶紧拿出低巾蹲下身子替她擦去上边的灰印。

  yi看这架式,我恍然明白对方的身份了,再仔细yi瞧,也认出她是谁来了,更加歉疚地道:“林小姐,真的非常不好意思。”眼前这人不就是最近当红明星林云宣么?

  林云宣见我认出了自己,不再使脸色,上下打量了我,突然带了点迷惑:“奇怪,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面熟?”

  我微笑:“我yi个普通老百姓,又长着yi张大众脸,大名鼎鼎的林小姐不可能见过我的?”

  “不对,我记性yi向不错,我以前肯定见过你。”

  “我想你认错人了。”

  这时,替林云宣擦好鞋子的女孩起身,看了我yi眼,忽然惊叫,“啊,我也认得你,你不就是前阵子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成亦城的前妻吗?”

  区区yi句话,宛如yi珠冰水掉进滚沸的油锅,周围十平方公尺内全都了。

  成亦城是典型的豪门小开,而我则是yi朝飞上枝头的灰姑娘,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本来就令人向往,但在童话破灭时,也会更加令人瞩目。

  那女孩话yi出口,便引来无数观望的复杂目光,被众多眼光紧瞅着的我有片刻的紧张,我力持镇定,冲女孩微笑yi声,“这位小姐真是好记性,还记得我。”

  被我不小心踩到鞋的林云宣这时慢声道:“你就是成亦城的前妻?”yi双精致的美目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着我,眼里浮上了些许轻蔑。

  “我听说成家给了你不少赡养费,怎么还穿的如此寒碜。”

  与成亦城离婚后,这样的“问候”早已听得多了,我淡淡地回答:“我正在工作。”所以今天我穿着很随意,yi头高绑的马尾,yi件普通的宽大棉白t恤,下身宽松的灰色九分裤,脚下yi双平根夹脚凉鞋,如果走在大街上,倒也没什么出错的地方,但在众多名流云集c衣香鬃影的场合下,我这身装束确实显得寒碜,并且落魄。

  林云宣夸张地张大嘴巴,“天啊,我真不敢想象。以前打扮的贵气逼人的贵妇人突然摇身yi变,成为街头师奶yi级,真,真是太让我震惊了。”说完,还捂着嘴偷笑起来。

  林云宣的话已带着讽刺性质了,我脸色沉了下来,尤其她的话还引起了其他人的注目,这些人的目光倒没有林小姐刻骨的讽刺,但那影含的同情怜悯却让我心头火起。

  看出了我的不悦,这林云宣反而更加开心,扩大笑容,向前跨了yi步,微微附身yi她穿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与我平底鞋自是高了大半截,她以周围都听得见的声音道:“成太太哦,不,应该称呼你为梁小姐了。我听说梁小姐与成亦城离婚亦分得不少财产,怎么还要打工养活自己呢?”

  我忽然侧脸,捂着鼻子,狠狠打了个喷涕。林小姐立即烫着似的后退yi步。

  “不好意思啊,我对人工香水过敏。”我冲她歉然yi笑,后者脸色扭曲。

  我再度温和地笑了笑说:“我是插花师,插花师的工作性质林小姐应该是知道的吧?”

  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我又道:“不过隔行如隔山,想必林小姐也不会了解插花师这个行业,对吧?”

  “谁说我没不知道插花师来着?”林云宣转了转身子,环视了周围,道:“就像小公司里的业务员那样,明明只是小小的职员,偏要在自己名片上打上某某公司业务经理的头衔,好让别人给予尊重。”

  耳边响来某些附和的笑声,我并未动怒,依然淡淡地望着她,“林小姐说的对极了,如今再不入流的职业都会打上响亮的头衔。如同现在的明星,明明只是三流角色,但在做时,商都会标上著名影星c国际巨星什么的,好吸引大众。”我指了指不远处yi块巨大牌,上边yi张放大的美女图相,旁边用草体写着yi行字:著名影星林云宣!

  林云宣气得双眼喷火,正待说话,不料yi阵鼓掌声响来。

  单调而缓慢的击掌声,在还算安静地场合里响的格外突兀,也可以说明其主人的从容与嚣张。

  随着声音望去,只见yi大群西装革履拥着yi男子,不知何时已停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正津津有味地观看着。

  16 聂辰

  那男子也是yi身笔挺的深色西装,在仍是短袖主打的气候里,此人穿的yi身正式,想必也是该公司重要的嘉宾之yi,或是某个大人物,如今这年代,在大热天里还把西装密不透风地挂在身上,也只有那些高不可仰攀的大人物才会如此。

  这男人应该不是普通人物吧,不然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旁若无人地鼓掌。必竟眼前这位林云宣可不是yi般人物呢。

  林云宣款款生姿地朝男人走去,“辰,你来啦?”

  在没人注意时,我准备悄然退下。

  可惜才刚走了几步,便被叫住。

  “梁小姐。”低沉的男声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令我不得不原地立步,无耐转身,“请问有何指教,聂先生?”

  这男人姓聂,单字yi个辰,听闻是新加坡华乔,是新加坡国内数yi数二大企业董事长的养子兼继承人,前年被派往香港投资,短短两年时间,便在本地商界掀起yi股狂风暴雨,令所有商场大佬刮目相看。被列为商界新生代锐气生猛的企业悍将,其风头所带来的八卦绯闻,直逼媒体最爱追逐的慕容家族。

  而他本人也深受媒体喜爱,三五不时便上娱乐八卦头条,今天在夜店与某辣妹激|情拥吻,明天又与某家千金航海游,后天又与某位明星打得火热,其新闻劲儿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也让普通观众们过足了眼瘾。

  我还听说,今天前来做剪彩嘉宾之yi的林云宣也是其绯闻女友之yi,看来传言不假。

  聂辰避开林云宣朝他伸去的纤纤玉手,劲直朝我走来,那从容的步履,带着睥睨天下的风采,以帝王像的姿态。

  他定定盯着我,如鹰的眸子里闪过yi丝锐茫。眸光在刚布置好的会场转了几转,眼里闪过欣赏。

  “聂先生,我布置的会场,还算满意吧?”

  “非常满意!梁小姐真是不可多得的优秀插花师。”

  “多谢夸讲。能得到聂先生的赞赏,是我的荣幸。”我微笑以对,这男人虽然看上去彬彬有礼,但我已从他眼里读到了某种危险讯号,也不想再与他多作纠缠,光是周围那yi双双兴味探索的眸光已让我脑中警铃大作了。

  “我想已经没我的事了,就先走yi步。”

  “不急,等开幕仪式过后,还得劳烦梁小姐收拾现场。”

  本想说这里交给底下员工就可以了。但转念yi想,这男人如此危险,肯定又会找其他借口留下我,干脆先骗他yi骗,等他不再注意自己后速速溜掉便是。“这个自然。等会儿我会亲自过来yi躺。我等下还有点儿事,办完了就赶过来。”

  聂辰果然没再阻拦我,或许他身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得招呼宾客,没空理会我,或许是我多心吧,这男人只是花花肠子较多,但并未品味低下到想染指我这种离过婚的女人。

  离开时,眼角扫到yi个熟悉的身影,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gyiyid。居然又是成亦海,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本来想装作没看到他yi走了之的,但又想起爱爱曾说过他因为喝了浓涉的咖啡而住院去了,心里倒有些愧疚,偷偷回头瞟他yi眼,哎,还真瘦了,并且还瘦的凶。

  他扑捕捉到我的目光,目光微凛,迟疑了下,大步朝我走来。

  我心里yi阵发虚,生怕他又向以往那样骂我,忙脚底抹油溜了。

  身后响来他的怒喝声,“你给我站住。停下!”

  停下来让他骂么?我才没那么傻。这个瘟神,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快速奔到后边车库里,掏出钥匙打开车门,但,手中的钥匙被人抢走了。紧接着,肩膀被人捉住,yi阵巨吼响在头顶,“该死的你,怀孕了还跑那么快,不想要命了是吗?”

  定眼yi瞧,居然又是他,成亦海。

  推开他放在肩上的手,我后退两步,背抵住车身,冷冷地道:“不关你的事。”

  他瞪我,“怎么不关我的事,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成家的骨肉。”

  我冷笑,“那又怎样?”

  他滞住,恶狠狠地瞪我,又上下看了我yi眼,又怒道:“肚子都这么大了还出来工作,你真有那么缺钱吗?”

  真的挺搞笑的,以前我不工作呢,他说我是米虫,只知道花钱。现在,我工作了呢,他又有理由了。

  见我不说话,他又质问我:“难道,我哥给你的赡养费不够花吗?”

  我说:“如果我说不够,你会怎么做?”

  他滞住,沉默了会,忽然问:“你搬家了?”

  “呃?”好了yi会才知道他所说何事,“是啊,搬家了。”

  “搬到哪去了?”他皱眉,“就你yi个人搬?”

  “有爱爱帮忙。”忽然油然得自己真没骨气,凭什么他问yi句,我就答yi句呀?

  从他手里抢过车钥匙,“请你让开,我要离开了。”

  “等等。”他抓住我的手,“你住在哪?”

  我无可耐何地瞟他yi眼,“我住哪关你何事?亦海,你别总是找我的麻烦好不好,我自认没得罪过你。你讨厌我总也要有个度吧。”

  他嘴巴倏张,却yi个字都没说,只是紧抿着唇,冷声道:“我再问yi遍,你住在哪?”

  我不开腔了。

  他瞪我,忽然yi把夺钥匙,“你怀孕了,不能开车,我送你回去。”

  “你”我张口结舌,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家伙。

  “你不是要出席聂先生的开幕仪式吗?”

  “时间还早。上车,别逼我动粗!”他不耐烦地道。

  我忽然没力了,这,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我忽然想到,等会还要替聂先生收拾场地,暂时不离开了。”

  他转头,又瞪我,“你真有那么缺钱吗?”

  我没耐何地叹气,“我不是缺钱,我只是在工作,工作,你明白吗?就像你yi样,你也从不缺钱,但仍是要工作,不是吗?”

  “那不yi样,工作是我的责任,我视之为挑战。但你不同,你不能为了钱而置身体不顾吧?”

  我翻翻白眼:“都yi样的。我也视工作为挑战,这只是我的乐趣和爱好,你懂吗?”

  他点头,“我懂。”

  轻吁了口气,终于让这木头明白了。

  “可是,再怎么热爱这份工作,也要珍惜自己的身子才是。”他又说:“收拾场地?那是保安和保洁员做的事,怎么沦到你了?”忽然又变得怒气冲冲,“我看那姓聂的就不安好心,哼。”

  呵,姓聂的确实不安好心啊。

  17 聂辰二

  最终,没能扭得过成亦海的坚持,我几乎是被他押解回到自己的住处的。

  才装饰好的房子,我个人非常非常的满意。

  只是成亦海这家伙却是死皱着眉头,问东问西,问了yi大堆问题。在得知是我yi人布置的房间时,有些意外的样子,开始打量房子的布局,轻飘飘地说了句:“装的还不错,我还以为”

  我细耳聆听,肯定没有好听的话。

  不过他却没再说下去,却天外飞来yi句:“钱够用吗?”

  我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没好气地白我yi眼,掏出钱包,拿出yi张卡递给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