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大师姐,你的孩子,是王上的?(1/2)

加入书签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郁染染转身想把黑瓷瓶还给季凌风。

  这质地的瓶子,看着就觉得挺贵重的。

  总不能喝了别人的茶,又夺了别人的茶杯。

  她伸出手,准备传递瓶子。

  谁知道,她的手腕刚伸出去就被妖非离给扣住,夺下她手中的黑瓷瓶,妖非离直接塞入怀中。

  “哎`等等,那是别人的瓶子,你藏起来做什么?”郁染染的手伸入妖非离的胸襟,不太明白妖非离此举的意味。

  “把瓶子还给他,你想做什么?间接接吻?”

  妖非离戏谑的扫了一眼郁染染,任她的手伸入他的胸襟:“摸够了?”

  郁染染有些意兴阑珊,是哦,说到间接接吻,还真是她的逆鳞,所以一时间,这瓶子该怎么办还真的有些为难。

  “凌风,这瓶子能不能送给师姐?下次我还你一个新的。”

  “没事的。”季凌风温和的笑笑,只不过,当他看见妖非离刚才的动作,心下大惊。

  因为他似乎忘记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这么具有辨识性的眸子。

  除非……

  除非是皇族和隐士世家。

  妖非离挑眉,搂着郁染染腰肢的手紧了一分,灼热的呼吸划过少女的脸颊:“本王可没打算让你们今日留一物,明日好相见的想法。”

  “你管我呢。”郁染染哼哼了身,掐了一把妖非离的腰。

  “当然管你。”

  “无聊。”

  “那做点有聊的事情?”

  妖非离和郁染染这么一路吵吵闹闹的前行,明明就是一点点小事,但是两个人都能够较真出一个令人惊奇的地步。

  岑鸠薇和岑鸠炎乐的自在,跟在两人身后轻声的交谈着。

  而季凌风和郁染染同路,所以也一直跟着。

  “大师姐,听说你怀孕了,师弟可以问一问,这孩子是谁的麽?”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直接就抛下了一颗惊雷。

  偏偏,季凌风还是一副十分无辜的面孔,仿佛他也只是随意的问了问。

  郁染染停下和妖非离拌嘴,颇为玩味的看了一眼季凌风,握住妖非离的掌心:“不知道。”

  “不知道?”随着季凌风的惊呼,郁染染感觉扣着自己的大掌紧了一分。

  妖非离,显然有些不满。

  而季凌风……理所当然的被震惊的整个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的意思是因为男人太多而不知道孩子是谁的,还是被欺负了,遭遇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亦或者是不愿意多说?

  无论哪一种可能性,季凌风觉得,都不是他应该要深究的事情。

  “那师姐,有空,你愿意见见我哥哥么,我觉得,他对你,蛮有兴趣的。”

  “你说季凌墨?”郁染染眼底染上笑意,当初那个凉薄雅致的男人大概是真的想帮她,想要带她走的。但是,她也明显能够感觉到季凌墨在面对她的时候,有些掩藏的,没有说出口的情绪。

  她好奇,但是却没有深究。

  如今有机会,认识一下也是好的。

  “下次有空的时候,你引荐一下,有些事情,我想要请问国师大人一下。”

  “师姐,大哥可能更乐意你叫他凌墨哥哥。”季凌风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忽视一旁的面具男,给自己的亲大哥争取一个机会。

  眼眸闪动了一下,郁染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妖非离。

  “你觉得呢。”

  妖非离邪笑:“我的孩子都变成了父不详的人,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觉得?承认我,不可以么?”郁染染也知道妖非离的意思,无非是想让她说这个孩子是他的。

  但是,如果不说开了,就算是两个人以后不在一起,这孩子也不会遭遇什么不测。

  可是一旦公开,添乱,刺杀,遇袭,估计一个不少。

  后宫从来不是平常人可以呆的地方,这个男人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安稳的环境,她大概也不愿意成为他后宫的一位佳丽。

  “你让我怎么说?”

  “想让你说你的孩子就是我妖非离的。其他人,谁想做他的继父,都不可能。”

  “你别叫唤。”

  郁染染听见妖非离主动自爆,瞬间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想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