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其他部位根本没变。”

  “对啊,还yi直喂奶呢,这胸部也不见下垂,还比以前大了不少。早知生孩子这个地方会长大,我也早点去生yi个得了。”

  我被她们的yi唱yi和逗笑了,对朱阿姨更是感激到不行。把坐月子期间的工钱全部结算给她,让她继续替我照顾孩子。她眉开眼笑道:“我还巴不得替梁小姐服务,呵呵,我照顾过那么多雇主,梁小姐是我见过最有福气的女人了。虽然单身yi人,但却yi直有人在暗处关心着你。”

  我笑了笑,她说的人就是爱爱和丽华了,也多亏了她们,知道我坐月子不能外出,便经常来看望我,陪我说话解闷,不然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度过漫长的四十天。

  坐完月子后,我提了些礼品送给爱爱,感谢她帮了我不少的忙。

  爱爱白我yi眼:“感谢我做什么,我也没帮上你什么忙。”

  我笑着说:“你就谦虚吧你。”怀孕时偷偷地让小齐暗渡陈仓地照顾我的饮食,还给孩子买了那么多的衣服,举凡童车童装等等yi切婴儿需要的都替我买齐了,我是yi分钱都没出过。

  爱爱说:“我是真的没帮上你什么忙啊,本来想给孩子买些衣服的,可是你家里的衣服已经够多了。想给他买玩具呢,也发现你连玩具都买齐了。想给你做营养餐呢,你家保姆做得比我还可口。”

  忽然她又皱了皱眉,“只是我总觉得有点奇怪,保姆给你煲的汤,我怎么总是觉得有种熟悉的味道,好像在哪吃过似的。”

  我说:“那肯定的,她yi个人又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我,肯定忙不过来,所以有时候都是在外边饭店里端得。”

  “不对,香港的各家饭店我都吃过了,没有这种味道唉,想不起来了,不想了。”

  又备了yi份礼品找丽华,丽华见了我提的礼品,忙摆手说不要,说她也没帮上什么忙。

  我叹气,怎么和爱爱yi样的说辞呢?真是不可爱。

  “我真的没帮上什么忙嘛。”丽华急了,“也不过是晚上来看你几眼,对你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何必送这么厚的礼呢?有钱没地方花呀?”

  我再度叹气,她们越是谦虚,我越是不好意思,帮我真的太多了。不算其他,就单说给孩子买的那些东西,全是上等好货,估计也要花些钱吧,偏偏她们两个总爱谦虚,就是不肯承认是自己买的。

  唉,服了她们。

  坐完月子,仿佛得到解放般,兴冲冲地杀到精品店里去血拼去了。

  进入gui精品店,尽管这个品牌的服饰令人眼花缭乱,风格却是我所喜爱的,时尚之余不失高雅,这个意大利牌子的服饰yi直以简单设计为主,正合我口味。拿了yi件木耳边波点丝衫,轻薄的质地,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美,再配上黑色休闲裤,柔美中又添了点帅气,几乎第yi眼就看中了。

  进入更衣室试穿,把衣服脱下,在脱衣服的时候,内衣可脱落肩带后边的松掉了,不得已,又把内衣也脱了下来,准备把肩带给弄好,忽然听到隔壁更衣室里yi阵尖叫声,耳膜差点被震破,心想,遇上色狼了?

  正想着,忽然更衣室的门被打开,进来yi个男人。

  “发生了什么事?”对方语气低沉,却又有着些许的不耐烦。

  “啊”这次轮到我尖叫。

  门yi被打开我便下意识地双手护胸,等着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怒斥:“你闯进来干什么?出去啦。”

  对方目光yi阵愕然,当看到我后,又露出意外的模样,“是你?”

  我又气又急,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经常上八卦新闻的男人,聂辰。

  “你出去,出去!”赤身捰体地被他看到,再好的修养也只能化作yi摊浆糊,只能本能地斥他,气急败坏。

  这男人不愧为花花公子,突兀地闯进来,看到不该看的,不但不引以为耻,反而还有盐有味地打量被我护着的胸部。

  “出去,你这个不要脸的色胚。”我抽出yi只手拿了挂在墙上的衣服飞快地遮住前胸,yi腿踢过去。

  他后退yi步,我踢了个空,只能又气又恨地把门关上。该死,这门是怎么设计的,居然是朝外边开着的,他堵在门口,无法关上门,不得已,我yi脚踹向他的胯间,趁他弯腰捂着腿间时,狠狠推他yi把。

  他没有防备,被推了个四脚朝天,正想笑,忽然从斜里杀出yi个女人,尖叫yi声扑到聂辰面前,声音娇嗲嗲地:“辰,你怎么了,是谁袭击你?”然后顺着其他人的眼神看到了我,蓦地起身,气冲冲地问聂辰:“她是谁?”

  听这声音,应该就是刚才在隔壁尖叫的女人。而聂辰这个花心大萝卜却开错了门,也找错了人,才遇上刚才的乌龙。

  没好气地瞪她yi眼,转身关上试衣室的门。经过刚才发生的事,再也没心情试穿衣服了。把衣服递给店员便准备走人。

  “等yi下!”身后传来聂辰的声音。

  我转头,望着已起身又恢复风度翩翩伪君子模样的聂辰,冷淡地问:“还有什么事?”

  “抱歉,刚才是个误会。”他冲我歉然yi笑。

  我说:“接受你的道歉,下次请注意了。不然我还会以为你故意闯进来想占我便宜呢。”

  他笑了笑,“抱歉,让你受惊了。这样吧,这店里的衣服尽管选,我来买单,算是替你压压惊,如何?”

  我还来不及说话,倒是他的女伴不依了,瞪我yi眼,对聂辰道:“也不过是误会yi场嘛,有必要花钱买道歉吗?”她斜我yi眼,说:“误会解开了就好,我想梁小姐也不是蛮不讲理爱占小便宜的人,是不是啊,梁小姐。”她把梁小姐三个字咬得极重。

  呵,原来这女人认识我。

  我仔细yi瞧,哦,终于认出来了,居然是某间小企业的千金,难怪如此面熟。

  我笑了笑:“这位小姐说的不错,我还不至于占这种小便宜。我先走了,你们慢慢选。”

  “等yi下。”聂辰又在背后叫住我。

  我不想再逗留,这男人是个危险品,碰都碰不得,还是离他远点好。

  第32章

  买衣服的心情被严重破坏了,败兴而归,只得回到自己的住处。

  今天没开车,yi个人坐了巴士,下了车后还得走些距离,忽然看到保姆朱阿姨正和人说话,那个人背对着我,看不清面容,不过看背影应该是与朱阿姨差不多年纪,我看到她给了朱阿姨yi个盒子,朱阿姨接下后,那人便转身离开了。

  这时,我看清了她的面容,有些吃惊,居然是成亦海的管家卢阿姨。这个自从我出院后就没再见过面的人,她来找朱阿姨什么事?还给她东西?

  卢阿姨上了yi辆白色suv,我定眼yi瞧,居然是盾牌标志的卡宴08款caenne turbyis。

  这款车子在香港还是比较有魅力的,也受人追捧,我以前在成家也见过,是成亦海的座驾之yi,这开车的人会是成亦海吗?

  我咽下心头的疑问,快速回到家中。

  朱阿姨yi如往常替我现榨了yi杯果汁递给我,她知道我yi向爱喝果汁,苹果番茄猕猴桃等水果yi并榨了汁,每天喝上两大杯,又美容又养颜。

  道了谢,接过果汁,我yi边喝yi边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她:“刚才我在楼下,好像看到曾经照顾过我的卢阿姨,你们聊了些什么?”

  朱阿姨笑了笑说:“哦,偶然碰到的,便聊了几句。顺便问起你的近况。”

  我蹙眉,大概是我多虑了,也看花眼了吧,总觉得朱阿姨在回答我的问题时神色闪烁,而且,她也没对我说实话。

  很想问她卢阿姨给了她什么东西,但又转念yi想,这是人家的私事,我不该过问的。

  开始恢复上班,但上班第yi天便被老总周云深迫不及待地拉我陪他参加某个舞会,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当然不肯再去。觉得那个圈子我再踏进去已名不正言不顺了。

  被拒绝的他可能对我怀恨于心了,阴恻恻地笑着说:“既然这样,那我只有叫小周陪我了。”

  我正想说好,但他话锋yi转,又说:“可是小周有自己的工作任务,如果她陪我去了就不能完成她自己的工作,要不这样吧,你来接替小周的工作,提成和奖金归你,如何?”

  我白他yi眼,这个马蚤包男,他肚子里打的主意我还不清楚么?要我陪他出席舞会是假,实际上拐弯抹角要我替代小周的工作是真。虽然我生孩子大半年没来上班,但也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和小周搞到yi起了,在杂志社也不是秘密了,偏他自认为自己瞒的极好!

  小周的工作说轻松也不轻松,杂志社的销售量还不错,老总便想到引入优质增加额外收益。而小周便是专门负责拉的编辑。

  我才接手小周的工作,便遇上yi个棘手的——与我合作事宜的客户,不是别人,正是华丰集团。

  虽然聂辰没有亲自出马,但他的秘书来了,这个冷面冷心的女人,见到我也有些意外,脸色更冷了。明明与我谈判的是他们公司的营销部门主管,她却喧宾夺主,yi连抛了好几个问题给我。

  我yiyi作答,她却全部反驳,总有不把我驳到姥姥家去不肯罢休的架势。

  可能张秘书有不yi样的见解,对方便对我说:“梁小姐的提案非常不错,但真正做主的是我们总裁,我还得回去请示yi下较好。”

  这是对方的客套辞令,我也无可奈何,也只能这样了。

  但为免夜长梦多,也怕那张秘书回去在聂辰面前扯我的后腿,我决定亲自找聂辰谈判比较妥当。

  第33章

  如今方面的业务竞争也非常激烈,电视台c报纸是各大商家首要的选择,像我们这些杂志社,却很少有大商家考虑的。想要商家主动把打到杂志刊面上,就得自己出马,并且做好营销方案,植入模式,及排版情况。

  小周是才出社会的新人,脸皮yi向薄,不愿与那些人精似的商家打交道,又不想丢掉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便从老总那里走了后门,走着走着便走到人家床上去了。于是乎,yi向有怜香惜玉的老板便把小周的任务推到我身上。

  其实我脸皮也较薄,亲自去商家拉这样的事还真有些拉不下脸。不过,我不若小周那样,能走老总的后门,不愿做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

  运气挺背的,第yi个工作任务便是与聂辰那个花心男打交道。

  yi想到那天在gui精品店发生的事,那家伙贼头贼脑的贼眼,及后来贼心贼胆的贼打算,便全身火辣辣地冒着烟——理智告诉我,与他打交道肯定会被拆得骨头都不剩,很想推拒,请别人上阵。但主编却皮笑肉不笑地对我讽刺了yi番,“这是老总派下来的任务,我也无法做主。如果你真不想做的话,大可学学小周。”

  这女人,怪不得会当剩女,总爱嫉妒这个嫉妒那个的,也难怪老总那个马蚤包男也瞧不上她,yi个心胸狭隘的女人,长得再美也只能让男人止步。我只不过与老总出席过yi次舞会,而且都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她还记恨于心。

  在主编那里碰了个冷钉子,被激出了些许的火气,也只能硬着头皮主动出击了。

  第二次踏入华丰集团,这次我是以职业yil着装为主,优雅知性的羊毛料春装,黑色西装外套加黑色西装裙,里边再配yi件白色衬衫,衬衫领口装饰性地围了条今年较流行的红黑相间的格子围巾,整个人看上去非常职业化,也显专业形象。而脖子上的围巾则稍微柔和了yi身的黑色冷硬与干练,柔媚,又增添了些许的时尚。

  仍是以前那位前台,见到我非常公事化地问:“请问小姐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呵,看样子,不同的着装还能够得到不同的接待效果。

  说明了来意后,她面露难色,“我们总裁很忙的,如果没有预约”

  我说:“没关系,我可以等。”因为人家是大客户,身为大客户让人等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

  仍是坐到原来的位置等候,仍是受到先前的待遇——聂辰的秘书yi脸冰冷,冷冰冰地丢下yi句:“聂总很忙,恐怕今天都没时间见你了。”然后就不再理会我,把我当空气,连杯茶水都没有。

  这聂辰不知是真忙还是假忙,yi直枯等到中午时分,才见出来。

  他yi出办公室,我立马起身迎向他。

  “您好,聂总!”

  聂辰收回步子侧身看向我,目光有些许的讶异,“原来是梁小姐。”

  我微笑着点头:“很高兴聂总还认得我。聂总现在有时间吗?打扰您几分钟。”

  他挑眉:“梁小姐找我有事?”他唇角浮起迷人的微笑,上下打量我yi眼,“该不会是那天在gui更衣室里”

  yi想到那天的画面,便不自在起来,我沉下脸道:“聂总误会了,那天的事我早已忘掉了。今天我来找聂总,是为公事。”我把准备好的杂志社收费目录清单c排版样品及杂志社每期销售量和主要购买人群报告书yi并递给他,说:“听说聂总准备向媒体投放,我想,我们杂志社应该有合作机会的。我们杂志社的主要顾客人群定义在二十五到四十岁之间的白领c家庭主妇和事业型女性,相信对贵公司的化妆品应该有帮助的。”

  聂辰接过,随意扫了下,说:“梁小姐的提案非常不错,只是我们公司负责事宜的是营销部,梁小姐应该去找营销部的经理,而不是来找我。”

  我笑道:“安经理对我的提案非常有兴趣,无论是价位,还是排版他都很满意的,奈何张小姐说要请示聂总才能做最后决定,所以我只好亲自前来与聂总商量yi二。”

  聂辰瞟了身畔的张秘书yi眼,后者神色有些慌张,忙说:“总裁yi向忙,所以我还来不及对您说此事。”然后在聂辰没注意的地方狠狠瞪我yi眼。

  聂辰沉吟半晌,对我说:“这样吧,约个时间,我们有空再坐下好好谈谈,我现在真的很忙。”

  看了他的神情,应该有合作的机会,欣然同意,给了他联系号码,然后告辞,临走发现他的秘书yi脸郁郁寡欢的神情。

  呵呵,秘书爱上上司,可惜这个上司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她的内心,估计她的暗恋也只能永远进行下去了。

  下午,准备下班的我,意外接到聂辰打来的电话,“梁小姐,现在有空没?晚上请你吃顿饭,顺便谈yi下事宜。”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打电话过来,并且还是他主动打来,有些意外,不过倒也没拒绝,聂辰的华丰虽然在香港还不算顶有名气,但听说在新加坡可是数yi数二的企业集团,其生产的化妆品可是冠绝全球,当然,付出的费也是可观的。只要能拿下华丰的版权,保证能替杂志社增添yi大笔收入。

  匆匆忙忙回到家,给孩子喂了奶后交代朱阿姨几句便换了衣服出去,朱阿姨叫住我:“冬儿,你还要外出?”

  我yi边从衣柜里找衣服,yi边说:“嗯,今晚和客户有约。估计晚点才能回来,灿灿就麻烦你了。”

  因为与聂辰吃饭的地点是在五星级饭店,可不能穿得太寒碜了,从衣橱里找了件紫白相间格子衬衣翻领加紫色羊毛绒假两件套,下身yi条白色铅笔裤,再套上白色burberr风衣,与白色铅笔裤相形得益。因为才生完孩子,身材还未完全恢复,肚子有些显,这条yinl的裤子居然无法穿上,着急不已,挺胸,收腹,拉链拉上了,只是臀部和腹部被绷得紧紧的,幸好pyilyir的羊绒衫属均码,隆起的胸部也比以前大了yi号,刚好遮住小腹,而长及膝部的风衣也把略微肥了点的臀部遮住,不仔细看也还看不出其他变化来。

  朱阿姨看着我穿衣,问:“你那个客户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说是男的。

  从镜子里看到朱阿姨脸色yi变,更为小心翼翼地说:“那你可得小心yi些,我听说好多男人都爱以谈生意之名对女性行性马蚤扰之事。”

  聂辰会吗?陡然想起那双放肆的笑容时,不敢确定了。

  “冬儿,你长得这么漂亮,yi定要好生注意才行,可不能被占了便宜。”

  我点头说:“嗯,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挺感动的,朱阿姨对我真的太好了。

  yi想到聂辰那男人平时的作风及为人,尽管不愿把他想得太过龌龊,但为了以防万yi,我还是做足了防护措施。

  因为是谈合作事宜,又要防聂辰那家伙的兽性大发,穿得不能太过随便,得尽显干练,也不能露出性感,便把yi头如瀑的秀发挽成马尾,高束在脑后。

  之前听爱爱曾讲过,我披头散发的模样别有无限风情,这个也得注意,我是去谈生意,可不是去卖弄风情的。

  为了给聂辰庄重沉稳的印象,我把头发梳得yi丝不苟,也化了淡妆,取下白日里佩戴的圆形夸张的苏格兰风味耳环,换上小巧而玲珑的珍珠耳环,又选了条黑色玛瑙石项链戴在脖子上,在镜前转了几圈,yi个干练庄重又不失时尚品味的美人出现了,挺满意这次的着装,yi般让男人马蚤扰的女人,除了男人那欠扁的色心外,女人自身也要负yi部分责任——穿着太过暴露,或是做出不合时宜的动作等等,都有可能令男人想入非非。

  我这yi身装扮,稳重端庄又专业,应该不至于被马蚤扰吧?

  再交代了朱阿姨其他事,便提了与衣服颜色相似的gui包出门了。

  在打开房门准备出去时,朱阿姨在后边叫住我,“冬儿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去哪个餐厅用餐?”

  我说了地点后,这才匆匆离去。

  聂辰定的餐厅是yi间很有格调的西餐厅,这里用餐的大都是情侣,而用西餐谈生意,好像有点格格不入吧?

  “聂总,这个地方谈公事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