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因为杂志社与华丰有业务上的往来,老总周云深也去了,还带了他的女伴小周。本来我不想去的,但免不过老总的再三暗示,说我是全权负责华丰的,于情于理都得前去参加。以后生意才好做。

  我叹口气,生意场上的事就是这样的。

  许久没参加过宴会了,几乎把上流社会里的那套行为准则忘得yi干二净了,所幸这次只是代表杂志社,代表我个人前去庆贺,倒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这次我穿了yi袭白色简约风格的晚礼服,化了淡妆,配置了比较昂贵的白金项链及同款式的耳环,不算太出挑,但也不会受病诟,相信很符合我今晚的身份。

  我以为只是个年轻活动,不会搞得太多隆重,但我错了,yi进入会场,便被宴会大厅里汹涌的人流给吓着了。好多认识的,不认识的,或是只在报纸上见过的大人物都来了,全都携妻带女的,yi场年庆活动仿佛成了真正的商业宴。目光所及之处,香风袭鼻,珠光宝气,美人如云,虽说雄性动物也蛮多的,但雌性动物未免也太多了吧?

  并且大都是年轻貌美的千金名媛,尤其在看到yi位在社交界异常活跃的王董向聂辰祝贺之后,顺便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对方认识,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打着庆贺之名,行相亲之事呀,难怪那么多美人儿。

  不过也难怪,聂辰身家背景没得挑,又是难得的青年才俊,香港也有许多优质的青年才俊,但大都已经死会,剩下来未婚的,有些又眼界过高,使得这些有女儿的企业大佬们不得不把目光往外发展,而从新加坡来港创业的聂辰则成了她们的最佳乘龙快婿人选了。

  因为今晚的漂亮美女实在太多了,并且yi个比yi个打扮得花枝招展,顶尖限量版的名牌如数挂在身上,所以自认长相不俗的我也只有被当壁花的份。尤其我这身装束,在白领阶层中算是出挑的,但在这群千金名媛中,就只能属寒碜了。

  进去后,半天都找不到自己的落足点,实在是人太多了,并且大家又自动与熟识的人形成yi个又yi个小圈子,我四处转了圈,发觉与这里格格不入到极点。

  我和老总周云深与小周yi起走向聂辰,此时的聂辰正与yi对父女谈得正开心,看到我们yi行人,点头示意。

  周云深向聂辰表达了祝贺之意,照例说了千篇yi律的祝万事如意,财源广进之类早已听厌了的话。聂辰至始至终都保持着淡淡的社交性的笑容。

  周云深打过招呼后,轮到我了,“恭喜聂总。”我想今晚那么多的客人,祝贺奉承话相信他已听得多了,我就不再多说了。

  他淡淡点头,“谢谢。梁小姐怎么yi个人来?”他四处张望着,“李晨澜刚才来过了,不过现在不知躲哪去了。”他语气带着沉重,但神情却是幸灾乐祸的。

  刚开始我还不明白他提李晨澜干什么,但后来灵光yi闪,原来他误以为我和李晨澜有交往,忍不住想笑。

  我淡淡yi笑:“多谢聂总关心,今晚我代表俗爱杂志社向聂总给予最真切的祝贺,希望华丰新研发的化妆品能大卖。”我把上个月的收益报表递给他,“自从推出以后,杂志社接收到许多读者的电话,这些全是咨询过华丰化妆品的读者的电话号码,我想,希望对聂总有所帮助。”

  聂辰接过,随意扫了下,对我露出两排雪白牙齿,“想不到梁小姐连这些都能做到,真是太令我意外了。”

  “想要从聂总身上继续挖钱,这是必须做的。”

  他爽朗大笑,“梁小姐真是个妙人儿,我很庆幸选择了梁小姐所任职的杂志社。真的,我说的也是肺腑之言。”

  我能感觉他说得确实是实话,于是也跟着笑道:“我也非常感谢聂总能破例选择我们杂志社。真的,我说得也是肺腑之言。”

  他爽朗大笑,招了侍者过来,我和他分别拿了杯红酒,互相干杯,“希望咱们以后合作愉快!”

  “好,合作愉快!”然后我小啐了yi口,却惹得他身边的秘书不满,“梁小姐,这杯酒是聂总敬你的,按酒桌上的规矩,你应该全喝光才是。”

  我斜她yi眼,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么yi大杯酒灌下肚,以我那么点酒量,我想不必走路了,直接被人横着抬出去算了。再说了,这种场合下,就算敬酒也只是点到为止,哪会真正的全喝光,说她没大脑,还是没见识过场面?

  人家说阎王好见,但小鬼难缠,这句话用在张秘书身上,倒也贴切,只是打狗也得看主人,倒也不好给她太过难堪,于是便笑道:“张小姐说笑了,咱们女士在酒桌上可是有特权的。聂总,您说是不是呀?”

  聂辰是聪明人,哪会不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淡瞟了张秘书yi眼,道:“梁小姐说的对极了。不好意思,我这个秘书说话不经大脑,请不要放在心上。我代她向你道歉。”

  张秘书脸色猛然yi变,不可置信地盯着聂辰,美目里尽是委屈与愤怒。

  我也不料聂辰居然如此说话,吃惊之余也挺同情这个女人的,虽然说话确实欠火候了点,但他也犯不着为我那样说她吧,还是,这家伙是故意想让我们打架瞧张秘书瞪我的目光,怨毒极了。

  而聂辰仿佛没看到她的表情般,依然谈笑风生,我越发觉得他分明就是故意的,这个阴险卑鄙的贱男。

  我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来,在外人眼里,这家伙对我笑得友好,不再咄咄逼人,对我非常热情,可是,来自于四周投射在我身上带审探和敌意的目光使我不得不隆重对他设上yi层又yi层心防。

  又有人来找聂辰,我顺便借口退出,但看清来人后,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打招呼,“嗨,好久不见了。”

  成亦城是yi个人来的,他身边的女伴却不是他的老婆柳云云,而是yi个我不认得的女人。

  成亦城见到我,也有些意外的样子,对我轻轻点头,“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

  “是啊,挺巧的。”本想问他怎么不带自己的老婆来,但又觉得这样不大妥当,于是便忍了下来,对他的女伴轻轻点头,微笑,算是打招呼。

  对方好奇的目光在我身上打着转,也冲我微笑点头。

  这时候聂辰主动向成亦城打招呼,“成少,好久不见。风采依旧啊,怎么不见嫂夫人?”

  “” 她不适合这种场合。

  “呵呵,看来外界的传言是真的。成少确实特别宝贝嫂夫人。”

  “”

  我转身,准备再逗留yi会儿便离开这里。朝侍者要了yi杯红酒,决定去角落呆yi会儿就走。

  角落里没什么人,有的只是三三两两聚在yi起说悄悄话的,我百般无聊地看着舞池里的人,想当然,又看到了周云深在舞池里大秀舞技。这个马蚤包男,不管什么场合,都是那么爱出风头,他和小周还真是yi对绝配。

  远远地,我看到成亦城朝我走来,他刚才带在身边的女伴不知去向。

  我不知该怎么反应,他马上就要来到我面前了。

  晚爱b可爱桃子46yi51

  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马上就要来到我的面前了,在这种场合下,虽然没有记者的跟踪及瞎编乱造,但这里的人也很爱八卦的,我可不想只与前夫说几句话便被传成旧情复燃。

  恰巧在这时,yi个人影立在我面前,我定眼yi瞧,有些意外,“是你,李先生?”

  李晨澜yi身笔挺的西装革履,白色衬衣打领带,普通也是大众化的正式着装,可是穿在他身上却是异常帅气,举手投足间,尽是大家风范,他冲我微微yi笑:“又见面了,可否请梁小姐跳支舞?”

  “我的荣幸。”求之不得呢,不敢看成亦城,便与李晨澜yi并走进舞池,跳起来华尔兹。

  李晨澜天生就是个魅力四射的人物,就算在别人的地盘上,依然惹人注目的。

  这不,简单的华尔兹在他的带领下,却跳出别具风情,又吸去了众多目光,连带我也跟着不自在极了。

  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在我身上打着转,尤其还有yi双深沉的眸子始终盯着我,令我不自在极了。

  不敢回头看眸子的主人,只能专心致志地跳舞。

  侧身时,与周云深打了个照面,他看了李晨澜yi眼,冲我暧昧yi笑,yi个旋转,人已滑出十步远了。果真是个武林高手,武技出众,只可惜,他再是苦练都没有李晨澜来得自然而魅力十足。人家不必任何做作的动作,便能吸去所有目光。

  估计周云深也意识到这点,不服输的性子被激发了出来,带着女伴小周舞到我们身边,大有yi比高下之姿。

  李晨澜也发现了他的挑衅,莞尔yi笑,握着我的手稍yi使劲,从缓慢的舞步yi下子变为优雅而动感十足的狐步。

  我从小就学习跳舞,华尔兹中的狐步舞还难不倒我,他yi瞬间的转换动作,我心神领会,跟着他的步子舞了起来。

  周云深也紧随其后,双方开始或明或暗地大比拼。

  李晨澜也是个武林高手,他跳舞不拼步子大,但那yi扬手yi甩头yi抬腿的动作,无不充满十足的阳光魅力,令人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优雅帅气的舞步里。

  他带舞也带得好,前进后退,左转,右转,旋转,都会给我暗示,令我能轻松跟上他的步伐。反观周云深,他舞技是很出众,我与他跳过舞,这家伙总是只顾自己,不顾及别人,若舞技不好的人很难与他达成yi致的动作,尤其他的舞步变幻莫定,看样子,小周的舞技并不是很好,不大跟得上他的步伐。

  过了会儿,宴会的主人聂辰也下舞池了。他正和yi个陌生女子跳舞。发现我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看了我yi眼。

  我礼貌地冲他微笑,李晨澜却yi个旋转,阻止了我的视线,等我再看向聂辰时,李晨澜却对我说:“你发现没,聂辰那块萝卜对你有意思哩。”

  我嗔怪地横他yi眼:“能不能说些别的?尽说些让我倒胃口的话。”

  他笑了起来:“好好好,我说别的。”他望了望,在我耳边轻声道:“我发现你那前夫yi直都在瞪我。”

  我下意识地朝成亦城的方向望去,隔得较远,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两道紧迫逼人的视线yi直拽着我,令我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怎么样?看到了吧?”

  我没好气地道:“那又如何?这又能证明什么?”

  “呃那倒是。”

  这时,聂辰的身影又出现在我旁边,他对李晨澜说:“可否换个舞伴?”

  “没问题!”

  “我不要”我恼火地瞪着李晨澜,正要发作,但眼前yi花,李晨澜已变成聂辰了。正擒着志得满满的笑yi手揽着我的腰,yi手强迫性的把我的手放到他的肩上。

  “怎么,不喜欢与我跳舞?”

  很想说:“你总有自知之明嘛。”但转念yi想,这样容易得罪人呢,他可是杂志社的大客户哩。于是便说:“聂总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拜倒在聂总西装裤下的异性多如牛毛,我怕与聂总yi场舞下来,会尸骨无存。”

  “太夸张了吧?”他笑,yi个旋转,从舞池中央跳到舞池边缘,再从边缘跳到中央去,如此反复,穿着五寸高跟鞋的脚都快断了。

  “据我所知,梁小姐的行情也不错,瞧,连商业金童都对你另眼相待。”他看着李晨澜,唇角浮起不屑的讽笑。

  我对李晨澜很有好感,不愿意他如此说他,立刻解释说:“聂先生误会了,我和李先生只是单纯的跳舞而已。”

  感觉腰间的大掌加重了力道,使我不得不紧紧挨着他,他近距离地对着我,说:“是不是单纯的跳舞,我有眼睛在看。”

  太近了,几乎能闻到他喷在脸上的气息了,并且,他搂得也太紧了,整个身子几乎快被他搂进怀里了,要不是我拼命向后仰,说不定就要与他满怀相报了。

  “你放开我好不好,这个姿势,太暧昧了。”我已发现好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了,脸上火辣辣地,我可不想出门,更不想与他搞暧昧,他是个危险物,碰不得,挨不得,yi旦被沾上可就万劫不复了。

  他却充耳不闻,反而还说:“是吗?我不觉得呀。”反而更是搂紧了我。

  他的力道很大,我几乎被他揽在怀里了,刚开始还顾忌着他宴会主人的身份,不好让他太过丢脸,但他真的太过分了,居然趁我挣扎无暇东顾时,低头吻了我。

  “轰!”耳边响来yi阵嗡嗡的议论声,脑袋有yi瞬间的空白。

  他湿热的唇擢住我的唇,趁我惊讶地张嘴时,温热的舌头又往我嘴里钻。

  我承认,他的吻技确实很好,几乎被他吻得全身火星四溅,电流四窜,但他太可恶了,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对我做出如此失礼的事来。

  理智最终占据上风,我强迫自己回过神来,狠狠推开他,然后yi巴掌掴向他。

  我打得太用了了,响亮的巴掌声盖过了鼎沸的人声,盖过了悠扬的音乐。就在那yi瞬间,周围的谈话声停止了,音乐也停止了,所有yi切事物都静止了。

  我无暇顾及这yi巴掌会带给我什么样的后果,转身大步往外边奔去。

  高跟鞋承载不了我太多的愤怒,我也跑不快,奔出去不远,便被人拽住胳膊。

  我以为是聂辰,忙狠狠甩开他的手,并扬手向他,“混账,还敢动手动脚!”

  “冬儿,是我。”独特的熟悉声音响在耳边,才让我明白自己打错了人,有些不好意思。

  “是你对不起,我还以为”想不到追出来的居然是我前夫成亦城。

  “没事,你和聂辰”他欲言又止的。

  怒气陡然泛滥,我怒道:“别再我面前提起他。”

  成亦城望着我,沉声道,“呃,对不起你打了他,我想以他的性子,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个不必他提醒的,我当然也知道,但我并不打算就此屈服的。

  “聂辰那人,yi向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看样子,他对你起了兴趣。你要小心。”成亦城神色严肃地警告我,yi向不带感情的眸子露出浅浅的担忧,是我眼花了吧,他这种冷心冷情的人也会担心我?他是不是弄错对象了?

  “谢谢关心,我自有应付他的法子。呃你怎么也出来了?”

  他盯着我,神色复杂:“我不放心你。”

  我吞了吞口水,干笑两声:“这个,谢谢你的关心,呃,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见他没反应,又道:“我走了,再见。”

  “别走,”手腕被拉住,“冬儿,我有话要问你。”

  虽然大厅恢复了热闹,但这里可是饭店,人来人往的,我可不想与他拉拉扯扯,忙掀开他的手,后退yi大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他却不说话了,只是复杂地盯着我,神色有些阴鸷。

  受不了他的沉默,我只得道:“你不说,那我就走了。”然后作势离开。

  “等等,”他又作势拉我,我忙把手背到身后,“究竟有什么话,你问吧。”

  “我很想知道,你是这么独特的女子,为什么会答应爷爷嫁给我?”

  独特?他居然说我独特?不再是拜金虚荣穷讲究了?

  “亦城,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而且爷爷都已经走了,你现在才来问这些问题,是不是太无聊了?”真不知他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短路了。以前结婚前他都没过问过,成老太爷也早已去世,离婚yi年多了才跑来问原因,没见过这么后知后觉的男人过。

  他神色yi黯,“对不起,当初,我被愤怒蒙蔽了理智,说了很多伤害你的话,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有你这句话,我也不可能再放在心上了。”其实我很想说,现在才来说这些,是不是,晚了点?但我不是那种轻易与人撕破脸的人,便把讽刺的话吞进了肚子里。他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不能说得太绝了。

  但他并未因我的不介意而放松神色,反而脸色越发黯然,“我是不是没机会了?”

  “呃什么意思?”感觉与他说话挺费脑子的,与成亦海不愧为兄弟,他们说话总是跳跃着说,总令我转不过弯来。

  他摇头,苦笑:“没什么以前对你误会那么深,现在想来,真的好幼稚。其实,你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女人。是我误会你了。”

  我低头,望着脚尖涂得鲜红的脚趾头,过了会儿才抬起了头,冲他笑了笑,“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就不必再提了。更何况,我们都已有各自的生活,再回想以前的事,也没什么意义了。你说对吧?”

  他嘴巴张了张,最终化为yi声轻轻的叹息,“你说的是。又让你看我的笑话了。”

  感觉今晚的他怪怪的,但哪里怪,又说不出来,反正,直觉告诉我,不要靠他太近,这男人也是碰不得的。

  我借口说还有事,得回家了,他又自告奋勇说送我回去,我忙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搭出租车就行了。

  “你yi个单身女子也行不大安全,还是由我送吧。”

  “真的不用了,这里离我家也很近的,坐出租车”忽然前方yi阵刺眼的灯光射来,我下意识的地以手遮眼。

  “冬儿,你还在这呀?”yi辆车子停在面前,传来yi个熟悉的声音,我定眼yi瞧,原来是老总周云深开着车子出来了。

  像见了救星般,我忙对他笑道:“r周,你也要回去么,不介意载我yi程吧?”不等他开口,我已打开车门后座坐了进去,然后对成亦城招了招手。

  他没有回应我,只是目视我离去。

  车子启动后,我坐直身子。

  车子前座的小周侧头看冲我笑道:“行情不错嘛,先有第yi美男之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