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染染姐,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12月1日,求月票)(1/2)

加入书签

  岑鸠薇点了点头,四周望了一眼,虽然人来人往,但是大家几乎都有组织的。

  因为已经有长老人选的大多都是远道而来的学子,所以有一部分一看就是异域来者。

  岑鸠薇叹息,不能上前去询问身份好可惜。因为凌源学院里面有规定,不能拉帮结派,不能随意问别人国籍和身份,本国人或许会在意她们的身份是否尊贵,可是国外来的要么也是贵族要么就深藏不露,她们谁管你是谁?管你有多厉害?

  “四姐,我们拉个本国的人问问吧,其他国家来的学子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长老了。”

  郁染染颔首,捏着小包袱,随意的挂在身上,明明本该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可是她偏偏给人一种来游玩的既视感。

  “也好。”

  郁染染拉着岑鸠薇到旁边的树下:“先观察一下这个地方,感觉环境有点奇怪。”

  “恩?哪里奇怪?”

  岑鸠薇四周望了一眼,接近黄昏,这个湖水缭绕的地域散发出幽冷的光。

  岑鸠薇观察了一下,发现只要直视那光就感觉心里闷闷的,难受的紧。

  “四姐,我感觉不能对着那个光看,看久了有点晕有点想吐。”

  郁染染颔首,那光的确有问题。

  然而更有问题的不是那光,而是整片学院的氛围。

  所有的学长将新生迎进来之后,几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稍许留下几个,却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像是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风雨欲来……

  “鸠薇,走,搬行李去。”

  “啊?”岑鸠薇一愣一愣的:“四姐,你刚才不是说找一个可爱的少男帮我们搬行李么?”

  “是啊,但是我们先把行李搬上岸吧,免得等会儿行李都被水给顺走了。”

  岑鸠薇听得不太明白,她看着郁染染笑的别有意味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好奇。

  耸了耸肩,她小步的跟着郁染染的身后,搬就搬吧,反正只要跟着染染姐,就算是暂时没有地方住也没有关系。

  反正不是她一个人,不怕。

  两个人结伴,不比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毫无头绪的摸索。

  而且,跟着染染姐,她放心。

  ……

  郁染染一边玩味的打探着四周的环境,一边蹙眉观察着周围人的表情。

  好玩了。

  那些所谓的学长学姐迎着新生进来以后,就暂时的离开了,些许留着的,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嘴角勾勒出的弧度很浅,但是眼底的幸灾乐祸却很浓。

  好像是……自己经历过的悲剧在别人身上上演的那种享受感。

  ……

  真有趣,也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呢。

  慵懒的走着,回眸看了一眼同样不疾不徐步调缓慢的岑鸠薇,她勾唇笑着:“这么稳?”

  “那当然,暗道那么危险的地方都跟着四姐过来了,如今这小场面,小意思啦,嘿嘿。”

  岑鸠薇很聪明,郁染染是这样认为的。

  最起码,鸠薇能感受出,跟着她走是安全的,而且心如此的安稳平静。

  这个心境,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会有的。

  她其实慢慢的开始有些好奇,妖非离和岑鸠炎都忌讳莫深的,不愿意让岑鸠薇想起的回忆,到底是什么。

  “鸠薇,你那几个箱子里面的东西,真的不能丢几样?”

  郁染染看着不远处的湖面上飘荡着的几个大箱子,感觉有些头痛。

  她总不能让白鹿把东西收进去吧。

  如果是她自己的东西还好。

  这么众目睽睽的,要是被人发现她有神识空间就不好了。

  可是呢,看着几个红木箱子,郁染染脑补出扛着箱子走的画面,感觉有些脑仁疼。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像男人,行李包袱永远简单,如果真的要带什么,她可能带武器的可能性最大。

  ……

  “要不,丢点?”

  “这个,我,四姐,此生,唯有美衣美饰和美食不可辜负。”岑鸠薇眼神带着光看着远方的几个大箱子。

  吃的喝的玩的,一样都不能少。

  其实,以前三个哥哥都说过,如果她是男儿之身,那大概就是属于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类型。

  因为,小癖好太多。

  她承认,但是不想改,也挺享受这个状态的。

  “四姐,你这么问我,是不是要发生点什么啊?我总觉得附近的环境怪怪的,那些老生一脸要发生什么的样子看着我们。大哥也真是的,关键时候也不知道来接一下我们。”

  郁染染笑:“你也听到容千寻说的话了,男女分道,估计你大哥负责的应该是男生那边。”

  “奥,对奥,我怎么忘记了这茬。”

  岑鸠薇也有些无措,天色越来越暗了,没有地方可以睡,也没有人来接待。

  雾草,这凌源学院就是个坑啊。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对这个地方趋之若鹜,这里真的能出人才吗?

  她怎么看看附近这一个两个人的精神都不太正常的样子。

  走到身边的新生真的是什么样子的奇葩都有的。

  有比男人长得还要粗壮威武扛着举行武器的。

  也有身上带着铃铛,扎着一头诡秘的彩色鞭子的犯二少女。

  更有神神经经疯疯癫癫走路左摇右晃的。

  如此奇形怪状的人多了,岑鸠薇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来了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四姐,你说这里像不像……像不像……额。”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

  “像神经病院?”郁染染笑,这个丫头,怕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