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女人清浅的低吟,就像是猫吟,酥软,带魅(1/2)

加入书签

  郁染染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清晨。

  脑子还迷糊着,身体却高度的戒备着,感觉身边有热源,她想也没想就一脚蹿了过去。

  妖非离睡得不深,感觉到猛地一脚从身旁踢过,瞬间睁开了蓝紫色的眸,一把扣住女人的腿,眼底氤氲着莫名的笑意:“醒了?”

  “恩?”迷糊的时候,女人清浅的低吟,就像是猫吟,酥软,带魅。

  郁染染缓缓的睁开眸,虽然外面天已经亮了,但是房间内,还是有些暗沉。

  脑中错失的片段此刻完全的融合,她略带懊恼蹙了蹙眉,忍不住想骂人的冲动:“操,失忆这种桥段,竟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恩。”妖非离低低的应了一声,戏谑的眸落在郁染染紧促着的眉上,伸手,他冰凉的手抚摸她的眉,动作轻缓……

  “别,好冰。”

  郁染染猛地被冰凉的触感电了一下,瞬时间就有了起鸡皮疙瘩的冲动,舔了舔绯红的菱唇,她扫了一眼妖非离。

  男人衣衫半露,妖孽的斜躺着,一手撑着头,一边玩味的看着她。

  “趁着我失忆吃我豆腐?还骗我上床?妖非离,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这么色。”压着男人坚硬的手臂,眼底划过复杂。

  郁染染想起了所有,包括妖非离的宠溺,他的关怀,自然,还有他的轻薄。

  那蚀骨逍魂的味道,和第一次不一样,第一次这具身体太柔软,承受不了他的身体,所以做起来感觉四肢都要散架了一般,但是在凌源的这一次不一样。

  心情不一样,相处模式也不一样,她没有意料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对于妖非离,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抗拒,她也没有想到,原来他如果霸道的侵入她的生活,强势的表白,其实她的心里,是毫不迟疑的想要接受他的。

  “有便宜不占,除非那个男人是傻瓜。”

  “也可以是柳下惠。”手从男人的胸膛挪开,郁染染就想起身,想到昨天在门外嚷嚷的岑鸠薇,莫名的觉的有些好笑。

  这些日子,倒是委屈她了。

  ****

  “我去看看鸠薇,你再睡一会儿,恩?”附身,在妖非离的脸颊上香了一口,无视男人微楞的神情,郁染染脚一点地,就想要离开。

  却猛地被拉回了床榻,男人激烈狂野的吻带着湿热的气息,毫无防备的袭击了她。

  夺走她的呼吸,夺走她的一切,妖非离想要的,从来只是一个郁染染。

  可是郁染染,才刚开始学会深爱。

  太浓烈的感情,让她下意识的有些心颤,手搭在男人的肩膀,郁染染从被动的抽承受那湿吻,到主动的反击,与妖非离唇齿教缠,只不过用了几个瞬间的时间。

  “乖,我要去看鸠薇,这丫头一定伤心了。”

  “你怎么不想想,我伤不伤心,恩?”男人的声音低沉且嘶哑。

  “因为你心里强大。”郁染染轻笑,还真是任性的没完没了了,趁着她失忆搅乱她的心湖,他还有理了不成?

  “才不强大,在你面前,我总是会输。”魔魅的眉峰皱成一个疏狂的弧度,有时候妖非离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强大的内心,被郁染染那仿佛不经意之间的挑逗弄得溃不成军,思来想去,他只能把所有的一切归结为孽缘。

  生生世世的债,生生世世来偿还。

  伤害了她,也是在伤害自己。

  现在,他或许找到了更好的相处方式。

  “那你起床,我和一起去。”郁染染想不到别的方法,只有折中,带着妖非离一起去,这个方法,让她觉得能够两全。

  妖非离挑眉,人依旧慵懒的半躺在床上,戏弄的勾了勾唇:“本王跟你一起去,什么身份?”

  “情人。”

  “情人?一个情人,也配让我起身?染儿,我想要的很多,你知道的。”

  “给的太多,以后就没有的给了。”男人的涉猎心和掠夺性她知道,新鲜感这种东西,在自己没有绝对的主动权之前,郁染染不会让自己失去。

  *****

  妖非离看郁染染的神情,就知道要她妥协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