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就准你后宫佳丽三千,不允许我勾搭美男三万?(万更三)(1/2)

加入书签

  女子喧闹的哭泣叫喊声不断在门外响起。

  郁染染脚下一软,直接就倒在了妖非离的怀里:“好吵哦。”

  妖非离手一滑,顿时间在那银光之间又加了一层隔绝声音的保护层:“现在呢?”

  郁染染点头,拉住妖非离的袖子,浑身无力道:“你抱我到窗边透透气,我有点胸闷。”

  妖非离怕她着凉,立刻找来了自己的衣服给她穿。

  郁染染包裹在妖非离宽大的红衣中,不仅没有显得臃肿,反倒把她的身段衬托的完美无瑕,妖非离看着她哆嗦的样子,蹙眉,抱紧了几分。

  厚实的臂膀如同高山压顶般,重重的压住了她的肩,她深吸了一口气,发现心里闷的慌,连忙扯着妖非离的袖子,轻喃道:“抱得松点,有点呼吸不过来。”

  手指松了几分,笑道:“现在呢?”

  郁染染酥软的身子如同春泥一般,柔软无骨的身子完全的被妖非离公主抱在了怀里,一把推开窗栏边摆放的古典书籍,妖非离抱着她,就坐了上去。

  如同溺水的人终于接触到了新鲜的空气,郁染染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缓过来。

  一把抓住他探过来的手,她玩味的笑着,眼底满是戏谑。

  “刚才那个说你只爱她的人,挺自信的。”

  妖非离挑眉,是谁?

  看着坐着的窗,郁染染回头望了一眼:“这不是有窗么?昨天还那么憋屈差点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扑了?”

  妖非离无辜的眨眼,这不是还没有被扑么?

  惊觉自己关注的重点不对,妖非离抬眸扫了一眼飘窗,嘴角僵硬了一分:“这是十楼。”

  “十楼怎么了?拉根绳子,一跳,然后速降,你以前在空军部队的时候不是也完成过百米跳……呀。”郁染染捂嘴,惊觉自己说漏了嘴。

  妖非离蹙眉,扣住郁染染的手臂立马紧了几分。

  他记得他没有跟她说过他在空军部队时候的光辉历史。

  也不愿意多提这些惊险刺激的故事。

  她怎么,什么都知道?

  玩味的看着捂脸的郁染染,他伸手想要抓开她捂脸的手,可是郁染染的确是快要被自己蠢哭了。

  这嘴,该打了。

  “我什么都没说奥。”

  “此地无银三百两,染儿,你以前就关注我了,是麽?”

  “材料是组织提供的,为了完美的击杀你,懂点这些,不必要么?”

  “……”不管她信不信自己的说辞,他是不信。

  自负的男人毫不怀疑的认为,这女人,也不是完全对他没有感觉。

  直起身子,郁染染半眯着眼,眼神锐利的看着妖非离:“我想走了。”

  “走不出,进了这里,没有三天出不去。”

  魔塔的鹊桥幻阵,本来就是为了锁住男男女女,为了皇族血脉的繁衍而特地研究出的,不知道哪个先辈如此有才,怕一天受孕时间不够,特地的延迟了时间。

  三天,一秒钟都不能少。

  “要不,我们跳下去吧。”

  妖非离嫌弃的看了一眼十层高的塔,倒不是跳下去会死,而是……丢人。

  抿唇,妖非离想到了在这里三天的福利,哪里还肯走?

  她既然出不去,可不就是要任他蹂躏任他摆各种造型?

  郁染染探出头来,扫了一眼魔塔,魔塔的高层有着一颗极品的紫水晶,每当朝阳起,夕阳落,都会发出璀璨紫光。

  顺着这光,可以看见紫光最终的落脚点……

  咦,魔塔的西南方向,有一大片泛着雾气的区域,看不见具体的轮廓,只能看见山水包围着的区域,不断散发出七彩的光。

  “那里。”郁染染指了指那个方向:“那是哪里。”

  长廊、花街,叠石,拥抱着那片神秘地域的,是无边美丽的风景。

  然而,过往行人,神色匆匆,没有人敢在附近逗留。

  亦或者……他们不敢驻扎是源于对那片神秘地域的忌惮。

  深蓝色的天空,有最通透的枕水瓦房,一池流水中,那片地域被水所围绕着,进入,必先通过诺大的神秘水域。

  郁染染看着远方那神秘的地方,眼睛都亮了。

  “那是哪里,想去。”拉着妖非离的手腕,她激动的眼神都有些发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世过的惊心动魄的原因,这辈子让她过的安逸,她倒是不愿意了。

  妖非离扫了一眼远方,修长的指搭在了窗上:“你以为你想去就能去?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么就想去送死?”

  “主人主人,那里有好多好多宝贝,要去要去。”宝贝的味道,好香啊,超级香的。

  白鹿是闻着远方庞大的灵体气息才醒来的,鹿皮还没有理顺,它就立刻站起。

  因为它栖息在郁染染神识里的关系,郁染染能看见什么,它就能看见什么。

  其他她看不到的,它只能

  透过透视功能来看了。

  “小主人,那里有可以让我快速成长的宝贝,你快带我去那里。”

  郁染染脑子一痛,白鹿嚷嚷声让她脑子乱的厉害:嘘,别闹,我正在讨价还价呢。

  白鹿兴奋的顶起了鹿角嚷嚷道:要什么商量啊,主子你直接上啊,美人计,you惑他,扑倒扑倒。

  郁染染:你怎么不自己去使用美人计?

  白鹿委屈脸:我要是能化形我就去了。

  郁染染眼皮子挑了挑,看着妖非离眼神望过来,赶紧移开眸子:你……不是男,奥不,雄的麽?

  白鹿愣住,它,忘记了。

  ……

  无语到郁染染想要把这只灵兽给狂揍一顿,这德行,为了宝贝连男人都敢扑?

  忘记自己只是只兽了?!!!

  妖非离看着郁染染失神的样子,不耐的掐了掐她的腰肢:“听说你进来前,见了妖凌萧?”

  “听说?你进来就没有出去过,你听谁说?”

  妖非离眼眸一闪:“这你别管,本王自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婚约解除了,恩?”

  “没啊,我一看见那妖凌萧长得那么符合我的胃口,我哪里愿意解除婚约,我坚持说不要退婚。本来那妖凌萧是不答应的,但是……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他终于还是答应不接触了……妖国皇族的男人果然长得都一等一的俊,和他结婚我不亏啊,而且那妖凌萧的声音真的炒鸡苏的,”

  看了妖非离一眼,郁染染还慎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比你还要苏。”

  郁染染撒谎都不带脸红的,妖非离深深的看着她,本来确定她是胡编乱造的。

  可是她越说,他越有一种,她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力反驳的不悦感。

  “他比我苏,你再说一遍试试?”

  “怎么,就准你后宫佳丽三千,不允许我勾搭美男三万?”

  三万?妖非离笑,勾起郁染染的下颚,他轻蔑的吐了一口薄气:“你倒是有这心,你有这体力么?”

  “没有这体力我可以锻炼啊~又不是说要一次性应付那么多男人了,一辈子那么长,慢慢来,一天换一个,可新鲜了。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这道理你懂么?”

  恩,他懂。

  稳稳的关了窗,砰的一声,力道还不小。

  转身,就走。

  倒是没有离开郁染染太远。

  接近彩色飘窗不远,有一只木艺的藤椅,妖非离走了过去,躺下。

  身上散发的,是冷到令人窒息的寒意。

  ……

  这就,生气了?

  郁染染勾了勾唇,浅笑。

  也好……

  傲娇的男人,碰到她这同样不曾多让的性格,恩,有得玩了。

  看着关着的窗,郁染染指尖一抵,用力的推开,俯视魔塔,登高望远。

  千米开外,是密密麻麻的叫卖小摊。

  贩卖各种丝巾,木梳,手工玩意儿的阿婆轻声笑意的招揽着生意,河面飘荡着挑灯的小船,天才刚亮,大河中有大船缓缓的飘过,船上整齐的摆放着当季最新鲜的瓜果蔬菜,准备运到市集去贩卖。

  鲜活,真实。

  古色,故乡。

  深吸了一口气,郁染染看着眼前画船萧鼓,朱栏绮梳,竹帘纱幔的河岸风景,一时间晃了眼。

  巴黎左岸的风景很美,但是也不及……一个可以心灵安歇下来的地方。

  柔腻腻的玫瑟情韵中,两只有力而宽敞的手从她身前而过,绕过她的肩,将她深深的圈进怀里,还没来的及出手阻拦,她就听见一个温润带笑的声音在耳畔说:

  “可还解气?”

  这是她第二次听见男人用这种温柔的调调说话。

  低沉缱绻的声音有着好听的尾音。

  她何尝不知道他的骄傲。

  他又何尝不知道她的倔强。

  两个人置气,总要有一个人服软,这段感情,才能继续走下去。

  很久之后,郁染染才明白,这种服软,叫做……

  “不解气。”

  一样的回答,郁染染看着绕在她肩膀上的手,附身,在他修长的指尖磨蹭,最后,咬了一口他的手腕。

  “恩,你咬吧。你现在咬的,我记着,晚上换个地方迟早咬回来。”

  牙齿一麻,郁染染心里暗骂了一声,立马松开嘴巴。

  晚上迟早咬回来?

  身上这么多青青紫紫她都还没有找他算账,他还想咬回来?没门。

  ……

  “不说话了?”

  “我想去刚才看见的那个地方,你放我出宫。”

  摸了摸她的头,他没有放开她的身体,缓慢的将她转了一个圈,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那里就是凌源学院,只有皇家继承者及其家属,亦或者发誓终身

  效忠魔域妖族皇室的人才能学习。你这么想进去,是做好嫁给本王的准备了?”

  郁染染心里一颤,立马摇头。

  妖非离看着她的表情,邪气的唇扬起细微的弧度,看着她摇头的速度,他心里的不快就像是沙漠忽起的狂沙。

  野性,残暴,可以席卷一切的生灵。

  “愿意嫁给妖凌萧,却不愿意嫁给本王?”

  “……”她什么时候说过愿意嫁给妖凌萧?那是本来就有婚约好么。

  “既然这么不愿意嫁,那本王放你出宫,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做不到让凌源学院破格录取你,你就给本王回来,好好的做一只金丝雀。”

  “破格录取?”

  “每年凌源学院有一个无条件的录取名额,全天下的适龄高手都可以参加,只不过挑选标准难如登天。”

  “别说了,一言为定。”

  郁染染毫不犹豫的打断妖非离的话,看着他阴沉的脸,她耸了耸肩,一步步走向他,慵懒的步子带着一点轻飘。

  妖非离一只手搭在那藤椅上,无形的力道几乎弄得那藤蔓生生的枯萎老迈了一半:“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本王?”

  “不,我只是想更加名正言顺的留在你身边而已。”

  对着妖非离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郁染染打了一个哈欠:“你不觉得,靠实力碾压一切对手很有趣么?你要是直接给我一个后位,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人该有多少?你觉得我傻么?”

  妖非离心里一紧,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

  她竟然,有所察觉。

  “你自己最近刚上位也过着八面受敌的生活,竟然还想要把我留在身边?想要你的皇位的人,一个是我玖哥,一个是我的前未婚夫,你把我留在身边当妖后,就不怕我和他们里应外合?”

  妖非离蹙眉:“做过的交情,还比不上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和一个没有夫妻之实的未婚夫?”

  郁染染脸刷的一红,卷翘的羽翼颤抖了片刻,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见她冷艳娇羞的脸,他低低的笑着,拉过她走进的身子,一把拖进怀里:“我以为,我的身体,更契合你啊,恩?”

  “你觉得呢?”

  ……

  郁染染触电般的甩开妖非离的手,却抵不过他的速度。

  顺势抱着她翻滚,两个人拥抱着,滑落在羊绒地毯上。

  暖洋洋的触感让郁染染身体一阵燥热,初承雨云的身体受不了太浓的男性荷尔蒙散发出的迷情气息。

  她一个巧劲就想腾空而起,腾到一半,却唰的被某个男人拉住了脚腕。

  靠,坑爹啊。

  本来衣服就是妖非离的,穿起来跟松松垮垮的睡衣一般,猛地被男人拉住了脚腕,她另外一只脚落地猛地踩到了衣角。

  扑腾了几下,郁染染认命的往下滑,果真,被某个男人很顺利的收入怀中。

  “现在你打不过本王的,有那力气,还不如想想,怎么进入凌源学院,得了传承,才有实力对抗本王。”

  “你先前不是很排斥我进去的麽?现在怎么改变主意了?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妖非离本来含笑的眸子瞬间一冷,视线落在她白希的脖颈处,惩罚般的低下头,牙印在她的肩上打转:“做女孩子,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

  “可是,你就是喜欢聪明的。”

  郁染染狐疑的眸落在妖非离身上,问他要答案,妖非离却游刃有余的打着太极。

  她的每一个问题,他都认认真真的回答着,可就是没有一个回到点子上的。

  他的狡猾和机警让郁染染有些佩服,也有些挫败感。

  竟然还套不出话了?

  郁染染还想在问些什么,却猛地被男人堵住唇,娇躯被他死死的抱着,唇边是湿湿糯糯的舌吻,他的热情,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喘息的喊停,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