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只是呆呆地盯着我。

  我被他盯得不自在了,下意思地摸脸,“这样盯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

  他摇头,欲言又止的,“我以前,对你很凶吗?”

  何止凶!

  我皱了皱鼻子,白他yi眼,“这还需要我自己说吗?”

  他低头,脸上出现难得的愧疚,“对不起”

  “算啦,反正都过去了。而你现在也以改邪归正了。”我俏皮地眨眨眼,现在觉得这家伙还挺可爱的,害羞,爱使性子,又爱闹别扭,不过总得来说,还是挺不错的。至少,他很细心就是了。

  佛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他捧着玻璃杯连喝了好几大口,不yi会儿,居然给喝光了,又把被子递给我,说:“我还想喝。”

  我接过,又进厨房倒了yi杯给他。他捧着,却不喝了。

  我也坐在他对面沙发上,问:“对了,你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我滞住,这像是yi个大男人会说的吗?简直就是yi无赖。

  不过幸好他也知道这句话有些欠妥,又说:“昨晚,你和聂辰在香格里拉用餐”

  我说:“谈业务。”

  “你和他谈业务?”他似是不信。

  我简单说了下,又想到昨晚总感觉有人在暗处盯我,目光带着火气,难道会是他?

  “你怎么知道我和聂辰yi起吃饭?”

  他摸摸鼻子道:“昨晚我也去那里用餐,看到你本来想打招呼的,但见你们聊得那么开心就没过去”他顿了顿,“业务谈妥了吗?看你们谈得那么投机。”

  “谈好了,也签了合约。”

  他没再说话了,沉默了会,盯着我,迟疑了会,又期期艾艾地开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你说。”

  “那个聂辰,在业界挺有名气的。”

  我点头,聂辰在香港还不算太出名,但只要在商界里混的人都知道,新加坡数yi数二的大企业集团的准继承人,还未正式继承,身份已逼近上百亿了。

  “可是,他为人也很花心。对女人从来没有认真过,通常是玩过后就甩掉,你你可别被他给蒙骗了。”

  我失笑,他这是在关心我么?

  “我知道,谢谢你的关心。放心吧,我和他只有业务上的往来。”

  “最好如此,那家伙,称之为女性杀手也不为过,我怕你会受到伤害”

  我再度失笑:“你多虑了。我yi个离了婚又带有小孩的单身母亲能有多大魅力?你太抬举我了。”

  他皱眉:“你也不必这么妄自菲薄,在我眼中,你仍是最有魅力的。”

  “谢谢赞美。”我抿唇微笑。

  “呃,卫生间在哪?”

  我朝旁边指了指,他上了卫生间出来后便告辞了,再三嘱咐我离聂辰远yi点。我除了点头保证外,还能怎样呢?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五月十号,是我的生日,爱爱和丽华等人说要给我庆生,我推拒不过,只得从了她们。

  到了这yi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赶去传统市场买菜,居然非常凑巧地碰上了成亦城的新婚妻子,柳云云。

  双方都挺尴尬的,面面相觑,然后由我打破沉默,我看了她手中的菜篮子,从她礼貌地点点头,“买菜么?”

  她点点头,笑得不好意思,“是呀,你也来买菜么?”我问我话的同时,又不免盯了我的菜篮子好几眼。

  我点点头,“买齐了吗?”

  “买得差不多了呃,你买那么多菜”她的目光带着疑惑。

  我笑了笑,大方把菜篮子递到她眼前,“今天我家里来了客人。”

  她“哦”了声,又不自在地笑了笑,“那样还真够热闹的。”

  我说是,然后说:“我还有些才没买齐,先走yi步。”

  把菜买回家后,开始和朱阿姨yi起择菜,洗菜,忙的不亦乐乎,爱爱也帮我打下手,丽华则帮我带灿灿,丽华接到她的男友tin打来电话,后来也说要过来,丽华问我意见,我笑着说,“当然没问题了,还巴不得他来呢。”

  丽华和我同龄,也交了男友了,不知是何方神圣,只听说是医院里的主治外科医生。还没见过面呢,借着这次yi定要好好观察。

  过了不久,丽华的男友又打电话来,说他还要带同事yi并来,问我是否欢迎。

  我说当然没问题,不久是多yi双筷子嘛!

  快到中午后,人员都来齐了,就差tin和他的朋友了。

  丽华打电话给他,说正在路上,他的朋友也yi块儿来的。

  菜都基本上齐了,我看了下,好像还缺了什么,原来是水果,然后又拧了钱包下楼买水果去了。

  提了两大袋子的水果进门,发现刚才出门时还高声笑语的,这会儿却是青丝雅静,有些奇怪呢,还有,丽华爱爱她们最是人来疯,怎么此刻也是安安静静的了,像木头yi样坐在沙发上,神色也是古里古怪的。

  我看着丽华,也发现了坐在她身边的陌生男人,应该就是她的男友吧。

  对方见我打量他,立马起身,自我介绍道:“你好,梁小姐,我是白应澜,不过大家叫我tin。冒昧打扰了。”

  我点头,笑了笑,与他握手,“你好,很高兴和你认识。请坐,在我家里,不必那么拘束。菜已经上齐了,可以开饭了。”后边yi句话事对爱爱说的。

  然后又想起tin还带了朋友来,不禁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他的朋友,“tin,你的朋友呢?”

  “噢,还在卫生间里。”正说着,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也是在场唯二的雄性同胞。但我却吃惊了,原来tin的朋友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前夫,成亦城。

  成亦城看到我并没有多少惊异,不过脸色不怎么好,大概是尴尬居多吧。

  tin见到我,忙站起来,“不好意思,亦城是我的朋友。本来我们打算外出吃饭,后来听丽华说你这里有好吃的,就yi起来蹭饭了。”估计tin不知道我和成亦城的关系,所以把他给带来了,不过想必他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了,脸色也有些尴尬,搔搔头,不好意思道:“抱歉呀,因为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

  怪不得丽华脸色不好看呢,原来是气他的白目加自作主张。

  不愿为了我让他受丽华的责难,我忙打圆场,“没事,不久是在yi起吃个饭嘛,我和亦城虽然离了婚,但又不是仇人,坐在yi起吃个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吧,亦城?”我看向成亦城,他仍是面无表情,不过神色稍稍缓和了。

  这时爱爱起身,说:“冬儿说得对,既然人都来了,就yi起坐下来吃饭吧。”

  “我看,这里不欢迎我,我还是离开好了。”成亦城说,估计他也不愿因为他而让tin为难。

  既然人都来了,也不可能再走了,不然就很上tin的面子了。

  不想因为他而让丽华和tin产生不愉快。我说:“来都来了,就坐下吧,不久是离婚了嘛,有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想的很开,又不是老死不相往来。

  成亦城权衡再三,最终还是坐了下来,对我歉然道:“不好意思,临时走得仓促,没有准备生日礼物。”

  我笑道:“没事,你只需撇开肚子吃就行了。”

  爱爱瞪了成亦城yi眼,没理他,只顾着与丽华说话,而丽华却阴着yi张脸,等着tin。

  tin忙替她夹菜盛饭的,我在桌子底下踢了她yi脚,示意她不要再摆晚娘面孔了。丽华这才缓和了脸色。

  我不动声色打量tin,虽然算不得成熟稳重,但却是开朗不失潇洒,对丽华也挺上心的,见他对丽华讨好谄媚的笑,尤其看到他忽然挤眉弄眼yi脸痛苦,想必是丽华在桌子底下揪他吧,可怜的男人。还没转正就被欺负成这样。便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他被我笑得不好意思,问我笑什么,我忙说:“我在想,这世界还真小,你居然和亦城是同事。”成亦城个性yi向冷淡,与他亲近的人并不多,能与tin走在yi起,应该是比较好的朋友了。

  tin把手搭在亦城肩上,吊儿郎当地道:“我和亦城不但是同事,以前可还是校友呢。”然后他说起他们在国外求学时,他们还是同yi个宿舍,加上又是同yi个地方的,关系就更亲密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成亦城yi直没说话,偶尔夹两筷子菜放进嘴里,甚至连酒都没沾。

  丽华对她很感冒,不屑地轻哼:“怎么,怕我们下蒙汗|药啊?”

  成亦城慢慢扫她yi眼,没有说话。到时tin却忙打圆场,说:“今天tyi有开车来,喝不得酒的。”

  香港的酒后驾驶也逮得很严格的,丽华不说话了,但脸色仍是不怎么好,这时爱爱问我,“冬儿,你生了孩子皮肤仍是这么好,是怎么保养的?用哪个牌子?”

  丽华笑道:“你别以为冬儿用了多高档的化妆品,其实她除了买雅诗兰黛的眼霜外,几乎全是自己di做的面膜。整个过程弄下来,yi天花不去到十块钱。”

  爱爱惊呼,直说不可思议。丽华得意极了,有意无意地扫了成亦城yi眼,后者正用奇怪专注的目光盯着我。

  “是啊,要是不了解冬儿的人,还以为她多奢侈呢?其实冬儿几乎不买化妆品的。真不知道那些瞎了眼的媒体怎么会瞎编乱造。”

  tin忙问:“媒体瞎编乱造什么?”

  丽华瞪着成亦城,正待说话,被我打断,“丽华,我这里有柠檬,你拿两颗回去炸成汁,加上醋yi起涂抹在头发上,坚持几次就不会再有头皮屑了。”

  丽华摸了摸yi头头皮屑乱发的头发,说:“是真的吗?我的头发干性,总是爱生头皮屑,你那法子管用吗?”

  我把扎在脑后的头发顺到胸前,笑道:“你看看我的头发,就应该知道效果如何。”

  丽华说回去就试试,只是又怕给忘记了,或是工作繁忙又懒得做,我对tin说:“这样看来,还得麻烦你多多盯着她了。”

  tin笑了笑,说回去yi定盯着她。然后又打量我的屋子,赞叹道:“这屋子是你亲手布置的吗?”我点头,他又说:“太厉害了,心灵手巧,布置的还真漂亮,不但舒适,还能显出主人的品味独特。几乎不亚于打牌设计师的水准了。”

  丽华问他:“你不觉得奢侈?”

  tin睁大眼:“怎会呢?只要有那个能力,奢侈yi点又如何?再说了,房子装修的好看与否,也关系着yi个人的品味和颜面。更何况,用高档的材料,不但能彰显出主人的品味和不俗的鉴赏能力,也能体现出其材料的价值。要知道,贵也有贵的好处。能用很久呢,有些材料看似便宜,但却无法用长久。你们女人呀,就是只看眼前的好处,不会算长久的经济账。”

  丽华斜他yi眼:“你确定只有咱们女人才鼠目寸光?”然后又似有似无地看着成亦城。后者面无表情,不过却多看了我几眼,神色有些复杂。

  爱爱又插上yi句,“要是说女人鼠目寸光,那冬儿却不在此列。tin说的很对,好质量的物品,价钱看似高,但质量好,耐用耐磨。买衣服也yi样,冬儿买的衣服,看似很贵,但能穿好久,虽说服装过时的很快,但我发现冬儿买的衣服大多都是不会过时的经典款式,虽然花的钱是有点儿多,却能穿好几年。”

  我无耐地说:“你们就夸吧,你们不害臊,我都脸红了。”这两个女人,今天是怎么了?是少根筋了,还是出门时没把脑子带来?难道她们不知道我就是因为这些虚无的东西才被成亦城抓到把柄下堂么?

  或许对于yi般男人来讲,精品女人确实能吃香喝辣,但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能买账,眼前这位就是,他yi直力推简单生活,才不需要那么繁琐累赘的品味啊,优雅之类的玩意,只要能yi日三餐吃饱就成了我力推的精致生活在他眼里,就是奢侈虚荣的表现了,也难怪勤俭持家型的柳云云能入他的眼。

  吃过饭后,我开始收拾餐桌,tin非常夸张地瘫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摸着肚子感叹道:“吃得好饱,今晚都不必吃饭了。”

  丽华yi边帮忙收拾桌子,yi边冷哼:“饿死鬼投胎呀你,吃那么饱干嘛?亏你还是医生呢,难道不知道吃八分饱才是最养身么?”

  tin说:“谁叫你的朋友做得菜那么好吃,yi不小心就吃啊吃,吃个不停,肚子是饱了,可是嘴巴还想吃。”

  我笑了笑,对爱爱说:“看吧,菜做好吃了,还是yi种罪过呢。”

  爱爱皱皱小巧的鼻子,“没那么夸张吧?我做的菜很普通的。”

  “菜是你做得?”tin有些讶异,爱爱说,大部分是她做的。

  tin向她竖起大拇指,“太厉害了,不光是菜好吃,还摆弄的那么漂亮,让我食欲大开。”然后撞了撞身边的成亦城,笑道:“你小子吃得也够多的,呵呵。”

  成亦城笑笑,没有说话,却把目光集向我,带着丝丝不明不白的复杂感觉。

  我被他盯得不自在,加速收拾了碗筷放进厨房,又替他们泡了各自爱喝的茶。丽华喜欢喝咖啡,便给她泡了yi杯曼特宁咖啡,爱爱和我yi样,喜欢喝果汁,饮品分别端给他们后,我问tin:“你要喝什么,我这里只有咖啡,茶,和果汁。”

  他指着成亦城手里的茶,说要茶。我泡了yi杯茶给他后,又从冰箱里拿了才买的水果削了皮,再切成片或粒状放进盘子里,花花绿绿的装在yi起甚是好看,再淋上甜甜的红彤彤的蜜汁,插上几根牙签,端进客厅。

  原本瘫坐在沙发上的tinyi见到水果立马动作迅猛地拿起牙签挑来就吃。

  丽华惊讶要服,说他平时都不怎么爱吃水果的,今天倒反常了。

  tin斜她yi眼,反问:“家里的水果你是怎么弄的?直接放水龙头下冲洗了就拿给我啃,几乎没多少吃的。但是这可不同。”他指着盘子,“看到没?美食,不但味道要美,还要有视觉方面的享受,这才叫生活,懂吗?能生活和懂得生活是两码事。”

  丽华被他说得脸上挂不住了,恼羞成怒:“你懂得生活?那为什么说yi套做yi套?叫你扫yi下地都不肯,更别说做饭了。”

  tin嘿嘿地笑道,理直气壮地与她理论,说什么钥匙丽华也像我yi样精致生活,他也yi定做个风度翩翩的绅士,可惜她没有让他做绅士的资本,整yi个大大咧咧的男人婆。

  丽华反唇相讥,说给他穿上龙袍也当不成太子,还绅士呢,整yi个流里流气的不良少年演变的资深老油条。

  演变到最后,我的生日宴,倒成了他们斗嘴的场合了。

  我和爱爱津津有味地听着他们二人你yi句我yi句地互相揭短,偶尔被逗得哈哈大笑。爱爱是发自内心的笑,我则有些牵强。牵强的原因则来自于我的前夫,成亦城。

  这成亦城也忒奇怪,yi直默不作声,却总爱用复杂探索的目光似有似无地打量我,害的我坐如针毡老天,这男人今天眼睛出问题了么?怎么老往我身上瞟?

  成亦城身上的手机响了,打断了斗嘴的二人,他拿出手机,接了起来,yi会儿又皱眉,说:“好的,我知道了。”然后把手机放回去,起身说临时有事,向我告辞。

  tin也起身说要搭顺风车,因为从这里去医院,要转两趟车呢。

  成亦城和tin离开后,丽华马上开炮:“这个死男人,都和你离婚了,还好意思来蹭饭,没脸没皮,鄙视他。”

  爱爱也严厉声讨:“可不是,连个礼物都不准备,冬儿,我要是你,铁定把他轰出去。”

  我无耐地瞅着她们,“敢情刚才yi个劲儿的夸我,只是为了做给他看?”

  两个女人嘿嘿地笑了笑,互瞄yi眼,却不说话。

  我总算明白了她们的苦心,就是想让成亦城发现我的好来,这两个笨蛋,就算是替我“昭雪平反”又怎样?人家都结婚了。后悔了又怎样?这不是徒增不必要的麻烦么?

  门铃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这个时候了,还会有谁进来?该不会是朱阿姨吧?吃饭吃到yi半时她就说有事离开了,现在也没个影儿。

  起身,开了门,居然是成亦海。

  “你,你怎么来了?”我惊讶不已,要说成亦城来时意外中的意外,那么他呢?

  成亦海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哥呢?我找他有事。”

  我说:“很不巧,他已经走了。”

  他望着我,“不请我进去么?”

  我迟疑了下,爱爱和丽华还在客厅里,他这样进来,影响不大好吧?

  我的迟疑让他生气了,质问:“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我说不大方便,因为还有客人。

  他马上问是谁,我实话实说,他脸色缓和了不少,但仍是板着张脸,“拿去!”他把手头的东西yi股脑儿地塞到我手上,我问这是什么,他板着脸说:“给你的生日礼物。”

  “”脑袋有片刻的短路,他,他居然送我生日礼物,这,这符合“国情”么?

  如果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小叔子那还勉强说得过去,但,那都是过去式啦,他还送我生日礼物,感觉,怪怪的。

  “这个,你的礼物,我不能收”

  “为什么不能收?”他脸色不大好看,很霸道,很任性,也很无赖。

  “因为,因为太贵重了。”相信他送出的礼物应该都是挺贵重的。又不好说不能收下,是为了避嫌。

  “也不贵,也不过万把块的玩意。”他看到我的为难,又板着脸道:“为什么不收,是瞧不起我送的便宜货吗?”

  明知他只是激将法,但我仍是诚惶诚恐地摇头,瞧不起他?这个罪名可就大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