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门时脑袋被门板夹了下以至于脑袋开阔把我当成天仙姑娘了。

  于浅乐瞅了我的神情,乐了,捂嘴轻笑:“刚开始我也和你yi样,被她雷得里焦外嫩,不过后来转yi眼,也觉得这成伯母也忒赌气了。”

  我双眼冒了问题,yi时没明白过来。

  于浅乐说:“昨儿个,你不是和聂叔叔见过面?”

  我点头,但,这事与那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成伯母估计是因你嫁了回人,又带着孩子,铁定嫁不到好人家,或是找不着比成家更要脸的门户,所以才摆贵太太款儿。不过后来她听说我那聂叔叔对你挺中意的,聂辰也有意娶你做老婆。你yi旦嫁过去,那可就是身价百倍,只要生了孩子,聂家的当家女主人可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我估计她见不得你过得好,或是想着聂叔叔那样的人物都能瞧上你,也觉得你应该有几分本事,所以才又眼巴巴的希望你做成家的媳妇。不过,这都是我自己的猜测,我又不是成伯母肚子里的蛔虫,但应该不离十了。”

  我觉得于浅乐说的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成夫人是何许人物,会因为聂辰父子中意我就眼红我?不大可能。

  就算因为手里聂辰父子重视而让我身价倍增,但在成夫人眼里,恐怕也还上不了台面。成夫人之所以放松条件,应该是还有别的原因罢。

  于浅乐双手抵着下巴,努力想了想,“别的原因?至于吗?你也别太低估了自己,说实在的,你虽然样样都不大出挑,但生的就yi副少奶奶的命。”

  被她赞美得差点找不着北了,拿了镜子来瞧,和于浅乐的花容月貌比起,确实不出挑,不过幸好卖相不错。但,这仍是不足以令成夫人放下身段重新接纳我的。

  yi定还有别的原因。

  母亲轻轻yi笑,指了我的额头,说:“你呀,看着那么聪明,其实不过就是个猪脑子。这不是明摆着吗?若万yi你真的嫁给了聂辰,就要去新加坡,灿灿不也要yi并过去?那时候,她再想要孙子,可就难咯。”

  我恍然大悟,这才是真正的原因来着,想到刚才被于浅乐捧得差点找不着北,又有些汗颜,我是真的太高估自己了。

  跟着姐姐去了科威特,灿灿的归属c聂辰的求婚c母亲要与父亲摊牌等等麻烦事儿,统统抛之脑后。

  把手机里的号码统统作了屏蔽处理,只放过了包括母亲在内的少数几个重要号码。

  科威特天气真的不是很好,时常平地刮出yi股旋风,吹得黄沙乱舞,比面粉还要细腻的沙子无孔不入,害得没有准备的我足足吃了回沙子,眼睛鼻子里,嘴巴里,统统都是沙子。之后,再也不敢不听姐姐的话,yi旦出门,就全副武装,穿起了科威特人爱穿的遮面长袍,从头包到脚,只留下两只眼睛在外头。

  不止yi次问姐姐,“这样的天气,也亏你忍受得了。”

  每次姐姐都是温和地微微yi笑,“方正都习惯了。”

  几天下来,暗自观察了下,发现姐夫真的有钱,私人飞机yi架,预计还要购yi架小型的,价值上亿元的防暴车就有十多辆,保镖数不清,他们居住的地方外观倒看不出什么,但里头可是大有文章。姐姐母女吃得,穿的,用的无不精致,我大致巴着指头算了下,服侍姐姐母女二人的除了保镖外,佣人就有三十多名。这么个排场,可以相媲美古时候的王侯公卿的夫人小姐了。可管家却还说,姐夫这还不算低调了,其实富豪的炫富本领更是令人咋舌,黄金打造价值27亿元的车你看到过没?yi家六口就有百十来人侍候的,你听说过没?

  科威特人的富有及炫富本领,已让我打开了眼界。对于姐夫的低调给以深深的佩服。不过,这些天观察下来,发现姐夫果真只有姐姐yi个老婆,尤其发现姐夫对姐姐是真的好,发自内心里的温柔。

  曾问过姐姐:“你爱姐夫吗?”虽然旁观了近yi个月,也可以感受到姐夫对姐姐真的很不错,但我仍是不敢相信,yi个如此富有的男人,又生长在不反对娶多少个老婆的国度,居然只娶了yi个妻子。

  “你认为,爱的定义是什么?”她反问。

  我怔住,半天回答不出来。

  姐姐拍拍我的手,说:“你还有心思担心我。倒是你,离了婚又带个孩子,总让我不放心。”

  我笑了笑,说我现在国度也很好的,有工作,前夫给的赡养费还yi直在那,还有母亲,母亲可是个富婆呢。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没有告诉姐姐,我已经找到了亲生母亲的事。

  呆了大半个月,发现姐姐是真的过得好,姐夫对姐姐确实不错,我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仍是有些不解,私下问了姐夫,“姐夫,你爱姐姐吗?”

  平时候的姐夫,yi向都是冷酷不大搭理人的,不过对于我还算好的,能勉强挤出点儿笑容,我在心里想,这是不是爱屋及乌?

  姐夫扫我yi眼,点了点头,“若不爱她,我不会花费那么大的劲把她带到科威特了。”

  我笑了起来,偏头,又说:“姐姐yi向优秀,脾气好,相貌好,她本来就应该过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生活。可是,老天捉弄人,让姐姐受了许多的苦,说实话,姐姐以前曾有那样不堪的经历,你真的能能全心全意接纳她?”

  姐夫低头沉思了下,说:“说老实话,刚开始我只是对她的容貌有兴趣而已。我对她确实不好,甚至是故意欺负她。夏儿她为了活命,她yi直忍气吞声,我以为她就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后来我才知道,她心里yi直念着她的父亲和你这个妹妹。为了能活着回去,甚至连尊严都抛弃了。”

  我鼻子yi酸,忍不住掉下泪水。

  “刚开始,我确实让她吃了许多苦,大部分都是故意的。但她从来没有抱怨过,yi直咬牙忍受。在那种环境下,我发现她居然还有心情作画。而且画的是yi个男人。”

  与姐夫谈了yi个多小时,稍作整理,得出结论,简单来说,就是曾经只是玩物的女人,本来是没放在心上的,可在他故意折腾下,姐姐还能安心自在地画画,这让他很不是滋味,也就在那时,他开始对她上心了。

  后来他发现姐姐不管处于何种境地,都能自得其乐,这令他对她刮目相看了。尤其是有yi回,他故意带她去沙漠地区,沙漠炎热,遍地黄沙翻滚,闷热c枯燥,但是姐姐仍是恬静的自得其乐,没有抱怨,没有不满,在他的质问下,还能回答出yi句“野花遍地开,野花满地开,清香遍地留。”就在那时候,姐夫才对姐姐真的上了心。

  后来又发生了yi些事,他yi时做了错误决策,为了利益抛弃了姐姐。等姐姐离开他,他又想她想得紧。

  说到这里,姐夫脸上出现回忆的神色,“也就在那个时候,我才真正发现我心里眼里早已烙下了你姐姐的身影。”他冲我笑了笑,神色温柔,似是庆幸,“幸好你姐姐能再给我机会。”

  把要探的都探出来了,不放心的也彻底放心了,半个月后,准备打道回府,忽然发现姐姐已有身孕,孕吐较严重。我又留了下来,足足呆了yi个半月。

  在整理行李时,姐姐进来,身上紫色连衣裙衬得肤若凝脂,走路间,像迤逦在湖面上的紫莲,对我说,“你姐夫明天要招待yi位朋友,名叫聂辰,来自新加坡。”

  我好yi阵惊讶,在姐姐含笑而晶亮的眸光下,以忍下心头的惊疑,垂睑,“哦,他和姐夫要谈生意么?”

  “不是。他是为了私事而来。”

  “哦,什么私事?”感觉姐姐的笑容太过诡异。

  “他拜托你姐夫替他找yi个人。”

  我在心里直咬牙,面色却平淡,“姐,你与我说这些干嘛,我对这些不感兴趣的。”

  姐姐似笑非笑地道:“我差点就忘了你yi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都怪我yi时无聊,才想着拿这些不相关的事烦你。”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说:“冬儿,你帮我出出主意,明天这位聂先生就要来我们家做客,你说身为女主人,我该拿什么招待他呢?”

  我无耐,估计姐姐应该知道什么了,“科威特女眷yi般不见外客的,难道你忘了?”

  姐姐点头,“这个我知道,可这位聂先生不是科威特人,他是新加坡华侨,按理说,我是该以女主人的身份招待他的。”她握着我的手说,“这位聂先生是华人,想必很爱吃中国菜吧,我想明天用中国菜招待他,冬儿,你的厨艺比我好,你可要帮我哦。”

  “呃,姐,我在科威特呆的够久了,我想明天就回去恐怕帮不上你的忙了。”我低下头,不敢看姐姐的脸。

  “不是后天才要回去吗?干嘛又提前了。”

  “昨晚我的上司给我发邮件了,要我赶着回去,有紧急公务待我处理。”我尽量表现得平静,奈何姐姐yi直盯着我,觉得快撑不下去了。

  姐姐偏头,“这样啊,那还真可惜。”想了下,又笑了起来,说:“是回香港吗?那好啊,明天下午聂先生也会坐专机回香港,你可以搭他的便机回去。”

  我吞了吞口水,望着姐姐狡猾如狐狸的笑容,不得不叹口气,举手竖起白旗投降,“有什么疑问直接问不就得了,干嘛拐弯抹角?”

  在屋里头踱着步,揣测聂辰来此的用意,心头微恼,这家伙也太脸皮厚了点。在yi起时不思进取,偏分手后让我伤透了心又跑来扮痴情男,谁理他呀?我又不是二十岁小女生,还给他罗曼蒂克,没把他踹两脚泄愤已算我好修养了。居然还敢追来科威特,估计姐姐姐夫都认为他对我是有心了,只有我知道,他只不过做表面功夫罢了。

  无论我好说歹说,姐姐仍是觉得能大老远跑来追我,已觉不错了,又爱听了聂辰的身家背景,便yi整晚在我耳边,想给我洗脑。

  最后,我被烦得没法子,只得如实供诉我与聂辰之间的种种。

  姐姐听完我的述说,沉默了片刻,轻声道:“这么说来,他为了得到你,用尽了心机,也有意和你结婚,被你拒绝后,就yi直没有动静了。知道你主动提出分手,他先是应了,又发现你是真的分手,又心慌了,这才有了后边的动作,是这个意思吧?”

  我迟疑了下,点头,其实聂辰的心思我哪摸得准,但姐姐说的,又好像有点靠谱。

  姐姐又说:“我想,他身边那些女人,会不会是他故意用来刺激你的?”

  我仔细想了想,摇头,“不大可能吧。若真的想刺激我,做做样子就成了,又何必真枪实弹的上演。”就算他只是拿那些女人试探我,只要控制得当,我也会原谅他的,但问题是,他是真枪实弹上纲上线,若只是试探,未免太过了。

  我不是傻瓜,也不是圣母玛利亚。可以由得他如此试探,就算yi度把他当做结婚对象,但也是有底线的。

  姐姐沉默了半天,忽然问我:“我邀你来这度假,你想也不想就满口答应了。该不会是,特意躲他吧?”

  “yiyi”姐姐真乃神人欸,只是,她只说对了yi半。

  晚爱第二卷b可爱桃子31

  最终,在我的坚持下,第二天清晨就告别姐姐离开科威特。

  姐姐再三留我无果,就恨恨地揪了我yi把,恨声道:“我不管你了,随你怎么折腾吧。”

  我满脸无耐,看着面若寒霜的姐姐,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叹口气,姐姐又怎会知道我心里的难处呢?聂辰那样的男人,纵观他以往的感情史,做床伴倒不错,但若做终生伴侣则欠缺火候。

  姐姐又问及我前夫yi家子,问我有何打算。

  这yi个多月来,心头早已经有了主意,我说,“放心吧,如果我在香港真的呆不下去,就来投靠你和姐夫算了。”反正姐夫的势力在中东地区黑白两道也属庞大,成家人再大家,应该也不敢伸向中东来耀武扬威吧。

  车子上路后,我把头歪靠在车窗,梦幻紫的窗帘遮住外边的烈火骄阳,车内冷气舒适,昨晚没怎么睡好,现在开始昏昏欲睡了。

  灿灿却是精神奇好,正坐在旁边兴致勃勃地拆他的宝贝洋娃娃。这小子从来不喜那些枪啊剑啊车子变形金刚之类的玩具,却喜欢洋娃娃,玩具类的猫狗,买给他后,不出半天,保证被他弄得五马分尸。

  灿灿穿着姐姐替他买的本地男童常穿的白长袍,俨然王室小王子派头,看的我直笑。

  轻轻抚摸他的小脸蛋,这孩子长得像我,性子却不大像,不若其他小朋友那样,对玩具情有独钟,他倒好,只喜欢玩刀,剪刀,铅笔刀,美工刀都是他的玩耍伙伴,喜欢在硬纸片上割割弄弄,切割得乱七八糟后,又用胶带等yiyi组装起来也才三岁多的年纪,使刀本领已高过同龄孩子了,刚开始还怕他被小刀割伤自己,但除了刚开始玩刀时不小心划破手指后,这近yi年来已是非常熟练了。最拿手的本领是把美工刀甩在空中,然后接住,看得你心惊肉跳,他却稳稳地接住,只用两根手指头。

  母亲曾对我说过,“这小子怎么这么爱玩刀呀,以后该不会当个厨师?”

  我心中yi动,看着灿灿拿着美工刀划破玩具熊的肚子,露出白花花的棉絮,惹来母亲的阻止,他却振振有词,“我只是好奇这肚子是用什么装的,等下我会缝好的。”

  当然,他没有能力把熊肚子缝好,但那有模有样的神情,却让我半天回不过神来。

  车子yi路颠簸,越发想闭眼了,我靠在椅背里,闭眼,想象着回香港要面对的yi番复杂事,便只觉心烦意乱。

  昨晚,母亲打了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向父亲摊牌了,可喜可贺,父亲居然还认我这个女儿。

  不等我从惊愕中回过神,于浅乐又打了国际长途过来,电话里她声音出奇的兴奋,“冬儿,快回来吧,好戏登场了。绝对绝对精彩,估计可以载入历史了。”

  我半是不解,半是紧张,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聂叔叔知道你是他的女儿了。还有,亦海回国了,他已对媒体宣布,非你不娶。”

  “”确实,确实够精彩的了。

  “哎,冬儿,你好命哟,若聂叔叔认了你这个女儿,那你可是身价百倍。”于浅乐笑得兴奋,不等我开口,又说:“成伯母也已经知道你是聂叔叔的女儿了,对你,呃,怎么说呢?她已经不那么反对亦海娶你了。”

  呵,也算于浅乐有口德,没有明说成夫人就是yi势利眼。不过,以我对成夫人的了解,她应该不至于因为我是聂如风的女儿才对我大开后门。估计还有别的原因吧。

  防暴车虽然稳妥,马力大,安全性高,但速度却跟不上。也不过半小时的车程,便被聂辰从后边追了来。

  他轻敲车窗,“yi起回去吧,我有话要对你谈。”

  望着他面无表情又隐怒铁青的脸,我在心里直叹气,算了,该来的总是要来。

  第yi次坐聂辰的私人飞机,空间不是很大,但设备齐全,空服人员服务周到,细致。尤其是美丽的空姐,相貌身材都是上乘的,服务起来格外精神。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这些空姐对聂辰笑得格外甜美,但对我却又变成皮笑肉不笑,不禁望了眼身畔的男人,他神色自若,似是非常享受美人给予的服务,心头叹口气,瓜田李下啊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换成亦海,他又会怎样表现呢?

  许久没有主动想起亦海了,甩甩头,现在可不是想亦海的时候。

  其实口并不渴,但空姐都把饮料果汁端上来了,也就意思滴喝了两口,灿灿被带到旁边玩乐去了,仍是拿着他的“手术刀”解剖他大姨买给他的布偶。

  聂辰至始至终都冷着脸,隐忍着怒气般,脸色铁青铁青的,不知在生哪门子气。

  我在心头斟酌措辞,说:“你怎么也来科威特?”

  他瞥我yi眼,没有说话。

  他在心头大骂这家伙又开始拿乔了,面上却带着疑问:“该不会是来谈生意吧?”

  “不是。”他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沉闷。

  我侧头,“谁惹你了,这么大的火气。”惹来他yi阵怒目而视,我摸摸鼻子,迟疑道:“该不会,是我吧?”

  他轻哼yi声,“除了你还会有谁?”然后又说,“为什么我yi来你就要离开?这么怕见我?”

  我说:“我以为,我这么明显的表示,你应该知道原因的。”再度惹来他的怒目瞪视,无奈yi笑:“为什么又要跟来?我只是来度假而已。”

  他yi时无语,过了会,又道:“是因为成亦海吗?”

  我愣了愣,下意识地反驳:“这关他什么事?”

  “怎会不关他的事。”他冷笑,“关系还可大呢。”

  我yi时无解,“你yi直认为我提出分手折了你的面子是么?”他抿唇,不语。

  我冷冷地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吗?”我放缓了语气,yi字yi句道:“我不想要yi个yi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

  他目光豁地射了过来,脸色乍青乍白,不知是羞还是怒,“你这就是你要分手的理由?”

  “难道这还不能够成分手的理由么?”我反问。

  他顿住,又别过头去,涩涩地道,“不过是逢场作戏,你又何必较真?我心里仍是只有你的。”

  “谢谢你对我的抬爱。可是并不代表你那些女人也是这么想。”

  “她她们来找过你的麻烦?”

  我唇边浮起冰凉的笑,“你认为呢?”

  他并不若我想像中的羞愤或是歉疚,反而无比镇静地问我:“所以,你就判了我的死刑?”

  我没说话,其实根本就不必我回答了,事实已摆在眼前。

  他忽然轻轻yi笑:“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对你说,那些女人,根本就是有心人故意安排在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