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明明身上没有处子香,你说你不懂情事,谁信啊?(1/2)

加入书签

  他轻笑,咬紧她的下唇,看着她微微颤抖,脸红似火的模样,手指透过她的薄衫,滑入她的衣。

  “是你选择不睡的,我要收利息。”

  “非离,不要。”郁染染娇吟一声,茫然的回应着,像是在确定什么,视线有些游离不定。

  “不要什么?”妖非离的动作戛然而止,附身看着身下女人的俏脸,阴暗的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你会喜欢的。”

  妖非离挑逗碾磨着郁染染,郁染染张扬的红衣在他的时指尖化为细碎的破布:“我是迫不及待的,你呢?”

  “呼,我……”

  感受到男人的五指在自己的小腹上游离,郁染染的晴欲被撩拨起,但是紧急关头,她猛地想起自己腹中的孩子,水润含情的眸瞬间波动了起来:“不行,我怀孕了。”

  妖非离看着郁染染护着腹部的模样,腰肢一转,直接解下了她松松垮垮的衣襟,雪白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之中,郁染染呀了一声,立刻拉过薄被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黑暗中妖非离看不清她的表情,所以感觉没有那么有趣,于是他点亮了床边昏黄色的烛灯,雪白如瀑的衣服随意的被扯下,他附身看着郁染染,泼墨般的长发有几缕落在了郁染染的肩头。

  姿态狂傲,作为王者的尊贵和禁欲,这样的男人,向来让人着迷,且趋之若鹜。

  房内奇异的香薰散发着催情的味道,郁染染绯红的脸上染上了几缕春情。

  “我会温柔的。”

  “唔。”女人的话还没有脱口而出,就被狂野热络的吻封上。

  一室缠绵……

  *****

  从响午时分,到夕阳晚照。

  郁染染睡得很沉,大概是累着了,做完之后,妖非离越发的清醒,可郁染染揉着他的腰肢,却死活也不让他动弹。

  感到好笑,妖非离轻手轻脚的从床边拿了药膏,修长的指尖沾染着浓白色的药膏,在她白希的肌肤上涂抹着,自然,还有她一直喊痛的地方。

  修长的指染着药膏,一点一点的揉开,化开均匀的圈,缓慢的扩大。

  睡梦中的郁染染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动,感觉到了不舒服,翻了个身,呢喃一声:“痛。”

  妖非离的手指停了下来,看着她紧蹙的眉,半天也没有动弹,似笑非笑的眼带着几分蛊惑的色彩,他低下身,在郁染染的额头烙下一吻,

  一时贪欢,郁染染几乎就是睡过了下午的课时。

  岑鸠薇前来敲门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

  砰砰砰——

  “染染姐,你在么?”

  岑鸠薇月神般精致的容易上染着几分迫切和着急,奇怪了,染染姐怎么会翘课,今天下午上课的人刚好是一直和容兮长老不对盘的九长老祁月。

  所以……岑鸠薇咽了一口口水,她怎么发现,这凌源学院的长老现在是分成了两个派别,要么就是恨染染姐恨的要死,要么就是爱她爱的要命。

  染染姐真的是把生活过成了极致的模样。

  真的是一天的时间都不到,她的名字就在新生中流传,两天的时间,连上两届的学长学姐都知道这样一个第一天上课就被老师请喝茶的人物。

  视线焦点,热门人物。

  岑鸠薇只能用这两个词形容郁染染。

  ****

  “你在这里做什么?”容千寻坐在远方的一颗古树上,树在郁染染所在的院子外,本来他专研术法专研的好好的。

  这下面忽然响起了女子的叫嚣声,这一听,还挺熟悉的。

  定睛一看,却发现是当日师傅派他去接的新生,一个长相精致美艳,却给他留下了嚣张跋扈印象的女人。

  “嗯?又是你!”岑鸠薇一看见黑衣银发,姿态清贵,优雅从容的男人,似乎是正在看书,男人手持着一卷案轴,不耐的看着她。

  “保持安静,可以做到么?”合上书,容千寻问道。

  “要你管哦,这里是你的地盘啊?”岑鸠薇怒,她感觉这个男人就是故意找茬的,她明明叫的声音不大,碍着他什么事情了?

  “这里可不就是我的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