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这女娃是把他皇族帅草都给一手摘了是嘛?(1/2)

加入书签

  手指轻点着自己的唇,有些饱意,郁染染放下了手里包装精致的零食袋,递给岑鸠薇:“谢了。”

  “不用还给我了,染染姐你自己留着吧,你如果饿了,可以继续吃点。”

  看了一眼郁染染的肚子,岑鸠薇轻声的补了一句:“不能饿着小宝贝。”

  ……

  郁染染抿唇,这小宝贝过了今天就不在了。

  饿个毛线啊。

  “如果是这个意思,那你拿走吧,这孩子,我不会要。”

  “啊,为什么不要,染染姐,这是你和王上的第一个孩子。”

  郁染染猛地蹙眉:“和谁?王上?那是谁?”

  “你不知道?不会吧,染染姐,你真的连王上也不记得了,那你刚才说和姐夫说过了是什么意思?”岑鸠薇感觉脑仁有些痛,这情况,她怎么有些看不懂了呢?

  郁染染不想回答,岑鸠薇还想要再问,她却已经挥手赶人。

  “没什么意思,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岑鸠薇急了,这事不说清楚不行啊,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她的老天爷啊,今天她不能走,走了孩子就没了啊。

  “不行,染染姐,这孩子你先留着吧。”

  “有完没完,完了就滚。”郁染染已经不想和岑鸠薇多说一句话,她的孩子留不留,还不至于要听别人的意见。

  “我……好,染染姐你先别生气,我走,我就走。”

  ……

  岑鸠薇知道郁染染此时的情绪不适合和她继续交谈,于是站起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岑鸠薇求救的眼神不停的往岑鸠渊的方向看,可是岑鸠渊正在和容兮纠缠,没有空理她。

  于是,岑鸠薇只能向着一旁的季凌风挤眉弄眼。

  而季凌风,此时是愣愣的状态。

  “大师姐,当日那种危险的情况,你肚子里的孩子还能存在,命还是很硬的。说不定,是个有福气的。”

  “你没有听说过命硬克娘嘛?”

  “咳,咳咳。”被郁染染毫不掩饰的毒舌给咽了一下,季凌风忽然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没有听说过啊,从来不知道还有命硬克娘一说,不是向来说的是命硬克夫吗?啊?

  岑鸠薇看着一秒完败的季凌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要不要这么快丧失战斗能力。

  如果这孩子真的是妖王的,那么染染姐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妖王族的嫡长子或者嫡长女啊。

  水涨船高,凭着王上对四姐的在意程度,说不定,这就一步登顶后位了吧?

  “这事就到这里为止,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他尚且没有阻止我的资格,你们,更没有。”

  郁染染虽然身上带着华夏的血统,但是却自幼成长于西方。

  她从小生活的环境里,yes就是yes,no就是no,她心里的做事准则很明确,被别人干涉她的行动和决定,是她的逆鳞之一。

  “你们回去吧,我要睡了。”

  岑鸠薇直愣愣的看着季凌风:“你,你上。”

  季凌风无语,他上?他上什么啊,他其实觉得这个孩子不要更好。

  他几月前和外祖父用餐的时候,似乎听到外祖父和两个哥哥说,大师姐是他们的情劫。

  既然是他兄长的情劫,那大师姐还是想办法带回自己家好了吧。

  “不,我觉得,其实大师姐的决定,还挺好的,说不定,这孩子真的就克她呢?”

  “噗,季凌风。”

  “岑家大小姐,我和你不熟悉,还有,我是有心上人的人,所以……你应该叫我季公子。”

  岑鸠薇被气的不轻,对于郁染染,她是无可奈何。

  对于季凌风,她是无语梗咽。

  ……

  “落胎药,你给不给。”容兮不想和岑鸠渊多费唇舌,直接就开门见山。

  “我考虑考虑。”岑鸠渊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表示同意,就这么一句话,却把容兮弄得心里痒痒的。

  “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考虑个毛线啊,是个男人就干脆利落点。”

  “恩,那不给。”

  “草。”容兮怒,不给刚开始说不给就好了,跟她绕这么大的一个圈?

  挥袖,转身就准备走,刚走了一步,岑鸠渊就对容兮下手了。

  女人的腰肢,很软,很酥,岑鸠渊不过是摸了一下,就爽的眼眸带亮。

  “滚,吃姐的豆腐,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

  一把将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打开,容兮风眸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什么货色?能够制服你的货色!容兮,你的腰,还真的挺软的。”

  岑鸠渊看着容兮那比二八少女还嫩还妖的脸,视线移不开:“你给我上一次,我就给你药。”

  “次奥,你去死吧。”

  容兮对于岑鸠渊这直白的让她给予呕血的话表示

  极度的不满。

  “她的孩子,你真的不知道是谁的?呵,打掉她的孩子要负多大的责任,你应该知道的吧,巨大的风险,巨大的收益不是麽,如果不是用你来换,你觉得,什么东西值的我出手?”

  看着女人沾染着火色的眸和绯红的两颊,他知道她的怒意,却乐的挑逗。

  “唯一的关门弟子,你觉得,值这个价么?三个月落胎,就凭和她可能发生关系的几个男人的身份,你觉得一般人,敢把落胎药给你嚒?在凌源,没有人配置药剂的水准会比我高。”

  岑鸠渊在笑,可是容兮却想要揍到他哭。

  “配个药而已,你以为我不会嘛?岑鸠渊,你未免也太看高自己了吧。”容兮冷笑,比她小十几岁,她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敢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