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你是我的,疯狂扑倒(万更一)求订阅(1/2)

加入书签

  “染染姐,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对着郁染染挤眉弄眼,岑鸠薇恨不得她现在就去把妖非离抢回来。

  “你说的那幻阵,怎么破?”

  “哪里用破啊,染染姐你一个人进去,直接上了妖王就好了。这阵只是想让男女叫唤而已,不是一定要让王上宠信所有女子的。”

  直接上了?这四个大字一直在郁染染的脑子里回绕。

  想了想,岑鸠薇补充道:“你进去霸占着王上,还有别的女人什么事儿?”

  看着岑鸠薇兴奋的不能自己的模样,她都有些怀疑,鼓动她去干这事,岑鸠薇是什么心思。

  “你想干什么?”

  “噗,染姐姐,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需要做什么啊。你快去解救王上,你要是晚了,他可就清白难保了啊。”

  郁染染看着明显在说大话的岑鸠薇,拉着她下床:“先去看看情况。”

  岑鸠薇死活不愿意下床:“不是,染染姐,我不能去啊。我要是去了,我大哥二哥肯定不会放过我。他们一直想我嫁给妖王来着。”

  郁染染无语:“你大哥二哥什么眼光?”

  “就是呀,王上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谁看的上他啊。”岑鸠薇刚想吐槽,忽然看见郁染染眯起来的凤眸,猛然改了口:“不不不,染染姐,我不是看妖王陛下不好才把他推给你的。也,也不是因为我自己不想嫁才叫你去的,我……哎呀,怎么越说越离谱了。”

  “离谱就别讲了。”

  郁染染穿戴好衣物,这才回头看岑鸠薇:“你说的幻阵,叫什么名字?”

  “鹊桥仙境。”就是这个名字,上古五大幻阵之一,专门残害天下有情人的。

  “听说进了这幻阵,哪怕是贞节烈女也会变成无边荡妇,可厉害了。”

  “对男人也有影响?”

  “那当然,男人哪有那么好的定力,无数美貌的女孩子极尽挑逗耶,进了幻阵只能进不能出,是个男人都会一柱擎天。”

  岑鸠薇本来还坐在床上,一看见郁染染还没有出门,连忙起身推她:“染姐姐,你赶快去。”

  坐在了软绵绵的软塌上,郁染染抱起软枕,重新睡了下去。

  说起一柱擎天,她倒是想看看,那个男人的定力到底如何了。

  如果现在就需要她解救,那妖非离的定力,肯定不行。

  以后的you惑,只会更多。

  看见郁染染又改变主意了,急的岑鸠薇团团打转,蹲在毛绒地毯上,扯着郁染染宽大的袖子摇晃着:“染姐姐,你这样出尔反尔可不行啊。”

  “有什么不行的?”

  ***

  门外有人敲门。

  岑鸠薇直得先去开门,再回来劝郁染染。

  “岑小姐,郁小郡主在吗?”

  岑鸠薇扫了一眼青阳,再看了看房内躺尸状的郁染染,点头:“在的。”

  “解除郁小郡主和五皇子的婚约,需要当事双方都在场。”

  奥,说到这里,岑鸠薇才想起,郁染染其实是有婚约在身的。

  亏她刚才还一直鼓动郁染染去扑倒妖王殿下,感情现在还名不正言不顺啊。

  不过,那个该死的五皇子,不会就是昨天差点害得他们都死光光的那个王八蛋吧?

  “染姐姐起床啦,解除婚约去。”

  ……

  郁染染跟着青阳的身后,一步一步的,走的很慢。

  “你家主子呢?”

  青阳脚步飘了飘,差点摔倒:“在,在和长老们见面呢。”

  “是和长老们见面,还是跟无数的美少女们滚床单呢?”

  “这……”这话他可不敢接。

  看见青阳这闪躲的样子,郁染染沉默,本来还以为只是鸠薇托大,这下看来,还真有些意思。

  停在诺大的尖顶建筑旁,青阳止步:“就是在这里了,和郡主您见面的是魔宫掌管姻缘的姻嵇和五皇子凌萧。”

  “你不陪我进去麽?”

  青阳摇头,他倒是想陪着,但是这地方,他没有资格进去。

  里面摆放着的灵牌,都是妖族历代的祖先的。

  只有魔宫长老和妖族皇族子孙可以出入。

  *****

  郁染染进门,忽然起了一阵阴冷的风,带上了门。

  回眸,恰好看见青阳那一闪而过的慌乱:“郡主。”

  砰——

  大门合上,门上缭绕着五彩的灵光,再听不见外界的声音。

  郁染染抬眸,看见高台之上有着一个一袭红色斗篷,把脸遮的看不见任何东西的长老,挑眉。

  掌管姻缘的姻嵇?

  “凌萧。”厚实而又低沉的声音从高台上的长老口中叫出。

  高台上,一个高大修长的男人从帘幕后面出现,和妖非离如出一辙的蓝色眸子,多情而又冷漠。

  看见郁染染再看他,男人微微颔首,没有再说别

  的。

  “凌萧,和郁家郡主解除先帝所留的婚约,从此姻缘断尽,再不相逢,你可愿意?”

  郁染染视线落在男子水墨色的衣袖上,男人生的风流雅致,黑漆的墨发染着几缕诡异的紫色。

  披头散发,带着疏狂的气息,男人的手随意的搭在旋绕在空中的红色姻缘球上,极其平淡的说:“愿意。”

  “很好。”

  姻嵇掩藏在斗篷之下,只有一双无比好看的殷红色眸子。

  很像狐妖,郁染染多看了一眼,顿觉惊艳。

  妖国无论是皇子还是魔宫长老,尽出些妖孽级别的人物。

  “郁家郡主,解除和五皇子的婚约,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姻缘断尽,再无牵扯,你可愿意。”

  郁染染笑:“本来是愿意的,但是看见五皇子本人,觉得解除婚约有些吃亏了。”

  “……”

  “……”

  高台上,两个男人都下意识的挑了挑眉。

  妖凌萧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郁染染,开口的声音简直低哑苏媚到了骨子里:“他碰过的女人,本皇子,不会要。”

  “很不巧,还没下手。”

  “妖非离,应该还是完璧之身。”

  姻嵇咳嗽了声,殷红的眸盯着郁染染打探了片刻,这郁家小女,倒是生的有趣。

  妖凌萧深深的看了一眼郁染染,勾唇,清俊的脸上染着邪肆:“不急,取消了婚约,你还有机会。”

  意思在明显不过,郁染染笑,这个男人的意思是,解除了婚约。

  她还可以追求他?

  ……

  会不会太有自信了一些,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和自己有婚约上牵扯的男人。

  “不巧,我不吃回头草。”

  看向台上一身红衣的姻嵇,郁染染开口:“姻缘断尽,再无牵扯,这桩婚约,我愿意解除。”

  从袖中掏出一个紫檀木质地的盒子,手腕一转,那轻巧的盒子就被郁染染抛了出去。

  “物归原主。”

  ******

  姻嵇手一扬,红艳的灵气就掀开了那盒子的盒盖。

  刻着郁染染和妖凌萧生辰八字的玉佩就这么浮现在空气之中,玉佩带着彩色的光。

  隐约之间,染上了碎银色。

  姻嵇一愣,深深的看了几眼那玉佩。

  “既然没用,不如毁了吧。”

  指尖一弹,郁染染手中不知何物瞬时间射了出去,砰的一声,玉佩碎成了好几半。

  妖凌萧脸沉了沉,跟他解除婚约,这个女人似乎很高兴?

  “有个问题,想请问一下五皇子。”

  “恩?”男人有些不耐烦,冰蓝色的眸子划过郁染染的脸:“什么?”

  “季凌墨,还活着么?”

  妖凌萧有些意外,他以为这个女人会问昨天痛下杀手的人是不是他,可是却没想到问的竟然是季凌墨。

  转身扫了一眼姻嵇,他笑道:“姻长老的外孙,谁敢动?”

  ……

  郁染染挑眉,姻嵇的外孙?是季凌墨?

  她果然是猫捉耗子瞎操心了。

  转身,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既然如此,她还是管好自己,别去凑这些不该她多管的热闹。

  姻嵇手一挥,大门上萦绕的红雾散去,缓缓的打开。

  郁染染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出了门。

  “凌萧,错过她,可能是你的损失。”

  “外祖父,你手掌八荒姻缘,看的见人的姻缘,应该能看出,没有女人,能够掌握的了我的心。妖族的王者,向来不碰感情。”

  “那可未必。”

  姻嵇收起姻缘球,拉下斗篷,诡谲的殷眸闪过幽光。

  一个女人,是他两个外孙的命定克星。

  这还叫做普通人么?

  他姻嵇一生只有两个女儿,一个嫁入皇族,一个嫁入民间。

  大概是替人看姻缘却折损了自己孩子的福气,他的女儿,没有一个长寿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谁又知道呢?

  “中午,让凌墨和凌风一起吃饭。”

  迈着沉重的步伐,姻嵇慢慢的朝外走去,凌萧凌墨凌风,他不希望这三个外孙会当凌绝顶,只希望他们三个不识凌云木,拥有寻常人家孩子的幸福。

  “凌风?他可是在凌源学堂,我进不去。”

  “进不去就想办法,歪门邪道,你最厉害。”

  妖凌萧停下脚步,无奈的摇头,他要是歪门邪道最厉害,也不至于被妖非离给算计失了皇位。

  *****

  门外,青阳等的有些浮躁。

  一看见郁染染出门,连忙迎了上去:“郁小郡主,出事了。”

  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青阳这出事了又让郁染染的心提起了小半截。

  “出什么事了?”

  “王上被长老们弄到了幻阵中,节操堪危啊。”

  噗,还以为是什么呢。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他在哪?”

  “在魔楼,那地方是个纯天然的魔宫,一般布下阵法,除非魔宫长老们亲自打开,不然谁也出不来。”

  郁染染挑眉:“以下犯上,妖非离怎么也不管管?”

  “王上倒是想管,但是他的现在还没有彻底的焚香祭祀,身份还没有载入妖族文献,这是其一。其实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魔宫长老们全部出动要为难王上,都是活了几百年的……”咳咳,青阳差点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

  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站着的地盘是魔宫地界,顿时憋着把那话给收了回去。

  “都是活了几百年的绝顶高手了,全部出动,就算是王上有深不可测的武功,也不能群挑一群啊。更何况,这是妖国惯例了,王上不能违抗。”

  什么见鬼的惯例。

  郁染染不信。

  “郁小郡主,您可别不信,这是真的。”

  被青阳看出了自己的情绪,郁染染也不恼:“逼着新任妖王开荤?这是哪门子的惯例?”

  “这,都是为了皇族延续子孙,王上至今没有纳妻妾,妖族子嗣存活率本来就不高,为了给皇族开枝散叶,几乎每位妖王都要经历这么一遭。郁小郡主你可能不知道,王上当初就是这么出生的,老妖后就是在鹊桥仙境中得宠,并争气生下了王上,这才荣生后宫宠妃。”

  郁染染轻嘲,真是荒唐。

  “你也说了这是惯例,你找本郡主又有何用?”

  “这,王上如果坚持不碰别的女人,他自己会受内伤。”

  风从背后飘来,吹起郁染染的发,她算是知道青阳的意思了。

  妖非离不会碰别的女人会受伤,所以让她送上门?

  脚步一偏,郁染染就想回头。

  “等等。”

  看着郁染染一直不为所动,青阳忍不住放大招了:“郁郡主,你知道王上一直金屋藏娇的女人是谁么?她和你有六七分相似,本来就是王上闲来无事养着的金凤凰,可是这次她也来了。鹊桥幻阵本来就有迷惑人心的作用,能够让人产生幻觉,误以为看见了最想见到的人。所以,郁小郡主,你若是不去,若是被假凤凰占了先,那…………”

  闭上眼睛:“和我六七分相似?他可真是有意思。”

  或许是郁染染话里的嘲讽让青阳有些震动,他连忙安慰:“不是这样的,王上他最在乎的人还是……”

  管他在乎的人是谁。

  养着一个和她相似的人,做什么,以解相思之苦,还是时刻提醒着自己刻骨铭心的仇怨?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心情,郁染染只想要自己好好的静一静。

  “郁小郡主,要不属下先带你去看看,你要不要进去,你再决定。”

  “也好。”

  郁染染点头,她倒是要看看,和她六七分相似的女人,到底长得怎么一个国色天香的样子,能让妖非离金屋藏娇。

  站在四周满是光晕的阵法圈子外,郁染染靠在一颗树上,慵懒而又散漫的眸看着那些脸上带着喜悦之色,纷纷踏入阵法的女子。

  穿的艳丽妖娆,什么目的,自然不必多说。

  空气中,散发着荷尔蒙的骚动气息。

  被浓郁的香气冲了鼻子,郁染染鼻尖有些发痒,用手揉了揉,却还是觉得不舒服。

  抬眸看了一眼那透明色的光圈,看着一个个女子踏入房屋后就看不见身影。

  “这是什么情况?”郁染染问。

  青阳瞥了一眼,稍稍松了一口气,人还没有进全,看来还有的救。

  抿着唇,郁染染瞥了一眼松了一口气的青阳,笑的别有深意:“松了一口气?因为你主子桢襙还在。”

  青阳倒吸了一口气:“不,不对,阵法已经开启了,郁郡主你看,那尖端。”

  大概是青阳向来冷僻高傲的脸上的惊愕触到了郁染染敏感的神经,她下意识的抬眸望了一眼。

  刺目的阳光让她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五彩光芒中,一个尖顶建筑特别的惹眼。

  “郁郡主,这阵法一点启动,就只能进,不能出。”

  顶尖缭绕着彩色的黑雾,缓慢的游动着,似乎要笼罩整个建筑。

  只能进,不能出。

  真的有那么神奇麽?

  郁染染深黑的眸子慢慢的变得深邃,化为无底的黑洞,里面森寒一片,有人跌进去,就是粉身碎骨。

  *****

  “小,小主人,你,你武功精进了?”

  神识里的白鹿忽然被四周暴虐的浮现的碎银色的光芒所惊醒,碎银色?

  靠,这是禁忌魔法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