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忍住一巴掌拍飞妖非离的冲动(二更)(1/2)

加入书签

  噗呲,郁染染被逗笑,妖非离天下仅此一个,就算是十个八个男人,怎么可能比的上这一个来的妖孽。

  “我觉得,还是这个对我的胃口。”

  妖非离忽然转过来的时候,郁染染正对着白鹿笑着。

  然而,妖非离看不见白鹿,所以,他只能看着郁染染对着空气笑的花枝招展。

  瞬间凝眉往回走,他的身上穿着和郁染染同色系的黑衣,看起来就像是情侣装,而他对郁染染所做的行为,也像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

  俊俏高蜓的鼻翼贴近她光洁白希的额头,他的鼻翼,感受着她的体温。

  温度没有异常,但是妖非离却还是再三确定:“有没有头晕?”

  ……

  郁染染抿唇,抬眸,她的眼神落在妖非离身上,扫了一眼他沾染着血迹的衣袍,瞬时间心里一凝,抓过他的手,问道:“你刚才受伤了?”

  新鲜的血迹,还未完全凝结,肯定是刚才受的伤。

  “有没有头晕?”没有理会郁染染的问题,妖非离捏住郁染染的手,再次确定的探了探她的额头:“刚才对着空气笑,是得失心疯了麽?”

  “噗!主子,这个男人好有才,收了吧收了吧。”白鹿在一旁看戏看的欢快,可怜了郁染染,既不能表示出任何的异常,又十分的想给幸灾乐祸的白鹿翻个白眼。

  “我没事,你先给自己包扎下伤口,刚才速降你不可能无攀附物,所以,这伤是拉着绳子下来的时候弄破的?”

  妖非离勾唇,看着手心滑破的伤口,左手忽然闪起白色的光,光芒瞬间覆盖了伤口,而后,开始结痂:“小伤而已。前面有个出口,有什么事,出去再说。”

  “嗯。”郁染染起身,刚准备走,却猛地一震眩晕。

  妖非离连忙扶住了她的腰:“哪里不舒服?”

  指尖传来温润的触感,酥酥麻麻的,带着电流,郁染染连忙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我没事,我们先出去吧,可能是有点胸闷,里面的空气我有点受不了。”

  妖非离仔细的听着她的声音,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才放心的在前面领路。

  寂静的底下通道,只有两个人走动的声音。

  郁染染四处的观望着,只看得见无数的橡木桶,和浓郁的……酒香。

  “渴了么?”

  郁染染摇头,不渴不渴,她生怕这个男人灌她酒喝。

  她这么多年不碰酒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基本上三杯酒下肚就开始发酒疯。

  “不渴。”

  “我渴了。”

  “……”所以呢?

  郁染染十分无语的看着妖非离傲娇的停下脚步来,转了个身,朝着最深处的一个酒窖走去。

  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她只得跟着男人走,沙沙沙的靴子在沙地上留下声音,郁染染感觉昨天纵欲过度现在走几步就酸涩的厉害,于是手搭在墙壁,慢慢的走着。

  怎么没有人告诉过她,第二天会走不动路?

  虽然这具身体她还没有练就前世的强悍,但是不至于翻滚个床单就累得不要不要的吧?

  妖非离听见后面缓慢的脚步声,嘴边勾勒出若有似无的笑意,手一扬,手中忽然凝聚起一把无形的刀刃,那刀刃狠狠的朝着前面的橡木桶一甩,刹那间,沉郁的酒气从角落里散出。

  是葡萄酒……

  郁染染挑眉,轻轻的嗅了嗅,虽然不会喝,但是她可以闻香识好酒,这葡萄酒……好像年份还有点足。

  看着地下开始淅淅沥沥的流出,染湿一地的深色液体,她深深的哀悼。

  妖非离的娇奢浪费,还是千百年如一日的没有丝毫变化啊。

  传说中喝酸奶不用舔酸奶盖的土豪,就是酱紫的任性。

  “好酒啊……”

  妖非离叹息了一句,而后,刀刃划过,珍藏的好酒,纷纷被毁。

  郁染染十分想说一声你这是何必呢,可是忽然想起来,这又不是她的私藏,人家主人都不心疼,她心疼什么?

  可是,党听见妖非离说这一句:“呵,看今年魔宫拿什么当本皇上任典礼的佳酿。”

  靠,这原来是别人家的东西?!!!

  郁染染有些无语,都说石油比金子还贵,但是她觉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