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毒玫瑰容兮,很美,却很毒(为月票加更)(2/2)

加入书签

心情与本长老过招,那,今日到此为止。”

  此话一出,除了十长老岑鸠渊面色不变,其他八位长老都面色一沉。

  巫弑看着那消失的神秘气息,狠狠地皱眉,而后具有侵略性的眸猛地凝结在了容兮的身上:“老二,每年的新生典礼,你都不参加,这也没什么,可是不收徒这件事,难道你不需要给院长一个交代?”

  被点到名字的容兮回眸一笑,本就长的风光艳丽之姿,她这一笑,让本来就忌惮她的几个男人纷纷后退了一步。

  不愧是毒玫瑰容兮,很美,却很毒。

  “交代?本长老愿意收就收,不愿意收谁奈何

  的了我?就这一个个人的资质,还妄想成为我容兮的徒弟?”

  容兮收了袖子,看着下了一半的棋局,手一挥。

  稀稀疏疏的棋子,尽数被翻到在了地上。

  巫弑坐在她的对面,看着被打翻的棋局,一瞬间脸色铁青,又是这样,握着的拳收了又合,合了又收。

  “可是,新生大会马上就要到了,大赛举行比试,每个长老必须都要出嫡系关门弟子出来比试,选出来的学子代表凌源总院参加十年一度的比试,你可还记得?”

  容兮挑眉,美艳的眉目染着戏谑:“嫡系关门弟子?”

  视线扫过在场一群明明忌惮她要命,想要将她拉下马却还要顾及表面面子的老男人,容兮笑:“本长老的弟子,自然是全天下最有天赋的。”

  “呵,话说的好听,你倒是找来啊,天天挂在嘴边的唯一的徒弟到底是真的,还是骗人的,谁又知道的?”

  说话的是九长老祁月,作为十个长老唯二的女子,她一直以来就被容兮狠狠的压着。

  无论是武学,美貌,还是资源,她没有一个敌的过容兮。

  所以这更让祁月对容兮恨之入骨,恨不得处之而后快。

  “那你就看着呗。”

  容兮穿好隆长的斗篷,艳红的衣,衬托着如雪的肌肤,她绝艳一笑,在场的人心神再次抖了三抖。

  实在是,太妖精了。

  ……

  而另一边。

  郁染染看着已经淹没到了半身的水,倒是乐哉乐哉的坐下来玩水。

  画面切换,几个长老此时坐在一处开始观看今年招收的一百个学子的概况。

  看到男子那边纷纷蹙眉摇头,这届的新生,看来并没有什么长进啊。

  转到女子的画面,九个人齐刷刷的愣住。

  竟然还有学子能够这么冷静,水都淹到脚下了,还能不动神色的玩水?是无知还是无畏?

  一时间,动了心思想要看看郁染染实力的长老纷纷专注了起来,看看这丫头是不是个深藏不露的。

  此时发愣的郁染染不知道,自己不过是藏个书的功夫,就被一群长老给盯上了。

  ……

  本来看着其他几个人如此专注的搬过椅子想要观察新生,有一个人是不屑的。

  可是当她扫了一眼那画面,却猛地睁大了眸。

  容兮本来就是余光瞥一眼画面,可是当她看见一个美的冷艳的少女面无表情的坐在古树的枝干间,她的脚下全数被湖水淹没的场景。

  缩紧了眸,意外中带着极致的喜悦,这个美少女她哪能不认识?

  染染?

  她来了??

  哈哈哈哈哈……

  知道自家徒弟终于找上门来的容兮乐的直不起腰,终于盼到了,就知道染染这孩子不会让她失望的。

  “哈哈哈哈……不错,是个好孩子。”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向来最邪魅最难以看懂的二长老此时笑的这么癫狂的样子。

  而笑的对象,还是她向来不屑一顾的入学考验的新生学子?

  容兮也不管自己是否失态,直接拉过身边的一种长椅,坐在了面前巨大的雾色屏幕前。

  岑鸠渊看着从自己掌心滑走的椅,眼眸深了深,扫了一眼拖着他凳子的容兮,唇边染上邪气的笑意。

  容兮绯红的薄唇微勾:“哈哈哈,我容兮的乖徒儿终于来了,让你们的蠢徒弟们都看看,什么才叫是天才。”

  “……”

  一阵静默,岑鸠渊唇边的笑意更浓:“二长老如此嚣张,就不怕被人围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