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砰的一声,郁染染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软凳(1/2)

加入书签

  “非离哥哥,我可以跟你坐在一起么。”斐凝香迈着小碎步朝着两个人走来,只不过,她直接忽略了一边的郁染染,那含情脉脉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妖非离看。

  砰的一声,郁染染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软凳,恰好挡住了斐凝香前进的道路。

  斐凝香的脸色顿时一凝,践人。

  “这年头,三儿还真多,赶着凑上门来找虐么,姐姐的脾气还真是不太好,识趣的赶紧滚。”

  搞笑了,抢她的男人,胆子挺大的。

  她算起来还真的好久没有发火了,当她好欺负的人真是多啊。

  一个接着一个,果真是好了伤疤忘记了疼,看着斐凝香那带着微微痕迹的脸,呵

  “给你三秒钟,你要是不滚,我来帮你。”

  郁染染似笑非笑的看着斐凝香,嚣张傲慢的姿态直接让班上的人瞪大了眼睛。

  不少人都震惊的看着她,好像是没有看过如此当着老师的面就发脾气的人。

  众人视线的余光看了一眼刚走进来的岑鸠渊,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谁都知道,岑长老是最嚣张傲慢的人,如今竟然有人敢在他的领土范围内叫嚣,这郁染染会死的很惨吧?

  “呜呜呜呜,非离哥哥,郁小郡主凶我。”斐凝香一副眼泪欲滴的模样,抽噎着朝着妖非离靠去。

  岑鸠薇站在一边看的火大:“次奥,践人,有种你别装可怜啊。以前和我叫嚣的时候那副嘴脸和现在的可是不一样。”

  也是好笑的。

  岑鸠薇支持的站在郁染染身后,不屑的看着斐凝香,真是惺惺作态的女人,人前一个样,人后有一个样。

  奥,不对。

  应该是女人面前一个样,男人面前一个样。

  “呜呜呜,十长老,有人闹事。”斐凝香无视斐邵辉那阴沉的警告脸,反而寻求岑鸠渊的帮助。

  岑鸠渊扫了一眼讲台之下。

  如果闹事的对象是他小妹和容兮的徒弟,他帮谁,很明显了不是麽?

  唇边染着邪笑,岑鸠渊扫了一眼斐凝香那可怜巴巴的眼睛:“斐家小姐觉得,本长老会帮你?”

  斐凝香忽然一愣,这才想起来岑鸠薇是岑鸠渊的亲妹妹,猛地,她的心里像是吞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狠狠的剁脚,她心里着急:“难道因为岑鸠薇是你的妹妹你就要这么偏心,凌源学院的长老就是这样公私不分麽?你这样,让学生们如何自处,她是你的妹妹,那你这门课一定会选择她作为最终的录取者不是麽?那你让我们这些辛苦专心学习的学子,这么办?”

  斐凝香这话说的很有水平,成功的挑起了其他学子心底那掩藏的担忧情绪。

  是啊,每门课只有三个录取的名额,如果提前被内定了,他们这些人辛辛苦苦的来,是为了什么?

  这不公平,很不公平。

  人人皆有利己之心,岑鸠薇是岑鸠炎这事情没有被挑明还好,一旦被挑明,大部分人的心中都有了怪异的情绪。

  但是,妖国的帝王如今就在这个教室呢?有谁敢站起来叫板?有谁敢说不公平?

  不少人的视线落在了被他保护在保护圈中的郁染染,眼底划过了妒色,如果一路被内定,岂不是占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名额?

  “是啊,没错。”

  房间内,忽然想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岑鸠渊还没有回答,郁染染就猛地把地上的软椅踹的更远,不知道是不是算计好的。

  让本来有点喧闹的教室瞬时间安静了下来。

  “说够了?”

  斐凝香冷哼一声,看着郁染染的眼底满是妒忌之色:“郁小郡主又想要教训我了?就因为你是非离哥哥暂时宠幸着的女人,就可以这样无法无天么?在这里,靠的是实力,这不是你说的么?”

  “对对对。”

  “说的没错。”

  本来斐凝香的性格是不被众人喜欢的,但是人就是这样,利益面前,谁有能管得了别人。

  些许有几个还能看清局面保持镇定的人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的,可是,小部分的人,还是骚动了起来。

 

章节目录