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娘子,你出门,竟然不知道给我捎个信(1/2)

加入书签

  白静雯本来还很嚣张的神情一瞬间就凝结了,郁染染的速度太快,快到她连收敛自己的表情都来不及。那恨意满满的样子瞬间就落到了郁染染的眸中。

  猛地收了手中的黑色镰刀,郁染染看了一眼白静雯狰狞的脸,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这一个两个的女人都恨她?

  为什么,她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面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了嘛?

  科学来讲,被女人恨得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男人。

  所以说,她这段时间,招惹了男人了?

  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这事郁染染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以前追她的男人,就有一大箩筐,引女人恨的事情,她做的也不是一两件了。

  “二哥哥,替我报仇,你去杀了那个女人。”斐凝香叫嚣着,她的袖口染着自己的鲜血,因为那血不断的流,她的心也越发的慌张了起来。

  斐邵辉蹙眉,拉着斐凝香想要冲上前去的动作:“这件事,先放着,先去找人去治你的脸,你应该不想毁容吧?”

  斐凝香一惊,慌乱的抓住了斐邵辉的手:“二哥,你说什么,毁容?不要不要,我们赶紧去治疗,等迟点在回来找这个女人算账。”

  郁染染看着斐邵辉和斐凝香慌慌张张的离开,不屑的挑了挑眉。

  ……

  岑鸠薇听说郁染染和人打架起冲突,赶忙衣服随便的穿了一下就跑了出来。

  隔得老远,看见那一群人围着,空气中还有那么多血腥味,她着急的不行,美眸中含着焦虑,冲破人群,看见郁染染站在人群中央,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四姐你没事吧,吓死我了,呜呜呜呜。”

  郁染染看着忽然扑上来的岑鸠薇,嫌弃的看着她抓着她的衣襟,本来想甩开,但是岑鸠薇哭的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她迟疑了片刻,岑鸠薇就成功了。

  “呜呜呜呜,四姐你没事吧,宝宝没事吧,啊啊啊?”岑鸠薇记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郁染染嘴角抽搐了下:“闭嘴。”

  岑鸠薇连忙去捂嘴,可是她的话,早就被周围的人听了去。

  “次奥,我的女神,竟然怀孕了?谁的孩子?好气哦。”

  郁染染抿唇,瞥了一眼不动痕迹就暴露了她怀孕了的女人,恨不得一把掐死。

  “四姐,对不起,我也是太着急了,你揍我吧。”岑鸠薇知道自己惹祸了,顿时间有些懊恼,咬着唇,她可怜巴巴的看着郁染染。

  一副你揍吧,我不还手的表情。

  郁染染扫了她几眼,感觉腿脚忽然酸涩了起来,没有多说话。

  转身就准备走。

  “四姐,四姐你不要不理我啊,你揍我骂我都行啊,就是不要不理我。”

  ……

  “染染。”郁染染走了几步,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银色碎金长袍的男人向着她走来。

  带着精致的玄色面具,让人一眼看不清楚面容。

  男人眉宇间透着淡漠的狂野和不羁,蓝紫色的眸,目光深邃而迷人,仿若无底洞,一旦陷入其中,就再也无法逃脱。

  谁呀,这是?

  郁染染看着浑身散发着神秘气息的男人朝着她走来,柔顺的发丝随意的落在男人的肩头,远远看去,男人就像是一副浑然天成的水墨画,说不出的邪魅,说不出的冷艳。

  她认识这个男人么?

  郁染染只能看见男人长而卷翘的睫,投下阴暗的淡影,

  妖异鬼魅的男人!

  她以为自己这幅身子一米七多已经算是不矮,但是男人一走进,那强烈的身高威压,让她挑了挑眉。

  什么情况?

  “娘子,你出门,竟然不知道给我捎个信,还要让我来找你,你好狠的心啊。”

  男人的声音温润而又好听,回旋着的尾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乍一听,还有点委屈的意思。

  郁染染楞了一秒,娘子?

  师傅不是说,她和妖族五皇子成婚了吗?她能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妖凌萧,也不是她记忆中出现的任何一个男人。

  所以,这个男人现在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凭什么叫她娘子?

  “捎个信?”

  郁染染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男人,深谙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你有臆想症吧,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