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笑的男性面孔。

  “梁小姐!”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魔力般的磁性。

  我想,这男人不去做歌手实在可惜了。

  “有事吗,聂先生?”我紧握方向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聂辱轻抚额前的黑发,唇角擒着淡淡地笑,“刚才观看了梁小姐布置的室内盆栽,深感惊奇,能用几个盆栽就能把平凡无奇的屋子布置的舒适又有品味,还不是yi般人能做到。”

  “能得到聂先生的夸赞,真是我的莫大荣幸。”若在以往,受到客人如此夸讲,肯定会非常高兴的。但眼前这男人可不是yi般人,我并未有任何欣喜,反而生出更多的警惕。

  聂辰好笑地望着我,玩味yi笑:“梁小姐似乎不太待见我。”

  在心里冷哼yi声,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

  “对于无缘无故找茬借机生事不肯付钱的客人,没有人会喜欢的起来。”躲都来不及了。

  “哦,我有找梁小姐的茬?”他挑眉,“借机生事,不肯付钱?这就是梁小姐对我的评价?”

  我哼了声,“如果聂先生觉得我有冤枉了你,那请你解释yi下,不肯付我花店尾款的原因。”

  “难道我秘书没有告诉你原因么?”

  “告诉了。但,我不接受聂先生加诸在我身上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聂辰轻笑,扬了扬眉,“看样子,你好像认为自己完全没有错。”

  我挑眉:“我真的做错了?请聂先生明讲。”

  “那天,我记得有请梁小姐留下来收拾展场,梁小姐也答应了。可是,等开幕仪式结束后,却没能见到梁小姐的身影。对待客户,以诚为本,这是整个地球人都知道的道理。难道梁小姐可以是个例外?”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介意的是这件事。

  我笑了笑:“很抱歉没有留下来替聂先生整理展场。可是,聂先生应该明白,我是插花师,不是勤杂工。收拾展场的任务,我们花店另有派人。当然,我既然答应了聂先生,却没能做到,我也有错。所以,聂先生的尾款不必支付了。我自己垫上就好。谁叫我偷懒呢?”

  聂辰哈哈大笑,“若在商言商,我拒付尾款也是有根有据。不过,梁小姐却给我yi个乞丐的绰号,这是否有点过余了呢?”

  我挑眉:“聂先生故意为难我yi个孕妇让我做勤杂工,两者相比较,哪个更过余?”

  “你怀孕了?”

  我微笑道:“看样子,聂先生并不知道我已有身孕,呵呵,不知者无罪。相信聂先生也不是那种苛刻之人。”

  他脸上不再有吊儿郎当的笑容,也不再有放肆的邪笑,立马变得冰冷而生疏。

  “抱鹣,我不知道梁小姐已有身孕。”他退开yi步,离开我的车窗,站直了身子,对我微微yi笑,礼貌而冷淡,“不好意思,那天的事,纯碎只是个误会,大家说开了就好。尾款我会叫会计部划到贵店账户里。”

  我握着方向盘,笑的很是开心,“没事,我也有责任。我收回那天口不择言的话,聂先生不光是个有风度的男人,还是个非常有气度的企业家。”

  “过奖。”

  我慢惯性地微笑,“那,我先走yi步,后会有期。”

  他没有说话,只是退到yi边,作了个请的姿势。

  21 他们结婚,关我什么事?

  回到花店,我把今天发生的事说给了何丽华听。

  她说:“还行,那家伙总算还有救。”她笑呵呵地瞪我,“早知道孕妇会受到特别对待,你应该事先就告诉他,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波折了。”

  我想了想,也是,如今这年头,孕妇的特权还真的满多的。yi般稍微有点风度的人都不会刻意为难yi个孕妇的。

  摸了摸肚子,我笑道:“那下次我去工作时,直接穿孕妇装好了,这样,应该更能得心应手吧?”

  那聂辰虽然花心了点,但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我是孕妇,便什么都不计较了。

  摸了摸肚子,宝宝,你还真是我的福星呵呵。

  同yi件事,说给不同的人听,就会有不同的反应。

  说给丽华说,丽华得出yi个结论,我是托了孩子的福。

  告诉爱爱,她哑然失笑:“谢天谢地,那男人还没有完全坏透。”看样子,她对聂辰也没什么好感。

  花店里的会计沫沫,在得知账户上多出了yi笔款项时,直呼不可思议,忙屁颠颠跑来问我,是怎样让姓聂的家伙乖乖付款的。我实话实说,沫沫先是瞪大眼,然后击掌,大呼可惜。

  我yi脸纳闷,可惜什么了?

  她三八兮兮地对我说:“打是亲骂是爱呀,那聂辰不去刁难别人偏来刁难你,应该是对你有意思呗,偏你运气不好怀了孕,知道你没戏了,就大失所望了,也就懒得再刁难你了。”然后yi脸懊恼样,盯了我的肚子,哀声叹气:“这个孩子本不应该要的,不然,yi段唯美的爱情故事就会发生我身边了,噢,上帝”

  我翻翻白眼,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还真是小姑娘yi个,满脑子装的都是白马王子般的风花雪月。她以为我是黄花大闺女么还被人抢着要?也不是绝色美女,聂辰何许人,什么样的美色没见过,还会要我yi个众人皆知的离异女人?

  太异想天开了。

  日子就在忙碌而充实中过去,怀孕六个月了,肚子渐渐胀大,虽然精神十足,但行动方面总有些不大便利,多亏了爱爱和丽华,她们轮流照顾我,让我度过了怀孕期间总爱莫名冒出的低落心情。

  没再去杂志社上班,老总周云深虽然马蚤包了点,但对待下属还算不错,准许了我在家里上班,每个月只需奉上两篇有关美食与生活方面的小豆腐块,就能得到能够生活费的稿费。

  白天无所是事,通常都在花店里度过,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偶尔碰上些熟识的人,大都是另yi个圈子里的人,先前羞辱过我的人,见普通言语无法让我变脸,估计觉得没意思,就不再故意找我的麻烦了。

  不过,他们对我顶着的大肚子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每见到我的大肚子时,都会来yi句;“怀孕了?孩子是谁的?”

  我笑而不语,只说是我自己的,他们也就不再问了,买了花匆匆离去。

  但过不了多久,又会来yi批人,问同样的话,然后照样匆匆离去。

  再来,yi些扛着摄相机拿话筒的人出现了,有的问的比较正规,真正的媒体采访。提出的问题不会那么尖锐,我笑着,yiyi作答。

  他们问了我许多,不外乎就是yi个核心问题:“都离婚了,为什么还要执意生下孩子。”

  我的回答会跟据不同的采访语气而随时改变。

  “我在这世上已没有什么亲人了,生yi个有自己骨血的孩子,是件很期待的事。”

  “男人靠不住,自己的孩子总靠的住吧?”

  “我很喜欢孩子,不想做个刽子手。”

  “我想,我执意生下他,也是我和前夫之间的事。应该没碍着谁吧?”

  对于被问及执意生下孩子是否有其他目的,我的回答也很不客气:“你们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我不想去干涉什么。但请别波及到我的孩子,不然,你们就不能被称之为媒体了。”

  对于我离婚但执意生下前夫孩子的版本有很多,有的说我是因为心里还爱着前夫,所以心甘情愿替前夫生下孩子。有的则说想夹天子以令诸候,毕竟成家至今还无后。

  还有更甚,直接说我因为受不了被下堂的打击,执意生下孩子只为报复前夫。

  不过,除了yi些专门事八卦的媒体天马行空编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话题外,大多数正规媒体还是给了我正面评价。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还有些杂志社c报刊居然把我列为离婚榜样,说我很有正室范儿。

  这更让我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也感谢他们对我花团锦簇般的评论,让我成功躲过了因生孩子而引发的无数风波。

  怀孕第八月,也是元旦节前夕,我们的花店又莫名其妙地被媒体包围,后来才得知,原来我那前夫成亦城与柳云云要在元旦那天举办婚礼了。这些记者唯恐天下不乱,又跑来采访我,想听听我对前夫再婚的看法。

  看法?我能有什么看法?他要结婚是他自己的事,与我何关?

  但这些记者明显不怀好意,偏要问我“成亦城结婚了,身为前妻,你有何感想?”

  我能有什么感想?就算有也不可能对他们说吧?yi群神经病!

  我笑着说:“你们要我说场面话,还是心里话?”

  “当然是心里话!”

  “场面话也行的。”

  “好吧,我先说场面话。”我顿了顿,yi阵寂静无声,只有闪光灯飞快地按着快门。

  “我祝福他们。”

  又是yi阵寂静无声,过了会,才有人问,“梁小姐,这是你的场面话么?”

  我但笑不语。

  “那,你的心理话呢?”

  “对啊,你的心里话呢?”

  我冷下脸,“他们结婚关我什么事?”

  “”又是yi张张错愕的脸。

  我说:“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们请回吧。”

  欲踏回花店的身子又被人团团围住,“梁小姐,你还没有回答呢?”

  “回答什么?”这下轮到我错愕了。

  “你的心里话呢?你还没有回答呀!”

  我挑眉,有些讶异,“我刚才不是回答过了吗?他们结婚,关我什么事?”

  22 这个破坏狂

  “哈哈哈,太搞笑了,冬儿,我从来还不知道你也那么醋的yi面。”爱爱拿着报纸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yi本正经地学我,“他们结婚,关我什么事?”然后又捧腹大笑起来。

  我翻翻白眼,吃着手头的苹果,不理会她的取笑。

  爱爱笑够了后,又说:“太厉害了,yi句话就能让那些记者烟飞灰灭,冬儿,你太厉害了。你不知道,他们把你写成什么了?”

  “写成什么了?”丽华在yi旁帮腔,夺过报纸看了起来,也跟着笑:“不错嘛,终于没有再挖苦讽刺你了。”她把报纸递给我,“这yi次,他们可是大大的褒奖你,有范儿,有气魂!”

  我的好奇心也被勾出来了,接过报纸yi看,是某周刊撰写的:“成亦城再婚,前妻表现得云淡风轻!”下边便是如实写了我说过的话,我笑道:“不错,这yi次还好,没有夸大其实,也没有自己编话题来吸引眼球。”

  接着往下看,那些好事的记者又跑去采访成亦城,问他这么快就再婚,是否对得起前妻,成亦城的回答倒也与我差不多,“都已经离婚了,没有谁对不住谁。”又被问及是否期待我肚子里的孩子,他则回答:“她执意要生下来,我并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会尽至好做父亲的责任的。”然后又采访柳云云,问得极不客气,“听说你是介入成亦城和梁冬儿的第三者,如今,趁着梁冬儿怀孕期间就与成亦城结婚,心里会不会有罪恶感?”

  这柳云云当场被弄得花容失色,半天答不出来,幸好成亦城及时解救了她。

  之后便没什么看头了,便是记者对柳云云天花乱附的恶意编造,庆幸,这次他们没再把矛头指着我。可怜的柳云云,因为嫁给yi个家世显赫的二婚男人,所以无缘无故地得忍受记者的恶意攻击!

  元旦节也能给花店带来不少的人气与收益,于是,花店所有员工全部总动员,在前yi天便开始布置,我因为身子笨重,便负责写海报。

  正弄到yi半,花店会计沫沫进来,yi脸神秘兮兮,“梁姐,有个帅哥说要见你。”

  我讶然,会是谁呀?

  沫沫朝我挤眉弄眼,“出去看了就知道了。”

  我起身,走出休息室,原来是消失许久的成亦海。

  成亦海穿着笔挺的量身订制手工西服,衬出高大挺拨的身形,说实话,这家伙长的也真好看,也难怪沫沫会两眼放光了。

  “你来啦?”yi想到自从怀孕后,他对我还挺关心的,便不好意思给人家脸色瞧了,便扬起笑容道:“来买花么?”

  他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点了点头,“后天我哥就要举行婚礼,婚庆公司已向你们订了花,我来看看你们准备的是否妥当?”

  原来如此,真不愧为兄弟,在明争暗斗的富豪之家,他们两兄弟还能有如此好的感情还真令人羡慕。

  我说:“已经准备妥当了,正放在储物室呢,你要进吗?”

  他盯着我的大肚子,“如果你方便的话。”

  我轻拍肚子,笑道:“没事,那走吧,我带你。”

  储物室是专门放置新采买回来的花卉的,地方虽小,但放置的花却是很多的,成亦城这次结婚并未大办特办,只宴请了少数亲友,所以要的花也不是很多,但总归要鲜花衬托喜气,这次也要了yi小货车了。

  成亦海东看西看的,好像很是内行的样子,问了些问题后,又把目光盯着我的肚子,“几个月了?”

  我说八个月了,他皱眉,“快要生了,怎么还在工作?”

  我说呆在家里也无所事是,再说我在花店我并未做什么活儿,丽华他们都很照顾我的。

  他点点头,目光在我脸上转了数圈,欲言又止的,我有些好奇,便问他:“你专程来,就只为了这些?”虽然是我主动找上婚庆公司,但他也没必要亲自走上yi躺吧,应该还有其他要对我说的。

  他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我也没别的想法,就是想来看看你。”

  我怀疑我的耳朵出了问题,以至于出现幻觉了,他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可能吗?以前他可是非常讨厌我的。

  “谢谢你来看我,我很好。”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感觉他今天怪怪的,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外边丽华在叫我了,我忙应了声,对他说:“我们先出去吧,这里香味太浓了点。”

  转身时,手被放在门口的大珠仙人球给刺着了,痛呼yi声,身后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来不及回头,成亦城已来到我跟前,执起我的手,焦急地问道:“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我没有回答,欲哭无泪c无比心痛地望着他身后被弄坏的花卉,因为地方小,却又放了很多花,所以只留了条小小的路面通到尽头,yi个人走都嫌窄。偏他大爷地没走过如此狭窄的路,接连踢坏了好几盆花,并且都还是比较名贵的。

  “你走路怎么这么你”我张口结舌地看着他把我的手放进嘴里,然后吸吮,脑袋yi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吮的很用力,疼痛拉回我的神智,忙抽回手,把手背在身后,勉强yi笑:“我没事,你别那么大惊小怪。”然后不敢看他的眼神,急匆匆离开了储物室。

  23 特殊待遇

  外边丽华正在与yi客人谈价钱,好像又来了yi笔大生意,见到我,忙朝我招手,我忙走过去,与那客人谈了起来。

  当谈到客人提出要我用盆栽替他布置新购置的别墅时,成亦海不悦地道:“你没看到她大着肚子么?还好意思要她替你服务。”

  我大惊,忙瞪他yi眼,“你没事别插嘴。”

  他双眼yi瞪,“你都这么大的肚子了还想着工作,你到底有没有身为母亲的自觉?”

  这家伙,他以为我是玻璃做的么?忙给丽华使眼色,“丽华,他刚才在储物室里踢坏了好些花,你和他进,还能不能卖。”

  丽华大惊失色,怒瞪成亦海:“好哇,你今天是来砸场的吗?我的花惹着你了?”

  成亦海有口难言,便被丽华给轰出去了,还被吭了不少钱作赔偿。

  成亦城没有现钱,开的是支票,支票上的数字不算大,但绝对够赔了,得了便宜的丽华还咕哝着狂骂他,要他以后少踏进她店里。

  其实成亦海并不是故意的,我想上前解释,但丽华却置之不理,连轰带推把成亦海推出店门外。

  成亦海不肯离去,丽华便操起门背后放着的叉头大扫把作势打他,才把他轰走了。

  看着成亦海受如此待遇,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拉住丽华,说他不是故意的,但丽华却厉眼yi瞪,“你就是爱心软,还替他说好话,你以前在成家可没少受他的气,今天我就替你出这口恶气。”然后二话不说拉住我欲出去的身子,把我拉回休息室,我说:“丽华,你真的误会他了,他并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啊,那你”

  她白我yi眼,搓了我的额头:“我都看见了啦,你这笨蛋,好了伤疤忘了痛。就算他改邪归正也不能抹去他以前对你的恶形恶状。”

  我先是讶然,然后是哑然再来是默然!

  到了晚上,店里的计时工小齐端了yi大箱饭菜进来,花店工作很忙,在饭店吃又太贵,自己做又没时间,做勤工俭学的小齐便自告奋勇担下做饭的活儿,他家离花店很近,只需几分钟时间,每天丽华交了伙食费给他,他总能变出许多花样,丽华笑着庆幸总算有口福了,给小齐薪水从先前的八千元涨到了yi万元。

  小齐也不负重望,每天的菜式新鲜,又营养丰富。不过,他对我却是异常照顾。

  会计沫沫第yi个奔到桌前,揭开盖子,便叫了起来,“哇,好多好吃的,清蒸三文鱼,我的最爱。素烧酸白菜,我是大爱,烧免肉,我的美味,青椒炒肉丝我的常爱,木耳虾皮蛋,芹菜牛肉末,哇哇,还有煲汤,这次炖的什么来着?是香菇黑耳墨鱼汤,还有水煮龙虾,好大yi只咧。”她睁大眼,小小声地问小齐:“这么丰盛的菜,你不会亏本?”因为她是会计,花店里所有员工的薪水都是她经手的,并且举凡各种采购都是她在做账,所以对于当前的物价是yi清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