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她忽然想吃酸酸甜甜的东西(1/2)

加入书签

  瞳孔猛地缩紧,岑鸠薇发现自己,完全的跟不上这个男人的思维,她以为他要威胁她,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哈哈哈哈——”男人忽然大笑起来。

  不知道男人为什么忽然大笑,岑鸠薇心里暗骂了几声神经病。

  “我是认真的,你考虑考虑。”

  岑鸠薇盯着容千寻看了几眼,下意识的避让到一边,现在染染姐不在身边,她一个人面对这个喜怒不定的男人,还真是有点棘手。

  忽然有些懊恼,早知道在二哥说要陪她来的时候她就同意了。

  “刚才你身后一直有男人跟着,你知道麽?”

  岑鸠薇猛地蹙眉,男人,什么男人?

  “好像是叫做斐邵辉的一个男人,你姓岑,他姓斐,所以,都是魔域四大家族里的人吧。”

  “要你管。”

  逼近岑鸠薇,容千寻轻笑着,本来很冷峻的面容忽然有了笑容,让岑鸠薇感觉到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你别往前走了,有话站远点儿说。”

  “站远点还怎么说?”

  忽然感觉身后一凉,岑鸠薇还没有听完男人完整的一句话,容千寻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瞳孔微缩,感觉到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岑鸠薇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

  “逗你玩的,你在怕什么,怕我动你,恩?”男人温热的唇停留在她玉色斑驳的脊,岑鸠薇身体一阵一阵的发颤。

  反方向的前进一步,想要避开男人的呼吸包围:“嘘,别动。”

  “想要一劳永逸麽?在凌源,斐邵辉还不敢动我容千寻的女人,就算你不愿意,现在也配合一下,这是为了你好。”

  容千寻满是冷意的眸扫了一眼遥远的地方,那摇动的灌木丛。

  嘴边染着血腥的笑意,容千寻一手落在了岑鸠薇的腰际,知道她的排斥,他只是绅士的虚掩着搭在她的腰,并没有深入。

  “那也不用。”岑鸠薇的胸腔微微的起伏着,有些气,也有些恼怒。

  竟然是斐邵辉?

  那个风流浪子,虽然以前也追求过她,但是她嫌弃他脏,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到现在还肖想着她。

  真是混蛋。

  “也不用?”容千寻觉得好笑,他还以为听了他的建议,这个女人最起码会保持表面上的配合,却没有想到,连表面上的配合,她都不愿意。

  这不免让他有些嫉妒起慕卿年来,这么一个身世好,相貌佳,脾气又有趣的少女,竟然还不牢牢的把握在自己身边,反而放任她出来闯?

  “如果不是我,你知道你今天会怎么样麽?”女子的腰肢如他所想的那样,酥软带感。

  “不知道。”

  “让我告诉你。”贴近岑鸠薇的耳畔,容千寻轻声低语的说着悄悄话。

  *****

  粉墙花窗,古朴斑驳的桌椅沾染着一丝的灰尘。

  临近的桌上,摆放着青花瓷质地的瓷盘,此时,温润的茶香味飘散开来,妖非离身着薄的衣物,半靠在丝绸置地的靠椅上,略有所思的喝着茶,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床榻上露出大半个酥肩和如玉肌肤的郁染染身上。

  慵懒,散漫。

  男人削尖的下巴带着凌厉的弧度,狭长带魅意的眸此时暖光点点。

  时光静好,她在身侧。

  这大概就是,最令人向往的生活。

  无需更多,只需要,她在他身边,就够了。

  少女明显感动到了门外细微的喧嚣声,但是可能是因为太过劳累了,所以,她轻轻的蹙了蹙眉,翻了个身,眉目又舒展开来。

  幽深的房内,雕花的木窗开了一个口子,秋天的凉风吹进几缕,带着凉意。

  看着少女光洁弧度完美的小腿露了大半截在凉薄的被外,妖非离站起身来,手中的茶杯没有放下,小口的抿着,他朝着郁染染走去。

  抿了一口香甜带涩的茶水,妖非离附身,然后撬开了郁染染的唇。

  “唔。”沉睡中的郁染染忽然感觉一道黑影扑面而来,还没有等她做出防备动作,唇边忽然有湿润的东西倾斜而入。

  “咳,咳咳。”

  少女呛了几声,忽然绯红的脸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