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月光下,她绯红的唇像是沾染了血色一样(2/2)

加入书签

大长老手下的白静雯学妹吗?”

  “不不,我改目标了,改目标了。”角落里,一个穿着骑士服的男人看着郁染染,眼眸放光。

  ……

  郁染染邪肆的舔了舔唇,看着斐凝香的眸里,带着嗜血的芒。

  手搭在腰间,右手拿出黑色的长鞭,左手捏着一柄弯月软刀,月光下,她绯红的唇像是沾染了血色一样,令人惊艳,尊贵无限。

  “想死啊,可以。”带着笑意的话刚落下,斐凝香感觉自己的脸颊又是一凉。

  那破空的利刃带着银色的光芒,瞬时间就滑破了几十米的虚空,直接贴合斐凝香的脸颊滑了过去。

  哇……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郁染染故意的。

  场面一阵死寂

  凌源学院的学子,没有一个是不会武的。

  所以此刻所有人都既兴奋又忌惮的看着郁染染,哇,这个女人,也是新生吗?好强。

  “二哥救我,救我。”软刀贴着肌肤划过,就像是蛇体一般冰凉的触感,血色四溅,斐凝香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痛,好痛。

  她的脸,怎么办,郁染染这个践人,竟然敢对她的脸下手。

  啊啊啊,好狠,她要她死,死——

  斐邵辉嘴角的笑容也瞬时间僵硬,连忙将斐凝香带入自己的保护范围内。

  戒备的看着郁染染,此刻他的眸中不再只有猎艳的光,这个女人,竟然——

  “二哥,替我报仇,我是不是毁容了,是不是?不要放过她,给我杀了她,杀了。”

  斐凝香一手捂着自己的脸,感觉那猩红的血水从自己的指缝间流出,她的眼底满是疯狂。

  这个女人,竟然敢毁她的脸,千万不要让她落在她的身上,不然她一定把她送入军营当军妓,啊啊啊啊啊、

  她的脸。

  “二哥。”斐凝香迟迟没有从被袭击的恐慌走出来,看着郁染染朝着这个方向走来,她踉跄的躲在斐邵辉的身后,半天不敢走出来。

  她知道,郁染染是冲着她来的。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她只是凉王之女,怎么可能会武,她是冒牌的,冒牌的。”

  斐凝香叫嚣着,顿时让旁边的看客不爽了。

  “大姐,来这里的每一个都会武好么,你自己那么弱,还好意思找借口?”

  “是啊,妈的,长得这么丑还敢说人家小仙女是冒牌的,也是醉了。”

  斐凝香气的整个人都不好了,瞪大了眸子看着四周嘲笑她的人,脸红的几乎要滴血:“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你们知道我是谁麽?”

  “管你是谁啊,搞笑了,在凌源学院自报家门,你不怕被院长赶出去吗?”

  “对哦,身世算个屁哟,这里靠的是实力,实力是什么,你知道麽,姐姐?”

  也是巧了,一般情况下美女出了状况,观望的大多是男人,骂人的是女人。

  可是斐凝香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她带着伤,但是几乎男男女女都下意识的偏向了郁染染那一边。

  这种不公平的情况把斐凝香气的要发疯。

  整个人躲在斐邵辉的身后,斐凝香感觉周围的氛围让她恨得透不过气来,凭什么所有人都帮着郁染染?凭什么?

  白静雯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切,同样也是恨得牙痒痒的。

  指紧紧的扣入掌心,她深蓝的眸子盯着郁染染,竟然会武,还这么厉害。

  这么一来,想要不动声色的干掉她,不是难度又升级了?

  “小姐,您先别着急,等修炼了灵术,您可以对她下手的机会,有很多。”小丝躲在白静雯的身后,一双玲珑的眸子带着狠辣。

  “上次下药你也这么说,可是到了后来,那个女人还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这次呢?”

  小丝抿唇:“主子,这次不一样,凌源学院弱肉强食,您下手无需顾忌。”

  白静雯重重的点头:“但愿如此。”

  ……

  郁染染隐约之间,感觉暗处观察自己的目光,有几道不是很友善。

  猛地转眸,那犀利染着嗜血之意的眸瞬时间就锁定了白静雯的方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