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段家拜年,yi家人正热闹地吃饭聊天,丽华也正与父母团圆,说不定yi家人正热热闹闹地包着饺子。

  而成家,估计也和亲朋好友团聚,亦城正和他的现任妻子恩爱无比

  而我,yi个人百般无聊,再碰上如此节气,总会生出莫名的酸楚。

  其实,呈现在外人面前的我,总是坚强淡定,可是谁又知道,在无人的时候,我也会有悲伤和脆弱。

  我也不知道今天究竟是怎么了,酸楚的感觉yi直盘旋心头,怎么也挥不去。

  可能是理应热闹过气节却只能yi个人孤单地过,所以被刺激到了。

  yi番伤感后,又想到了在成家的点点滴滴,对我不错但总带有目的性的成老太爷。

  老太爷对我很好,但从来不掩饰演他的目的。

  “冬儿,你要知道,我是个商人,商人从不会做陪本的买卖。我之以所领养你,是因为你对我有利用价值。”把我领入成家后的当天晚上,他便直接了当地对我说。

  当时我很镇定,平静地问他,我的价值在哪?

  “目前来说,我还没有发现你的价值。不过,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他对我莫测高深地笑了。

  二十二岁那年,我刚大学毕业,他把我叫到书房,yi如以往的直接了当,带着不容置疑地命令,“你没让我失望。经过几年的调教,越来越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沉静,温和,有品味。”

  他呵呵地笑,眼里带着令我不舒服的裸的算计。

  “冬儿,我养了你六年,现在,也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他用发掘宝物般的眸子盯着我,“你在我的调教下,知书达理又秀外慧中,实在不甘心把你白白送给别人。呵呵,肥水不落外人田,冬儿,我要你嫁到我成家来,做我的孙媳妇。”

  当时,我只觉从脚底升起yi股冰凉。

  成家只有成亦海兄弟两个嫡孙子,也是成家最有魅力的新生代,可是,成亦城yi直对我不冷不热的,而成亦海,yi向对我厌恶至极,每次见面不冷嘲热讽,就是找着理由变着法儿欺负我。

  我对老太爷实话实说:无论我嫁给哪yi个,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注定只能以悲剧结束。

  老太爷笑呵呵地说:“放心,我活了这么大把的年纪,还从来没有看走眼过。我说你合适做我的孙媳妇,你决对合适,”

  我无法阻挡老太爷的决定,心想,成亦城应该可以吧。

  但,让我失望了。

  当我把老太爷的决定告诉他时,他先是冰冷地盯着我,目光中带着怀疑,然后yi言不发地进入老太爷的书房。

  过了许久,他怒气冲冲地冲出来,冷冷剜我yi眼,冷笑yi声,“总算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

  然后大步离去。

  我很想解释,可惜他已远去,只能盯着他的背影苦笑。

  成亦海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不知从哪里冲出来,恶狠狠地瞪我,胸口喘着气,目光血红,看上去气得不轻,仿佛我做了多么不可绕恕的事。

  “原来这就是你来我家的目的,呵呵,真够可以的。”

  成家父母得知此事后,也颇为不满,与老太爷在书房里嘀咕了半天,出来时,却又不动声色。我被彻底弄糊涂了,我自认没什么特长,也没什么过人之处,有的也只是从小生就的良好脾气而已,这老太爷究竟看中了我什么?

  后来,也不知老太爷用了什么法子,居然逼得成亦城不得不娶我。他对我仍是不冷不热,我原以为婚后会过着独守空闺的寂莫目子,却没有实现。他偶尔与我zuyi爱,虽然不是很热情,但还过的去,平时上班的薪水大部份都交给我保管,我原以为,这样的婚姻勉强还能凌合吧。

  后来,老太爷病逝后不到半年,成亦城就与我离了婚,彻底打破我想随欲而安的心。

  至今想来,仍是不得其解,老太爷,他大概是没料到他死后,他的孙子就迫不及待地与我离婚吧。

  26 生子

  半夜起来,感觉口有些渴,便起身去倒了杯水来喝。又去了卫生间yi躺,外边,依稀响着人们放鞭炮的声响,不时有烟花在天空灿烂开放,凌晨yi点了,也不知他们哪来的精力,这个时候还在放炮。

  摸摸肚子,估计外边的声音太吵了,小家伙yi直在踢我,感觉肚子也有些饿,可惜家里好久没开过火了,什么吃的也没有,不过零食倒是买了不少,拿了yi袋棉花糖吃了起来,yi整袋吃完了,仍是不解饿,又拆了袋牛肉干吃,不yi会儿功夫,又消灭了yi袋核桃,yi袋红枣,yi袋四川产的米花糖及yi包梅子干,又喝了好多水,感觉肚子撑到不行,才起身走动。

  上床了,又yi时了无睡意,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过了许久,忽然感觉肚子有些坠痛感,心里隐隐有丝不安,该不会要生了吧?

  看看时间,才凌晨三点,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只有自己熬了。

  希望只是小家伙yi时调皮而已。

  可惜,越担心的事就越会发生,肚子越来越痛,先是yi阵阵收缩,感觉腿间有热流涌出,我心下yi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羊水?

  羊水破了,就是宝宝快出来的信号,可,我现在该怎么办?

  yi阵收缩过后,肚子疼痛缓轻,我吁口气,拿起手机,在打电话与不打电话之间徘徊。

  又过了会,又阵痛起来,这次比上yi次的还要痛苦十倍,我卷缩在床上,痛的冷汗涔涔。

  这次不止肚子收缩的厉害,感觉下身还有撕裂的痛感,太强烈了,痛的我倒抽气,汗水也yi骨脑儿地落下,实在忍受不住,我拿起手机准备拨号。

  拨键的手指头又僵住,打给谁呢?打给爱爱,她此时恐怕已经睡下了。这女人瞌睡多的很,yi但躺下雷都打不醒,打给她也是白打。

  打给丽华?她回老家了,也鞭长莫及。

  最后,只得拨了急救号码,希望救护车能尽快来。

  估计人在倒霉,喝开水都会呛到,急救电话响了又响,居然无人接听,估计偷懒去了。

  肚子疼的越来越厉害了,下身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已让我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急救电话打不通,在手机上胡乱找着熟悉的号码,可惜大都是平时与客户联系或只是有着淡淡的点头之交,想要找个比较熟悉点的都找不到。

  忽然觉得心头空空的,鼻子也酸酸的,原来,yi个人生孩子是这么的无助。

  继续打急救号码,仍是无人接听,最后,不得已,我忍着痛,捂着肚子强撑着打开门,敲了邻居的门,翎居前阵子才买了车子,希望他能开车送我去医院。

  邻居yi家子很晚才睡下,这个时候正睡的香,我按了很久的门铃也不见出来,肚子却痛的我连支撑身体的力气都没了,软软地倒在地上,yi种无人理会的恐惧四面八方地朝我袭来,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没有人知道我此刻正面临生死倏关,没有人知道我正在疼痛与恐惧中徘徊,要是yi直得不到解救的话,我是不是会死掉?

  忽然,肚子又传来yi阵撕心裂肺的痛楚,yi时喘不过气来,便失去了知觉。

  我是因为疼痛而晕厥,也是因为疼痛而醒来。

  只是这次运气好yi点,人已经在车上了。小巧的车,正飞驰在冷清的马路上。

  邻居阿姨搂着我,yi脸焦急,不停地替我抹汗,“孩子,你忍着点,马上就到医院了。”

  我勉强点点头,艰难地开口:“谢谢阿姨。”

  “别说话,保持体力!”邻居阿姨说:“医院马上就到了,yi定要坚持住。”

  终于不再是我yi个人忍受痛楚与恐惧了,感觉看到了希望,稍稍定下心来,专心对付阵痛时的折魔。

  幸好住在市区,医院很快就到了,过年的原因,医院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人影,邻居阿姨和她的爱人yi并抚着我进入医院,yi边叫人。

  过了许久,才钻出来yi名护士,见到这阵仗,立马说:“妇产科不在这里,在三楼”

  漫长的三楼,几乎耗尽了我的所有体力。

  到了三楼,值班的医生护士都不在,这个时间,大都已睡下。邻居阿姨叫了半天,才出来yi个护士,仍是睡眼醒松的。

  这里的护士还算敬业,见到我这阵仗,马上把医生叫起来了,问了我yi些问题后,替我检查了下,惊叫:“宫口已经开了,快,抚进产房。”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待产生涯,在yi阵盖过yi阵的艰难疼痛中,我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医生要我咬紧牙关,憋着气使劲,“宫口已开两指了,再加把劲。”

  我已经够加劲了呀!

  “宫口已开四指了,加油。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

  下身撕裂的疼痛渐渐加巨,直至麻木,全身上下所有感官,除了yi个痛外,便没有其他感觉了。

  “孩子要出来了,深呼吸,深吸呼使劲”

  几双手在我肚子上使劲推拿,伴随着下身yi阵几乎灭顶的疼痛袭来,我疼的大汗淋漓,几乎晕厥,yi阵前所未有的巨痛扑天盖地袭向我,yi阵温热的物体林腿间流出yi

  伴随着医生护士的惊叫,“出来了,出来了yi”yi阵前所未有的轻松使得我长长吁了口气。

  婴儿的哭声,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为美丽的乐章。

  “恭喜,是个男孩,345公斤,52公分长,呵呵,这孩子眉清目秀的,我接生过那么多的婴儿,就属这孩子最是顺利。”

  不论医生是安慰我,还是说着客套话,总之,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孩子,仍是高兴不已。

  从医生接过孩子,便被深深感动了。

  这是我的孩子,我辛苦孕育的孩子,体内流有我的骨血的孩子呀。

  只见他紧闭着眼,小唇儿紧抿,时不时扁着嘴,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医生在yi旁笑着夸我,说我很勇敢,运气也很好,生孩子从阵痛到生,只用了不到六个小时的时间。别人生个孩子有的要yi天左右,有的甚至更久,有的无法忍受疼痛,干脆剖腹,只有我,勇敢的令她不可思议。

  我轻轻地笑了,六个小时,对我来说,几乎就是yi个世纪之长。

  我勇敢么?

  呵呵,我yi点也不勇敢的,不然不会因为家糟巨变却没能像姐姐那样勇敢顶起yi片天,却只能作个懦弱的逃跑。

  yi个人生孩子,并没多勇敢,只是无可耐何的选择而已。

  27 这个不知羞的家伙

  我被移出产房,进入普通病房。

  在被扶出产房时,忽然奔来yi个熟悉的身影,我睁开虚弱的眼,好生惊讶,居然是成亦海。

  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有些苍白,有些激动,眼睛红红的,见到我,却yi个字也没说,只是复杂地望着我。

  “你没事吧?”他的声音很低,带着沙哑。

  yi个人生孩子,无人在身边陪护,自己想来都有些凄凉,除了邻居阿姨外,成亦海的出现,稍稍弥补了心头的落寞。

  以往对他的所有成见都不见了,我对他只有深深的感激,我撑起虚弱的笑,说:“我没事了,谢谢关心。”

  我被抚置在病房里,躺在床上,孩子睡在我身边。

  我对邻居阿姨道了谢,感谢他们送我来医院,她摆摆手,仍是心有余悸似的,直说吓死了吓死了。

  “唉,真的吓死我了,五点多钟的时候,我被门铃声吵醒的,yi打开门就看到你全身是血的晕倒在我门口,吓的我差点心脏都停了,幸好yi切顺利,不然我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成亦海静静地聆听,不时皱着眉头,然后目光复杂地望着我。

  邻居阿姨又感叹:“真够挺可怜的,yi个人生孩子,身边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幸好昨晚我没有去我女儿那,不然yi我真不敢想像了,谢天谢地。”

  我也笑了起来,感觉虽然过程挺惊险,但总算有惊无险。我的运气yi向不错的。

  邻居阿姨离开后,病房内只有成亦海yi个人。

  我现在才想起yi个问题来,问他,“你怎么来了?”

  他瞪我,至始至终脸色都不怎么好,闻言瞪我yi眼,“你还好意思问,要不是医生打电话给我,我还被蒙在鼓里。你明明知道身边没什么亲人,又过了预产期,又逢过年,为什么要yi个人呆在家里?为什么不事先住在医院里?”

  “我刚才听医生说,你是从凌晨三点多就yi直痛到五点多钟才去叫敲邻居的门,你到底有没有常识?为什么不打急性救电话?”

  “我打过的,只是yi直无人接听yi”

  他瞪我,又说:“那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

  这个

  “yi时没想到。”

  他再瞪我,估计已被我气到说不出话来。

  我又想起yi个问题,“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要生孩子?是谁告诉你的?”

  他仿佛比我还惊讶:“难道你不知道?这间医院就是我们家的。”

  我苦笑,这事儿还真是巧合了。四处望了望,难怪,我就说嘛,这间病房忒是比以前的大了yi倍不止,原来是专门设置的vip病房。

  他又问我,“你yi个人谁来照顾你做月子?”

  我说有请月嫂的,只是年关,人家回家过年了。并且我自己也不知道会那么巧生下孩子。

  他又问我月嫂几时来。

  我四处找手机,却没能找到,估计掉在家里了。

  他把手机递给我,可是,我又忘掉了月嫂的联系号码。

  他瞪我,仿佛我做了十恶不赦的罪似的。

  “算了,月嫂不要请了,我会安排佣人过来照顾你。”

  我立即拒绝,“这样不好”

  “不是家里的佣人,是我公寓里的管家,她膝下有三个孙子,照顾你坐月子,非常有经验了。”

  “那,就谢谢你了。”

  他哼了声,目光来到孩子身上,“这个小不点,就是我的侄子?”

  我点头。

  他皱眉,“这么小,就知道折腾自己的妈妈,真该打。”

  “yi”

  我很感激亦海对我如此的照顾,可是,毕竟大家隔了yi层,共处yi室,久了,也挺尴尬的,可是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不得不清清喉咙,说:“呃,亦海,今天是大年初yi,你没有别的安排了吗?”

  他没好气地道:“怎么没有,只可惜都被你给打乱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瞪我,“你是在赶我走?”

  我忙摇头,“我没有赶你走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耽搁你的时间。”

  他沉默了下,说:“我哥,他去国外进修了,估计还有大半年才能回来。你也不要怪他,他不是不关心你,只是”

  我笑了笑,“我怎么会怪他呢?我们都已经离婚了。”

  这时,孩子哭了。我准备起身。他忙按住我,“你躺着,我来。”

  只见他手忙乱地抱起孩子,笨拙地哄他,但孩子并不领情,依然哭得极为宏亮。

  他慌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马上去叫医生来。”然后按了墙上的铃声。

  成亦海虽说不是这间医院的直接负责人,但身为成家的继承人之yi,医生哪敢怠慢,立马赶了过来。

  检查了孩子,忽然笑了起来,说孩子只是肚子饿了,得吃奶。

  成亦海又说:“那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准备奶啊。”

  医生又笑,说孩子喂奶可不是她的责任,应该吃母||乳|或是喂牛奶的。

  成亦海不知是脑袋短路,还是真没有妇婴方面的常识,居然傻傻地问了句:“母||乳|?那要怎么喂?”

  我也忍不住了,忙说:“快把孩子给我吧,我给他喂奶。”

  接过孩子,当着他yi个大男人的面,我不好意思撩衣服,便红着脸要他回避yi下。

  他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居然问我:“你,要自己喂他奶?”

  我说:“不然呢?有母||乳|,为什么不喂?”有的人是想喂都还没有呢。

  他神色越发古怪,“我听说母||乳|喂养会影响身材,你平时那么爱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了。

  我被他弄的莫名其妙,说:“那又怎样?不可能为了身材就不给他喂吧?”我也知道好多明星,模特儿还有好多职业女性不愿给孩子喂奶,觉得那样会使“||乳|”房下垂,影响身材,但听医生讲,科学喂养,“||乳|”房不会垂下来的,反而还能得到许多好处,比方说,减少||乳|腺炎||乳|腺癌的发生,增进宫缩,有助于提前恢复子宫,并且母||乳|营养丰富,孩子吃了会增强不少抵抗力,yi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他紧抿着蜃,不说话,脸色仍是难看。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总觉得他的眸子里还带着令我看不懂的忧伤。

  孩子哭的越发厉害,我又无法请他老人家出去,只得羞红着脸背着他,扯开服给孩子喂奶。

  幸好他总算知道避嫌,摸了摸鼻子出去了。

  在开门时又回头看我yi眼,说:“先别急着出院,我已经预付了钱,把身子调养好再回去吧。等下我的管家就会来了,她正在家里替你熬汤,不会太久的。”

  我由衷地感谢他,“谢谢你,亦海。”

  他抿了抿唇,终于离开了。

  在他关上门后,我吁口气,这才坐正身子给孩子喂奶。

  第29章

  到了下午,爱爱来看我了,yi来就骂我不通知她,不把她当朋友。然后yi边骂yi边手脚利落地替我收拾。

  她抱起孩子,yi边逗yi边感叹:“好漂亮的奶娃,天啊,冬儿你真会生,以后长大后肯定又是帅哥yi个。”

  我抿唇不语,这孩子也出乎我的意料,没有长疙瘩,也没有起红疹子,皮肤白白净净的,头发黑黝黝的,眼睛黑亮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