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洞房花烛明,燕余双舞轻(万更二)(1/2)

加入书签

  手抵着妖非离的胸,郁染染主动咬住了妖非离的唇,含糊其辞的声音带着笑意:“说,你爱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顾幽冉身体颤抖着,看着附身在郁染染身上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只爱你,你不是知道么?郁染染,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我爱的,始终都是你。”

  妖非离疯狂的在郁染染的身上种草莓,所过之处,红痕遍布。

  都说,男人潜意识里说的话,往往都是最真实的。

  郁染染被妖非离这一句话弄得晃神,她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想要气气想要扑倒妖非离的女人罢了。

  却没想到,死也说不出一个喜欢的男人。

  竟然真的会承认,他爱她?

  “轻点,你个王八蛋。”被咬的疼了,郁染染反手就是一巴掌。

  妖非离虽然烧的糊涂了,反应却还在,敏感的避开了她的掌风,还抱着她在床上翻滚了几圈。

  郁染染本来没有什么表情,被这么一翻滚,却忍不住脸刷的通红,娇艳欲滴的红唇被贝齿咬着,她羞的微微战栗了起来。

  一把掐住妖非离的腰:“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穿就不要滚了。”

  “好软。”轻轻的亲吻着她的脸颊,妖非离感觉浑身的躁动更加的明显。

  不断的贴近她,他就是想和她亲热。

  想要近一点,再近一点。

  若是可以彻底的占有,那是多么的逍魂。

  妖非离贴着郁染染的脖颈,笑了,温热的呼吸落在郁染染的肩膀上,弄得她也跟着战栗。

  “清醒了么?”

  “娘子,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妖非离是真的不懂,迷离的蓝紫色电眸夹杂的是比幼童还要纯真的芒。

  前提是,他的手如果不放在她的敏感区域说这个话。

  郁染染感觉到妖非离那冰冷身体贴着她,炙热的气息团团包围了她。

  “娘子,你再说一遍。”嘶哑低沉的话近在耳畔,他染着晴欲的眸中越发的幽暗一片,被漆黑覆盖的眸只留下了一抹蔚蓝,其余的全都变成了漆黑浓郁诡异至极的黑。

  娘子?

  谁是他的娘子?

  酥软至极的话在耳边响起,郁染染浑身一苏,仿佛力气被抽干。

  现在到知道叫娘子了,她同意了么?

  看见郁染染抗拒的手抵在他的胸膛,妖非离不敢动了,呼吸困难,他浑身疼痛难忍。

  忽然双臂撑开,一个翻身,妖非离就悬空的在郁染染的身上,低眸,他染着黑雾的眸,就那么明晃晃的对上了妖非离的。

  冷汗滴落了一滴,郁染染感觉眼睫一湿,他隐忍的汗划过,她的心尖一烫。

  他就忍得那么辛苦吗?

  既然辛苦,却为什么不碰别的女人?

  他不是一直号称男欢女爱是最自然不过的,不需要名分就可以麽。

  某个男人似乎觉得这挑逗还不够,忽然低下头,直接含住了她的耳垂,细细的碾磨着。

  “别动,你。”

  “难受。”

  ******

  “呜呜呜。”顾幽冉看着这一幕,恨不得立马推开郁染染,自己补上。

  “怎么,很生气?”

  郁染染躲开妖非离的唇,躺在床上,余光扫了一眼顾幽冉:“乘虚而入是践人所为,希望你懂。”

  “呜呜。”践人,你才是践人。

  竟然从顾幽染的眼神中就看出了她的意思,郁染染觉得好笑:“我睡过的男人,就算是我不要,也轮不到别人用下三滥的手段得到。你要是光明正大的争,我说不定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

  郁染染气势刚凌冽起来,威胁人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妖非离重重的咬住了唇。

  憋着的气瞬时间泄了一半,郁染染瞪着眼睛干着急,靠,她正教训情敌呢。

  下巴被暧昧的挑起,妖非离的长舌长驱直入,银色暧昧的液体在两人唇齿教缠间产生。

  郁染染心里划过淡淡的忧桑,好难受,她的洁癖耶。

  还没有过多的想自己的洁癖,郁染染已经被妖非离拖住腰,抱起身子。

  “干什么去?”

  脑子有些短路,郁染染有些气喘吁吁的看着妖非离,感受到灵蛇般的舌头刚才在她嘴中翻搅勾缠留下的气息,她绯红的脸又红了一半。

  好羞耻。

  水灵灵,纷嫩嫩,妖非离魅惑迷离的眸看见这样的郁染染,身体的僵硬更甚:“娘子,上楼。这里,有人……”

  有人?

  郁染染好笑的看着气的快要晕过去的顾幽冉,她算是知道什么方法最刺激情敌了。

  不是她刺激的。

  而是男人主动表示出来的抗拒和排斥。

  “唔唔唔,嗯。”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了的顾幽冉气的脸色苍白,这是她的,这都是她想象中的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发生的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非离哥哥是她的,是她的啊,这个贱女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为什么长得和她这么像?该死的。

  ******

  郁染染看见顾幽染这幅恨死她却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

  心里痒痒的,她就是想气气这个女人怎么办?

  敢扑倒她家男人?

  以后会发生什么她暂且不说,可是和妖非离一年的爱情游戏都没有结束,他承诺过这个期间不会碰任何的女人。

  他要是敢言而无信,他做的出背叛诺言的事情,她就分分钟杀了小三,阉了他,然后出逃算了。

  好气哦。

  妖非离愣愣的抱着郁染染站在原地,裹着一床被子,她和他身无寸缕,光是这简单的碰触,就已经让他……

  快要一泻千里。

  “唔唔。”顾幽冉被绑在身后的手不断的扯着那绊着她的粗绳子,恨不现在就挣脱开,然后飞身上前扇郁染染几个巴掌。

  然后再夺回妖非离。

  多好的机会,多好的可以入住妖王宫的机会?

  荣华富贵都在眼前了……越想越恨,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估计现在顾幽染自己都要因为发射杀人视线而内伤了。

  “走吧,亲爱的,看着这女人,我浑身不舒服。”

  甜腻蛊惑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妖非离立马抱紧了郁染染的腰,上了楼。

  ******

  哈哈哈哈哈。

  郁染染特别的高兴,高兴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高兴。

  因为妖非离没有碰那个女人?

  还是因为他只认识她的体香,只撕她的衣服?

  亦或者,他今日下意识的告白?

  满是雾气的眸中带着妖娆的色彩,郁染染伸手抱紧了妖非离的腰肢,潮红的小脸如同喝醉了一般。

  “乖。”

  奖励一般,郁染染在妖非离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香吻,可这一吻可不得了。

  妖非离直接发了狂,抱着她直奔顶楼的隔层,最顶端,幻术最强烈的地方。

  妖非离抱着郁染染,狭长的眸中彻底的黝黑一片,里面有着令人堕落的黑沉。

  “靠,靠靠靠,你玩什么?”感觉到妖非离身体在摇晃,郁染染连忙抱住了他的脖颈——

  噗呲。

  郁染染脸色大变,妖非离笑,毫无防备的,两人一个踉跄,电光火舌之间,破了禁忌。

  郁染染哭笑不得,又痛的直喘气:“你先出去。”

  不依。

  从妖非离那傲娇的眸中郁染染看出这强烈的情绪。

  如同风雪中颤动的一只粉莲,不断的收缩着凌晨最晶莹的露珠。

  妖非离兴奋的一阵阵战栗,强大的力道让人吃不消。

  郁染染看着妖非离不由自主笑出声的样子,怒的狠狠的咬上了妖非离的肩膀:“你这个混蛋,我想要的第一次,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理会郁染染既痛苦又愉悦的娇吟声,妖非离只知道无边的块感快让他淹没在她的身体里,无法自拔。

  “**!”郁染染感觉到触电般的块感,整个人缺氧的抱住了妖非离:“去床上。”

  砰的一声巨响,两个人齐刷刷的摔在了软绵的大床里。

  郁染染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还在她身体里的男人,就开始攻略城池。

  勇猛迫切之势,仿佛势要捣毁城池,毁灭山河。

  理智闪失,速急且劲足,无以言语的块感和电流入洪水倾斜,缓缓不绝。

  ****

  耻辱,耻裸裸的耻辱。

  郁染染气急,一个翻身,反客为主。

  “让你看看姐的厉害。”

  触电般的块感让妖非离一阵酥麻,他咬着她的唇:“娘子,我想快一点。”

  “靠,妖非离,你敢?”

  “慢点,草……”

  一晚上……整个魔塔顶层的雕花楠大床上不断的震动。

  攻略,反攻略。

  强大而又腹黑的男人,一次次扑倒软萌的小妖精。

  屡败屡战,不服输的小妖精一次次弄得男人喘息连连。

  ……

  温润沙哑的声音带着丝丝压抑的鼻音,吃饱餍足的迷人气息尽数的铺散在郁染染的雪背上。

  女人雪白如玉的肌肤上染上了世间最香艳的痕迹。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塔顶的时候,妖非离睁开了风华绝代的眸。

  “娘子,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了。”

  温润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让刚醒来不久的郁染染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卷翘的睫毛眨啊眨啊,就是不肯睁开眼睛。

  开玩笑,这可不能直接睁开眼睛。

  她发誓,她如果知道妖非离的战斗能力这么强,她进屋前一定要吃点猛

  药补一补。

  昨夜,说是被这个男人杀的落花流水也不为过啊。

  她就奇了怪了,明明是被下药的人,为什么后劲会那么足?明明他的这具身体也是第一次开荤,他喵的为什么就是这么牛?

  “宝贝,你再睡,我就再来一次,你信不信?”

  甜腻邪肆的声音在而后传来,让郁染染的身体止不住的一颤,立马翻了个身子,正对着妖非离,护着胸保护自己。

  看见郁染染的动作,妖非离挑了挑眉,搞笑,以为护着胸就没事了?

  “娘子,你知道的,能让男人爽的地方,有很多。”

  “靠,我不知道。”

  “没事,我会带你,一个一个领略,极致逍魂之妙法,你值得拥有。”

  “……”郁染染勉强的盯着妖非离的完美的蓝紫色电眸,暂时保持攻击力。

  “其实,前些日子,魔宫掌管男女情事的长老送了本王几本书,娘子你,想看看么?”

  郁染染摇头,不想,谁想看啊。

  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妖非离这人,什么书都看,能够被他提出来用炫耀口气来说的,八成是三教九流的书。

  而能被他拿来说给她听得,此情此景,只能是关于男女情事的东西。

  不要说她理解他,她只是了解他骨子里的劣根性。

  喜欢挑逗猎物。

  丫的也呸坏了点。

  ****

  “没事,既然不想看,我们就一个一个试试。说来也巧,这里的姿势和前世一样,很全呢。”

  妖非离修长的指暗自划过郁染染完美的腰线:“只是,我有几个不懂的地方,想要请问娘子。”

  我不听我不听。

  郁染染冷脸,傲娇的看着妖非离。

  微微颤动的纤长睫毛似乎带着紫光,妖非离的眼底晕染开一抹骇人的兴奋:“知道人体柔软度的最高限度在哪里麽?恩?“

  噗——

  郁染染这叫一个气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色色的话由妖非离说出口简直没有一点点的违和感。

  “娘子你别不正经,我在和你讨论很严肃的学术问题。”妖非离问的正经,仿佛他真的有多纯洁似的。

  “谁他喵的想和你讨论,老娘气着呢,你别再弄我奥,不然有你苦头吃。”

  “这样啊。”妖非离玩味的笑了笑。

  郁染染回头看妖非离的时候,他刚好身子向前靠近了一步,措不及防的肌肤相贴,粗粝的纱布带着磨人的触感,碰触到了她的肩,熟悉的味道血腥味刷的让郁染染眼眶一热。

  “你……”

  电光火舌之间,她想起昨夜闻到的血腥味,不仅是她的处子血染红了床榻留下的痕迹,还有他的。

  昨夜,她摸到了他胸腔包扎着的纱布,他刚想一探究竟的时候,他却疯狂的爱她,让她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干扰他。

  想要确定什么似的,手伸到被子里,郁染染摸了摸,当摸到妖非离坚硬的胸膛时,她停了下来。

  妖非离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冰凉的手,一寸一寸的摸着他的肌肤,滑落到他尚未痊愈的伤口。

  “这里的伤,是不是下蛊的时候弄的?”

  难以把手从他的身上挪开,郁染染轻叹了一口气,何必呢,伤了她,又来伤自己,这样有意思吗?

  她越来越看不明白他了,不是说要她偿命,说要她死的嘛,就算是动了感情,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会这么简单的就放下一切么还是他在筹谋更深的报复计划。

  妖非离颔首,指尖在郁染染的腰间划过:“你知道了?”

  “你准备瞒着我的?”

  郁染染垂下眸,她之所以知道只言片语,只不过是因为当初玖哥不小心透露了口风,她没有想到的是,他当初那么狠厉残忍的取她的心头血,是来做蛊的。

  可是是什么蛊呢?狠辣到既要她的血也要他的?

  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郁染染感觉脑子里复杂极了。

  “想不通就别想了。”妖非离笑着握住郁染染的手心,

  抱着妖非离的腰肢,郁染染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贯彻落实了什么叫做想不通就别想了的真谛。

  眼睛,一眯,再闭。

  直接装死,准备开睡。

  *****

  揉了揉郁染染的头,妖非离似笑非笑的看着不断往他心口处钻的小女人,她头上风雅华丽的饰物早已经被他昨夜暴戾的扔下了床,包括她的外衣,内衣,都撕毁的像是碎布一般。

  所以此时的她,虽然躲在被窝里,却是纯洁的像是刚出生的奶娃娃。

  光溜溜的缩成一团,身上的奶香味混杂着桃花香,让他一吻,他浑身猛地就僵硬了几分。

  “真的睡了?”

  打着结的丝绸睡意在妖非离的手中随意的扯了几下,不过片刻,他彻底的光洁了身子。

  郁染染刷的睁开凤眸,迷乱的眸中带着笑意,趁着妖非离望过来的瞬间,直接扑到了他。

  来势太猛,她听见床咯噔的一声,天哪噜,这床板,质量可真是不怎么样啊。

  简直想要捂脸,郁染染身子僵硬了片刻,感觉床榻又重新平稳了下来,她才缓了一口气。

  呼……

  转过脸去,却看见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男人有些幸灾乐祸,手指,在她锁骨上性感的打着圈圈,迷离暧昧的眼挑逗的看着她,那模样,简直像是嘲笑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